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天津主持爭吵直播中斷 只因一道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4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11月13日星期六,亞洲時間是11月14日星期日。

今天焦點:主持爭吵直播中斷,成為中共宣傳口最嚴重事故;中共門面出事故,主持人不務正業;傳北京大學封校,只有個別學生感冒?集中隔離成搖錢樹,「老百姓是牲口」;週末暖心一刻。

60秒新聞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13日聲明,批評香港當局拒絕給雜誌社記者黃淑琳續簽工作簽證。總編輯貝多斯說:「我們敦促香港政府保持外國媒體進入香港的通道,這對香港保持其國際都市地位至為重要。」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的女兒薩拉13日宣布,她將在明年5月競選副總統。前獨裁者費迪南德·馬科斯的兒子、正在競選總統的小費迪南德·邦邦·馬科斯對薩拉表達了支持。

美國聯邦法院12日駁回了拜登政府的上訴,維持了暫緩執行強制接種令的裁定。拜登政府推行100人以上企業員工必須接種疫苗,或每週接受採檢並戴口罩的強制令,但6日聯邦法院裁定暫緩執行,隨即拜登政府提出上訴。

馬來西亞歌手黃明志12日再推新歌《牆外》,黃明志透露:歌曲中「有很多奧妙的細節和想要傳達的訊息」。上架不到一天就突破百萬觀看數。從網友反映看,牆內牆外都有人被歌曲感動落淚。

截止到美東時間11月13日下午2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人數58萬0418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2億5321萬3814人;單日死亡8915人,累積死亡總數是510萬4227人。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

今天重點談一個事,天津電台的兩主持人在直播中吵架,導致直播被迫中斷。這個中國史上最嚴重的播出事故反映出什麼問題呢?我會結合以前在大陸的專業經歷,跟大家談談我所看到的情況。
另外還要談到疫情,北京大學已經封校了。還會談到一位網友的深度爆料,集中隔離已經成了中共和中共官員的搖錢樹。隨後還有週末暖心一刻。

主持爭吵直播中斷 只因一道菜

今天(13日)早晨,一位網友私信我,說天津發生了一起「播音史上最嚴重的事故」。天津的兩位電台主持人在直播節目中,直接吵了起來,而且男主持人直接摔門走人,導致直播節目暫時中斷。

我一看這個消息,馬上查了一下,發現這個事的確是真的,而且登上了各大平台的熱搜。昨天(12日)上午9點檔,天津交通廣播電台有一個「紅綠燈」節目,事情就發生在這個直播板塊。

「紅綠燈」是天津交通廣播的一檔老牌主打綜合性的節目,主要內容就是圍繞在交通方面。當然中間會穿插一些信息通報,一些交通要道的交通信息,哪堵車了,哪發生交通事故了等等,偶爾還會有觀眾的熱線電話打進來。

每天上午9點到11點,兩個主持人在直播間裡山南海北的閒聊,閒聊的話題每天都有所不同。這個板塊的聽眾主要是私家車司機,特別是的哥,是他們的主要聽眾。

昨天當班的兩位主持人是老搭檔,男的叫白羊,女的叫王琳,話題是「哪個城市是美食荒漠」。直播剛開始,就烤鴨是不是美食,白羊和王琳的意見已經不合了。

白羊說烤鴨不是美食,並闡述了一下理由。王琳隨即打斷他的話說:「我們看一下聽眾說什麼,我不要再聽你說什麼了。」白羊馬上加大音量說:「我說半天了,你光不說話知道嗎」。王琳馬上反唇相譏,「話都被你說了,你還讓別人說什麼啊」。這時可以感受到,直播間的氣氛已經開始緊張了。

後來有聽眾提到了「乾隆白菜」。先簡單科普一下,「乾隆白菜」實際上就是麻醬拌涼白菜,這是商家為了吸引人,故意用「乾隆白菜」做噱頭。這道菜於是引發了下面的爭吵。

白羊說,「乾隆白菜是個涼菜吧?」,言外之意不能算作美食。王琳隨即嗆聲:「白羊老師,你為什麼每一句話都要跟著槓一下?」白羊一聽,立刻高聲反問:「我說乾隆白菜是個涼菜也是槓?我說乾隆白菜是個涼菜也是槓?那我要說乾隆白菜是個熱菜嗎?」王琳說「重點不在這,重點在於你老是抬槓」。

