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鑰】驚悚遭遇 讓二鏢師不敢再幹保鏢

作者:泰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06日訊】「五嶽之外,尚有山尊;至人之上,亦有聖人。」(南北朝‧傅昭《處世懸鏡》)此段話的意思是:五嶽夠高的了,但世界上還有比五嶽高的山脈;至人在道德方面的修養已經夠全面了,然而,在他之上還有境界更高的聖人存在。

清朝時候,四川有一位地方官,做官多年,頗有積蓄,離官後打算攜帶家財還鄉,但因為擔心路途中群盜頻頻出沒,遲遲未能成行。正在發愁時,他的表弟曹某到他家作客。曹某拳腳功夫素有名聲,百敵當前面不改色。曹某的到來讓官員大喜,他讓家人置酒為曹某接風洗塵。酒席間,官員盛讚曹某的武藝過人,並說打算請曹某護送自己返鄉。

席上有蔡氏二客人,一兄一弟,聽了官員的話後,問道:「令表弟的武藝能不能表演給我們看看呢?」

官員看了看曹某,曹某慨然應道:「行!」

於是,酒席立即撤下去,空出地方來。曹某提起兩把大刀起舞,刀光閃閃,令人眼花繚亂。滿座賓客都讚歎不已,唯有蔡氏兄弟一言不發。

官員特地問蔡氏兄弟:「賢昆仲看了,以為如何呢?」

蔡兄回答道:「鈞座面前不敢直說。」在官員追問之下,他僅僅回答說:「曹兄是鈞座的表弟,敝人不好說。」

當事人的曹某聽了,怒聲說道:「這是什麼話?你們批評別人容易,有本事也露一手讓大夥瞧瞧!」

蔡弟說道:「閣下這般武藝,連自己的命都難保,還敢當保鏢,真是不可思議。」曹氏越聽越是不服,一定要蔡氏兄弟露兩手,給大家評評武藝究竟如何。

蔡兄吩咐自己的僕從:「去把我們的兵器拿上來!」

僕人立馬取來一槍、一刀、一盾,放到蔡氏兄弟面前。只見蔡氏兄弟兩人抱拳對著在場的人說了聲「獻醜了」,便一人持槍,另一人持刀和盾上場了。

他倆槍來刀往,縱身跳躍,輕如飛鳥,瞬間節奏轉急,身影如飄風驟雨,滿座賓客,目不暇接,分不清哪個是兄哪個是弟。一場激烈的打鬥持續了好長時間方才結束。

曹某看得心悅誠服,並對蔡氏兄弟說:「以賢昆仲的本事當保鏢的話,當可得到重金報酬,何必在幕府中寂寞度日呢?」

在宴席上,兩兄弟道出了當年當鏢師的一段驚悚往事。 (shutterstock)

這時,聽得蔡弟說道:「愚弟二人從前正是幹保鏢出身的。」接下來,他娓娓道出一段往事:

當年京師有三十萬銀要護送到蘇州,鏢行裡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後來有人說:「這件事非蔡家兄弟不可!」我倆人在京師多年,家鄉在南方,當時也想藉此機會回家探望,便同意接鏢。我們一行人押鏢從京師進入山東境內,被大雨困住了,滯留在一家客店裡。

