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禪師沏茶故事啟示 中共洗腦術揭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09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1月8日(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示強還是服軟?沙利文重磅表態:美國不尋求改變中國!「賽跑」與「決鬥」兩種模式誰更適合中美關係?談談中共洗腦術與南隱禪師茶水的關係。

在討論今天的話題之前,我想先回應一下幾位朋友在上一期節目中提出的問題。主要是相關問題比較有代表性,甚至還引起了不少朋友參與留言討論,各種觀點和見解可謂精采紛呈,對我很有啟發意義。

首先我很感謝朋友們的討論,這原本就是我做這些視頻的初衷,既然可以有這樣一個平台讓我們說話,我們當然就要各抒己見,只要不是惡意的人身攻擊,我們會發現有一個理性討論問題的環境和氛圍,其實是人生中一件很快意的事情。

【南隱禪師沏茶故事告訴了我們什麼?】

朋友們提到的問題,主要反映在兩方面,一個是上次節目中提到的法輪功遭受迫害的問題,看起來大陸還是有部分民眾在不同程度上認可政府的宣傳。另一個是有朋友提到,大陸民眾對中共不遵守國際規則的行為,普遍抱有「祖國流氓我放心」的心態,不但不認為這不好,反而認為是加分項。

就我對大陸當前環境的了解,朋友們提到的這兩個問題的確都是客觀存在的現象。這背後的原因說穿了也不複雜,就是因為中共宣傳洗腦造成的。

我這麼說,並沒有絲毫諷刺或貶低大陸朋友的意思啊,我知道經常翻牆出來的大陸很多朋友可能都比較反感「洗腦」這個說法,因為除了一部分拿錢辦事的五毛網軍,其實很大一部分翻牆的朋友,或者翻出來時間不長,有過在大陸長時期生活經歷的華人朋友,都會認為自己是理智的,是有獨立判斷能力的,因此並不接受「被洗腦」這樣的一種標籤式的說法。

我記得過去曾經看到過一個很有名的佛教故事,是日本明治時代一位名叫南隱的高僧的真實故事。說有一天,一位學識豐厚的學者來向南隱問禪,討教佛理。雙方坐下後,南隱剛開始什麼也沒說,只是以茶相待,提起茶壺為他沏茶,茶水不斷地瀉下,很快就注滿了杯子,但南隱仍視若無睹,繼續倒茶,以至於茶水四溢,流了一桌。

這位學者望著茶水不斷地溢出杯外,非常驚訝,急忙提醒說:「大師,茶水已經漫出來了,不要再倒了!」

南隱聽到之後,這才停止了繼續倒茶,放下手中的茶壺,然後平靜地注視著學者的雙眼說:「你的頭腦就像這隻杯子一樣,裡面已經裝滿了你自己的看法和觀念。你不把自己的杯子倒空,叫我如何對你說禪?」

我這裡舉這樣的一個例子,並不是想故作高深和朋友們來打機鋒啊,就我個人的理解,這個故事其實講出了一個很重要的道理,就是人的大腦其實就像一個容器一樣,當一個人在聽什麼看什麼的時候,實際上就是在往這個容器裡裝東西,而且往往是好的壞的東西都在往裡裝,因為人世間就是善惡同在的。

而裝的東西的好壞比例與價值的高低,就會影響到這個人思考、做事的方式,這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三觀。

既然是容器,那麼它的容量就是有限的,如果它已經裝進去了太多某方面的錯誤信息,即便你此後接觸到了正確的信息,你也會本能地產生排斥。那些正確的信息,就會像南隱禪師對著已經裝滿的茶杯倒出來的水,它很難進入到杯子中,而是第一時間就被排斥出去了。

【顯性與隱性的洗腦】

也就是說,中共製造了一個高度封閉的環境,而且從幼兒園時期一直到大學甚至工作後,都在持續不斷地、有序地對人進行規定內容的灌輸。這種灌輸既有相對簡單的謊言誤導,比如中共領導了抗日戰爭,朝鮮戰爭是抵抗美軍侵略者、保家衛國的戰爭等等;也有非常系統的價值觀與人生觀塑造,比如達爾文主義與槍桿子裡出政權。

簡單的信息知識類型的謊言很容易識別,這是很多人稍微接觸一下外面的世界就能了解,並且也承認的。而後一種灌輸洗腦就不容易察覺,而且一旦這種灌輸真的達到塑造了一個人的三觀的時候,就會出現我們看到的例子,很多人知道是國軍抗擊了日本,也承認是朝鮮率先發動了對韓國的進攻,但他們卻會得出一個結論:中共的做法是正確的,因為這個世界就是叢林社會,誰能摘桃子占便宜才是智者強者,誰還去計較道義不道義,那都是傻不啦嘰認死理的老古董。

說到這裡,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看剛才提到的法輪功和兌現世貿承諾這兩個問題,我們就會發現,其實這兩個問題都有相似的道理。就是中共重塑了人的價值觀後,有的人即便接觸到了真實的信息,但卻會作出與正常社會人群相反的判斷,這就是我們經常說的黨文化已經主導了這個人的思想。

