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習近平缺席UN氣候峰會說明什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這次G20峰會與緊接著召開的格拉斯哥《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會議氣候峰會,西方原本報道習近平與普京雙雙選擇視頻出席。臨到氣候會議召開之前,習近平連視頻都懶得出鏡,乾脆書面發言,對於美國、德國等西方國家當作人類未來、國際國內頭等大事的氣候變化議題,是否參與對這個計劃的成敗有重要影響的國家領袖如此對待,西方媒體心中十分不爽。

關於習近平缺席兩次會議的政治猜想

這兩次會議召開的時間,正好是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前夕,習近平不去參加,國際社會的猜想與中國政治評論者的猜想不同,後者自然聯想到擔心「政變」這點。儘管中國歷史上多次政變,真正選擇皇上出巡時機發動且成功的很少,僅有三國曹魏時期司馬懿家族發動的高平陵之變成功達到目的,那是司馬懿而後動,趁手握重權的草包大將軍曹爽帶兵馬與親信外出之機。放眼目前中國朝堂之上,能夠直接挑戰習近平的勢力幾乎沒有。但習近平一直沐浴在權爭風雨之中,哪怕只有1%的失控可能,也絕對不會去冒這險。重要國際會議露面,與繼續當中共掌門人之間,二者孰輕孰重,不用上天平就知道。

對G20峰會,習近平採取視頻講話方式參加,這並非孤例,俄羅斯總統普京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也未前往羅馬親身赴會。峰會的主旨是"人民、星球、繁榮",都是非常宏大的主題,中俄兩國領袖做了視頻講話,對主題都點贊如儀。臉書、亞馬遜、谷歌等跨國互聯網巨頭的企業稅問題、阿富汗議題,主角畢竟是美國。

只有慕尼黑安全會議主席、德國資深外交官伊辛格(Wolfgang Ischinger)對習近平未出席公開表示遺憾,他認為,G20峰會的各主要議題上,中國都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沒有中國的參與,全球多個危機都無法解決。伊辛格認為,親自與會的領導人應當努力達成具有吸引力的協議,從而讓缺席的領導人感到"真可惜我沒能參加這次會議",「只有這樣,才能讓中俄兩國今後更重視G20」。伊辛格還強調,"孤立中俄絕對不是正確的選項。"

習以書面發言應付氣候峰會讓西方驚訝失望

臨到緊接著召開的格拉斯哥《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會議,中俄兩國的態度讓西方有點不知所措。11月1日,俄總統新聞祕書佩斯科夫對媒體表示,普京不會前往格拉斯哥出席此次會議,也不會以視頻方式出席。因為在俄方看來,格拉斯哥會議的主題與剛剛舉行的G20峰會氣候議程基本一致,普京已在G20峰會上充分闡述了俄羅斯在氣候問題上的立場和做法。俄羅斯正在履行應對氣候變化的所有承諾,也正在實施減排政策。

習近平則僅以書面發言應付這場氣候峰會,無論如何解讀,都可以理解成:中國政府早就宣布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並提出一系列提高國家自主貢獻力度的具體舉措,再參加這種會議,排排坐玩指標遊戲沒什麼意義。各國愛討論就討論,咱中國另有要事。

不管各國媒體曾經如何盼望拜登、習近平羅馬之會成現實,現在如何淡化失望之情,其實都在想一個問題:期望中國犧牲更多的自身即期利益,在氣候問題上大力合作,恐怕又是虛話。最失望的當然是美國政府,尤其是作為美國總統氣候問題特使的克里。

企盼氣候外交成為乒乓外交第二恐成虛話

世界經濟論壇創辦人宣布的大重置計劃中,以氣候變化為主的綠色能源政策是大重置的第一驅動力,美國拜登政府更是將氣候變化視為「生存威脅」,在其內外政策上的重要性居於首位。如果想要達到將全球氣溫上升控制在1.5攝氏度或以下的目標,拜登政府必須和碳排放第一大國中國加強合作。

據國際能源署(IEA)統計數據顯示,全世界所有國家受疫情影響,經濟下滑,碳排放都在下降,僅中國一國上升。具體數據如下:

2020年,中國碳排放量達到98.99億噸,同比增長0.6%,再創歷史新高,占全球碳排放量的比重也提升至30.7%。

位居第二的美國,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美國碳排放量大幅下降,全國碳排放量下降至44.57億噸,同比下降11.6%,下降幅度高於全球。美國碳排放量占全球的比重也由2013年的15.9%下降至2020年13.8%。

鑒於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國,擁有世界上一半的燃煤電廠,必須說服中國參加全球氣候協議。從中國方面來說,目前在諸多領域內的讓步空間較小,氣候變化這種虛多於實的領域,是兩國可以合作的為數不多的領域之一。基於上述考慮,美國氣候特使克里努力想將這個務虛的話題落到實處,先讓中國給出配合動作,努力將氣候議題推進成當年緩和美中關係的「乒乓外交」第二。因此,克里訪華雖遭冷遇,但痴心不改,表示將再次訪華尋求合作。聯合國第26屆氣候變化大會(COP26)召開之前,克里曾向拜登表示,除非美中關係得到改善,否則後者不會實現應對氣候變化這一政府的關鍵優先事項的目標。因為美中關係沒有改善,儘管2021氣候峰會被西方環保主義者視為攸關地球的未來,克里在10月中旬就有意淡化外界對聯合國氣候峰會的預期,稱在11月召開氣候峰會時,一些國家可能會仍然缺少煤炭和石油減排目標。

也許當局者迷,在我這位對中國政治經濟有相當了解的旁觀者來看,西方各國是將氣候變化問題當作頭等國際要務與內政來辦,為此願意承受高電價與供電不穩定的代價;但對中國來說,參與國際社會的氣候議題只是一張隨時可利用的牌。這一點就決定了氣候問題上博弈的格局與位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