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菲訪談】專訪馬克:中共高超音速武器為何讓美國關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09日訊】專訪馬克:中共高超音速武器使用了哪些技術?美中是否已經進入實質性的軍備競賽?| 方菲訪談 11/08/2011

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特別節目。英國媒體近日披露,中共在夏天兩次試射高超音速武器。隨後,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將軍,在採訪中證實了此事,並稱之為非常接近斯普特尼克時刻。1957年前蘇聯發射了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領先美國,給當時的美國帶來極大的震動。那顆衛星的名字就叫斯普特尼克。那麼中共的試射到底使用了哪些技術,為什麼讓美國緊張?美中是否已經進入實質性的軍備競賽

本期節目我們特邀軍事自媒體馬克時空的主持人馬克先生,為我們做詳細解讀。馬克先生您好。

馬克:主持人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謝謝您為我們解讀這個熱點的事件。馬克先生,我想先請您來講一講,中共測試的這個高超音速武器這個事情,是讓美國高度關注,美國的反應比較,外界看到它是相當關注的。之前我們看到有不同的專家有不同的分析,有人說中共這個技術是當年蘇聯的翻版,但是也有人說,中共的這一次測試有突破性的技術。那我想先請您跟我們介紹一下,中共的這次測試,它主要使用了哪些技術呢?

馬克:中共的這次測試主要是令人關注的地方有幾個,一個是它能夠環繞地球飛行。再有一個,就是它載入大氣層的時候,可以突然改變路徑,這就是所謂的高超音速滑翔體技術。在其他的媒體當中有提到了,說中國這次的這個發射,它採用了類似於蘇聯的部分軌道轟炸系統,就FOBS的這種技術。但是它實際上是可能是在原理上接近這種,就是參考了蘇聯的當時的彈道的這種技術、理論。

但是它在那個載入大氣層的時候,它採用了一個新型的屬於一種進化版吧,就是滑行體的技術。那滑行體的技術,它就是說它是相當於原來的這個彈道導彈的一個進化版。那它的速度雖然說比那個彈道導彈要慢一些,但是它在大氣層當中,可以進行較長時間的滑行和機動。那這樣就是導致了現在的導彈防禦系統,就難以追蹤和定位,還有攔截。不過華盛頓2:49?的這個問題,就是說它也不是一個就是特別新的話題了。

實際上,美國是從1940年代開始,它就研究過這種高超音速武器的這個,從理論就開始,1940年就開始了。但是技術它也一直在持續地開發的,只是沒有轉化成實際的武器。FOBS 的這個方式可能就是跟以前的彈道導彈的實際技術是有些關係。因為在美蘇冷戰期間,大家都拚命地研發彈道導彈,那實際上為了防禦這個彈道導彈,美國就開發了導彈預警系統。

但是,因為當時的技術,就是彈道導彈的射程是有限的,大概也不會超過一萬多公里。所以蘇聯的這個彈道導彈幾乎只能會從美國的北方射過來,所以它不會從南方射過來,所以說美國就是向北方設置了很多的這種反導彈的預警雷達。那蘇聯為了避開這個雷達,它就發明了所謂的部分軌道轟炸系統FOBS。那它就是說把火箭送到一個競技軌道上,然後它繞到美國的南方,或者從南極再繞一圈,然後從美國的南方發動進攻。

這樣的話,對美國的威懾力就會變得更大了。我想這次中國採用的這種試射的滑行體的這種測試吧,那它基本上來說,它是借鑒了FOBS的理論和實際的一些技術。但是它最後的這個階段進行了一些升級和改進。所以說還不能說完全是參照了蘇聯或者俄國的技術吧。大概我是這麼認為的。

主持人:就是蘇聯的這個系統FOBS,這個是您剛才說的是蘇聯冷戰時期發明的。但是這個我聽您之前在節目中還提到了,就是中共這個技術中,也參照了之前錢學森的一個他的理論,叫錢學森軌道是嗎?跟我們講一下。

馬克:對,這個是涉及到了就是所謂的彈道的理論了。因為彈道導彈就是說,以前的洲際彈道導彈,它一般來說是先是用火箭助推器,用拋物線的形式把導彈推向了太空。然後,它丟掉助推器以後,導彈的彈頭就是靠著動能衝向目標。因為它中間是要出大氣層,然後,它再返回大氣層。所以在返回大氣層的時候,它就涉及到一些所謂的彈道的理論。因為它是從空氣密度小的太空,然後進入空氣密度大的。

