【遠見快評】王毅翻版「晏子使楚」 《長津湖》續集登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02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1月1日(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翻版「晏子使楚」,王毅策劃「側門事件」;《長津湖》續集《水門橋》來了,恥辱如何又被翻作光榮?讓布林肯真正中計的是這份名單?

在過去的這個週末,國際社會最受關注的大事當然就是在意大利舉行的G20峰會了。這次峰會內容本身並沒有太特殊的地方,引起媒體興趣的反倒是峰會固定議程之外的兩件事:一件是拜登在私下場合對中共大爆粗口,令人瞠目。

另一件則是出席峰會的兩個相對次要的人物的見面,也成為了峰會焦點,而且讓中共很是自嗨了一把,這就是美國國務卿和中共外長王毅的會面。中共這次的自嗨很有特色國的特色,就是黨媒洋洋自得以為狠狠掃了美國人的臉,但卻不知道是自取其辱。這可以說再次印證了一句老話,就是「沒文化,真可怕」。

【黨媒熱炒布林肯走「側門」】

昨天(10月31日)上午,在二十國集團領導人第十六次峰會期間,中共外長王毅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羅馬舉行了一次會晤。這次會晤是兩人自阿拉斯加會面以來的第二次,整個過程有三大看點被媒體廣泛報導。

第一個就是布林肯是前往中共代表團駐地進行的會面,但進入會場走的是側門,這一點被中共黨媒高度聚焦、大肆渲染。

第二個看點是雙方開始會談之前,按照慣例站在一起讓記者拍照,但兩人並未有疫情期間代替了握手的碰肘動作,這是海外媒體普遍關注的焦點。

第三個看點是大眾關心的會談內容,因為媒體都在報導說美中之間再次發生了衝突,按照美方事後發布的聲明的官方說法,就是談話「非常坦率」。

關於布林肯走側門的消息是大陸微博一個名叫「玉淵譚天」的帳戶最先發出來的,這個帳號實際上是央視打造的自媒體品牌。該帳號在第一時間貼出了一張獨家現場照片,同時發帖說美方代表團抵達中美會晤地點,布林肯進的是中國代表團駐地,走的是側門。

這個消息立即就嗨翻了一堆五毛粉紅,有人說「美國政客喜歡走旁門左道,不走正道」,也有人借題發揮說這「可以理解成美國跑到中國駐地來談,可以表示出中美誰求著誰。至於,走側門更說明,美國想低調處理美國跑到中國駐地這一事實,掩飾美國其實急於和中國達成某些協議的心態。」

這個小動作顯然就是中共故意設的一個局了。因為雙方顯然事先溝通好了會面地點定在中共代表團駐地,那麼相應的接待安排當然就是中方負責。布林肯對中方駐地地理環境並不熟悉,很可能是在中方人員的引導之下才走了側門。

我們從黨媒第一時間就渲染翻炒這個細節就可以看出,中共是刻意把這個小動作當作一次對美國代表的侮辱來看待,意思就是看這洋人傻不啦嘰的,被我們玩了都不知道,我外交天團多給力啊,美國人主動上門來求和,還被公開打臉,這不等於再次證明了習主席「東升西降」的論斷是多麼英明嗎?

我剛才說了,中國老百姓有一句流行語叫做「沒文化,真可怕」,意思就是說很多自以為占了便宜或出了風頭而洋洋自得的人,卻不知道在自曝其短,甚至是自曝其丑。

【王毅翻版「晏子使楚」自打臉】

就像這次黨媒翻炒布林肯走側門的例子,可能凡是在大陸讀過小學課本的人都知道,小學五年級課文裡就有「晏子使楚」的典故,說的就是齊國大臣晏嬰出使楚國。因為晏子身材矮小,楚王想故意羞辱晏子,就在大門旁邊開了一個小的側門請晏子進入。結果晏子就回應說:「使狗國者,從狗門入。今臣使楚,不當從此門入。」

