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黑龍江女子監獄酷刑迫害 劉亞芹含冤離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2日訊】黑龍江法輪功學員劉亞芹,因信仰遭受兩次非法判刑,累計7年。獄中遭受各種酷刑,出獄僅5個月,於2021年10月31日含冤離世。

據明慧網報導,劉亞芹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蘇秦背劍」式吊銬,每天21小時被強迫坐在很小的小凳子上,並固定姿勢體罰50多天和遭暴力毆打等多種酷刑

劉亞芹,女,1952年出生,老家是黑龍江省鶴崗市興安區。

修煉法輪功以前,劉亞芹患有結核性胸膜炎、胸積水,胸部一高一低。劉亞芹犯病時張嘴竄喘,喘氣時都疼痛。她還患有腹膜炎、盆腔炎,走幾米路都困難。

劉亞芹反覆治療沒有好轉,右小腹鼓包變成結腸癌,在哈爾濱住院26天。劉亞芹出院回家後,又全身浮腫、渾身乏力,排尿困難,一年365天都在病痛中熬煎,苦苦掙扎了十多年。

1996年12月4日,劉亞芹有緣修煉法輪功。剛煉功沒幾天,劉亞芹的身體就奇蹟般地消腫了。修煉法輪功僅3個月,她所有的病全都好了。

2000年2月,劉亞芹和兩位法輪功學員一起,去北京和平上訪遭綁架。鶴崗市興安區新建派出所李來金將他們劫持回鶴崗,非法關押迫害共5個月。

2002年4月,劉亞芹遭興安區新建派出所警察綁架,被興安分局某局長用文件夾抽打頭部。並遭興安區法院枉法冤判4年。

2002年10月,劉亞芹遭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被查出有結核病。鶴崗第一看守所警察走後門,違法將她強行收監。在七監區,劉亞芹拒絕做奴工,被逼遭受碼坐酷刑折磨。

2003年11月,哈爾濱天寒地凍。監獄長、獄政科科長肖林、七監區監區長康亞珍、副監區長崔豔等,指使獄警和刑事犯將劉亞芹等十幾名法輪功學員帶到戶外凍,劉亞芹被凍6天,還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凍8天。

2004年7月,在監區長康亞珍、崔豔等人的指使下,劉亞芹等法輪功學員遭受多種酷刑迫害。白天,獄警和犯人將劉亞芹的手用手銬銬在雙層床的二層床欄杆上,銬得雙臂酸、痛、麻木,每分每秒都忍受著非人的折磨和巨大的痛苦。晚上惡人把下面那張床的床板掀起來,將她一隻胳膊穿過床繞回來,兩手扭到後面再用手銬背銬上,手被手銬勒成了茄子皮般的黑紫色。

因拒絕戴名籤,拒絕穿囚服,劉亞芹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們遭受了更慘烈的酷刑迫害。她們雙手被一上一下反扭到後面用手銬銬緊,獄警和犯人惡狠狠地將她們兩臂掰開,再抱起來吊到高處,腳不沾地,身體懸空,全身重量懸在雙手上。這種酷刑被稱為「蘇秦背劍」。手銬越銬越緊,兩臂斷裂般劇痛。有人被吊休克,扔地下往身上潑水,甦醒後再吊起來。

劉亞芹被吊起來後,痛得汗珠像大雨點一樣大,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有一段時間,獄警林佳不讓劉亞芹睡覺,睡覺就用礦泉水瓶裡的水往臉上、眼睛上猛噴。劉亞芹還被雙手扭到背後用手銬銬在水房,在牆邊罰站,一夜一夜不停的煎熬、折磨。有個犯人,一連往水房地上潑了30多盆涼水,使環境更加潮濕、陰冷。

2006年,劉亞芹結束4年冤獄。

2014年,劉亞芹往老家鶴崗郵寄幾朵小蓮花,又遭鶴崗市向陽公安分局綁架,非法拘留2個月零2天,被取保候審。

2018年7月,劉亞芹坐公交車遭警察綁架,後被鶴崗市興安區檢察院、法院構陷,遭枉判3年並處罰金3000元人民幣,又被劫持到黑省女子監獄迫害。

一進監獄,劉亞芹就被分到「攻堅組」,由5名刑事犯包夾監控迫害。劉亞芹被強迫體罰,坐20釐米見方、20釐米高的小凳子上,雙膝並攏、兩手放在膝蓋上。

劉亞芹又被強迫坐在60釐米見方的地磚內,兩腳及小凳子不能出地磚,不能瞇眼,瞇眼就用自來水澆,稍有不慎就拳打腳踢。每天深夜2點才讓睡覺,4點半起床。

七八月份夏天,被逼坐小凳子,不到三天臀部就被硌爛,這樣在酷刑中痛苦煎熬了50多天。

2021年1月17日下午,一組集體洗漱時,因為同情一名老年法輪功學員的遭遇被牢頭獄霸搧耳光,拳打腳踢,胸部被打的青紫一片,呼吸都疼痛,很多天才恢復。

明慧網原文:遭黑龍江女子監獄殘忍折磨 劉亞芹被迫害離世

(文字整理李曉梅/責任編輯:林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