就是上面是幾乎是真空的方式,然後逐漸是進入空氣密度大的大氣層。所以說在那個時候,如果說這個彈頭的角度,如果說發生變化的話,那它可能有,就是一開始它有桑格爾理論。就是最開始納粹德國的時候,它們提出來的一種桑格爾理論。就是它是在大氣層外面進行彈跳一樣的,就是像打水漂一樣的。然後它延長它的射程,然後再選擇一個角度,再進入大氣層。

1940年代,錢學森在加州理工大學進行空氣動力學研究的時候,他就改進了這個桑格爾彈道的理論。然後,它是導彈進入大氣層的時候,它不像桑格爾那樣再進行彈出去,然後再多次打水漂,它不是這樣。它是直接就進入大氣層,然後是轉為平飛,然後就是在平飛的過程當中,它逐漸地進行機動,就是說調整它的彈道,然後它再選擇一個時機衝向目標。所以說 他的這個理論,相當於一個是和正常的這種拋物線相比,變得更加複雜了一點。

但是他只是把原來這個彈道導彈的理論,稍微進行了改進,讓最後是更加難以觀測它的這個整個的路徑是什麼樣了。所以說後來當然在1940年代的時候,因為那個時候還沒有計算機,而且所以說他們提出的這個理論,只能是作為一種,就基本上來說是一種理論上的討論了。但是後來也是因為有了一些超級計算機,有了這些計算能力以後,然後這個彈道就慢慢地就變為可行了。

主持人:所以其中也有超級電腦技術是嗎?

馬克:對的,因為整個的這個,雖然說這些武器,特別是在空氣中飛行的這些武器,它都可以進行風洞實驗。風洞實驗但它只能提供一些數據,不能夠實際地去模擬真實的在運動當中是個具體什麼樣。所以他們在風洞當中獲得一些數據以後,他一定要用超級電腦建立一個模型,然後它靠超級電腦來模擬計算。所以說超級計算機實際上是在不論是核武器也好,彈道導彈的,洲際導彈的研發當中也好,它是起著一個非常關鍵的作用。

主持人:那是不是今天中共的超級計算機技術也是發展的比較快呢?

馬克:對,超級計算機技術,中國實際上是受制於芯片。因為實際上來說,能夠設計製造芯片的公司都不在中國。實際上《華盛頓郵報》在今年4月份曾經有個長篇報導,就是關於中國超級計算機的問題。那這裡邊實際上有一家公司,中國實際上原來它是有一個國家超級計算機,超級計算中心。那這個公司很早就被美國進行了制裁,然後它就不能夠獲得製作超級計算機的芯片了。

所以後來中國就成立了一個叫做天津飛騰。那這家公司它與國家超級計算中心,還有國防科技大學等合作,它進行製作更加有名的,就是天河三號超級計算機。然後這個天河三號超級計算機,它具有每秒一百萬億次的超大規模處理能力。然後實際上,作為研究彈道導彈的中國空氣動力學研究與發展中心,它在2018年和2019年發表的論文當中就提到了,它們所使用的超級計算機,它是使用了飛騰的1500和2000系列芯片。那這個飛騰公司它怎麼能拿到芯片呢?因為美國對中國軍用的芯片是實施制裁的,是實施封鎖的。

那飛騰就是說,它是以一個新的中國超級計算機公司來出現的。然後他向……通過美國硅谷的兩家公司叫作Cadence和Synopsys來設計芯片,高端芯片,然後它委託台灣的台積電來製造,然後說是用於民用的超級計算機。但是實際上後來很多數據、很多公布的這些數據都能知道,說飛騰它主要的股東,實際都是中國的軍方和國家政府機構的人物。而且它的那個據說,它相當於利用了美國法律的漏洞,然後與台灣的公司合作,然後它獲得了這個芯片。然後就是……因為中國的體制呢,它相當於是個舉國體制,就跟原來的蘇聯是一樣的。就是所有的大學、公司和研究所,都可能會參與這個軍工研究。即使說是一些綜合性大學,它本來是不涉及軍工的,但是他們的研究人員也是可以申請軍工項目,然後從軍委那拿到資金做軍工研究的。所以說像飛騰公司這樣的背景,它本來實際上它很多的這個股東,就是中國的軍方,所以說那它更是會直接參與這個中國軍事的用途。

