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膽戰心驚的中國首富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0月27日,《2021胡潤百富榜》發布。這是中國大陸民營企業家財富的排行榜。在今年的二月才剛剛發布過一次,然而,僅僅過去八個多月,這個「百富榜」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在今年二月的「胡潤百富榜」上,阿里巴巴馬雲第一、騰迅馬化騰第二,還有恆大老闆許家印第五,位列前茅,這象徵著大陸企業家最強的超級陣容。

但是,才不到一年,在中共大陸當局推動「共同富裕」計劃,以及對科技行業、教培整肅之後,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被稱為科技巨頭的「二馬」,馬雲馬化騰的排名已經跌出前三,而許家印都掉到70多名了,差一點就掉出一百名之外了。

百富榜創始者胡潤表示:「房地產行業第一次沒有一位企業家進入前十。」這些以往叱咤一時的房地產富豪,在中共「共同富裕」的大棒橫掃之下,股票跌跌不休,相當多的房地產股票幾乎成為「仙股」(垃圾股),接近每一股一元的極限。

在富豪榜,最為風光的是已經在大陸風頭蓋過茅台酒的寧德時代,一個此前並不被人們熟悉,53歲的新能源汽車電池供應商,寧德時代創辦人曾毓群的財富增長至去年的近3倍,增長了2,000億,以3,200億元排名第三。一個企業的財富,何以在一年多增長近3倍?我們在後面會提到,火箭一樣上漲的財富,意味著什麼。

在前10位企業家中,8位和新能源產業有關。胡潤百富董事長兼首席調研官胡潤表示,百富榜上榜人數和總財富都比去年增長20%以上,主要原因是新能源相關產業的迅速增長,以及新的上市公司較多。

胡潤百富榜  一度被稱為「殺豬榜

2009年,大陸媒體曾經刊出一篇文章,說「胡潤百富榜成殺豬榜 10年49名億萬富豪出事」,這正是中國富豪遭遇的真實寫照。

胡潤,一位來自英國的年輕人,在上海成立了商業評估機構。

1999年7月19日,胡潤在上海發布了中國第一份 「胡潤富豪榜」。沒有想到,這份榜單後來變成了「殺豬榜」。許多登上這份榜單的中國富豪被抓捕入獄,其中,曾三次成為中國首富的國美電器創始人黃光裕,因「非法經營」等罪名被判14年有期徒刑。中國首富,成了最危險的職業之一。

前一段時間,被中共勒令中止與黑石交易的房地產大佬潘石屹,對於胡潤富豪榜深惡痛絕,胡潤曾經把潘石屹排到富豪榜,潘石屹找到胡潤,你要把我排到這個榜,我就起訴你。後來胡潤沒有把他排到榜單裡。

潘石屹兌現一半資產,到美國定居,而另一半被中共「共同富裕」。

中國私企與黨曾經有過一段蜜月期。據《紐約時報》2015年兩會前夕報道,胡潤百富榜上中國最富的1271人裡,203人(七分之一)是兩會代表,他們的資產總和近3萬億元人民幣,超過奧地利經濟總產值。2017年「兩會」5100名代表中,個人財富超過20億元以上的「富豪代表」有209人,他們的個人財富綜合總和3.5萬億元人民幣(約5100億美元),相當於比利時、瑞典或波蘭等國家年GDP總量。

根據華盛頓一間追蹤政壇資金的機構CRP中心的數據,美國國會全部535名議員、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和美國政府所有內閣部長的財富總和還不及中國「兩會」最富有的十八名代表的財富總和。所以,有評論人稱,「兩會」是中國的「億萬富翁俱樂部」。

但是,現在似乎密月已經結束了。

據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2020年10月發布的報告,中國近年來對私營部門的信貸下降,以及對國有部門的信貸上升。2013年,銀行信貸的35%流向國企,57%流向私企;2014年,60%流向國有,34%流向私營,其餘流向外資或合資企業。到2016年,國重民輕這一趨勢更加嚴重:83%流向了國有或國有控股公司,而只有11%流向了私營企業——據彼得森報告說明,2016年是可獲得中國官方數據的最後一年。

《福布斯》億萬富翁榜

被中國大陸企業家熟知的另一個排行榜,是《福布斯》財富榜,這個榜單與「胡潤富豪榜」有什麼不同?

