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社工《封城日記》海外出版 曝光封城實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05日訊】繼武漢作家方方之後,一名武漢社區工作人員的《武漢封城日記》日前在美國出版,書中曝光武漢封城實況,揭示中共極端防疫舉措在武漢造成嚴重的次生災害

武漢封城日記》曝光封城造成的次生災害

近日,一位化名「風中葫蘆」的中國作家,在美國博登書屋出版了反映武漢封城實況的《武漢封城日記》。這本日記是2020年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初期,作者以武漢社區工作人員的身分,從第一人的視角,記錄了武漢封城的實況。

11月4日,自由亞洲電台刊登了對這本書的整理出版者,身居海外的獨立學者、武漢人張傑的專訪。

張傑表示,日記是從2020年2月15日開始寫的,作者把在武漢封城期間,天天穿行於大街小巷,為社區居民買藥,買菜等涉及的方方面面,都如實地記錄了下來,具有史料價值。

張傑說,這些日記之前主要是在海外發表,「現在,我們覺得關於疫情的事情,需要一個說法,所以就整理出來」。

《武漢封城日記》重點講述了封城期間,人們無法買藥看病造成病情加重、甚至死亡等等次生災害。書中提到,作者一天早上去幫母親取重症藥,結果排了一上午隊,藥房告訴他沒藥了,他氣得當場罵髒話,不得不下午跑到另外一家藥房取藥。

作者還提到,有一次他看到商販把一袋袋蔬菜放在小區門口等居民購買,上前一看,也就是一些白菜、蘿蔔之類的,居然一袋要80元人民幣。武漢封城後,物價居高不下,但困難居民沒有得到什麼政府補貼。

張傑表示,造成這些次生災害的主要原因是中共極權主義制度,「在封城之前是沒有預案的,也沒有經過法律程序,說封就封。那麼老百姓生活怎麼解決,吃什麼,穿什麼,都沒有給出說法」。

日記中還提到,封城期間,有患癌症的老人被120救護車送去醫院急救,結果三家醫院不接收,然後家屬聯繫社區,但社區司機怕感染,也不願意出車,然後再打110求救。

日記中還講述了一名政府官員值守小區出入口,有臨產孕婦去醫院結果被他攔住不能出門。作者說,像這種事情很多,中共政府總是在說武漢人民要做出犧牲,但他不認為這是所謂的犧牲。

張傑認為,中共這種說法是對武漢人民的侮辱。犧牲必須是自願的啊。這實際是突然來的一種災難,這是強加給武漢人的。

「其實完全沒有必要採取這種嚴酷的方式。沒有必要關交通,也沒有必要關超市,讓生活正常,然後加強一些管制,戴口罩、消毒等等方面的管制,是可以有效地避免這種次生災害的。」張傑稱。

2020年5月18日,一名身穿防護裝備的男子走過湖北省武漢市的商店。(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武漢封城日記》的作者也講述了武漢社區工作人員所承受的巨大壓力,他寫道,有一次他一整天都在搬運物品,100份10元10斤的蔬菜,價值4萬元的居民通過社區團購的各種物資,而這還僅僅是一個小區的。所有人一直忙到傍晚6點。

儘管社區工作人員每天疲於奔命,但居民仍有很多不滿。與此同時,他們還受到來自上級的壓力,政府時常派人去檢查督導,一旦出現問題就可能受到嚴懲。

張傑說,這些問題不是社區工作人員的問題,而是中共體制本身的問題。他舉例說,紐約市政府發放免費食品、醫藥,是多個機構共同承擔。而武漢呢,卻是把重責交給了社區。「社區有的幾個人,有的十幾個人,它怎麼可能面對這幾千個家庭呢?它當然做得不到位」.「老百姓的抱怨是合理的,但問題是在政府」。

日記中還提到,作者聽到社區小保安非常嚴肅地討論解決各種矛盾和問題的辦法就是使用暴力,誰不聽話,就抓起來暴打一頓。他們還有理論依據,就是少數服從多數。作者說,從這種種現象可以認清權力與責任的關係。

張傑表示,權力本身應該來自人民的授予,但在中國,人民沒有選舉權,基層官員聽從上級指揮,人民的利益是放在後面的。

張傑直言:「有些人認為,中國人死得很少,中國人抗疫成功,其實他們不知道,有很多無辜的人死亡,包括我的朋友。他是一個尿毒症患者,他每週要去透析,但突然停了,最後他就死在家裡。他妻子發信跟我說,百般哀求,百般哭告,但是沒有辦法,眼睜睜地看著他死了。」

他最後批評說,中共在整個防疫問題上做得很不好,非常的野蠻,沒有法律程序,沒有經過事先的評估,突然採取這麼一種極端的方式,造成了嚴重的災難。

方方記錄封城血淚史 多位公民記者遭打壓

2020年1月23日,武漢突然宣布封城,整整封了76天。武漢作家方方自1月25日起,寫下60篇封城日記,記錄下了她在隔離期間所見所聞的人間百態,包括常凱導演一家四口的逝去,李文亮死後武漢人以電筒照亮黑夜並吹響口哨的祭奠,包括火葬場的運屍車日夜不休,出院患者核酸轉陽,柳帆等一線醫護九死一生。

方方控訴無數專家媒體淪為中共政府的喉舌,「『人不傳人,可控可防』這八個字,變成了一城血淚,無限辛酸」。

之後,方方在海外出版了《Wuhan Diary》(武漢日記),向國際社會揭示武漢封城期間的血淚史,該書已在美國、德國、日本出版。

武漢封城後,方斌曾多次直播街頭的所見所聞。 (影片擷圖)

除了方方之外,在武漢封城期間,中國有多位公民記者記錄並向外界傳遞武漢疫情真象,都遭到中共當局打壓。如曝光武漢醫院有許多染疫患者死亡的武漢公民記者方斌,被警方闖入家中抓捕,至今音信全無;女性公民記者張展因傳播疫情真象被判刑四年,在監獄被折磨的奄奄一息。還有一些公民記者被消聲,再也沒有出現在公眾面前。

武漢封城已經過去一年多時間,中國疫情仍在延燒,官方致力於封嘴、嚴控輿論,但民間怒氣難消。

中國女權工作者、畫家葉海燕曾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武漢解封之後,很多聲音會流傳出來,因為武漢人不是能把事兒放在心裡的群體。三年五年,甚至十年之後,經過細節的拚湊,這段歷史會被還原,真相不會被掩埋。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夏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