當時悶得發慌,偶然從客店向外閒望,對面客店樓上有一位在窗口讀書的少年,也正望向我這邊。

那少年看著我手上的菸,說了一聲:「好菸,這是真正的南中特產。」

因為途中無聊,我藉機便到對樓和少年攀談。我奉上一包菸說:「本人吸的就是這種菸,請笑納。請問小兄弟如何稱呼呢?」

少年沒有回答我,反問道:「兄臺準備去什麼地方?」

我告訴了他保鏢的任務。少年聽了搖著頭說:「近來這一帶綠林土匪很多,前面的路很不平靜!」

就在這時,樓下有一個大鬍子路過。他肩上背著數十貫錢,忽然在濕滑的路上失足跌了一跤。旁邊的一些孩童見狀都笑了起來。

大鬍子一聲沒吭慢慢爬起來,理好錢背回肩上,繼續往前走。少年目不轉晴地注視著這個過路人,直到他走遠。我感到奇怪,便問:「小兄弟為何這樣打量這大鬍子?」

少年一哂,說:「兄臺難道還不知道綠林中的暗號嗎?虬髯鬍子,就是江湖盜賊。他剛才不是真跌跤,而是在發暗號,告訴他同黨,這個客店裡有錢財和保鏢,讓他的同黨注意盯梢,以便得機行竊或搶劫。兄臺幹保鏢這一行,難道不知道這些麽?」

當時,惶恐不安的情緒漫上我心頭,顯然我們幹這一行是太嫩了。

幾天後,終於天放晴。我們一行準備動身出發向南行。

動身的這天早晨,對樓少年出現我們住的客店。他帶著一壺酒,一隻熟雞,直接坐到上座,一邊喝酒一邊吃雞,並大大例咧地對我們說:「小弟今天是特地來看看兄臺的武藝特長的,請兄臺演示一番可好?」

於是我們兄弟倆取來慣用的槍和刀盾,使出看家本領,表演給他看。少年看了我們的功夫後,說道:「兄臺現在的水平,保命還可以,要想保住這批錢財就難了。」

我倆心慌,急問道:「那怎麼辦呢?」

少年答道:「看來咱們是有點緣,那就讓小弟送你們一程吧!只是在路途上,一切都要照小弟我說的去做才行。」我倆答應了,便一起出發了。

開始走出數里路,少年逕說:「沒有問題,不必擔心。」

ー天後,少年說:「明天要早住店,而且一定要住在一個有樓房的客店裡,只能我們一行人住,不能有其他人同住。」

我們照辦了。當晚,少年命令我們把所有裝銀子的口袋都放在樓房中,並且約定:「兄臺昆仲二人各帶兵器守在前後門樓上,小弟獨當一面,再讓一個僕人跟著我。聽見有動靜時,不要輕舉妄動,小弟叫你們過來時才過來。」

這天晚上,我們兄弟一前一後守著門,一直沒看見有盜賊前來,但似乎聽見院子裡有刀劍格鬥之聲。因為沒有聽見少年叫喚,我倆不敢貿然行動。天快亮的時候,那少年才叫我們,說:「現在總算平安無事了,小弟已經將來人收拾了,剩下的盜賊也退走了。」

我倆大吃一驚,不敢相信。少年領我們到後院中,只見地上到處血漬流淌。少年又說:「二位各自保重,前面的路上再不會有什麼危險了,小弟也要與兄臺告別了。只是最後有一句話送給二位:今後再不要做保鏢了。」說完,瞬間不見了蹤影。

少年走後,我們找來跟從他的僕人,問了昨晚發生的事情。僕人說一開始並沒有什麼動靜,少年只是對燈默坐。近三更的時候,屋瓦嘎嘎作響,而少年卻不見了。隨後馬上又聽到院中有刀槍格鬥之聲。不久,少年又回到座位上。這樣來回反覆幾次之後,忽然有一個人闖入樓上房間,到了燈前,只見那人滿臉大鬍子,像個刺蝟,一下子少年與大鬍子都不見了。不久少年又回來,只聽樓下有人大聲喊叫:「樓上究竟是何人?」少年回說:「是九郎在此!」樓下一片哀嘆聲,說道:「為什麼不早說呢?讓我們弟兄白白受到傷害。」隨後一切便安靜了。

蔡弟說完了驚險的保鏢往事。這時,蔡兄接口說道:「我們到如今都不知道少年郎究竟是什麼人。從那以後,我們就再也不敢做保鏢了。今天閣下的武藝連愚弟二人都不知,怎能護送重金遠行呢?」

曹氏聽了默然,唯唯告退。世界之大,境界層層高,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滿招禍!@*#

資料來源《十葉野聞》

─點閱【人生之鑰】系列─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