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乾五」和「小粉紅」的覺醒心路(4)

整理:袁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促使我從小粉紅變成反賊的原因是狗屁不通的航班政策。我預定了回國的航班,第一次被無故取消,我認了,改簽到下個月的航班。第二次被取消,是因為兩週前的航班檢測出了超過5例的新冠陽性。這個時候我才開始認真研究這個所謂的「五個一」政策,我不明白為什麼之前的航班出問題,需要取消後面的航班,預定了航班的人可以說是毫無理由地受到牽連。

所以我完全能夠理解有網友因為遊戲被封殺開始覺醒,我也是這麼覺醒的,而且覺醒之後,發現了越來越多原先覺得合理但現在覺得完全不能忍受的事情。

舉例:

1. 為什麼台灣一定要回歸?之前: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現在:回歸和普通老百姓有關係嗎?再說台灣有自己完整的政體,發展得還比中國好,憑什麼回歸?

2. GDP世界第二和我究竟有什麼關係?人均這麼低還好意思

3. 明明人民當家作主,為什麼現在處處受到擺布,稍微抱怨一下輕則被刪評論,重則尋釁滋事,人民是國家的根基,國家都不愛自己的人民,當韭菜割,怎麼能要求人民愛國呢?

4. 為什麼中國基建這麼強,但整個國家的城鎮建設卻沒有絲毫美感?當我到了國外之後,看到了很多當地充滿藝術感的建築和街道,我才明白中國人的審美是真的特別糟糕,這也是促使我肉翻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是95後, 廣州人, 覺醒花了很長的時間.

高中, 學校打壓粵語開始嚴重(現在更嚴重),當時老師還能偷偷用粵語教,冥冥中感受到什麼。

高中, 政治課, 教哲學, 先介紹了一下唯物主義唯心主義, 然後就直接寫唯物主義是正確的, 沒有任何的論證,老師也是直接灌輸,當天放學我在公交車裡氣氣氣氣氣,冥冥中感受到什麼。

高中,語文老師教唯物辯證法, 教事情有兩面性,要獨立思考,對我很有啟發(不過我現在已經推翻唯物辯證法了,一會再說)。

大學,去了香港讀書。2014年,剛開學就雨傘革命,我表示一臉懵逼, 非常不明白不理解,也覺得是港獨。

大學,我決定不跟其他內地生混在一起, 而去跟local一起玩, 2014-2019一直跟香港同學有深入交流,融入這個社會(最關鍵)。

大學,英語課學習了批判性思維(關鍵)。

大學,自己看youtube看64紀錄片,3小時那個(開始覺醒)。

反送中, 早期, 覺得和平沒有,暴力也沒用, 都沒用。

反送中, 中期, 每天有人被自殺, 我氣氣氣氣氣, 決定一定要做些什麼幫忙,於是走向文宣方向(完全徹底覺醒)。

反送中, 後期, 每天看大量youtube時政節目, 了解香港政治光譜, 本土派, 泛民派, 建制派,快速提升自己的文宣等級, 做文宣以及支持黃絲經濟圈,也總結自己的覺醒經驗(非常多經驗), 現在自己也是一個本土派(體制外抗爭)。

至於唯物辯證法,我現在覺得就是bullshit,唯物辯證法用的最好的就是胡錫進, 每天找到1%的角度來叼飛盤,忽略99%的錯誤。」

「我覺得我也是在一天之內轉反的,一切來得就是如此之快!

其實在之前我也會翻牆看些新聞,之前還在膜乎混跡過一段時間,但僅僅是當作娛樂而已,從來沒有真正深入思考這一切。對待周遭發生的事情,大概只是麻木的態度,在轉反之前,我感覺的生活一直充斥著無解的痛苦,這渾渾噩噩的生活,竟然麻痹了我二十年!

