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北京14名獨立候選人為何宣布停止參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京14名宣布以獨立候選人身分參加區縣人大代表選舉的公民11月1日宣布,在恐懼和壓力之下,考慮自身自由與生命安全,決定停止參選行動

10月15日,14名北京公民宣布參加區縣人大代表選舉。14人中有已經第三次嘗試獨立參選的野靖環、王秀珍,也有2015年709律師大抓捕事件的律師家屬王峭嶺、李文足、劉二敏等人。他們在參選宣言中表示,作為「長期生活在最基層的公民」,他們「深感普通百姓與政府、人大、法院、檢察院等部門溝通的困難」,他們希望能成為「所有選民都能隨時找到」的人大代表。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在推特上寫道:「我是中國『709案』家屬,在為『709』維權這六年中,我的孩子被從學校趕出來四次,三次辦護照被拒,每次租房都被逼遷……我深感與公檢法司溝通的困難,想找人大代表請他們向有關部門反映情況,但只能在電視上看見人大代表,現實中根本找不到人大代表。」

不過,此後的競選活動不僅無法展開,而且候選人面對種種恐嚇和壓力,10名候選人被警察死看死守,或者不讓離開居所小區,甚至不讓出門,或者被請到派出所喝茶,有人深夜被警察從家中帶走旅遊,有人直接遭鄉政府威脅,有些派出所對參選人發出警告,凡此種種。退選聲明寫道,「我們萬萬沒想到,這第三次的獨立候選人參選行動,雖然不像2011年第一次被人民警察暴力鎮壓,也不像2016年被人民群眾暴力鎮壓,但是,這次卻讓我們感到了恐懼……在這樣的恐懼和壓力之下,為了我們14人的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我們宣布停止獨立候選人的參選行動。」

在中共國,選舉制度一向採取金字塔式的逐層遞選方式,區縣人大代表選出市級代表,這些代表再選出省級代表,省級代表最後選出全國人大代表。而基層人大代表每隔五年舉行一次選舉,區縣人大代表選舉是中國各級人大選舉中唯一採用直選方式的選舉。按說區人大代表選舉是非常基層的和草根的,參選者根本無法按自己的意志有所作為,但即使是這樣無用的草根選舉,僅僅是獨立候選人這種身分就能讓虛弱的中共感覺自己的權力受到了挑戰。這正是當局想方設法對其進行恐嚇和打壓的原因所在。

不久前,習近平高調宣稱中共的民主是「全過程民主」。但這次僅僅只持續了半個月就在壓力與恐懼下夭折的獨立參選嘗試,卻無情的拆穿了中共「全過程民主」的西洋鏡,再次證明中共絕不會允許任何人分享由它壟斷的權力。

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祕書鮑彤先生在推特平台上評論說:「從公民宣布參選,到當局限制參選人行動並警告選舉人不得接近參選人,到參選人被迫宣布停止參選——這就是全過程,民主的全過程,中國的民主的全過程。」

中共的「全過程民主」其實是全過程都不民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