這個典故在中國大陸可以說幾乎是家喻戶曉、婦孺皆知,當然晏子這麼說,其實還是給楚國留了面子,如果晏子說完這話真的從側門進去了,那楚國是一個「狗國」的名頭恐怕就被坐實並將載入史冊流芳千古了。

也就是說,這是一個辱人者自辱的經典,而且這個經典是小學生都知道的。但令人萬萬想不到的是,中共代表團卻反而似乎不知道這個故事,他們幾乎是一模一樣地複製了「晏子使楚」這個故事的場景,而且還真的把自己置於和當年的楚國一樣的位置,更絕的是還真的誘使布林肯成功走進了側門——相當於晏子口裡說的「狗門」。

所以,儘管布林肯大概率不知道自己被中共算計了,而且他幾乎不太可能知道晏子的故事,但晏子使楚這個典故實在太有名了,布林肯昨天沒有說出來的話,晏子二千五百多年前就已經替他說了,這個「出使狗國者入狗門」幾乎已經成為一個傳統文化智慧的固定象徵,誰複製這個模式,大眾自動就進行腦補,而無需等著布林肯來重複晏子的這番話了。

就是說,中共現在的外交都已經low到這種份上了,我相信以王毅的學歷,他不太可能不知道這個典故,只不過他可能覺得反正洋人肯定不懂這裡面的玄機,而他想要表功的對象習近平估計也不懂,只要對習糊弄一句「我們讓布林肯鑽了狗洞,大漲了我方志氣」云云,讓習一尊心花怒放就行了。至於鑽狗洞是不是等於進了狗窩這個邏輯關係,大可選擇性無視,只需要瞞上不瞞下即可。

這次布王二位的會談,實際上延續了近期美中關係的基調,就是激烈競爭為主,控溫緩和為輔。雙方見面了連個最起碼的「碰肘」,也就是代替握手的禮節都沒有,足見什麼「上門修好」之類的說法純屬中共的自嗨。

布林肯毫不留情再次當面提到人權、新疆、西藏、香港、東海、南海和台灣等諸多讓中共感到難堪的議題,並不是布林肯喜歡當一個反覆嘮叨的祥林嫂。實際上,我們看到從阿拉斯加會談開始,美國就在每一次重大國際外交場合反覆陳述中共在這一系列議題上的劣跡,這是有目的在強化自己掌控國際社會話語權的行為,其目的就是要打擊中共的合法性,打擊中共爭奪國際話語權的企圖,也打擊中共鼓吹世界新秩序的合法性。

拜登爆粗口 布林肯中計?】

從這個角度看,習近平這次因為全力應對六中全會而連續缺席G20峰會及緊隨其後的格拉斯哥氣候峰會,其實損失不小。他對前者僅錄個視頻了事,對後者連視頻都懶得錄,只發送一份書面聲明了事。這對西方一眾將氣候變化視為頭等大事的左派政府來說,無疑是當頭澆了一盆冷水,因為這等於公開說,這遊戲太無聊,你們慢慢玩,我就不奉陪了。

我們都知道,拜登政府一向將減碳視為其外交政策核心之一,他在宣誓就職後才幾小時,就簽署行政令讓美國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可見其重視程度。這次峰會,他本想好好展現一下自己與頭號排放大國中共在減碳方面打交道的成果,但沒想到習近平如此輕慢、不屑一顧,而且習近平在9月公開承諾的減碳豪言壯語也因為國內限電危機而反轉成加大煤電產能,這等於是狠狠涮了一把拜登。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就不難理解拜登為什麼在羅馬峰會結束的新聞發布會上公開對中俄兩國沒有承諾應對氣候變化表示失望。實際上,拜登私下的態度更為激烈。根據左媒《華盛頓郵報》的報導說,拜登在上個月的白宮會議上,對全球最大的污染者是否真的會兌現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承諾爆了一句粗口,說「This is bullshit」。