比如在長期的灌輸中,中共對每個人都從小就深深植入了「黨給了你幸福生活,對黨不可以質疑,不可以說不」等等觀念,所以很多人一聽說法輪功學員居然大規模集體去上訪,本能地就會反映出一個念頭:這反對政府不對吧。

再加上宣傳機構蓄意的扭曲和抹黑,於是一個「鎮壓法輪功肯定是因為法輪功有問題」的結論就自動產生了,這就等於提前設定了「是法輪功不好所以才被鎮壓」這麼一個有罪推定的前提,才會讓一些人覺得,即便鎮壓過程中有一些歪曲宣傳、有一些過分的打壓,也都是局部小問題,不影響原則方向的正確。

同樣的道理,當中共利用信息優勢灌輸了一個「國際規則都是西方勢力遏制中國崛起、捆住我們手腳的反華工具」這個有罪推定的前提之後,中共一切破壞規則的行為,一切耍流氓的行為,就反而變成一種正義、一種機智,從而得到一些民眾的讚賞與支持了。

也就是說,當一個人全盤接受了黨設定的好壞標準,他會真的發自內心地認為黨是永遠偉光正的,他第一念頭會認為所有與黨不一致的思想行為都是錯誤的。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為什麼很多小粉紅一聽到人權、民主這些詞,腦海里立即反映出來的就是一種負面的內涵,立即就是一種排斥、抵制的態度?原因就在這裡:中共早就提前給這些概念灌輸了扭曲的邪惡內涵,從小就往大腦這個容器裡灌注各種髒水,比如無神論、社會達爾文主義、或者人類就是弱肉強食的高級動物、西方就是邪惡反華勢力等等,那以後再清澈的泉水、再香醇的茶水也很難再倒進去了。

【EDG奪冠與肖申克的救贖】

為什麼我們說中共最大的邪惡是徹底破壞摧毀了人類的傳統道德,這就是中共最擅長的一個手法,一種隱形而長期的洗腦:它們從根本上把衡量善惡、好壞、香臭與美醜的標準進行扭曲甚至顛倒,如此一來,很多人長期從哈哈鏡看世界成習慣了,就把扭曲當作正常了。

這個週末可能不少朋友都看到了一條大陸非常火爆的新聞,就是11月6日在冰島舉行的2021英雄聯盟電子競技全球第11賽季(S11)總決賽中,來自大陸LPL賽區的戰隊EDG戰勝韓國對手,奪得了冠軍。(遠見快評

這個消息迅速登上熱搜榜首,就連剛剛對電子遊戲產業痛下殺手的中共官方都一反常態進行熱捧,黨媒央視也出面發文祝賀,這當然是想利用這個比賽順勢為六中全會營造一下喜慶氣氛。

官媒的助推讓無數年輕人對此欣喜若狂,以各種稀奇古怪的方式進行慶賀,甚至出現了不少令人瞠目的行為。比如很多年輕男女在大街上裸奔,這已經算是相對溫和的尺度,更變態的是不少人開了各種極其辣眼睛的直播,有在馬桶裡洗頭的,還有喝小便的,有吃大便的,甚至還有當眾淫亂瘋狂不能自已的等等。

就是說,有些人已經分不清基本的好壞,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活著,連慶祝一個電子遊戲比賽的勝利都失去了基本的理智,把自己活得跟動物、甚至與更髒更低的生物一樣,分辨不出這種行為的好壞了,還自以為這是正常、獨特的情感表達。

可能很多朋友都看過一部好萊塢電影史上聲譽極高的影片,叫《肖申克的救贖》,這是一部常年占據豆瓣評分榜首,高達240萬人投票而且超過98%的人都了給4星以上的電影。這部電影裡面提到了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就是長時間的監獄生活會讓人「體制化」,一個人一旦體制化了,他會覺得監獄生活才是自由舒心的,而正常的社會上的自由生活反而是一種痛苦。

電影主角之一的瑞德,假釋出獄後極度不適應,在超市工作時如果不向老闆打報告,上廁所就撒不出尿來。這種痛苦讓他懷念監獄生活,一度動念犯案主動回到監獄,甚至差點自殺。

其實這只是生理上的「體制化」表現,心理上的「體制化」痕跡實際上更多,這與我們剛才提到的好壞顛倒是相似的狀態,這同樣是一種已經裝滿了髒水的杯子的狀態。中共建政70年來一直在做的一件事,就是把整個中國大陸變成了一個大監獄,裡面生活的人多多少少都有被體制化的痕跡。

我相信翻牆出來的朋友絕大多數都不是五毛或粉紅,但為什麼不少人在接觸到了真實信息後,仍然會自覺不自覺地維護中共的官方立場呢,甚至很多翻出來的人依然很親共呢?根本原因就在這裡,這其實就是另一種體制化的表現。

