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六中全會 注定失敗的道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1日訊】《有冇搞錯》。11月11日。

網上看到一篇文章,特別有共鳴,和大家分享一下。

這篇文章的標題是「人性是經不起考驗的」,作者不明,但我認為他一定是個洞察世事的傢伙。

文章不長,講了幾個故事。其中一個說,丹麥著名醫學家、諾貝爾得主芬森晚年想培養一個接班人,在眾多候選者中,芬森選中了一個叫哈里的年輕醫生。

但芬森擔心這個年輕人不能在十分枯燥的醫學研究中堅守。

芬森的助理喬治提出建議:讓芬森的一個朋友假意出高薪聘請哈里,看他會不會動心。

然而,芬森卻拒絕了喬治的建議。他說:「不要站在道德的高制點上俯瞰別人,也永遠別去考驗人性。哈里出身於貧民窟,怎麼會不對金錢有所渴望。如果我們一定要設置難題考驗他,一方面要給他一個輕鬆的高薪工作,另一方面希望他選擇拒絕,這就要求他必須是一個聖人。」

最終,哈里成了芬森的弟子。

若干年後,哈里成為丹麥著名的醫學家。當他聽說了芬森當年拒絕考驗自己人性的事,老淚縱橫地說:「假如當年恩師用巨大的利益做誘餌,來評估我的人格,我肯定會掉進那個陷阱。因為當時我母親患病在床需要醫治,而我的弟妹們也等著我供他們上學,如果那樣,我就沒有現在的成就了。」

還有好幾個其他的小故事,比如妻子為了考驗丈夫,讓閨蜜去試探,最後的結果是離婚,丈夫和閨蜜跑了。還有,領導讓業績特別好的下屬,在他們機構開發的房子中隨便挑一套,下屬挑了大房子,領導很不高興,自作主張給他一套小房子,結果下屬失去了大房子和領導的信任,而領導失去了一個優秀的業務人員。

文章說,人性本就是有善有惡,矛盾且複雜。如果抱著得到「善的結果」的期望,來考驗人性,很多時候都會令我們失望,這是很正常的。

所以千萬別刻意去考驗人性,人性是經不起考驗的。因為,考驗花瓶的堅硬,最後的結果是得到一地的碎片。

這個文章我認為好,是因為它讓我們直視人性,不管人性之善或者人性之惡,也不管人性的高大上還是人性的庸俗瑣碎,我們首先都要承認和面對。做人交朋友如此,當領導如此,國家制度更是如此。

今天突然談這個話題,是因為我們要談中共的六中全會,分析一下日後的走向。無論多麼宏大高遠的事情,最後其實都落在人性上。

先說結論,六中全會之後,中共將會有更激烈的內鬥,中共內部將更加不統一,中國大陸將走向更大的混亂。原因就是,違背人性。過去這些年,黨內官員灰色收入沒了,向上升級的道路越來越窄了,各種利益團體派別都受到影響,說大家能夠歡天喜地地接受了,團結在一個核心周圍了,那是違背人性的。

這次六中全會要通過一個歷史決議,全稱很長,《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我們就稱「百年歷史決議」吧,做了很多宣傳,搞了很多的鋪墊,但其實目的就一個,而且所有人都知道,也就是路人皆知嘛,就是要把習近平放上共產黨的神台上去,不是總書記了,不是核心了,而是「紅太陽」級,起碼是「北斗星」級的「偉大領袖」了。

這麼厲害的人物,按照林彪的話說,一千年出不了一個,怎麼可能受任期限制,當然要永遠執政,帶領中共,他們的說法是「從勝利走向勝利」,而且還要萬壽無疆,這才符合中共的利益和人類的利益。

就這麼一個目的,其他都不重要。

中共以前搞過兩個「歷史決議」,1945年的歷史決議,決定了毛澤東的地位,1981年的歷史決議,決定了鄧小平的地位。現在這個歷史決議,當然是要決定習近平的地位。但這次的百年歷史決議,和以前有兩點不同。毛澤東和鄧小平的歷史決議,都是內部權力鬥爭告一段落,內部已經有了基本共識,也就是說,它是一個結果。這次六中全會,權力鬥爭尚未結束,也沒有什麼人挑戰你一個只做十年的總書記,但一旦要搞終身制,做偉大領袖,那就有挑戰了。所以,這個百年歷史決議,可能只是內部鬥爭的開始。這是其一。

其二,以前的兩個歷史決議,都是從失敗向勝利的轉折點上做出的。1945年,1981年,都是這種情況。但這次十九屆六中全會的這個時機,感覺上並不是從失敗向勝利的轉向,更像是相反,從勝利轉向失敗。中國大陸經濟成就,2012年前就已經差不多完成了,這兩年反而是有問題的。