氣候議題一直被拜登政府放在可以與中共合作的榜首位置,我們早就說過這是一廂情願的行為,注定沒有結果,因為中共一定會用氣候議題作為槓桿來要挾國際社會,要麼技術等方面放鬆對中共卡脖子,要麼限制與台灣的往來。拜登想讓競爭與合作達成「橋歸橋、路歸路」的狀態,基本就是與虎謀皮。(遠見快評

布王會談 合作領域多4個國家

像這次布林肯與王毅的會談,外界普遍注意到美方聲明的一個重點,就是美方首次開清單提到了可以和中共進行合作的具體領域,包括朝鮮、伊朗、緬甸、阿富汗和氣候危機。

氣候危機不用多說了,其餘四個國家的議題我想朋友們大都能猜出來:朝鮮和伊朗存在核危機,緬甸和阿富汗都存在獨裁專制剛剛取代了民主政府,而且四個國家都反美。

可能不少朋友已經看出點端倪了,此前的節目中我們提到過,號稱習近平「四大國師」之一的金燦榮曾經得意洋洋歷數如何對付美國的幾大邪招,其中之一就是要爭取給美國樹立至少4個敵人,這樣美國就會暈菜找不著北,也無暇集中精力來對付中共。

現在美國開出的想要與中共合作的清單,就是當前站在反美第一線的4個國家,而且這4個國家都與中共關係密切,接受了中共大量的政治經濟和軍事方面的支持與援助。美國想要與中共合作解決的危機,恰恰都是中共一手扶持或製造出來的。

對中共來說,這是另一種形式的圍魏救趙;對美國來說,這是在與中共的代理人進行永無休止的糾纏,徒然消耗國力。從這一點來看,美國當前這種從奧巴馬時代遺留下來的「競爭合作」模式,的確存在重大缺陷。如果美國不能及時糾正止損,那麼美國在與中共的激烈競爭中逐漸走向衰弱並不是不可能發生的。

【《長津湖》續集《水門橋》官宣出台】

好的,剩下的時間我們來說說曾經熱到發燙的中共戰爭電影《長津湖》。

為什麼現在突然又來提起這個話題呢,是因為在上個週末,電影《長津湖》劇組正式發布了新拍續集《長津湖之水門橋》的電影海報,據說內容承接《長津湖》,講述第七穿插連的共軍將要在美軍撤退路線上的咽喉之處——水門橋,與美軍再次展開一場殊死較量的故事。

這部續集電影的大部分內容據說已經在今年年初拍攝完畢,由於季節變換天氣轉暖,很多戲份不得不延續到今年冬天拍攝。相關報導說,今年入冬後,全體主創將再度集結,繼續完成剩下的部分。

水門橋之戰是長津湖戰役中非常關鍵也非常有名的一次較量,其原因就在於這座橋的地理位置極為特殊。

水門橋位於古土里以南5.6公里處。長津湖水庫底下引水涵洞裡的水到這裡流入四條巨大的管道內,以很陡的坡度伸向山下的一座水力發電站。大家看到中共官宣的電影海報上那4根巨大的管道,就是顯示的這個引水設施。

在這4根管道和公路相交的地方,是架在管道上的懸空單車道橋梁。橋的跨度雖然只有8.8米,但遠遠看去橋掛在懸崖之上,橋下是萬丈深淵。一旦沒有了水門橋,一切車輛都無其它路可繞,只有被堵截於此。

要了解這座橋的重要性,我們需要簡單概括一下在長津湖戰役中美軍往南撤退的大致線路。這條線路的開端位於柳潭里這個地方,中間經歷了新興里、下碣隅里和古土里等關節點,最後的終點是真興里這個地方。此後再往南,就是一馬平川的地形,一直到海邊的興南港,中共最擅長的山區穿插偷襲戰術就基本無效了。

水門橋,就是位於古土里和真興里之間的一處沒有任何其它道路可以繞過的咽喉要道。在抵達水門橋之前,美軍陸戰一師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冰天雪地中被數倍於己的共軍輪番堵截,已經持續經過了幾晝夜的血戰,疲憊到了極點。

