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挫折 美華裔女子修煉後找到內心寧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4日訊】吳玲是一名來自江蘇鎮江的女子,早年出國打工,後到美國結婚,在歷經失去親人的挫折和痛苦後,她通過找到內心的寧靜。

吳玲生活的傑斐遜縣沃特敦(又名水城,watertown),是一個美國紐約州北部的小鎮,該縣以美利堅合眾國第三任總統托馬斯·傑斐遜的名字命名。

2004年感恩節前,吳玲來到美國和先生結婚,一直在此定居。她感覺冥冥之中有一種力量,把她從中國的南方城市帶到這裡。

吳玲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父親是工人。18歲時,她已在當地政府外事辦公室下屬的酒店裡工作。那還是上世紀90年代,她看到酒店的經理白吃白喝,做財務的可以拿公家的錢來辦自己的事情,還總聽一些老員工嘀咕,什麼改裝修管理層的都可以撈油水。

在酒店工作了六年,吳玲總覺得這些事情不太對,「我們在最底層,累死累活的,那個酒店怎麼老是虧本呢?」那時候,年輕的她還不懂什麼是腐敗。吳玲決定出國,去看看到底別的國家是怎麼樣一個社會情況?

對吳玲的家庭來說,出國唯一的途徑就是勞務輸出。當時有一個工作機會,吳玲就報名到阿聯酋一家五星級酒店做服務生。按照合同規定,酒店要扣押護照,直到二年工作期滿,每個月還要付兩百美金的壓金。

在酒店工作的時候,吳玲認識了在迪拜機場做調度的先生。吳玲在阿聯酋一共待了三年,回到上海工作。先生又在沙特做機場調度,經常去上海去看望她。這樣相處了幾年後,二人步入婚姻的殿堂。

然而,跨國婚姻的生活並不如想像中順利。回憶往事,吳玲真誠地說,「到美國來以後,我們存在婚姻上的一些磨合。沒有修煉之前,我是比較自我的。有些矛盾沒有把它淡化,不會站在對方的角度,或者是找自己的問題,不知道怎麼面對生活裡面的矛盾。後來我就選擇放棄婚姻。」

又過了幾年,吳玲開始修煉了。之前她看了一兩年的石濤節目,天天就像看韓劇一樣。她到網上去搜索,理性地分析活摘的真實性,看了一些數據,後來自己在大紀元網站做了三退,接觸到明慧網,很快聯繫上當地的學員。

2018,吳玲年在華盛頓參加法會時拍攝。(受訪者提供)

但遺憾的是,吳玲的先生離婚後又恢復酗酒的惡習,沒走出內心的困惑。不久就病倒了,於2016年去世了。

「如果我有婚姻的那個時候,就開始修大法,我一定不會這麼去處理這些事情。很多人在不好的婚姻裡面,修大法以後,家庭生活和睦了。所以我就覺得大法真的很偉大,特別內疚,對我的內心的影響真的是刻骨銘心的。」她說。

去年,吳玲的父親病重去世,但是她沒能回國,因為她知道中共在迫害法輪功,關押、活摘、騷擾、綁架法輪功學員。失去親人讓她感到一種活生生的、挖心透骨的痛苦。但是她想到不能再這麼消沉下。

吳玲來美國的第一份工作是在Kohl’s做兼職,後來就一直自己做生意,她從國內進了一些淡水珍珠首飾和鏤空繡桌棋桌布在手工藝術品展會上賣。2014年,吳玲回國探親進了一大批貨,生意越做越好。但手工藝術品展會的各個主辦方都要求所賣的參品必須是自己親手製作的,201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她考慮再三,決定做一個說真話做真事的人,停止了原來的生意,選擇找其他方式生存。

有一天,吳玲經過當地的公立學校,她突然想到,如果一個孩子改變的話,這個家庭可能就會改變了。後來她就一直在學校裡面工作。

吳玲通過修煉法輪功,她緩解了背痛、頭痛的困擾。通過打坐達到內心的平和,也解決了身體的不適。她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同時向身邊的人分享法輪大法的美好,希望能夠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能夠過上和睦的生活。

吳玲在當地公園洪法。(受訪者提供)

吳玲在當地的公園裡煉功,也到市政廳前打坐洪法,聯繫了當地幾乎所有的圖書館,還得到批准到紐約州的Fort Drum部隊裡面去辦教功班。

吳玲和同修們在當地公園煉功洪法。(受訪者提供)

幾年前,吳玲買了一塊地,自己動手在樹林裡面蓋了二座房子,一個是在輪子上的小木屋,一個是建在地面上的。只花一天時間請了阿米什人(Amish)幫助上梁,整個建造過程都是自己一邊問一邊琢磨。

吳玲一手打造的小木屋。(受訪者提供)

她在接受當地電視台7news採訪時表示,「你可以住在大房子裡,你不必住在小房子裡,但找到內心的平靜,這才是關鍵。」

吳玲從小木屋到學校開車大約20分鐘,平時自己種菜,接近大自然。她表示修煉讓她不受社會的誘惑,能夠堅持不懈地去做。也體會到蓋屋是神傳給人的技能,和田園生活的美妙。

吳玲在院裡種花種菜。(受訪者提供)

「從我個人來講,當然就是內心越來越平靜。我覺得人的道德在不斷地下滑,沒有任何宗教,沒有任何政府,沒有任何文化能夠挽救人類的道德下滑。只有更多的人能夠在信仰真善忍的過程當中淨化自己,社會才會更加祥和。」她說。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