聽起來白羊已經很生氣了,表示自己只是陳述事實,根本沒有槓,隨即起身摔門走出了直播間。從錄音中,可以很清晰地聽見摔門的聲音。

大家來聽聽看,看看當時的具體情況。【原聲錄音】

白羊:反正我對北京烤鴨沒有什麼太多的感情,或者是覺得他多如何如何。甚至也沒有覺出烤鴨是一個能夠被稱為美食的那麼一個,一個特色美食。

王琳:我們看看大家說什麼啊,不要再聽你說什麼了。

白羊:我說太多,你半天光不說,知道嗎?

王琳:話都被你說了,你讓別人說啥呢?

白羊:你別看那什麼(手機)就行了。

白羊:乾隆白菜。

王琳:啊,乾隆白菜,是。

白羊:乾隆白菜是個涼菜吧?

王琳:啊,白羊老師,你為什麼每一句話都要跟著槓一下?就一定要提出⋯⋯

白羊:(聲音高八度)我說乾隆白菜是個涼菜,也是槓?

王琳:是啊,你讓大家說說是不是一種槓的行為,就是為什麼別人講一句話,你一定要、一定要⋯⋯

白羊:我說乾隆白菜是個涼菜也是槓?

王琳:是啊。

白羊:那我說乾隆白菜是個熱菜嗎?

王琳:呃,這重點不在這兒,重點在你在槓。

白羊:我這不是評價,我是陳述。我槓什麼槓?

王琳:好吧,你說什麼都對啊。然後美杜莎說(摔門聲、摔東西聲)鴨血粉絲湯真的是南京的好喝呀,我也不吃鴨血啊,每次都不加鴨血,為什麼(砰)啊?(音樂⋯⋯)

中共宣傳口嚴重事故 網友反應兩極

昨天(12日)深夜,「中國播音主持網」在官方微博中用了一個相當嚴重的說法:「前所未有的播出事故」。

據「中國播音主持網」微博披露,在當天深夜與白羊進行了對話。白羊表示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後悔」,正在「深刻反省」。他承認自己在直播中「情緒確實控制的不好」,即使王琳說了「可能觸怒」自己的地方,也不應該當時宣洩。

不過白羊坦承,在事件發生後,沒有和王琳進行交流。但他表示和王琳的「私下關係」很好,兩個人吵架是因為「熟」,「越熟,吵得才越明顯」。他還表示,沒有區分開工作和生活,才是發生這次事情的根本原因。

網友的反應呈現了明顯的兩極,有的支持女主持人王琳,認為王琳是受了白羊的影響和連累,才造成直播中斷。但也有的人認為,「這應該是一場女主播精心佈置的陷阱」。

有的說女主持說的沒問題,男的的確「挺能槓的」,但也有的認為白羊的主持沒問題,是王琳「陰陽怪氣」挑起矛盾、直接拆台。

城覓公司聯合創始人、前北京電台主持人麻寧在聽過吵架錄音後,寫了一篇長微博,表示「乾隆白菜是個涼菜」這句話本身沒什麼問題。

麻寧推測,「應該是這對搭檔在過去的工作中本就有積怨,或者女主持人看男主持人不爽很久了」。所以節目中點了一句,立刻演變成了一場被直播的公開衝突。

麻寧講了一個她曾經工作中的一個經歷。有一對被指派主持節目的搭檔,現實中的關係「劍拔弩張」。他們主持的時候,兩隻話筒分別撇向一邊。也就是說,他們直播的時候都是臉朝外,彼此誰也不看誰。

門面出事故 「偉光正」碎落一地

說真的,我聽這段錄音的時候是一邊聽一邊笑。我笑有兩方面原因,一方面是中共被打臉了。另一方面是笑大陸主持人,不是指白羊和王琳,這兩人我都不認識,所以不會針對他們兩人。

先說笑中共被打臉。今天(13日)天津交廣發出了一封道歉信。就昨天《紅綠燈》節目發生的嚴重「播出事故」表示歉意,稱對相關責任人進行「嚴肅追責」,已經將涉事主持人停職,並做出深刻檢討等等。

