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劉新雲竊聽山西書記省長 高官無隱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1月出版的大陸《中國新聞週刊》刊登了一篇解密山西原副省長、省公安廳廳長罪惡的報導,標題為《「酷吏」劉新云:結交政治騙子,濫用技偵手段》。關注時政新聞的讀者秒懂,標題直接點出了文章最值得關注之點,那就是「結交政治騙子」、公安部原副部長孫力軍,並在山西針對某些人使用技偵手段。這些人是誰?又為的是什麼呢?

今年59歲的山西「首虎」劉新雲是在4月落馬的,10月即以涉嫌受賄、濫用職權被提起公訴。在其「雙開」通報中有這樣的表述:「參與在黨內搞團團伙伙,結交政治騙子,熱衷政治投機,造成惡劣政治影響」。而在不久前孫力軍的「雙開」通告中的表述是:「在黨內大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形成利益集團,成伙作勢控制要害部門,嚴重破壞黨的團結統一,嚴重危害政治安全」。

此外,按照官媒的表述,孫力軍、劉新雲、上海市原公安局局長龔道安以及重慶原公安局局長鄧恢林應都屬於一個「團團伙伙」,而前三者在公安部存在交集。

《「酷吏」劉新雲》一文披露,劉新雲家庭出身一般,沒有背景,早年一心撲在工作上。據其在任山東淄博市公安局分局局長的下屬描述,他性格霸道,在單位常搞一言堂,「在單位沒人敢對他提反對意見,檢察院和法院的領導都怕他」。

2014年12月,劉新雲卸任濟南市公安局局長職務,離開工作了33年的山東,調任公安部,出任網絡安全保衛局局長(公安部十一局)兼國家網絡與信息安全信息通報中心主任,成為一名正廳級官員。在此他與孫力軍臭味相投,開始沆瀣一氣。

孫力軍主管的公安部一局,又稱公安部國內安全保衛局(以下簡稱「國保局」),是公安部最重要的部門,負責國內政治安全保衛工作,包括情報收集分析、事件處理,甚至監聽中共副國級以下高官等。而監聽自然少不了網絡安全保衛局和劉新雲的合作。「成伙作勢控制要害部門」大概指的就與此有關。

無疑,監聽中共高官並獲取他們的祕密,是孫力軍團伙十分熱衷的。而2018年1月,劉新雲空降山西省,出任公安廳一把手,也不簡單,說明他與孫力軍的合作得到了回報。《「酷吏」劉新雲》援引山西公安系統多位內部人員的說法,稱其非常傲慢,根本不把老幹部放在眼中;他還很愛折騰、謾罵基層警察,在很多警察的眼裡,劉新雲就是個「酷吏」。

值得注意的是,文章點出,劉新雲被查後,公安部門在內部通報時提到他濫用技偵手段,而這「主要是指他在山西時,監控監聽省委、省政府領導」。

彼時任山西省委書記和省長的分布是駱惠寧和樓陽生。駱惠寧被指是江派回良玉的人馬,曾任回良玉的「大祕」,但亦與習派有牽連,後在退居二線後突被習任命為香港中聯辦主任。樓陽生則是習近平的浙江舊部,2007年習近平離開浙江時,樓陽生時任麗水市委書記。今年5月,樓陽生調任河南省委書記,因應對鄭州暴雨引發的災難無力而備受責難。

顯然,劉新雲監控監聽包括駱惠寧和樓陽生在內的省委、省政府領導,與孫力軍監聽在北京的高官目的,與此前周永康、薄熙來的目的也是一樣的。

早在2015年,就有港媒披露,落馬的中共國安部副部長馬建曾利用國安擁有最先進的偵察技術手段,幫助周永康建立了一個針對全國廳局級以上官員的祕密檔案庫,馬建正是建立這個黑檔案庫的執行者之一。據報,這個被稱作當代「百官行述」的祕密檔案庫,直到周永康下台,仍在不斷擴充中。入檔者不但有中共各地的省部級、廳局級官員,還有中央、國務院、中共人大和政協、各民主黨派和社會團體的負責人,涉及數以萬計官員,甚至包括當時已經是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習近平、李克強。報導還稱,這個祕密檔案庫在周永康與原中辦主任令計劃2012年結成政治同盟後,被雙方共同利用,進一步蒐集「異己」資料。

此外,2012年薄熙來落馬後,其通過建立重慶市的網絡監控系統,監控重慶市委和市政府主要領導的上網情況和全部往來電子郵件,其中還包括來重慶的北京高層領導人如習近平、賀國強、李源潮、吳邦國等的通訊情況。時任重慶公安局局長的王立軍多次將竊聽內容,向薄熙來匯報。

周永康、薄熙來密謀政變早已不是什麼祕密,兩人設立監控系統,建立「百官行述」,就是通過抓住眾多官員的把柄而達到自己的目的,並排除異己。緊隨他們之後的孫力軍、劉新雲等人,他們的目的也不外乎如此,因為他們也同樣密謀過政變、策划過刺殺習。

另據海外富商郭文貴早前披露,公安部國保局還掌管著海外的情報系統,可以監聽、跟蹤、監控身在澳大利亞、紐西蘭、英國、日本、美國、加拿大等國的中共高官私生子女,因此掌握了不少中共高官海外私生子女和財富情況。在有心人那裡,包括中南海在內的高官們哪裡有真正的隱私

自然,掌握了如此多祕密但又不忠誠、陽奉陰違的孫力軍,對中南海構成了巨大的威脅,因此才有了官方「嚴重危害政治安全」的說法。只是孫力軍拿下了,包括中南海高層在內的中共高官們就可以不用擔心被竊聽和監控了嗎?

當然不是。據2013年《華盛頓郵報》報導,中共官員之間監聽成風, 而且這種不受控制的監聽已經瀰漫在整個中國的官僚體系中,甚至外國人也受到了監聽。報導援引一個竊聽器檢測專家的說法,他每週都要為政府官員工作,最忙碌的一個星期他拆除了40個竊聽器。竊聽器常常安裝在官員的汽車、辦公室或者臥室中,安裝竊聽器有的是下級想抓上級的把柄取而代之,有的是競爭對手相互暗算,有的是上級對下級摸底以便控制。

在中共高層博弈白熱化、黨內彼此互防的當下,監聽監控設備會退場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