前美國國務院中國顧問余茂春在今年初,參加一場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的聽證時說,「在美國,我們祝賀那些躋身《福布斯》億萬富翁榜的人士,而在中國,成為胡潤富豪榜的一員,就如同上了將受打擊的名單一樣。」

余茂春,不斷提醒人們中國還是馬克思主義主導的政黨,因此無論是經濟、政治都充滿了意識形態的特徵。

余茂春談到中國的經濟,他說:中共這個馬列思想領導的共產主義專制政權,利用剝削內部廉價而又龐大的勞動力,來融入全球自由市場體系,而中國的勞動力沒有得到有意義的勞動保護,也沒有權利組織任何機構為自己爭取福利。

余茂春說,實際上,「中共是建了一個龐大的、國家規模的血汗商店,讓全世界買單」。

除了普通老百姓這些基本勞動力,那些中國的民營企業富豪,只不過是給中共打工的高端勞動力,同樣是被剝削者。馬雲最近屢屢遇麻煩,他曾經的一句話最近在網上又流行起來,就是:中國的富豪沒有一個是善終的。

兩年十倍的中國首富

儘管「胡潤富豪榜」是這樣的危險與動盪,但是,每年一度的富豪榜,有的人避之唯恐不及;有的人卻想盡辦法擠到上面。

還有的人,是被時代的浪潮推到了胡潤富豪榜,他不上也得上。

就在胡潤富豪榜宣布,新能源成為中國企業家財富增長的主要原因,一個不為大眾了解的寧德時代,闖入了人們的視線。

新能源是指兩種,一種是替代石油,一種是替代煤炭,替代石油的是鋰電池、氫能源,替貸煤炭是風能、光伏、水電。寧德時代是目前全球最大的鋰電池生產商。

寧德時代創辦人曾毓群以火箭般的速度,成為富豪榜第三名。

下面是幾個來自大陸媒體的報道:

「兩年十倍!寧德時代超越茅台」

「萬億寧王徹底火了!淨利暴增130% 超越茅台成公募第一重倉股」

「新能源究竟有多火?賣方已給出寧德時代40年後營收預測!」連四十年之後什麼樣,分析師都算出來了。

看一看中共的十四五規劃,以及對於氣候組織承諾的減炭排放計劃——到2030年,新能源初步形成規模,到2060年,基本實現化石能源退出歷史的舞台。從2021年到2060年,差不多40年,人們已經把寧德時代看成是完成的減炭運動的核心角色了,為寧德時代計劃好了未來40年的道路——你只能賺,不能賠。

石油一向被視為國際社會的戰略資源,而中共已在無形中,搶奪新能源資源,目前全球的近一半與新能源相關的礦產被中共收購。

幾乎所有的國家機構,都在開始敞開大門,服務於領袖的宏大目標:

中國工商銀行,最近稱未來數年將投入3萬元人民幣,用於新能源;

所有的投資機構,抬起了寧德時代的「八抬大轎」,包括剛剛進入中國,美國最大的投資機構貝萊德熱捧的寧德時代,像對待「好萊塢一樣的明星」。

這個在股市上,已經擁有市值1萬億元的寧德時代,實際收入有多少呢?寧德時代2020年財報顯示,該公司當年全年營收為503.19億元,淨利潤為55.83億元。把四十年之後的收益都算進來了,別說四十年,四年以後什麼樣,誰又能知道呢,這不是泡沫又是什麼呢?

在八零年代,中國的春節晚會,著名的相聲演員馬季,曾經說過一句紅遍大紅南北的話:「說你行不行也行,說你不行行也不行。」

被寧德時代超越的茅台

大家都能感受得到,寧德時代超過了茅台,有一種身不由已的滋味。

一年三倍

兩年十倍!

這是正常的發展速度嗎?

寧德時代超過了茅台,茅台是十幾年來都是中國股市「頭牌菜」,韓國有三星電子、台灣有台積電的芯片,荷蘭製造了光刻機,但是泱泱大國,連一個油筆芯上的小圓珠都是進口的。但中國股市可以說唯一最堅挺的就是茅台酒了。

做為寧德時代的前任,茅台酒在歷史上,其實有著一段令人辛酸的故事。茅台酒一直是中共的國宴用酒。

在《炎黃春秋》上曾經報道過,1989年秋天,《茅台酒廠志》的工作人員進京請老首長貴州省第一省委書記周林寫序時,78歲的周林向酒廠來人問道:「1958年,中央召開成都會議,有天晚飯後,我同毛主席散步,主席叫我回去把茅台酒搞成年產萬噸,要保證質量的事,你們寫了沒有?」

在《毛澤東的私人醫生》一書中寫到,毛澤東並不喜歡飲酒,但到蘇聯訪問時,茅台酒是做為國禮饋贈的。在毛的眼中,蘇聯雖然有鋼鐵,但是卻沒有物華天寶的中國大地出產的茅台酒。