大家都知道,中共對廣播電視行業的重視程度相當高。中共不允許發生「事故」,特別是「政治事故」,絕不允許出現。在很多電台、電視台都有「政治保衛處」,專門審查稿件內容。

但是審核稿件重點是針對錄播節目,後來有了直播,這個對節目內容就沒法把握了。所以大家看,中國的直播節目幾乎全是「非政治類」,而且對主播、主持和參與節目嘉賓的背景要「政審」。它們認為絕對沒有問題,才允許上直播節目。

在新聞傳播學中,主播也好,主持人也好,這是電視、廣播有聲節目的主要發出者。中共對這一點控制的更嚴格,它要主播、主持人要控制自己的意見性話語和情緒,不允許將個人情感帶入其中,甚至不允許有表情。

可是現在,天津交廣的直播出現了事故,雖然不是「政治事故」,但這也是非常打臉中共的事。因為中共把電台、電視台的主播、主持看作是「門面」、「窗口」,是為它塗脂抹粉的。

可恰恰就在門面窗口這裡,發生了這麼大一件事。毫無疑問,中共的「偉光正」又碎落一地,這是我發笑的第一個原因。

主持人不務正業 偶然之中是必然

我笑的第二個原因,是笑大陸主持人的整體專業素質不高。麻寧在微博中寫道:天津交通台這件事中,「直播中奪門而去確實不夠專業,也不夠有風度。即便有矛盾,直播中接住女主持人拋過來的話頭,哪怕不動聲色反擊回去,不也顯得水平更高、還不一定落下風嗎?」

我再次強調一下,我不是針對白羊和王琳個人,我和他們不認識,不針對個人進行評論。我是說,他們在直播中的吵架,可以看作是中國大陸主播、主持人的一個縮影。

前幾天大家都看了「沐光四周年感恩祭」的特別節目,在「幸福婚姻對話」板塊中,我講到了自己研究婚禮主持語言的經歷。

其實我還做了很多的相關準備,以應付各種無法預料的突發事件。我做了各種假設,萬一在主持儀式中出現意外,該用什麼樣的語言化解。這個語言的設計,不能讓人有尷尬,甚至讓人覺得像是設計的橋段。

就是說,為了主持好,我真的下了一番功夫的。但是我瞭解到的大陸主播、主持人,在專業上下功夫的並不多。不能說沒有,但絕大多數都有一種「船到碼頭車到站」的意識。

跟大家說過很多次了,我以前在大陸某電視台做主播,所以跟北京、天津的一些主播、主持人有過工作上的接觸。還曾經在普通話考核的時候,跟天津的一些主播主持住在一起進行培訓。

當時跟我住一個房間的,就是天津電台的主持人,比我年齡大幾歲。為了不形成攻擊,所以我不提他的姓名。

這個人以前是某個工廠的車間工人,因為聲音條件不錯,被調到了工廠宣傳處,負責每天工廠的廣播宣傳。後來有機緣進了天津電台,做了電台主持人。

我們在一起住的時候,這個人從來不專心提高自己的水平,總是有事沒事的找女生搭訕。晚上回到房間,就打開電視看一些租來的低俗錄像片。

像他這種情況,據我瞭解並不在少數。我還知道天津電台有一個年輕人,也聽過他主持的節目。說真的,這個年輕人的主持水平只能說一般。但是在培訓的那段時間,幾乎見不到他人。晚上甚至常常夜不歸宿,不清楚是幹什麼去了。

就是說,那些人沒有經過專業科班學習,後天進入了播音、主持行當,仍然不鑽研專業、提高自己的水平。所以在我看來,天津交廣事件應該說及讓人出乎意料,又是在情理之中。

北京大學封校? 個別學生感冒?

