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第一敗家子是怎樣把家敗光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3日訊】晚清的首富是盛宣懷。他清末官員,秀才出身,官辦商人、買辦,洋務派代表人物,著名的政治家、企業家和慈善家,被譽為「中國實業之父」「中國商父」「中國高等教育之父」。

大家津津樂道的是他鬥倒了胡雪巖。其實,許多人不知道,他還生了一個敗家子,民國最大的敗家子。這個敗家的兒子叫盛恩頤,他娶了當時總理孫寶琦的女兒為妻,但沉溺賭博,奢華無度,紙醉金迷,曾經一夜間賭輸100套房產,晚年更是落得一個淒慘的結局。

蘇州留園是盛宣懷留給兒子的私人宅院

清朝末年,工業發展迅速,誕生了中國兩大超級富商,一位是有著「紅頂商人」胡雪巖,另一位則是「中國實業之父」盛宣懷。這兩大家族幾乎把控了整個國家的財富命脈,然而競爭無處不在,在李鴻章的支持下,盛宣懷最終擠垮胡雪巖,成為了「官辦商人」。此後,一家獨大的盛宣懷在清末已無對手,經商之路一帆風順,不僅創造了巨大的家族財富,更是創造了11項「中國第一」。

盛家事業巨大,但人丁並不興旺。盛宣懷一生娶過三位夫人,但最後的繼承人只剩下了盛恩頤這個兒子。這個兒子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從小不知「錢」為何物,只要他想要,家裡都會滿足。被譽為「中國四大名園」的蘇州留園,就是盛宣懷留給這個兒子的私人宅院,可見當時對於這個兒子,盛宣懷是多麼喜愛。在商海打拼多年的盛宣懷怎會不知「富貴傳家,不過三代」的道理,對於這個日後接管盛家商業帝國的繼承人,他更是悉心培養。

民國初年,為了讓盛恩頤得到最好的教育,盛宣懷將他安排到英國倫敦大學和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兩所名校讀書。在盛宣懷眼裡,學習西方知識總比私塾要實用得多。然而,這世上的事,卻未必事事都能遂心。一到國外,從小被寵溺慣了的盛恩頤,此時怎會甘願塌下心來讀書?

他不僅沒有將書讀好,還染上了很多壞習氣,吃喝玩樂不說,更是學會了賭博,儼然一副敗家子的模樣。在他看來,人生有限,財富卻永遠也花不完,又怎會將時間「浪費」在讀書上呢?

1916年,盛宣懷在上海病逝,按照其生前遺囑,將一半財富作為慈善基金回饋社會,另一半則留給家人。就算一半,留在盛家的財產也是富可敵國,何況,源源不斷創造財富的公司,都在盛家人手上。留給盛家的財產,落在了盛恩頤手上。知子莫若父,躺在病床上的盛宣懷又怎會不知盛恩頤根本不足以撐起這份家業,但是他別無選擇,只能寄希望於兒子未來能夠發憤圖強。

臨終前,盛宣懷將兒子叫到身邊,一再叮囑他一定要將家業傳承發揚,切不可敗光家財。但事與願違。對兒子教育的忽視,盛宣懷有沒有後悔過,我們不得而知,但他若知道盛恩頤未來的所作所為,想必一定會心如刀割。

24歲的盛恩頤接掌了漢冶萍公司總經理

盛宣懷去世後,年僅24歲的盛恩頤接掌了漢冶萍公司總經理的位置,這是一家由漢陽鐵廠、大冶鐵礦和萍鄉煤礦組成的超級聯合商業體。

管理這樣一個龐大的商業體,盛恩頤本應忙得不可開交,然而剛剛上任的他卻忙於流連風月場所,對公司的事完全不放在心上。

儘管在母親莊夫人的嚴詞喝令下,盛恩頤開始處理公司事務,但他並非老實坐在辦公室裡,而是躺在煙榻上,邊抽大煙邊看文件。對他來說,批閱文件是應付母親的督促,享受奢華自在的人生才是他應該過的生活,在奢靡無度這一點上,盛恩頤在上海是出了名的。

為了彰顯自己的與眾不同,盛恩頤購買了當時上海第一輛奔馳汽車,後來還是覺得過於低調,又將汽車全身鍍上一層純銀。因為在家中排行老四,盛恩頤特意將車牌號定為「4444」,這樣所有看到車牌號的人都會知道,是盛家四爺來了。

紙醉金迷 沉醉於賭博

此外,作為盛家獨子,雖然父親生前已為盛恩頤定了親,並迎娶了北洋政府總理孫寶琦的千金,但他卻不以為然,又在外養了多房姨太太。而他對每個姨太太出手也很闊綽,除了每人配一套花園洋房和進口轎車外,司機、廚師、佣人更是應有盡有。

由於盛恩頤每晚過著燈紅酒綠、紙醉金迷的生活,白天常常要睡到日上三竿才會起床。當時,剛剛從美國留學歸國的宋子文,經人介紹成為了盛恩頤的英文秘書,有時為了找盛恩頤簽署文件,他不得不在盛家一等就是半天。

誠然,這世上並非只有一種價值觀,今朝有酒今朝醉,莫不也是一種人生態度,自己的財富自己揮霍,他又沒有影響到別人,快樂就好。是的,我們不能說哪一種生活態度一定是對的,這世上的事本就沒有絕對的對錯之分。

但可以肯定的是,作為從小被眾星捧月、奢靡慣了的盛恩頤,他的快樂,似乎來的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於是,他開始尋找更刺激的方式來滿足自己快樂的需求,那便是賭博,要知道賭博並非一種簡單的「娛樂」方式,而是無止境的「感官刺激」。

