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軍事】揭祕:美假想敵飛機出現中共軍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06日訊】今日社會,武器和軍隊作用,被賦予比殺戮更深的意義。強大的軍力,往往用作威懾,維持世界和平,及人類安全。戰爭,雖然變得隱蔽,但從未停止。【時事軍事】帶您到最前面,看清正邪之爭的細節和真相。

駐紮在弗吉尼亞州Oceana海軍航空站的美國海軍綜合12戰鬥機中隊(VFC-12)(以下用VFC-12代稱),也被稱為「戰鬥歐瑪」(Combat Omar),他們的無線電呼號為「伏擊」(Ambush)。10月28日,在VFC-12的臉書官方頁面上發布了一張照片,他們的指揮官斯科特.卡克.戈利奇(Scott Cawk Golich)為一名士兵頒發海軍和海軍陸戰隊成就獎證書。在圖片的背景中,一架F/A-18戰鬥機的尾翼上可以看到中共空軍的軍徽。

VFC-12是美國海軍四個提供專門假想敵對手訓練的中隊之一。該中隊用模仿中共空軍戰鬥機的塗裝方案來裝飾他們剛剛獲得的超級大黃蜂戰鬥機,而不是傳統的前蘇聯和俄羅斯軍機的紅星標誌。這是首次有證據顯示VFC-12扮演的美國海軍假想敵角色由以往單一的俄羅斯戰鬥機轉變為包括中共空軍戰鬥機在內的多個對手,反映了美國軍方在全軍範圍對待中共威脅的態度發生轉變,中共已經超過俄羅斯成為首要威脅。

VFC-12計劃中的噴塗方案,包括反映中共、俄羅斯、北韓和伊朗戰鬥機的各種方案。這些塗裝方案意在模仿俄羅斯的蘇-57,中共的J-10,以及衍生於俄羅斯SU-27戰鬥機的J-11、J-15和J-16。

除了海軍以外,美國空軍假想敵部隊也早就瞄上了中共空軍。早在2017年,美國空軍第64「入侵者」中隊的F-16戰鬥機就採用一款黑色機身、灰色機頭雷達罩的特殊塗裝,外界猜測這是在模擬中共研製中的FC-31隱形戰鬥機。該戰鬥機有可能演化為中共海軍的新一代航母艦載機。

美國海軍和空軍的假想敵噴氣機多年來一直採用代表潛在威脅對手的塗裝方案,這已經不是什麼祕密。由於俄羅斯製造的戰鬥機,在美國的對手國家空軍裝備中比較普遍,與俄製飛機類似的塗裝方案也被普遍使用,因此美軍入侵者訓練中隊的飛機中,相當數量的塗裝是參照前蘇聯或現在俄羅斯軍隊的塗裝。2000年代以後,基本上所有假想敵飛機都用「紅星」作為對手群體的一種通用標誌。

目前VFC-12正在進行戰鬥機更換,用作戰部隊替換下來的F/A-18E/F超級大黃蜂取代老舊的F/A-18A/C/D大黃蜂戰鬥機,使美國海軍假想敵中隊的能力獲得提升。超級大黃蜂加入VFC-12,將減輕老舊大黃蜂日益增加的維護負擔,而且超級大黃蜂還將帶來顯著的功能增強,以滿足由於對手威脅增長而導致的訓練要求提高。

超級大黃蜂使用更高級的軟件,並配備了AN / APG-79主動電子掃描相控陣(AESA)雷達,與老舊的大黃蜂雷達相比性能有本質的提高。它可以在更大範圍探測目標,幫助飛行員更高效地識別和了解空中態勢,並提高假想敵飛機在與美國海軍戰鬥機飛行員模擬對抗中的能力。

無論採用什麼樣的塗裝,超級大黃蜂都會把新的能力帶到VFC-12,使它準備好扮演美國海軍艦隊飛行員的對手,並為他們製造可能遇到的任何潛在威脅。中共軍徽和相應的塗裝方案,在美國海軍的假想敵超級大黃蜂戰鬥機上出現,表明美國正在把中共視為步步緊逼的威脅。