主持人:所以就是說,在中共這邊是所謂的「軍民融合」,所以除非就是說西方你對於民用的也一概的……就是禁止,不然的話就是很難堵住這個漏洞。

Mark:對的。因為中國可能很多公司都是會打扮,外邊包裝成一個私人企業,所以說你可能根本就……按照美國這個審查制度來說,它可能根本就不屬於被管制的範圍,所以說實際上是很難封堵它的來源的。

主持人:對。那您剛才提到了已經幾個技術了:一個是蘇聯過去的部份軌道系統,然後錢學森的軌道理論,還有這個滑翔器,就是超高音速的這個滑翔器,那當然還有超級計算機。是不是這次中共的測試,它比較成功的把這些技術都融合在了一起,所以是這一點讓美國非常高度關注呢?

Mark:這個實際上讓美國感到驚訝的呢,就是滑翔體這個技術本身來說,並不是說讓美國感到那麼特別的驚訝。因為什麼?就是中國以前曾經開發過東風17這種滑翔彈吧,可以叫作滑翔彈,但是它的那個射程一般是只有二千多公里。所以說,美國因為是從60年代的時候,它就已經做過這樣的測試,就是關於滑翔體的測試,所以說美國它實際上很早就是把滑翔體的技術,它是作為一種戰術武器來劃分的。它並沒有把它作為一個戰略武器。那戰略武器和戰術武器的區別就是說,第一個,戰略武器它能打得很遠,就是射程非常非常遠,然後另外一個就是說,戰略武器它的殺傷力會非常大,就是它可以造成大規模的傷亡。

這個美國它在做這個滑翔體研究的時候,因為它是把它歸類為具有一些戰略意義的戰術武器,特別是它不想把它擴展成為一個戰略武器或者核武器的級別。中國這次它相當於……這次試射的結果就是說,它因為它那個射程非常遠,而且它能從美國的南方發動進攻。另外一個就是說它相當於把戰術級武器的這個擴大到了一個戰略級的級別。這樣的話,它就會引發中美俄的這個三方的激烈競爭。因為一旦升級到戰略級別,變成一個戰略的新武器的話,從美國的角度來說,包括俄國也是會這樣,那它不會容忍其它的國家超越它。所以它們這三方的話,它會引起非常激烈的競爭的。因為就像冷戰時期的洲際導彈的這種競爭,一樣的。

因為這種武器一個很關鍵的,就像當時剛剛發生有洲際導彈的時候呢,就是說大家都沒有一個有效的攔截手段,也不能夠預測這種導彈。所以說呢,大家就只能夠拚命的來增加自己導彈的這個射程和數量的優勢,這樣,然後同時讓發射變得更加隱蔽,避免對方的察覺。所以那個時候就大家拚命的在生產核武器,拼命的在生產導彈,然後呢數量都能達到了幾千上萬枚。然後到一定程度以後,大家覺得這個事情實在是威脅太大了,雙方都有點控制不住的時候,大家可能會坐下來談判,然後呢就是說把雙方的這個核威懾能力慢慢的降下來。那現在這個就是滑翔體技術、滑翔彈的技術,它也面臨著類似原來洲際導彈當時剛剛出現的那種狀況,就是說現在大家都沒有有效的攔截手段。那雖然說美國有一些在太空中的監控手段,但是它現在也不能夠很好的攔截它。所以說呢,美國在這種情況下,它肯定會只能是不斷的增加這方面的研發,然後呢它也是生產各種各樣的滑翔體的導彈,然後把它們的射程也拉到了足夠長,這樣的話它就覺得才能夠雙方平衡。所以說這個問題呢,現在美國呢它關鍵的問題就是說,當它發現中國具有這個能力的時候,雖然說它這一次的射程、就是它的精度可能還是有一點問題,就是說可能差……

