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房地產稅成中共雞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0月23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國務院在部分地區開展房地產稅改革試點工作,為期5年。這就將房地產稅立法又推後五年了。其實,徵收房地產稅的呼聲由來已久,早在2011年上海、重慶試點房產稅,2013年醞釀房地產稅立法,2017年房地產稅被列入五年立法規劃,但就是出不來。對中共而言,房地產稅立法為什麼就如此之難呢?

筆者以為,這個難,恰恰暴露了中共的醜陋政治生態和中國的經濟困境,房地產稅成了中共的雞肋。

先談中共醜陋政治生態對房地產稅立法的阻礙。在中國,有一項與房地產稅相關但比房地產稅難度更大的立法,這就是有「陽光法案」之稱的「財產收入申報法」。1994年,第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就將《財產申報法》正式列入立法規劃;可是,至今已27年,毫無進展。習近平反腐敗、「打虎」,一度聲勢浩大,卻也沒有乘勢推出《財產申報法》,為什麼?核心問題是中共腐爛透頂了,全黨腐敗,真「反腐敗亡黨」。因此,《財產申報法》怎麼能夠出台呢?而中共官員財產的一個主要載體是房產,媒體披露出來的「房叔」多得數不勝數,房地產稅立法自然也就命運多舛了。例如,今年10月19日,《華爾街日報》獨家報導,在中共黨內出現負面反饋後,當局原計劃在大約30個中國城市進行房地產稅試點的初步建議已被大幅縮減。

各界有個越來越強烈的共識,就是:徵收房產稅是一項政治改革,是一個國家政治透明化的基石。現在,中共政局日益向左轉、內鬥激烈,已不是政治改革停滯的問題了,而是政治僵死的問題了。房地產稅立法對醜陋政治生態的衝擊實在太大了,習當局左右為難。

再來說說中國經濟困境對房地產稅立法的掣肘。略談三點。

第一,中共講「在發展中解決問題」,實質是把追求一定的經濟增長率當作解決經濟社會問題的主軸,例如「十三五」就要求GDP年均增速保持在6.5%以上。雖然「十四五」(2021-2025年)和2035遠景目標綱要中沒有提出明確GDP增長目標,但並不意味著不要GDP增速。中共目標2035年基本實現現代化,意味著人均GDP要達到2萬美元,而2020年人均GDP是一萬美元,也就是說15年間人均GDP要翻一番,按照這一目標,中國每年的GDP增速需要至少保持在4.7%。

而中國經濟增長已對房地產形成了一定依賴(例如,有研究認為2016年房地產業對GDP增速的貢獻度達到了35%),這是難以戒除的,尤其這些年經濟增長率持續下滑,更不敢去主動捅破房地產泡沫(雖然房地產泡沫最後一定會破裂,那時更慘)。中共也不想戒除房地產依賴症,只是想減輕依賴的程度,它追求的是房地產的可控發展,建立調控「長效機制」。這就決定了,在中央層面(中央是主要推動者),房地產稅改革試點力度的有限性。

第二,地方土地財政已歷多年,路徑依賴嚴重,對房地產稅有抵制情緒。例如,上海、重慶在2011年就試點房產稅,卻搞得不痛不癢,對房價上漲的影響可以忽略不計,對地方財政而言也是杯水車薪。研究表明,地方政府偏好土地出讓金收入(根據官方數據,地方土地出讓收入從1998年的507億元,一路飆漲至2020年的8.4萬億元,增長165倍,占同級地方政府廣義財政收入的三成以上),而開徵房地產稅會壓縮土地出讓金收入規模;同時,雖然遠期看來房地產稅給地方政府帶來的收益是巨大並且可持續的,但對於任期只有 3-5 年的地方官員來說,等於是犧牲自己的政治前途來為後繼的官員打通上升的渠道,他們是不願意的,而更偏好短期內能夠帶來更大 GDP 增長的經濟發展方式。這就決定了地方對房地產稅的消極性。而房地產稅恰恰又由地方制定細則、進行徵收,可以想像,中央地方在房地產稅問題的博弈會有多激烈。

第三,央行報告《2019年中國城鎮居民家庭資產負債情況調查》顯示:其一,城鎮居民的擁房率已經達到了96%,其中擁有兩套房的占比31.0%,擁有三套房及以上的占比10.5%,戶均擁房1.5套;其二,中國人近70%的財富是房子。但這些都是建立在債務之上的。且看兩個數據。一是西南財經大學和螞蟻集團聯合發布的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的家庭債務收入比(居民負債總額除以可支配收入)達到了121.6%;一是央行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底,中國個人住房貸款餘額約為34.4萬億元,占個人貸款的54.5%,也就是中國個人債務中超過一半是房貸。中國人的財富和負債如此高度集中在房產上,是非常危險的,這就決定了房地產稅立法和改革的極端謹慎,弄不好就會牽一髮而動全身,後果難以想像。

結語

從經濟上講,許多研究表明,房地產稅不能抑制房價上漲,接續土地財政也不太現實。從政治上講,徵收房產稅會要求一個國家的政治透明化,影響是巨大和深遠的。從社會制度和意識形態角度講,在西方房地產稅也叫做財產稅(Property Tax),是私有的;而中國的房地產稅,從廣義上來講應該屬於不動產稅的一部分,但中國的商品房是建在國有土地出讓的土地使用權基礎之上的,在租用的土地上對房地合一徵稅,在世界範圍內還沒有一個很好的先例。所有這些都表明,中共徵收房地產稅是給自己出了個巨大的難題。中共不一定會死在這個難題上,但這個難題可能會加速中共的死亡。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