回想之前的生活,我感覺自己一直沉浸在現實的夢幻中,比如說暗戀同班女生多年而不可得的痛,和家裡人各種矛盾衝突的痛,和外部世界難以融洽的痛,等等。我日復一日地被這些傷痛折磨著,我一直在尋求帶給我這些痛地源頭究竟在哪,它掩藏地如此之精妙,讓我很自然地認為這一切的原因都在我自己,『弱者』就該被自然選擇淘汰掉,我的道路已經被預設為在自我埋汰中走向滅亡。

但是我真的很不甘啊,每次聽霍洛維茨彈的拉三第一樂章激昂的那一段我都感覺有一股力量要從我的心裡衝破我的軀殼。就憑著這股勁我依然還選擇活著。

真正開始走上正軌可能是去年的這個時候,開始讀一些哲學的入門書籍,開始有一些獨立思考的傾向。但是後面又在古典音樂和傳統美學的世界裡兜了一大圈,甚至有一段時間對葡萄酒種植和釀造感興趣。那一整年都很難受,我現在稱之為蒙在鼓裡的難受。直到上個學期結束的時候選了一門課叫《邏輯與批判性思維》,最開始我跟進這個課跟的相當認真,一直坐第一排,然後作業也做的很積極,但是這個老師作為哲學院的教授竟然不給任何論據就在課上對毛臘肉大舔特舔,我那個時候其實還不了解臘肉那麼多破事,但是本能地反感尬舔這種行為,然後沒講幾節課就讓同學做無關痛癢的pre水時間,於是我早早地就回家了。回家之前去圖書館借了很多西方哲學書,在其中一本書上看到下面這段話:『人類意識到曾經窺見過真理,在這樣的意識中,現在人類到處只看見存在的恐懼和荒誕,現在人類明白了奧菲莉亞命運中的象徵性,現在人類認識到了森林之神西勒諾斯的智慧:人類感到噁心。』

我時常感受到一股黑色的慾望從心裡升騰起來,它從地獄而來,張牙舞爪,妄圖衝破我單薄的軀體,但最終都是消退了,只留下淡淡的憂傷。現在答案找到了,這種慾望就是噁心。是的,我對我所處的這個環境感到噁心,我找到了,這就是困擾我這麼多年無解的難題,現在我能用語言表達出來了,我很噁心,我真的很噁心。你們都在說這盛世如你所願,但是我只能感受到徹頭徹尾的噁心,而且這份噁心早已寫到我的基因裡了。

但是,僅僅是對噁心的認識還不夠我解開謎題。在這之後我還陸陸續續地讀了一些書,這中間對我影響最大地首先是吳曉波的《激盪三十年》,雖然他現在已經是趙家人的筆桿子了,但是在這本書裡他對當年官商勾結導致一些人一夜暴富的現象多少做了點直接和間接隱晦地描寫,這些真的讓我很吃驚,在這之前我真的以為那些錢就是他們憑自己本事賺的,並且對此深信不疑。另外一本是余華地《活著》,這本書很火,但是我之前一直抗拒讀這本書我也不太明白為什麼,但是那次是一個契機我答應了一名網友一個下午把這本書讀完然後分享感受。書很薄,兩小時就讀完了。讀完卻有些許震撼,福貴這條命可真硬啊。思考並沒有結束,我在想,難道福貴就應該承受這些嗎?難道福貴在挺過這些之後仍然選擇活著我們僅僅對這種精神大加讚揚就結束了嗎?難道每個中國人僅僅追求一個活著就夠了嗎?……疑惑越來越多,直至形成一個無法終止的頭腦風暴。那一刻我感覺我真的受夠了。那天晚上我開始瘋狂地搜索跟自由,人權,貧富差距相關的詞彙,我發現牆內什麼也找不到,彷彿一片荒漠。於是我趕緊找了個梯子,我搜膜乎,發現已經被封了,於是我想到了以前逛膜乎的時候聽說的品蔥,我找到了我想要的平台,一夜之間我變成了反賊。

來品蔥已經一段時間了,翻了大家之前的評論,這些對我真的很受用,也是通過品蔥我才了解到編程隨想的博客,在通往自由這條路上,永遠有一個更大的世界等著我們。我最開始也是想著怎麼趕緊肉翻,但現在我轉變想法了,肉翻肯定是要的,索多瑪遲早藥丸,但是在肉翻之前,我希望通過安全的交流讓更多的人醒悟過來。什麼樣的人都有,不是每個人都會醒悟,也不是每個醒悟的人都會選擇良善這條道路,但我依然堅信每個人都是值得拯救的。醒的人每多一個,匪共就越早崩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