好的,今天囉嗦了這麼多,只是想和朋友們討論一個問題,就是我們看待一個事件的角度,如何分辨什麼才是真正的真相,其實與我們杯子裡裝的什麼東西密切相關。真正有理智的人,會隨著認知環境的改變而主動更新杯子裡的東西,這個過程就是很多朋友都體會過的逐漸清醒的過程。

極少數的人不願更新,死死抱著杯子裡的東西不換、不倒,這樣的人就屬於「翻牆了反而更愛黨」那種,他離開了那個體制就感到恐慌,感到自己的世界要崩塌了,所以就很難再清醒了。

沙利文:美不尋求改變中國】

好的,接下來我們還是要說說今天比較重要的一條新聞,就是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的一個重要表態。

昨天,CNN播出了專訪沙利文的視頻,就拜登政府如何處理與中國的關係進行了詳細的討論。在專訪中,沙利文說了這麼一段話:「我認為,(美國)以前對華方針的一個錯誤是,認為通過美國政策的實施,我們將達到對中國體制的根本轉變。這並不是拜登政府的目標。」

然後他接著解釋說,美國對華政策的目標是創造條件,讓「兩個大國在可預見的未來可以在國際體系內工作」。然後還補充說:「我們希望這種共存的條件有利於推進美國的利益和價值觀。」

這個表態很重要,也引發了普遍的關注。原因很簡單,不同的國家不同的媒體,對這個表述作出了差異很大的解讀。

中共官方媒體迅速對此進行了集體報導,而且明顯看得出來是倍感驚喜。為什麼呢?按照《環球時報》的說法,這是美國無奈接受了一個現實:改造中國是美國根本做不到的事情。言下之意這是美國承認了自己的失敗。

一大批公眾號也洋洋自得,你看,美國佬終於低頭了,學會要以中國的規矩來和咱們打交道了,我厲害國果然厲害啊。

就連台灣部分媒體也和中共相似,認為這是美國某種程度退讓、服軟的表態。

【解讀:美中各玩各的?】

真的是這樣嗎?我認為不見得。

首先,沙利文的這個表態並未脫離美國對華政策的一個基本框架,就是「激烈競爭」,拜登有一次甚至使用的是「極端競爭」這種說法。「對抗、競爭、合作」三管齊下一直都是拜登政府對中共的基本政策核心。

所以,沙利文的表態並不是說,美國就此放棄競爭,放棄自己的主導地位去和中共謀求共存了。

其次,沙利文這番話的一個重要背景,就是說美國過去政策的錯誤,是想讓中共體制發生徹底轉變。大家想想,美國過去政策的核心是什麼?當然就是所謂的「接觸並建立戰略夥伴關係」,是這個政策,這是中美建交幾十年來一直奉行不渝的政策,目的就是指望幫助中共富裕起來後會自動走向民主化,這也是從鄧小平改革初期開始,就一直高度戒備並積極反對的「和平演變」。

現在沙利文說這是錯誤的,實際上這與當初蓬佩奧在尼克松圖書館發表標誌性的新冷戰演說主題是一致的,說白了就是美國兩黨都公開承認,過去對華接觸政策在戰略上是錯誤、失敗的。

第三,沙利文在專訪中雖然表達了與中共共存,但明確說了,是「希望這種共存的條件有利於推進美國的利益和價值觀」,是「讓志同道合的民主國家更符合美國及其盟友和夥伴的利益和價值觀」,而且仍然強調要維護一個「開放、公平、自由的印太地區」。

所以,這裡的語義非常清楚,美國仍然要致力於維護自己的地位與價值觀,不會允許中共顛覆亞太區域的國際秩序。

更關鍵的是,沙利文強調了一點,說美國在當今全球格局中的領導風格必須轉變,其中一大元素就是要與盟友夥伴建立更密切關係,要有更多傾聽與協商。他說美國現在正在加緊工作以建立一個經濟框架,一套圍繞21世紀經濟問題的方法,包括了從供應鏈到投資篩選再到數字化等領域。

所以,大家看到了嗎?沙利文這個表態的真實意思很簡單:美國將把中共逐步排除在美國倡導的政治、經濟和意識形態體系之外,大家各玩各的。美中的共存,並不是要回到過去的合作,而是與美俄的共存差不多,甚至更糟。

從這個角度看,拜登政府設想的模式,不排除是一種想通過緩慢窒息,促使中共像蘇聯一樣內部解體的策略。

不過,這個表態,仍然沒有脫離我們過去分析過的模式,就是美方依然把美中關係看成一場賽跑,大家在跑道這個安全護欄之內激烈競爭,不打架,你跑不贏我就自己退出比賽。但中共顯然不是這麼想,中共一直都是按簽下生死文書的決鬥模式來看待中美關係的,所以中共肯定是背後插刀、下蒙汗藥等等一切手段都會用上的。

從這個角度上,我覺得還是蓬佩奧看得更透徹,他在上個月的演講中明確表示:「中國共產黨正對美國進行戰爭(at war),無論我們是否想與它戰爭。我們最珍視的價值觀正在危險中。」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