主持人:就是差30公里……

Mask:對。但是對於戰略武器來說,這30公里差距不是特別大,就是對於美國來講,你只要能打到它本土,它就已經覺得非常的不爽了。而不像中國,中國的話它是說因為像中國和原來的蘇聯是……美國打它,它也沒有辦法防禦,它只能怎麼做:我想辦法能搆到你,那就已經是我的勝利了。就是所謂的一個叫作「不對稱的優勢」。所以說它現在也是這樣,美國是感覺到這個天平有點偏了。不是說它這邊沒有……它這邊已經被中共……雖然說中共在整體上來說跟美國還是有差距的,但是它在某一個項目上它只要能夠有所突破,那美國就覺得不行,這個天平我一定要扳過來,所以這個時候對美國來說,它只能夠加大力度去研發更多的超音速武器,然後去從數量上和射程上它來夠壓制中國。

主持人:所以我的理解是:您的意思是說並不說中共這個東西有多麼先進,別人達不到。而是說美國沒有想到它會這樣的去做。那一旦發現說,它確實現在開始往這方面去發展了,那美國也就得趕快……得趕快在這方面奮起直追。所以就是說,您請講。

Mask:對。因為美國實際上比較希望避免這個太空軍事化的這個問題。它在2010年到2011年的時候,它曾經製造過這種超高音速導彈的樣機,而且他還進行過試射。2017年的時候他曾經做過一次試射,那當時的射程三千多公里。但是奧巴馬時代的美國五角大樓的官員,他是希望就是說,因為如果一旦美國把它真正的軍事化了的話,做成實際的武器的話,那麼俄國和中國肯定接連就會去追趕它。所以說就會造成一個這個太空軍事化的競爭加速,所以說他們當時就擱置了這個超音速飛行器的研發。

然後,因為美國實際上它經歷過超音速武器當中……,它實際上超音速武器當中它有兩種,一種是在空氣中飛行的這種超音速武器;另外一種像彈道導彈那樣的,就是說它發到太空上以後,再回來,然後就是以這個滑翔體的任務方式再進行進攻。美國的這兩方面它都比較有技術研究,特別是在空氣當中的這種超高音速武器呢,它做過很多次樣機,而且它也實際飛行過,5馬赫或者6馬赫。所以說它在這方面實際上是比較成熟的。但是它對於彈道導彈的這個滑翔體的技術方面,它沒有做特別多的這個深入研究。所以說呢,它沒有想到中國悄悄的在這幾年利用了一些,它能夠從外部獲得的一些技術,包括從超級計算機,然後包括一些材料,因為滑翔體需要……因為它在進入空氣的時候,因為速度很快,與空氣的摩擦當中會產生大量的熱,所以彈體本身的溫度會非常高,大概上千度。所以說它還需要一種特殊的材料,那這份材料據說呢,中國也是通過一些日本公司獲得了一些技術,然後開發出來的。所以說他在這種利用這個一些外部的一些資源,然後它獲得一些技術以後,然後他在短時間內就能夠而且投入了相當大的資金,它快速的就是悄悄地就把它做出來了。這個呢是讓美國比較就是沒有意識到的,然後他現在呢,就是說突然感覺到一種警覺吧。

主持人:對,其實這次美國的反應很有意思啊,他第一個反應呢,其實就是中共它的測試是在夏天,那現在中共是否認它自己測試這個高超音速武器,但是我想就是對於美國來講,它應該是完全有能力監視到,或者監督到中共的這個試射,對不對,那麼他在這方面的信息應該是比較準確的,這方面是不是有這樣的一個,他是不有這樣的能力?

馬克:對,實際上因為媒體報導的時候,沒有講這個消息來源,具體是哪裡,但是呢,根據我的這個觀察吧,就是說這個很有可能是美國軍方,首先透露出來的,因為什麼?因為中共在這個研發,包括一些其他武器的時候,它一開 始的時候都是完全悄悄的,它在搞。然後呢,它在比較成熟了以後,它才慢慢把它講出來的,就是跟蘇聯實際上是一樣的一種方式。

所以說它在沒有成熟,或者是沒有太成型之前,中共應該是不會去主動講這個問題的。因為它如果還沒有成熟他就講的話,所有的這個公布這個事情的話,他就會引起這個美國,和俄國的這個警覺。那他們都會,因為這兩個國家在這方面的那個積累是比較多的。如果說美國和俄國警覺了以後。他就會加大投入,然後呢迅速的在這方面就起來了。所以說呢,中國的優勢就可能會沒有,因為他過早曝光的話,這個事情呢。所以說,我覺得這個事情肯定是美國的軍方情報主動地叫媒體曝光。然後呢,想通過這個媒體的這個效應,然後來達到讓這個西方特別是美國,對這個事情的警覺。然後加大在這方面的投入。