此前有消息稱,美國空軍也將用較早的F-35A和相對較新的F-16C/Ds裝備第65入侵者中隊,以提升假想敵的攻擊能力。

儘管第五代戰鬥機已經在一些國家的空軍服役多年,但沒有一個國家的空中力量全部被第五代戰鬥機取代,而且第五代飛機的數量與第四代飛機相比還是少數。可以肯定,第五代飛機將改變未來的空戰模式,無論是對空還是對地攻擊,戰術的使用都會從根本上發生改變。如何總結經驗,發揮第五代戰鬥機在攻防作戰中的優勢,就成為美軍重點研究對象。在這個過程中模擬敵機的假想敵飛機將發揮非常重要作用。在建立假想敵方面,美國不僅有豐富的經驗,而且有強大的優勢。

為了使飛行員能夠更好地熟悉和了解潛在敵人的第五代戰鬥機,美軍採用了多種方法。典型的就是用假想敵中隊來模擬潛在敵人的空中力量。例如,美國空軍第64中隊的F-16戰鬥機和海軍VFC-12的F/A-18E/F超級大黃蜂戰鬥機都使用了SU-57戰鬥機的塗裝,空軍第65入侵者中隊還直接裝備了F-35A閃電II戰鬥機,在美國佐治亞州的薩凡納.希爾頓黑德國際機場出現了實體比例的J-20戰鬥機模型。

除此之外,美國空軍還打算啟用F-117A夜鷹攻擊機。這是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研製的世界上第一種正式服役的隱形戰鬥機。與第四代戰鬥機相比,作戰時的低可見度是它最致命的優勢。

重啟後的F-117A不僅會參與模擬空戰,還會利用其隱身性能,承擔更多的測試工作。這將使美國及其盟友在未來更熟悉第五代戰鬥機,特別是如何應對隱身問題。

很多朋友知道,1986年由湯姆克魯斯主演的電影《壯志凌雲》講述了年輕的美國飛行員的故事。這部電影的背景就是被稱為Topgun的美國海軍試飛員學校(TPS)和海軍戰鬥機武器學校。包括VFC-12在內,美國海軍所有假想敵部隊的飛行員都出自於這兩所學校。

美國海軍的四個假想敵訓練中隊包括VFC-12、VFC-13、VFC-111和VFA-204,負責海軍所有航空母艦航空隊飛行員假想敵訓練,艦隊飛行員都要通過特別的假想敵訓練科目後才能參加戰鬥飛行。海軍艦隊飛行員的初級訓練計劃包括艦隊戰鬥機空戰準備計劃(FFARP)和攻擊戰鬥機高級準備計劃(SFARP)兩個階段。VFC-12負責攻擊戰鬥機高級準備計劃,所有艦隊飛行員都要在VFC-12輪流參加為期兩週的SFARP訓練。

自1975年,Topgun就開設了假想敵培訓課程,傳授空戰機動(ACM)的基礎知識、教學技巧,及如何複製對手的能力和戰術,該課程最終被納入全海軍航空兵假想敵教練及飛行員的標準測試課程。

今天,Topgun面臨著50年來最大的挑戰。原因是美國海軍航母航空部隊過去30年來一直關注中東的反恐戰爭,近幾年俄羅斯和中共的戰鬥力迅速提升,使美國海軍第一次面臨技術水平接近或相當的對手。

戰鬥系統與對手之間的技術優勢越大,戰鬥機戰術要求反而可以越簡單,戰鬥機飛行員就越能發揮戰鬥機的作戰效能。但是當作戰系統技術水平與競爭對手不能拉開距離時,就需要利用複雜的戰術來保持作戰效能。為了應對這一挑戰,Topgun需要利用戰術創新、教學技巧和空戰經驗,贏得高端戰鬥。

撰文:夏洛山(《大紀元時報》記者,曾經歷過十幾年的軍隊生活,主要從事軍隊的教學和一些技術管理工作)
製作:時事軍事製作組
訂閱《時事軍事-夏洛山》YouTube頻道:https://bit.ly/3EqiiTG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