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假、硬、僵——評中共六中全會公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3日訊】11月11日,六中全會公報被中共機器如期炮製出來。如果評論這篇黨八股,筆者就三個字:、硬、僵。

先說「」。第一個假,當前中國危機深藏、國際清共潮起、內鬥激烈、當局施政無方,中共可謂末路狂奔,但公報對此視而不見、隻字不提,閉著眼喊一年來,「黨和國家各項事業取得了新的重大成就」。當然,這也是中共的老把戲,無論什麼情況都喊「形勢一片大好」。

第二個假,全面歪曲中共歷史和中國歷史,喊「黨和人民百年奮鬥,書寫了中華民族幾千年歷史上最恢宏的史詩」。事實上,中共這百年正是中國歷史最黑暗的一段。試問,哪朝哪代殺了這麼人,餓死這麼多人?哪朝哪代能管到你家只准生一個孩子?而五千年正統文化也被中共毀於一旦,社會墮落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再就中共黨史而言。1978年中共第二份歷史決議,還對毛澤東三七開,全面否定「文化大革命」。這次公報呢,只強調毛澤東的所謂政績,完全沒有提到毛澤東在執政後期製造的悲劇——即使中共內部,也視此為倒退。

次說「硬」。有評論說,六中全會公報「一個最大的特徵就是全篇沒有新的內容」,都是這幾年「反反覆覆宣傳的內容」。為什麼不斷重複呢?一方面,硬性洗腦,以此規範全黨全國人的思想;另一方面,體現當局的強勢和強硬:對內,誰也別要來與當權者扳手腕,是習當家;對外,「中共模式」,美國、西方、各色人等都給看著、學著、跟著,別說三道四,跟別想改變我。

舉個具體例子。相比上一屆六中全會、以及通過第二份歷史決議的十一六中全會,這次罕有提到香港問題,為其倒行逆施的香港政策強行張目,竟稱:採取一系列「標本兼治的舉措」,為推進「依法治港治澳」、促進「一國兩制」「行穩致遠」打下了「堅實基礎」。

擺出如此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姿勢,中共根本不在乎天下人的寒心,而是要天下人死心,並以此作為黨內「團結」的基石:我就一條路走到底、走到死。所以,中國人和世界要想活下去、活的好,只有解體中共一條路可走了。

再說「僵」。「僵」指「僵死」的「僵」。死亡的氣息之一就是僵,不靈活、僵化、僵硬了,這也是當今中共的一大特徵。筆者之前寫過《中共早已腦死亡》、《「百年黨慶」與「殭屍效應」》等等文章,談過的不再說,這裡只談兩點。第一,意識形態是中共的生命線,但恰恰意識形態早就僵死了。毛澤東提出了「新民主主義論」、「農村包圍城市」,鄧小平好歹也有「貓論」、「摸著石頭過河」,但到江澤民(「三個代表」)、胡錦濤(「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等而下之、越發不成樣子了。中共喪失了對現實的敏感性和意識形態調整的能力,自我封閉,只能往走老路上走了。第二,朝中無人。中國從不缺乏人才,但中共的逆向淘汰機制,很難從社會上吸納人才,有人才也被壓制、摧殘。這從王滬寧當了三朝黨魁的主要智囊這件事情上看的分外清楚。同時,王滬寧占據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這個職位長達18年。

再以這次六中全會議程為例。即使要總結「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也完全可以通過「百年黨慶」的形式來搞,根本沒必要為此專開一次中央全會,還有那麼多急務、那麼多重大政策問題等著解決呢。而且,這樣的事情並非這一回。比如,2019年10月,延宕了一年多、各界矚目的四中全會終於召開,卻不幹實事(當時經濟風險、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運動三大問題突出),專門務虛,搞個《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而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問題,2013年11月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就在講,6年後再次重炒。事情做到這個份上,也夠「僵」了。

總之,「假」、「硬」、「僵」是六中全會公報的三個特徵,充分暴露了當局的重心失衡和中共政局的危險,與其說是習近平時代的全面到來,不如說是中共末路狂奔的具體體現。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