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真面目】民主人士蔡桂華(一):在大陸追求民主的遭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02日訊】蔡桂華,一個普通的上海工人,也是中國民主黨上海分部的創始人之一,為了追求民主自由,他兩次被中共當局抓捕關押。2000年底,他被共產黨踢出國門,流亡海外。下面來聽一聽他的故事。

蔡桂華的祖父是江蘇海門縣農民,曾因到上海賣土特產,被中共勞改三年,所以蔡桂華從小就對中共沒有好感。不過,他走上反對中共專制之路,是從偷聽鄧麗君歌曲開始的。

民主人士蔡桂華:「這個鄧麗君歌曲聽了很好聽,從來沒有聽過,鄧麗君歌曲聽聽聽聽後面,那個是台灣的對大陸的那個廣播電台,所以這個宣傳很重要,然後就都是講這些共產黨怎麼怎麼黑暗,怎麼怎麼造孽啊,跟我們一貫聽到的一種聲音完全不一樣。」

1977年,最後一屆學生上山下鄉,蔡桂華成了知青,到他祖父曾經勞改三年的地方——海豐農場。

不到20歲的蔡桂華在鹽鹼地上種棉花、開河、挖泥,幹不好還要挨打。一年多以後,脖子患了毛囊炎。回家治病期間,蔡桂華在上海人民廣場民主牆,找到了讓自己的精神寄託,從此走上了堅定的反共之路。

「很有一種幹勁,一種鼓舞勁,也有一種好像初生牛犢不怕虎,那個時候你要知道搞政治啊,你要是被定反革命罪,就以前都有很多人槍斃的。但我這個年紀小,真的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一點都不怕,就搞。」

病假到期,蔡桂華不願回農場,就用塗改液修改病假條,先後改了幾次,在上海待了兩年。他說,這段時間是「請病假搞民運」。他寫文章,辦刊物、印刷以及散發宣傳小冊子,一時間忙的熱血沸騰。

但是這場運動很快就被中共潑滅了,許多人被抓捕判刑。他因為年輕,才18歲,躲過了一劫。但是他沒有想到,89年「六四」運動,他被警察盯上了。

「反對腐敗反對官倒,就是組織市民遊行啊,我又活躍了。那個時候呢我們有,我成了一個七個人常委,號稱的是上海工自聯上海市民自發聲援團,然後呢,就是做了標語啊,買的喇叭,高音喇叭一路喊口號啊,就是排隊啊,拉長的旗幟啊,就是唱著歌啊。」

「六四」鎮壓之後,警察找蔡桂華談話,這一談,他就再也不能回鋼廠上班了。中共老帳新帳一起算,蔡桂華被去勞教一年半。而那個勞教所就是當年他下鄉的地方。

「那個時候敲鑼打鼓歡迎知青,現在是帶著手銬,還有很多的大狼狗警察牽著,這個監獄現在完全不一樣了。當初是連隊現在改成完全的監獄了,你想我這一生怎麼會這麼巧呢,我祖父關在裡面三年,我這個上上下下又一年半,可能一年半嫌我不夠,弄了勞動教養一年半,可能也跟我祖父一樣弄個三年,哎呦我這是感慨啊,非常感慨。」

更讓蔡桂華傷感的是,他曾經支持的「六四」學生,有的竟然被中共洗腦,變成了警方的打手和幫凶,反過來殘忍地迫害他。絕望中,他想到了自殺。

「那個玻璃片呢,我就是藏在被子裡嘛,他們看我那個神色有一點不對嘛,不對了就那個管教來開門,把我調出去,說跟我談談心。調出去以後呢,談完了以後,我回到這個牢房裡面,就看了我床鋪被子裡面,藏的那個玻璃啊沒有了,碎玻璃沒了。」

1991年1月,蔡桂華出獄後,繼續搞民主。他和幾個朋友一起,在上海成立了「中國民主黨籌備委員會上海分會」。希望中國能像美國一樣實行民主。

1998年10月,他再次被抓,又被勞教了一年半。

不過這時,恰逢中共申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對外裝樣子。而相關民主人士有機會去美國國會,講述了上海的人權情況,讓美國政府了解了蔡桂華的處境。下一集,我們來關注蔡桂華輾轉來到美國的經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