如果這座橋保不住,那麼整個陸戰一師真有可能被共軍包餃子,無法生還。

【中共軍隊三炸水門橋慘敗收場】

中共當然也深知此橋的重要性,所以在1950年12月1日,共軍派遣第60師的一支炸橋小分隊很快穿插到水門橋附近,並成功將水門橋炸毀。但是美軍陸戰1師第1工兵營迅速將其修復了。

三天後的12月4日,又一支小分隊乘黑夜第二次將修好的水門橋炸毀。結果美陸軍第10軍第73工兵營又在原橋殘留的橋基根部架設了鋼木橋梁,使其恢復通行。

12月6日,惱羞成怒的共軍第三次將美軍新建的橋和原橋的根部徹底乾淨地全部炸掉。這個時候還有多達1.4萬左右的美軍沒有通過橋梁南下。

處於絕境中的美軍很快想出了一個在當時極為超前的辦法——在那個時候恐怕也只有美國人能想出這樣一個辦法,並且做到:就是火速空投一批預製的M-2架橋鋼梁組件過來,憑空再架一座橋。

空投出發之前,美軍第314空運聯隊在連浦機場進行了一次試驗空投,組件上帶有六頂24英尺直徑的降落傘。結果這次試驗失敗了,六頂裡面有五頂降落傘都沒能成功開傘,空投的橋梁組件猛烈砸到了地面上,砸進土裡整整1.8米而且嚴重變形。

但是戰情緊急已經沒有時間再進行第二次試驗了,最終美軍決定使用兩頂最大號的48英尺直徑的降落傘,而這種降落傘還是從日本連夜空運過來的。因為沒有試驗,所以是死是活,全憑這個一次性梭哈性質的方案能否成功。

12月7日,共軍第三次炸毀水門橋之後才一天時間,8架美軍C-119大型運輸機飛抵美軍古土里陣地上空,空投下了8套M-2型鋼梁。其實修橋只要4套組件就夠了,但美軍怕不保險,要求多空投4套。事實證明,美軍這次的估算非常成功,除了一套組件落入了共軍陣地,一套落地後嚴重變形,其它6套,都被美軍成功接收。

於是一夜之間,一座全鋼結構的水門橋再次出現在共軍眼前,12月8日正常通車,令共軍目瞪口呆。這一次,共軍已經是再而衰三而竭,再也沒有能力炸毀橋梁。

就這樣,美陸戰一師連同其掩護的四千多朝鮮難民,甚至還有他們攜帶的耕牛,全數安全通過水門橋順利到達了真興里。

而中共官方永遠不會提到的是,不但參與沿途堵截的共軍士兵在戰鬥中傷亡慘重,而且就在12月8日這天再次出現了接近零下40度的嚴寒。結果大批幾乎沒有後勤支持的共軍士兵被凍僵失去戰鬥力,被迫選擇投降。美軍的記錄顯示,一些投降共軍雙手連同步槍凍在一起,海軍陸戰隊士兵不得不折斷他們的手指,才能從他們手中取出武器。

水門橋就此名揚世界,被稱為「炸不斷的橋梁」,作為後勤工程保障作戰的經典戰例載入世界軍事史。

所以大家看到了吧,水門橋其實一直被視為美軍的驕傲,而中共過去也一直將水門橋視為自己的失敗,就像整個長津湖戰役一樣,不怎麼提到的。

現在中共突然把長津湖這個原本忌諱的話題拿出來翻新改造,把恥辱翻新成光榮,失敗改編為成功,其埋伏的潛台詞不外乎就是三句話:

1. 正因為長津湖過去官方幾乎不提,現在才方便任意修改編造方便洗腦愚民;
2. 渲染自己遭受的苦難和死亡,煽動對美國的仇恨,讓大眾自動忽略志願軍侵略者的身分;
3. 無論死多少人,死的多慘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黨的權力、甚至是黨的同夥的權力保住了。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