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舟:美國2021中共軍力報告—核軍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美國國防部發布了2021年度中共軍力報告,題為《涉及中國的軍事和安全發展》(Military and Security Developments Involving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這份總計173頁的報告內容翔實,闡述了關於中共軍力的方方面面。

此次報告修正了2020年對中共核軍備發展的預測,分析中共到2027 年可能擁有多達 700 枚核彈頭,到 2030 年可能至少擁有 1,000 枚核彈頭,引起外界譁然。

接上篇:美國2021中共軍力報告——台灣篇

中共加快核武器生產和部署

報告預測,未來十年,中共的目標是實現核武器現代化、多樣化和擴張。

報告描述,中共正在投資並擴大其陸基、海基和空基核武器投放平台的數量,並大規模擴張所需的基礎設施。 中共建造快中子增殖反應堆和後處理設施,以提高生產和分離鈽的能力。

報告推斷,中共加速核武器擴張,可能到 2027 年擁有多達 700 枚可交付核彈頭,並可能打算到 2030 年擁有至少 1,000 枚核彈頭,超過美國國防部2020年度預計的速度和規模。

報告透露,中共已開始建設至少三個固體燃料洲際彈道導彈發射基地,累計可能有數百個新的洲際彈道導彈發射井。

報告認為,中共增加核彈頭的數量,可能還因為新開發的洲際彈道導彈能攜帶多個核彈頭。報告評估,2020 年的新事態發展進一步表明,中共打算通過擴大孤島式部隊,以更大規模預警發射的態勢,提高其核庫存、以及和平時期的戰備狀態。

報告預測,在未來5年裡,中共針對美國的陸基彈道導彈,可能增加到200枚。

中共的核武政策和戰備水平

報告評估,中共的核武器政策,正在優先考慮維持一支能夠在第一次打擊中倖存下來,並擁有足夠的力量進行多輪反擊,以威懾對手。目前中共可能會避免與優勢對手進行一系列曠日持久的核大戰,並表示需要謹慎控制報復的規模和強度。

中共公開宣稱不會首先使用核武器,但中共核武器現代化的範圍和規模缺乏透明度,引發外界對其未來意圖的質疑。中共軍隊的一些軍官曾討論,在遭受常規攻擊、並威脅到中共核力量,或威脅中共自身生存的情況下,中共可能首先使用核武器。

報告估計,中共的大部分核武器應該保持在和平時期的狀態,即發射器、導彈和彈頭是分開的,但中共火箭軍正在執行戰備任務和高度戒備任務訓練,包括導彈營準備發射,並每月輪換到待命位置。

中共正在努力發展三位一體的核威懾力量,包括陸基、海基和空中投放載具。

中共各式彈道導彈射程覆蓋範圍示意圖。(美國2021中共軍力報告)

中共核武器以陸基彈道導彈為主

報告描述,中共的陸基核武器的主體,是散布在不同基地的井下發射洲際彈道導彈,並輔以幾種戰區範圍的公路機動洲際彈道導彈和中程彈道導彈。

中共擁有大約 100 枚洲際彈道導彈,包括發射井內部署的東風-5A、東風-5B;還有使用固體燃料、道路機動的東風-31、東風-31A、東風-31AG和東風-41。中共可能正在開發東風-5C和東風-31B改進型洲際彈道導彈。

此外,中共的東風-21和東風-26中程彈道導彈,可能也會搭載核彈頭,主要瞄準印太地區內的目標。

2019年4月23日,中國海軍094型戰略核潛艇「長征15號」在山東省青島市附近海域參加海軍閱兵式。(Mark Schiefelnein/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的彈道導彈核潛艇

報告描述,中共現有6 艘094型彈道導彈核動力潛艇,每艘可攜帶12枚巨浪-2型潛射彈道導彈;但這些潛艇若試圖瞄準美國東海岸,需要航行到夏威夷附近,才能進入導彈射程之內。中共正在開發射程更遠的巨浪-3型潛射彈道導彈,以確保生存能力,並可以在中國沿海地區就能攻擊美國大陸,南海和渤海灣可能是首選之地。

中共也在開發下一代096型彈道導彈核潛艇。預計到2030年,中共可能至少會擁有8艘彈道導彈核潛艇。

可能的空中投放能力

報告描述,中共空軍已經部署了轟-6N轟炸機,作為核三位一體的空中平台。

與其它轟-6轟炸機相比,H-6N增加了空中加油探頭,並改成了凹進的機身,可搭載被認為具有核能力的空射性彈道導彈。

報告沒有具體討論中共空中核武器投放的實際能力。一般認為,中共缺少加油機和太平洋的海外基地,中共的轟炸機無法對美國本土構成威脅,但理論上可能威脅關島、或者駐日美軍基地。

美軍有三款戰略轟炸機,包括B-1B、B-2和B-52轟炸機。中共目前還沒有能力開發和生產類似的轟炸機。

美軍B-2隱形轟炸機攜帶的巨型鑽地彈,重量達30,000磅(13,608公斤)。(美國空軍圖片)