那就是說,美國為什麼能夠知道這個中國發射這種導彈呢?實際上這也是根據那個原來這個在美國和蘇聯的這個洲際導彈的競爭的時候,美國就意識到了,說地面進行預警不太有效了,或者是地面的防禦的能力呢,就是你首先來說你要知道它這個導彈什麼時候發射,這樣的話,你才有可能在地面進行攔截和防禦。導彈在發射的時候,它這個火箭助推器呢,它會噴出數千度的這個火焰噴流,然後它的這個飛行軌跡上,它會留下幾公里長,然後溫度持續到幾百度的高溫尾氣,所以說你看到那個在那個就是導彈發射的時候,後面都噴著濃煙。而且這種那個高尾氣,它就很容易就用紅外探測器能夠發現。所以說美國也是受這個啟發吧,所以說它就開始建立了,就是太空的這個紅外導彈預警系統。

那冷戰的時候,它已經開始一點點建立了,那叫做國防支援計畫叫DSP。然後這些衛星是位於地球同步軌道上,就是大概離地面三萬五千多公里的高度,它每分鐘能夠掃描地球,就是它大概三顆到五顆,三顆吧就可以把地球整個的覆蓋掉。所以它每分鐘在地球上掃描六次。那在海灣戰爭期間,美國的愛國者反導系統能夠大戰伊拉克的飛毛腿導彈。它實際上是DSP這個預警衛星發揮了關鍵的作用。就是它能夠及時發出早期預警,然後讓地面的這個反導系統有足夠的時間反應。然後DSP它的那個後繼者是叫天基機紅外線,那是美國覺得DSP系統還不夠那麼完善。所以它後來又發展了這個天基紅外系統,天基紅外系統也叫SBIRS。

天基紅外系統它使用的是紅外平面陣列,它視野更寬廣,它能夠發現這個中遠程這個戰術導彈目標。然後它有一種叫做大面積凝視陣,就相當於把這個發現了這個目標以後,然後把這個目標拉近,然後再近距離觀察,就相當於就像照相這個望遠鏡頭一樣。它能夠對這個戰術目標進行細節的觀察,然後它能夠知道它的這個彈道跟蹤能力,然後型號都可以看到。而這兩個系統,就是SBIRS它的精度是要比DSP要高得多得多。它的探測距離能夠達到一萬公里以上,然後呢分辨率可以達到幾十米,甚至只有幾米。然後美國開發了這套這個太空的這種紅外導彈監視系統呢,實際上是已經很成熟了。所以說它對於世界上所有地區的,因為這個導彈的或者這種發射上基本上是以北半球為主,他對所有的地區都能夠時時的觀測,每天都能觀測很多次。只要你導彈一發射,他就能夠馬上就捕捉到目標。然後呢,它進行近距離放大,觀察一些細節。那中國的這次的測試,就是按照那個美國那個26:12**雜誌這個說法呢,就是它為了躲開美國的這個監測,它是以這個民用的方式來發射的,就是他用的是長征二號丙這個火箭,在八月二十四號左右,它進行發射。然後當時他選用了一個民用的一個保密的型號。本來他每個這個火箭發射他是有編號的,在這之前的那次的發射它叫Y76,然後在這次發射之後Y78,中間有個Y77他就跳過去了,然後他用了一個完全不清楚的一個編號,然後放在那裡。這實際上是有點混淆視聽,讓美國不知道他當時要做什麼樣的實驗。然後他把這個衛星器發射到地球軌道上之後,然後他接著那個地表,就是所謂的近地軌道來然後進行飛行,飛行了以後,飛行了一圈左右,然後又重新返回大氣層,然後它擊中了地面目標。

所以他那個之前,他是以這個民用的這個發射的這個方式來迷惑這個世界,但是呢,美國的話,因為他有整個的這個所以有監視系統,所以說了,他能夠就知道實際上你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麼,而且這個飛行速度,和那個凝視陣的方式,他可以進行放大觀察,所以說它實際上整個的,就能夠監視了他的實際的整個的測試的過程。包括對它的精度啊什麼的,他都應該有所了解。