在盛恩頤眼中,自己生在盛家,就是上輩子修來的福分,完全是自己應得的,而賭博這種事,亦是全憑「運氣」,定要贏得個「盆滿缽滿」。

相較於在賭場的「大手筆」,盛恩頤在物質上的奢華都是小巫見大巫,這種盲目自信的「冒險」方式,成為了他每天必修的「功課」。

如果說物質上的開銷對盛家來說不曾傷筋動骨的話,那麼賭博則正式拉開了盛家沒落的序幕。據賭場上的朋友回憶:「盛恩頤白天睡覺,每天要睡到下午四五點才會起床,起床後的第一件事便是清點當天的賭資,然後直奔賭場。」

對一個賭徒來說,如果沒有現實的打擊,是不能指望他改邪歸正的,反而會越賭越大,以此來滿足自己日漸貪婪的心。對盛恩頤來說,就更是如此,輸錢並不會帶給他痛苦,但是贏錢卻能帶給他快樂,而且贏得越多,快樂越大。

如果說這世上有最難以打破的記錄,那一定是在賭場上,然而在盛恩頤眼中,只要有人願意下注,就沒有他不敢接地盤。於是,上海灘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場賭局就此上演。

即使家財萬貫 揮霍掉也只是一瞬間的事

自古以來,中國就從不缺少富豪之家,而富豪之家也從不缺少「敗家子」,盛恩頤遇到的對手,就是浙江總督盧永祥的兒子盧小嘉。

在一次狐朋狗友的聚會中,盛恩頤與盧小嘉偶遇,雙方都是有名的富家子弟,請客的手筆更是一個比一個大。在上海,盛恩頤怎麼允許有人的手筆比自己還要大,那樣莫不是在朋友中丟了面子。所以,盧小嘉開一瓶洋酒,盛恩頤就要開十瓶,盧小嘉給舞女一千元小費,盛恩頤就要給一萬元。

作為軍閥的兒子,盧小嘉自然是不甘示弱,兩個人你來我往,誰也不服誰,盧小嘉更是嘲笑盛恩頤是一個不學無術、只會花錢的草包。這話雖然不好聽,但說的也都是事實,盛恩頤可不就是這樣一個「草包」,可他又怎能嚥下這口氣,雙方的爭執越來越大。

最後,盧小嘉提議,有本事就賭一把大的,如果不敢賭,就算是輸了,對於這種挑釁,盛恩頤又怎會示弱,相反,他也正有此意。為了彰顯氣魄,兩個人將大把的家業都放到了賭桌上,與普通的賭資不同,他們令賭場老闆拿出兩份地圖,二人圈地而賭,場面令人咋舌。

盧小嘉將江浙一帶大片良田房產圈在一起,盛恩頤更是將位於上海北京路、黃河路一帶的一百多套洋房圈作賭注。這樣的賭注於一般人而言,別說有沒有膽量,恐怕是連想都想不到的。

世人都說賭博會傾家蕩產,就是這個道理,你永遠想像不到一個賭徒會將什麼放在賭桌上,即使家財萬貫,揮霍掉也只是一瞬間的事。十賭九輸並不是一句空話,盛恩頤一舉輸掉了這100多套繁華地段的房產,再荒唐的人也知道這些房產的價值。轉天,回過神的盛恩頤雖然後悔不已,但已不能反悔,願賭服輸,若不將這些房產過戶給對方,日後還怎麼在上海灘立足?

就這樣,盛恩頤只得嚥下這口「窩囊氣」,然而輸得越多,他就越想贏回來,此時的他,全然不知公司的狀況已經每況愈下。可以想像,按照盛恩頤這樣的「作」法,再多家產也會很快揮霍一空,抗戰爆發後,工廠關門,物價飛漲,而盛恩頤只關注賭桌上的輸贏。於是,在抗戰結束之前,盛家的產業已經幾乎被盛恩頤「敗」得所剩無幾,曾經如眾星捧月般的狐朋狗友,也都不見了蹤跡。

沒有了賭資和存款,他只得依靠變賣家中古董,勉強維持生活,曾經的全國首富、上海最大的資本家族,如今淪落到如此境地,令人唏噓。中共建政後實行土地改革,私有房產要繳納高額的地價稅,而就連手中僅剩的幾套房產,盛恩頤都交不起稅費,不得不折價賣給了中共。

若不是因蘇州留園中設有盛家的祠堂,中共暫時沒有收走的話,盛恩頤恐怕就要流落街頭了。後來,盛恩頤終於不再踏進賭場,並不是因為他浪子回頭,而是囊中羞澀,再也拿不出一分錢了。妻子早已離他而去,朋友更是視他為瘟神一般,不,這樣的說法也許並不嚴謹,他又何曾有過真正的朋友。

如果說還有人願意與他交往,恐怕也就只有李鴻章的孫子李厚甫了,俗話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李厚甫也是一個出了名的沒落的敗家子。有一天,盛恩頤與李厚甫在街上閒逛,走到公園門口,想進去坐坐,而兩個人身上的錢加在一起,卻連一張門票都買不起。

誰能想到,曾經的政壇大鱷與全國首富的後代,如今竟淪落到如此境地,而這雲泥之別的背後,僅僅是幾十年的光景。1958年,一不會勞作,二沒有金錢的盛恩頤,竟餓死在了留園的門房中,終是以悲慘的結局走完了自己66年的荒唐人生。或許在離世前,盛恩頤對自己的一生有過反思,抑或是沒有,但這些都不重要了,時光遲暮,到頭來,除了悲涼,究竟是什麼也沒有留下。

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一個富二代,何以敗弱的這麼快?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