但最關鍵的,是北京現在的各種轉向,都是建立在不承認和違反人性的基礎上的。按照剛剛那個文章的說法,就是要測試人性。

最近這些年北京的政策,是剝奪體制內的灰色利益,切斷了所謂「非制度利益鏈條」,受影響的是幾乎所有的體制內人,從高官到低級官員,甚至是普通的公務人員。中共那套制度,體制內人員的利益,是建立在各級政府尋租權力之上的。公司要做個生意,老百姓要開個商店,甚至是平時生活中的瑣碎小事,買車、上學或者醫療、找工作什麼的,都會遇到這個權力的介入,只不過權力小一點而已。

所以這個利益鏈條是從上到下一連串的。因為中國不是法治社會,法律條文政策規定都是虛的東西,不一定要執行的,大家做出真正的決定,依靠的另外一套默契,這就是潛規則。比如黨章中說,共產黨是民主集中制,也就是開會的時候盡可以提意見,說什麼都行,但一旦中央決定了就要執行。但現實中,黨委開會或者是黨支部開會,試問誰敢提意見?那叫做妄議中央,對不對。所以法律和黨規都是這樣的。依靠的是另外一套不能說的規則。就是潛規則。

習近平上台之後,抓了很多人。按照新華社的說法,開除了九十萬黨員的黨籍,撤銷了四十多個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咱們說一下,九十萬就是中共黨員總數的百分之一,四十多個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就是百分之十。以前可以做的事情,現在不能做了,以前的潛規則廢除了,因為是潛規則,所以不能公開發文告廢除,只可意會不能言傳。

因為不是依法治國,所以舊的廢除了,還是要建立新的潛規則,但這個因為是潛規則,還是要在過程中慢慢建立,所以在中共黨內官員都搞不清楚,很混亂,結果是什麼?就是少做事,少說話,多觀察。

所以兩年前,北京要治理「懶政墮政」,就是因為這個,大家都不幹活,不做決定,一慢二看三通過,先觀察別人做了沒有,如果沒有,就矛盾上交,報告給北京,等待指示。武漢爆發疫情,河南大水,大停電,煤炭價格暴漲,房地產失控等等,我們在幾乎所有的領域都看到同樣事情。說穿了,這就是官場上的集體「躺平」,套一句民間的說法,「躺平即正義」,因為躺平可以躲過風頭,可以少犯錯,可以更安全。

這是專制體制的一個結構性的問題。其實,改革是否能成功,最關鍵的一個點,就是改革或變革,是否能得到更多的人支持。制度變化,不管是明著的變化,比如法律法規,還是暗中的變化,比如潛規則,都是如此,是否有更多的人支持,決定了是否能夠延續下去,是否能成功。

除了官場反對的人很多,民間同樣反對的人很多,因為民間很多人的利益也受到了損失。比如最近的割韭菜大行動,不僅是割大企業的韭菜,像房地產稅這樣的措施,就是割普通人的韭菜。北京高調說「共同富裕」,說是共同富裕,誰真正得益呢?咱們可以百分之百保證不會是低層的窮人得益。我們看到的失業更嚴重,物價更高,個人資產數值在下降。這都是最近幾年發生而且加劇的。

我們回到開始的那個人性文章的觀點。想要變革成功,別去測試人性,別去對抗人性,更不能寄望大家會損害自己的利益,不能以反人性的東西作為基礎。但共產專制體制正好是這樣一種體制,它要求大家喪失人性。

這種制度也有成功的,但代價極其高昂。比如毛澤東,毛澤東承諾農民土地獲得成功,獲得政權之後,依靠殺人維持體制,不算餓死的,毛時代殺了最少2000萬人。現在中共高層也想走這條路?你們準備殺多少人?

還有北韓和古巴。

違反人性的制度,一定受到反抗,那麼殺人就是唯一的選擇了。

最後,就是權力交接這個難題。習近平也說這是制度成功的關鍵,古代是自然遺傳,老子傳兒子,現代社會體制是投票選舉。共產黨的專制制度正好卡在中間,這也是他們的一大難題。中共二十大據說要推出新的權力交接機制,其實大家都知道,這個新機制一定是換湯不換藥,搞不好可能連湯都不換。因為共產黨無法解決合法授權這個問題,沒有投票,當然就沒有授權,既然不是你老子命生得好是個皇帝,那為什麼就一定是你上去呢?

但放著一個皇帝的位置,對每個人都開放(理論上是這樣的),卻沒有一個公開透明合法合理的制度,當然就會引發巨大的陰謀和鬥爭。

最近我們看到很多落馬高官,有一條「野心家」的罪名。野心家,在英文中很難找到對應的用語,因為野心本身不是罪行,在現代制度中只要通過合法的途徑,誰都可以追求個人野心的實現。但在中共體制中,這是個大罪,甚至是十惡不赦的大罪。這個罪就是「覬覦大位」。但共產黨的理論和意識形態中,卻無法解釋為什麼「我想當總書記」或者「我想當國家主席」,是一條十惡不赦的罪行。

這是該制度中典型的一個「測試人性」的機制。

而這種機制,注定會失敗。就像前面那篇文章説的:在人性面前,每個人都是渺小的存在。

石山簡介。(香港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