主持人:是,所以就是說美國,因為我看有人分析說他八月份其實就應該知道中共做了這樣的一個測試。但是可能說,對於他們來講,他們當時有一點震驚,所以他們還在考慮說如何應對,然後十月份的時候,可能想好了,就是要把這事兒捅給媒體,那大多數人分析就說,他讓媒體去曝光了,其實就是說,反過來對美國的這個對國內的施壓,就意思說我們要在這方面能夠多去發展,是不是也是有一個就是問國會要錢,這樣一個問題,是吧?

馬克:實際上這個就是說這可能和美國的現在這個政治氣候有關。因為什麼呢?二戰的時候,二戰之後呢,共產主義陣營擴張的這個勢頭很盛,所以說民主國家呢,處於一種守勢,所以這個社會上反對和抵抗共產主義這個意識還是很高漲了。所以說二戰之後的這個冷戰對抗,才能那麼激烈和持續。而且當時的這個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是持堅定的這個反共立場。然後1960年上任的那個很年輕的肯尼迪總統,他也是堅定地要推進這個美國的國防高科技發展的。所以說,他們當時就是在所謂的這個史普尼克號那個事件吧,就是蘇聯搶先發射這個衛星,為什麼美國如此的震驚,而且當時馬上就把這個美蘇的對抗的這個級別一下就提高了。因為當時的這種政治氣氛,我覺得是一個很重要的一個政治氣氛。

而現在呢,中共和蘇聯有很大的不同,它是什麼呢?它利用這個經濟手段,向這個西方國家進行了一些滲透和拉攏。所以說呢,而且美國的現在這個民主黨,或者說有很大一部分民眾,他更傾向於社會主義路線。那歐洲,他的社會主義化是更厲害。所以說整個社會來說,對於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它就沒有那麼排斥。所以說,中美對抗能不能達到冷戰時候那個激烈程度呢?我還是比較質疑的。那我們實際上也可以回顧一下,就是斯普特尼克危機的時候,當時美國做出了哪些反應呢?就是1957年10月4日蘇聯搶在美國前面發出了人造衛星史普尼克1號,也就是衛星1號。然後美國當時實際上在1957年前一段時間,它已經做過兩次衛星發射的實驗,但是都失敗了。然後它在蘇聯發射第一顆衛星之後,大概四個月左右吧,1958年2月1日的時候,它採用這個叫朱諾一號的火箭,成功發射他們的第一顆衛星叫探索者一號。那個時候史普尼克危機實際上在美國連發了一連串反應,實際上也為了美國以後取得主導權奠定了基礎。

其中第一個反應就是1958年2月,美國政府就成立了一個研究設計能力的高階防疫部門叫做高等研究計畫局,叫DARPA。這個DARPA到現在還是主導美國美軍前瞻性科研活動的。還有一個就是艾森豪總統在1958年7月批准成立了國家航空航天局,就是大名鼎鼎的NASA。然後NASA就開始推動了第一個載人航太計畫,水星計畫。然後當時美國因為受了這個震驚以後,就開始了一個培養新一代工程師的教育計畫,然後讓科學界獲得了大量的研發資金。在那個之後,第三個就是美國開啟了一個研發洲際導彈,北極星彈道導彈計畫,然後肯尼迪總統當時就要求美國的洲際導彈數量一定要超過蘇聯的。所以說這樣的話,雙方就進入了一個非常激烈的太空領域的競爭。

所以說1961年4月12日蘇聯還是搶先於美國將加加林送入地球軌道,就是人類一次3215上入。它也是讓世界震驚,但是這次美國沒有落後太多,它只用了三個星期也就是1961年的5月5日,它就把艾倫•雪帕德就送入了太空。所以說上一次在那個衛星的時候,就是人造衛星的那個時候,美國落後蘇聯大概四個月的時間。那這次讓人類上入地球軌道,美國落後了大概三個星期。不過在這個之後,美國追趕的速度就越來越快越來越快。然後它慢慢的就取得主導權,蘇聯在這個冷戰當中它就失去了科技領先的優勢。所以說這個過程像蘇聯或者是中共,它們都是採用了一個屬於不對稱優勢的方式。就是它在個別的這個項目作為突破,然後宣傳它的科技實力,但是反過來講它對美國來說它會產生一個強大的反彈。這個反彈的過程當中可能會反過來會反噬對方。

主持人:所以這一次米利將軍說中共試射高超音速武器,可能是非常接近於一個新的斯普特尼克時刻。他這樣發出一個警告也是有好處的,是吧!就是您怎麼解讀呢?