中共的核武庫存

報告描述,未來10年,中共將擴大核武庫並使其多樣化,包括開發新的核彈頭和投放平台,至少希望與美國、俄羅斯核武器的有效性、可靠性和生存能力相當。

中共一直聲稱保持最低核威懾,但隨著中共宣稱從「大國」向「強國」過渡,中共會認為所需的最低軍事力量、包括核力量也會增加。

報告描述,中共在 2019 年全年在羅布泊核武器試驗場保持了高水平的活動。2020 年,中共仍然拒絕加入《海牙行為準則》,或參與旨在降低意外核戰爭風險的其他雙邊談判,或建立信任措施。2020 年,儘管出現了大規模疫情,中共仍然試射了250多枚彈道導彈,超過了 2018 年和 2019 年的發射數量。

中共已經聲稱,本世紀中葉建成「世界級」軍隊。鷹派的中共官方媒體聲稱需要 1,000 枚彈頭;退役的中共軍官希望擁有「相互確保摧毀」能力。雖然這些說法都不是官方的,但未來幾年中共核能力和戰備的預期變化,似乎會超過可能威脅中共的任何一個對手的核力量發展。一份西方智庫的出版物指出,從在建反應堆可生產的鈽數量來看,到2030年代末,中共有能力裝備 1,000 多枚核彈頭。無論中共最終可能製造多少核武器,仍然可能繼續聲稱它只維持所需的最低限度的核武器。

報告認為,中共應該也在開發低當量戰術核武器,東風-26中程彈道導彈應該是搭載此類核武器的平台,近期內最有可能部署,以應付台海危機時,用來阻止美軍的介入。

報告評估,中共也在開發和部署導彈預警系統,以便及時發動核反擊。中共已經擁有幾部地面大型相控陣雷達,外觀與美國的同類雷達相似,用於地面預警。中共也至少向太空發射了一顆預警衛星,俄羅斯提出協助中共發展導彈預警系統。

中共各式中程導彈射程覆蓋範圍示意圖。(美國2021中共軍力報告)

中共的化學和生物武器研究

報告描述,中共一直在從事具有潛在雙重用途的生物活動,引起了外界對中共能否遵守《生物和毒素武器公約》和《化學武器公約》的擔憂。中共軍事醫療機構進行的研究,包括識別、測試和表征具有雙重用途的多種強效毒素系列和藥物製劑。

報告評估,至少從 1950 年代到 1980 年代後期,中共擁有進攻性生物戰計劃,但中共從未公開承認過。中共可能已將蓖麻毒蛋白、肉毒桿菌毒素以及炭疽、霍亂、鼠疫和兔熱病的病原體武器化。 美國擔憂中共軍事醫療機構毒素研發的合規性,外界對中共軍隊研究人員開展工作的預期目的表示了質疑。

報告沒有提及COVID-19是否與中共軍方實驗室相關的信息,應該如同美國情報界的報告一樣,因為中共隱瞞和拒絕配合調查,美國目前未能掌握更多第一手的證據。

9月21日,美軍兩架F-35A戰鬥機完成了攜帶B61-12戰術核炸彈的投放測試。(美國空軍)

結語

美國國防部2021年的報告,大幅提高了中共核武器潛在增長的數量,估計掌握了比較準確的情報,也應該在驚醒美國各界,需要更加重視中共的威脅,採取更有力的對策。

中共拒絕參加核軍備談判,估計正在試圖加緊擴充核武庫。一旦中共的核武器數量接近美、俄,有足夠的能力發動第一波攻擊,就可能放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對外承諾,或者以「相互確保摧毀」威脅全世界,扮演所謂的「強國」。

中共已經實實在在地開啟了冷戰模式,主動挑起了核軍備競賽。中共一心要針對美國,但也不會不知道,此舉會導致周邊國家的憂慮。俄羅斯、印度、巴基斯坦、朝鮮都在中國的周邊,這些國家都可能進一步加入競賽,日本、韓國、台灣等可能也會被迫考慮自行開發核武器,或者允許美國核武器的前置部署。

中共面臨的最大問題是,目前還沒有建立起洲際彈道導彈的預警和攔截系統,即只有茅、沒有盾。這也是中共不敢發動核襲擊的根本原因,中共當然不會在意老百姓的生死,但中共領導人卻十分在意自己的生死;因此,中共不得不宣稱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中共無法確保突破美國的導彈防禦體系;同時,中共領導人更無法確保自己能躲過美國核武器的反擊。

中共挑起核軍備競賽,令中國可能遭遇的核戰風險直線上升,中共領導人為了實現個人野心,或者為了保住政權,正在進行一場無法獲勝的豪賭;最好的結局或許如同前蘇聯一樣迅速解體,最壞的結局將可能帶來中華民族的又一場災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