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事實核查 六中全會公報有多虛假(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1月11日,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結束,對外發出了會議公報,稱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這份中共文人字斟句酌、各級高官仔細推敲的公報,在中共政權岌岌可危之際,試圖繼續維持中共的合法性。

在此對照中共六中全會的公報,簡單核查中共百年的歷史事實,看到底是真是假。

接上篇:事實核查 六中全會公報有多虛假(上)

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否定了社會主義

《公報》稱:
以鄧小平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産黨人……深刻總結新中國成立以來正反兩方面經驗……借鑒世界社會主義歷史經驗……工作中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實行改革開放的歷史性決策……確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路線……成功開創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事實核查:
鄧小平看到毛的巨大失敗,自己還不斷被整,實在沒有什麼經驗可以總結,留下的都是教訓。事實證明,社會主義在中國難以為繼,再折騰下去,中共政權無法維繫。因此,鄧小平停止「姓資姓社」的討論,自稱「摸石頭過河」,利用西方資本主義為中共續命,公報卻稱「借鑒世界社會主義歷史經驗」。蘇聯1991年解體,共產主義已經失敗,中共從哪裡還能借鑒「社會主義歷史經驗」?難道從古巴、朝鮮、越南?

中共從1949年折騰到1978年,才把「工作中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這不值得歌頌,實在是一種悲哀;但這在當時還要「解放思想」,也證明了中共官員們根本不懂治理國家的最基本方法,他們想的只是靠裙帶關係、說假話,以占有更多特權。

鄧小平不敢扯掉社會主義的旗號,也不敢徹底否定毛澤東,不然共產黨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礎。鄧小平雖然利用西方資本主義,但還要維繫中共政權,因此「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即中共權貴家族率先致富,從而確保了中共統治的特權。

《公報》不敢提「六四」,那是中共權貴面對巨大民意時,無限驚恐之際的殺人之舉,也令中國可能的真正變革夭折,世界卻沒能因此認清中共的本質。

號稱無產階級專政代表的中共權貴都成了中國最大的資本家,這等於公開宣布社會主義的徹底失敗、馬列主義的徹底失敗。

數億農民工造就了「世界工廠」,中共權貴打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旗號,掠走了大多數財富,實際否定了社會主義。

五、社會主義和市場經濟風馬牛不相及

《公報》稱:
以江澤民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産黨人……在國內外形勢十分復雜、世界社會主義出現嚴重曲折的嚴峻考驗面前捍衛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目標和基本框架,確立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和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的分配製度……

事實核查:
蘇聯解體,中共被迫「改革開放」,共產主義已經失敗;中共又造出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口號,把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冠上了社會主義的名頭;但又不肯放棄「公有制為主體」,以牢牢把住統治權。

私有制的被允許,給中共權貴繼續搜刮更多資財創造了條件。中國有規模的私企背後,都有中共官員的影子,眾多白手套們應運而生。靠著「六四」投機上台的江澤民還嫌不夠,動用整個家族「悶聲發大財」,向國外轉移的資產也最多。「改革開放」沒能帶來「按勞分配」,大多數人辛勤勞動的成果,被少數人獨占,中共搞的早就不是什麼社會主義。

《公報》沒敢提及,江澤民為掩蓋被蘇聯克格勃吸收的事實,與俄羅斯簽訂邊界協定,正式出賣一百多萬平方公里國土,承認了以往的不平等條約。

江想學鄧小平繼續當「太上皇」,縱容官員和軍隊貪腐成風;並繼續打壓社會公義,始終殘酷迫害法輪功、宗教人士和異議人士,他也因此怕被清算,一直架空了胡錦濤,後來又有了習江鬥。

六、資本主義全球化同樣不是社會主義

《公報》稱:
以胡錦濤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産黨人……深刻認識和回答了新形勢下實現什麼樣的發展、怎樣發展等重大問題……成功在新形勢下堅持和發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公報》總結從毛、鄧、江、胡的時期,稱「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前途命運的關鍵一招,但仍然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指引中國發展繁榮的正確道路,中國大踏步趕上了時代。

事實核查:
《公報》對胡錦濤的評價最低,他和江實際都延續了鄧小平的做法,繼續享受資本主義全球化的好處,中國廉價勞動力的「世界工廠」大致成型,這與社會主義同樣毫不相干,實際深刻反映了中國的貧窮。

胡錦濤從未真正掌握軍隊、政法、人事和宣傳大權,江澤民一直在做「太上皇」。胡錦濤對習近平最大的貢獻,是沒有延續中共領導人一貫的「太上皇」作風。

中共高調評價「改革開放」,等於自己否定了社會主義,但不肯承認全球化暫時解除了中共的危局,卻自稱「趕上了時代」,因此也帶來了另一個危局。

七、中共無法避免的最後危局

《公報》稱:
習近平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産黨人……反腐敗鬥爭取得壓倒性勝利並全面鞏固……我國經濟發展平衡性、協調性、可持續性明顯增強,國家經濟實力、科技實力、綜合國力躍上新台階……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制度化……經受住了來自政治、經濟、意識形態、自然界等方面的風險挑戰考驗……推動香港局勢實現由亂到治的重大轉折……中國特色大國外交全面推進……世界大變局中開創新局、在世界亂局中化危為機……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

事實核查:
這些羅列的業績應該為了習近平連任做鋪墊,但最高調的「反腐鬥爭」實際是中共腐敗透頂、內部爭鬥的寫照,這不是功績,完全是劣跡。

中國仍然享受著全球化的好處,但巨大的貿易不平衡無法持續;中共屢屢破壞公平貿易規則,不可避免地遭遇了反彈;中國人口紅利在消失,經濟發展的動力不在,所謂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露出了原形。

中國社會不公加劇,社會風氣和道德繼續敗壞,中共只能採取更高壓的政策,嚴防政權受到衝擊,中共建政前後高喊的「民主」更加遙遙無期。中共權貴不肯放棄特權,「改革開放」已經走到了盡頭。

「世界工廠」令中共產生了錯覺,以為可以就此爭霸世界,沒想到被中美貿易戰打得頭破血流;武漢肺炎的爆發,變成了中共以疫情謀霸的工具,也因此遭遇了國際孤立。

內外都無法交代的中共高層,走上了更極端的爭霸之路;大多數中國人還沒有「富起來」,中共卻自稱「強起來」了。

中共不肯承認自己一手製造了「危局」,還自以為製造了「世界亂局」,但至今也沒有找到「化危為機」的辦法。中共宣傳香港局勢「由亂到治」,實際恰恰相反,香港在中共的手中「由治到亂」,中共自斷了經濟發展的一個臂膀。

中共歷來不肯承認錯誤,為了繼續證明「偉大光榮正確」,於是熱衷於總結「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事實核查表明,中共的百年歷史是一系列失敗的歷史,是中國人不斷被瞎折騰的歷史,沒有什麼成就,更無經驗可談。

如今,所謂的一系列評價,以及誰能繼續當中共的核心,實際都是枉費心機。六中全會《公報》的虛假,表明中共再次走投無路,卻再也沒有另一次「改革開放」能夠救命;所謂百年的《決議》是中共行將就木的再次哀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