馬克:對,因為斯普特尼克是指紅色大國對美國構成了一個重大衝擊的這麼一個冷戰升級的事件。所以他講的意思就是說對抗就要升級才行,就相當於是什麼?美國是後發制人,就說美國我可以研究科技但是3405不遇到技少。但如果說中國你先運用到武器上的話,對於美國來說那真正是有威脅,就像當時蘇聯先發射衛星一樣。對美國來說,它整個社會就會感到威脅。

所以說它一旦感到威脅的話,美國肯定會要採取措施,就像我剛才講的就是斯普特尼克危機之後,美國採取哪些措施。這些措施當中現在來說還是積極有效的,有些方面。這一次我不知道,因為這事實上跟拜登總統他們的政府對於中共的一些策略有關係。那從軍方的角度來說,他是認為這個一定要加以遏制,或者說美國這方面必須做出努力。那這個事情肯定會刺激美國軍方,它向美國國會要求更多的經費來加速這個高超音速的研發,還有這個防禦系統還有這個太空監視系統。所以說這個事情肯定只是一個開端,我是覺得它會提升中美對抗的激烈程度和它的高度。而且可能會影響到美國以後對中國的科技的出口的管制程度或者範圍。

主持人:還有一點時間,請您很快分析一下。就是您覺得美國下一步應該怎麼回應?但因為拜登政府牽扯到,我們不知道政府它運作和它的意圖。但是就您的分析,您覺得美國應該怎麼做?另外這是不是實質上已經在引起美、中,甚至美、中、俄三國之間的這種軍備競爭?

馬克:從美國軍方的角度來說,它肯定會必須作出回應的。因為這個是對他們來講,美國一定要保持戰略上的優勢,這是美國的一貫的立場。所以說美國軍方的話,包括我看了這一次中共做的這次試射以後,除了米利將軍他出來講話以外,然後美國很多這種軍事科技的這種專業人士他也接受採訪。就講說美國一定要在這方面加大投入,然後去發展這方面的技術。所以說從這個技術角度來說,包括我看了有一個採訪,它就是講它實際上是相當於是聯合美國所有的這些相關的企業,它共同要進行這方面的全方面的高超音技術的研發。那當然就像我剛才講的,它在空氣這種就是衝壓發動機這方面,它已經有的優勢。所以說美國這方面它肯定還會繼續地保持優勢,甚至說加大優勢。

另一方面美國肯定會在這個彈道導彈或者FBS競技軌道的這種武器,就是所謂的天基武器方面進行發展。這方面美國並不是說沒有基礎,而是說它怎麼把它的科研技術轉化成實際的武器,這個是需要一些過程的,也是需要大量的投入的。所以說美國軍方,我相信肯定會在這方面是要求國會給予支持,然後包括NASA是會做很多相關的技術研究。在這方面NASA會聯合很多院校或者研究所,在這方面去投入更多的這個經歷吧,然後進行這方面滑翔體彈道的一些相關的一些基礎研究。包括攔截系統,對於美國來說美國以前曾經提出過太空的導彈的攔截系統,但是後來也是因為蘇聯解體,冷戰結束了,所以說這個整個的計畫也就束之高閣。但是美國本身來說它有很多這種設想,而且它也做過這種激光武器的研究。

