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線王愉賀:中共畸形防疫政策下 悲催的「時空伴隨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06日訊】持續多日的瘟疫已經攻入中國超過20省份,超過800人受感染。在中共嚴格的鐵碗清零政策下,誕生了一個悲催的名詞,「時空伴隨者」。下面我們連線記者王愉賀,請她做一個介紹。

中共國家衛健委11月5日通報,11月4日新增確診病例78例。自從陝西省10月17日率先通報內蒙古旅遊團新增確診病例後,中國這輪疫情已經波及20個省,本土感染者達到873例。

官方坦言,已出現不同基因序的病毒。《新華社》5日報導,黑龍江黑河疫情存在多條傳播鏈,且與國內已有輸入和本土病例的病毒序列均不同源,黑河疫情仍處於發展期。

即使截至 10 下旬,中國已有 76% 的人口完整接種疫苗,但仍無法阻止此波疫情。11月5號,中國「御用專家」鐘南山更表示,非常有必要打第三針「加強針」。引起民眾不滿。

上海市民 鄭先生:「很多人打了兩針,三針還在發(病)。你老是這樣封也不是辦法,老百姓的自由什麼都沒有了。」

多家國際媒體報導,疫情升溫下,中共的鐵腕「清零政策」受到質疑。

零容忍防疫下,還催生了數以萬計的「時空伴隨者」,名詞聽起來浪漫,但實際意思卻相當悲催。

各地的定義不一樣,拿成都比喻,「時空伴隨者」是指本人的手機號碼與確診者號碼,在同一個範圍的時空網格,共同停留超過10分鐘,且最近14天任一方號碼累計停留時長超過30小時以上為「時空伴隨號碼」。

時空網格範圍是800公尺乘800公尺,大約是90座國際標準足球場。若感染者14天內到過某地,與其有過交集的人,無論是身體上擦肩而過,還是通訊信號上的漂移,都可能莫名其妙會淪為「時空伴隨者」,綠色健康碼也會變成帶有警告性質的黃色碼。

這時候,此人必須主動向社區報備,在3天內進行2次核酸檢測,檢測要間隔24小時以上,獲得陰性結果前不得外出。

有網友嘲諷寫道:「我吹過你吹過的風,這算不算相擁,我走過你走過的路,這算不算相逢」。

但此次疫情最難過的雲南瑞麗市居民,可能笑不出來。瑞麗自去年9月以來已經四次封城,《華爾街日報》報導,一名瑞麗的母親絕望地發帖說,她2歲的孩子已經經歷了100次測試。另一名瑞麗居民表示,在隔離中度過了半年,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還有當地民眾告訴《路透社》,過去經濟富裕,但現在「有飯吃就好了」。

民眾苦不堪言下,就連專家鍾南山都承認:「不認為可以徹底消滅這個病毒,它可能是長期存在的」。但中共仍堅持不合理且無效的清零政策,外界認為,這與其維持政權合法性有關,同時也是為了準備即將到來的北京冬季奧運和中共的「六中全會」與「二十大」。

新唐人記者王愉賀、明玉綜合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