真正喜歡喝茅台酒的是周恩來,說到這裡,每個中國人腦海里都會浮現出周恩來豪氣沖天,千杯不倒。周恩來曾對美國總統尼克松說,長征時期,他曾用超過1兩的杯子喝下25杯茅台酒。

1959年,貴州省第一省委書記周林指示茅台酒廠說:「要保證茅台酒的生產,既要抓鋼鐵生產,又要抓茅台酒生產」,「對於你們(茅台酒廠)來說,鋼鐵是元帥,茅台酒是皇上。」

在1959年至1961年間,茅台酒生產了2079噸,是正常年份11.5倍!三年大饑荒,茅台酒三年十一倍,現在的寧德時代,兩年十倍。大躍進的歷史,看來沒有什麼本質上的區別。

這三年十一倍是怎樣實現的?

在1950年左右,茅台酒的年產量,合計在60噸左右,所以在正常情況下,3年最多也就出產180噸。但是在被稱為三年自然災害的三年裡,茅台酒的產量放了衛星,三年11.5倍。

以1960年為例,茅台酒原料告急,貴州從全省各縣調集原糧117萬斤支援。這樣還不夠,又從四川省江津縣調來70萬斤。這都是老百姓的口糧啊!

糧食就意味著生命,在我們今天看來這個不算什麼事情,但是在歷史上,卻是一幕讓人不忍目睹的悲劇:當時的貴州省實際上是個什麼情況呢?僅舉緊急調糧支援釀造茅台幾個縣為例。調糧10萬斤的銅梓縣,1960年一年間非正常死亡41734人;同樣調糧10萬斤的習水縣3年死亡42624人,死絕499戶;調糧29萬斤的畢節縣三年死亡53990人;金沙縣死亡5.5萬……死亡最慘烈的的湄潭縣到1960年4月就已經死亡12.2萬人,占全縣農村總人口的20%左右。死絕戶2938戶,離家逃荒4737人,孤兒4735人……

在1949年前的茅台酒又是什麼樣呢?

茅台酒的產地仁懷縣,1949年前,戰事、天災、人害,幾乎年年都有。當地老人回憶,遠的不說,民國時期青黃不接的事情,每個村子都遇過,普遍貧窮是事實。而普遍飢餓、大面積死人的事情,沒聽說。

1937年,中華民國貴州省政府頒布「違背釀酒處罰規則」。其中,在天災糧食困難期間禁止以糧食煮酒,「對違禁釀酒者,除將酒沒收變價及封禁器具外,並依釀酒量,按當地酒價,處以2倍以上4倍以下罰金,再犯者,處以4倍以上8倍以下罰金」。(《貴州省志·糧食志》,第55頁)

我們打開這一段被塵封的歷史,從餐桌上的百年國酒,尋找歷史的真相,洞察人性與魔鬼之間的戰爭。災難與痛苦,總是讓人不願面對,但是共產主義帶給人類的災難,卻是絕不可以淡漠的,造物主賜給我們一切,珍惜生命,就是在珍惜造物主賦予我們的恩典,也就是在珍惜我們自己!

富豪榜上的8位新能源大佬

話題,又回到中國富豪榜,《紐約時報》10月29日報導稱,全球領導人正聚集在蘇格蘭格拉斯哥,舉行為期兩週的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中共近期放寬煤炭開採,使得中國新增煤炭產量超過整個西歐一年的開採量。這給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努力造成了巨大損失。

儘管中國政府,在新能源光伏、風電,以及替代化石能源的鋰電,不惜本錢,早早布局,但是中國作為世界工廠對於電力需求,不得不為重新採煤大開綠燈。不過,從習近平當局對於新能源的重視程度,期望以綠電稱霸的野心,有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在今年10月份的胡潤富豪榜中,前10位中國富豪企業家中,8位和新能源產業有關。胡潤富豪榜,被視為中國經濟的指揮棒。

正值中共六中全會,以及明年的二十大權力交接的關鍵時刻,中共既想謀取未來氣候變化帶來的新能源領導權,又要顧及國內的政局安定。

因此,一邊大舉挖煤,讓老百姓過冬;一邊在資本市場上,讓寧德時代等未來氣候變化中的「紅色軍團」大放衛星,兩年十倍,超越茅台。

在胡潤富豪榜上的這8位新能源產業富豪,是不是「鴨梨」山大?一場新能源的「大躍進」,幾乎已經是1960年時代的鋼鐵大躍進、糧食大躍進的重演,到底將會給中國、給世界帶來什麼?中國廣大的民眾,到底能從這樣的舉國體制中得到什麼?可能是需要我們大家去思索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原文鏈接:

(轉自希望之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