現在來說激光武器技術慢慢變得越來越成熟了,那美國現在已經裝備的最高的300千瓦級別的激光武器。它如果想要在太空攔截這個…因為你在地面攔截已經變得越來越困難的時候,我覺得美國肯定會走向太空攔截的發展。太空攔截的話大概需要一兆瓦,也就是一千千瓦級別的激光武器。這個對美國來說也並不是說不可能做到的,關鍵是在太空當中怎麼獲得能源,因為激光發射需要電力的。這部分來說美國它曾經提出過很多包括太空的這個核能技術,而且現在它也發了很多合同給一些美國的一些新創公司,來開發這種小型的核動力的核反應堆,就是可以太空適應的。那美國實際上至少來說它的前期的一些研究工作它已經開啟了,比如說最後把這些東西怎麼整合成一個武器,然後在這個實際當中能夠發揮作用。這個可能大概需要時間,我覺得可能在10年左右吧,美國可能會真正的出現太空當中可以攔截導彈和激光武器。

主持人:好的,因為時間關係我們可能先只能分析到這裡。因為我感覺就您所說其實已經進入一種軍備競賽了,但是這個東西如果一旦開始,對中共來講長遠不一定是一個好事,因為它要消耗大量的這種國力資源、經濟投入。

馬克:對。因為中共實際上從美國的很多近期中共的軍力分析報告當中,已經知道了。中共實際上從2010年開始起,它的這個整個的武器裝備現代化和軍事投入是在極劇的增長。它實際上已經進入了一種真正的軍備競賽的階段了。當然從中國來說,因為那個導彈這部分它是比較隱蔽的,因為大家不太容易看到。所以說大家看到的往往是海軍、空軍的增長。中國海軍的增長從2010年特別是習近平上臺以後,它的增長速度是屬於爆發性的,它製造了大量的軍艦。軍艦的整個的數量是超過了美國的海軍的軍艦數量,但是它的噸位還沒有大型化,所以美國軍艦比較大型化。所以它的總噸位還是跟美國有很大差距。

當然空軍這方面它的發展進程也是很迅速的,一方面是從俄羅斯買進一些新的軍機,然後它進行仿製。同時,它也從美國我估計是從美國獲得了一些技術,然後它就做出了新一代殲-20和FC-31。殲FC31和美國的F35幾乎是一模一樣的。那它這方面的實際上已經看到了它的威脅,但是這種威脅因為美國和中國沒有接壤,所以它還沒有讓美國切切實實感到這個切膚之痛,因為它還在比較遙遠的大洋對面。但是如果說導彈,特別是能夠打到美國的這種導彈技術,如果說中國有了一個真的突破或者是有了突飛猛進的進展。從美國社會的角度來說,它就會感覺到這種危險,那這個就會比中國海軍和空軍的發展對美國社會來說更具有震撼。我相信這個事情的經過不斷地發酵,那肯定美國社會也會意識到這個事情,因為先從軍方開始。

至於說美國政府的態度或者拜登政府的態度,可能會把這個事情也許淡化或者壓制下了,或者是置後一下。但是我覺得美國社會它是一個信息自由的社會,當美國社會發現了中國在發展能夠攻擊美國的這種技術,而且它具有一些領先性的話,美國社會還會引起更大的反響和民意上的這種反彈。這樣的話我想即使拜登不想直接跟中共發生衝突,那他在這種民意的作用下,他也會向這方面的發展。就相當於是人家逼到你家門口了,你也不得不做出回應的這種態度。所以說包括美國的議員,他也是在這個民意的基礎上他也是做出判斷。所以說如果這個社會的反響達到足夠高的時候,包括議會與美國的國會也會在這方面撥得更款,投入更多的研究。所以說這種競賽它已經開啟了,就是說它已經不是現在才開啟的,至少是十年前可能就已經開啟了。只不過十年前那個時候的競賽離美國感覺還比較遙遠,美國還沒有特別的意識到。

主持人:現在逼到家門口了。

馬克:對、對。它現在如果能打到你的國土的時候,那美國的普通的民眾就不會那麼淡然了。我相信這種競爭只能會變得更加更加升級。

主持人:好的,是,那我們看一看接下來在美中軍事對抗方面有什麼樣的發展。如果有其他的事件發生,我們會再請馬克先生回來解讀。那好,非常感謝馬克先生今天給我們做這樣一個詳細的分析。我想觀眾朋友有什麼問題或者有什麼反饋,都可以歡迎在視頻下方留言。好,謝謝。

馬克:謝謝主持人,謝謝觀眾。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特別節目,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訂閱優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0YwmjPbErBQx

訂閱 Youtube 頻道:https://bit.ly/fangfeitalk

支持方菲:https://donorbox.org/rdhd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