接下來我們還是要關注大陸疫情。中共國家衛健委今天(13日)上午通報,昨天出現的57例本土新增病例,遼寧大連佔了40例,河北和內蒙古各發現4例,江西有3例,黑龍江發現2例,北京、河南、四川、雲南各發現1例。

今天北京大學通過「第一財經」闢謠了,聲稱北大「沒有封校」。北大保衛部的一名工作人員表示,考慮到「有個別學生出現感冒的情況」,目前校內不同樓宇、不同學院的管控措施有所差異,但「不存在封校」一說。

一名北大藝術學院的學生表示,學工老師在昨晚的一則通知中提示,近期北京疫情反覆多發,防控形勢複雜嚴峻。要求學生們配合疫防工作,以「公開發布」的疫情通報為準。

不過這位學生也提到,學工老師的提示中,強調了「非必要不出校」。我昨天(12日)節目中就分析了這個「非必要」問題,什麼叫「必要」,什麼又叫「非必要」?套用民間對中共官場的嘲諷,說你必要你就必要,不必要,也必要;說你不必要你就不必要,必要也不必要。

實際「非必要不出校」,這就是一道封禁令。個別學生出現「感冒」,有幾個學生「感冒」了?什麼「感冒」這麼嚴重,要求學生「非必要不出校」?中國一流的大學,北大的撒謊水平也這麼差?實際在我看來,北京大學很可能是封校了。

有一位朋友在聊天中透露,「4名同學和確診的人吃過飯,3個發燒⋯⋯」「北京大學已經開始封樓、封大門了」。

一位姓葉的同學在朋友圈發了一張圖,在大樓入口處,有兩名疑似身穿大衣、頭戴警帽的警察或是保安站崗。葉同學在文字中說,「趕緊run了」,「看到校內出現床防護服的人,真是太可怕了⋯⋯」

隨後葉同學又發了一張圖,圖中顯示,在北京大學的樓道內,一個深深白色防護隔離服的人,在用推車運送什麼東西。樓道的盡頭,還有至少3名穿隔離服的人。

葉同學在文字中說,北京大學的「南門已封鎖」、「東門已封鎖」。另一位朋友在下面回覆,「從東門想出去被攔了」。

另外一位叫「小洋」的人,在微博中也發了一張圖,顯示在樓梯口有3名身穿白色隔離服的人。「小洋」表示「封了兩個宿舍樓」。

我一直說,中共通報的情況不可信,它的數字是騙人的。用民間的俏皮話說,中共的數字就是墳頭燒報紙——唬弄鬼。

隔離成了搖錢樹 「老百姓是牲口」

接下來我要再說說大陸的防疫隔離情況。今天(13日)有武漢的網友向我爆料一些外界無法得知的國內防疫隔離內幕。這是一位武漢「街道基層公務人員」,幾天前被派到隔離酒店搞隔離工作,每天24小時待在酒店裡。

先說網友在郵件中附帶的兩份「內部資料」,一份是「武漢江岸區集中隔離場所隔離人員管理應知應會手冊」,對「管理」、「服務」和「安全」都做了明確規定。

另一份是「國內重點地區人員健康管理措施一覽表」,日期顯示是11月13日,也就是今天。上面顯示包括甘肅、寧夏、河北、北京、四川、雲南等13個省和直轄市的「管理措施」,對未滿14天和超過14天的隔離人員,都有明確的隔離要求。

上面文字顯示, 集中隔離期間,前7天隔天1檢(第1、3、5、7天);第10 、14天免費進行1次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單採單檢」,解除隔離前「雙採雙檢」。集中隔離期滿後納入居家隔離管理14天,期間第2、7、14日進行3次核酸檢測,「單採單檢」。

網友在郵件中告訴我,他所在的酒店剛開了幾天,是江岸區20來家隔離酒店中的一個。他說中共開隔離酒店成了常態工作,「因為目前國內疫情比較嚴重,有好些地方有確診病例。雖然湖北、武漢沒有確診病例,但是去過中高風險地區回鄂回漢的人員都要進行集中隔離」。

網友表示,他所在的酒店就是收這類隔離人員。從中高風險區回來的人,需要集中隔離14天,然後居家隔離14天。如果不具備居家隔離的條件,經申請也會送到他所在的酒店隔離,直到期滿。

網友介紹,他所在的隔離酒店有16名工作人員,包括政府僱用的6名保安,酒店7名工作人員和3名街道派來的社區醫護。

網友說「關於費用問題,我覺得真是太花錢、太浪費,感覺上面的大領導為了個人的烏紗帽,只要求不出事,只要本地區沒有確診,哪怕不惜一切代價,花再多的錢都無所謂。」

網友在郵件中表示,首先包一個酒店,按照全部房間每間每天200元支付酒店費用。網友說他所在的「酒店有108間房,每天房費就是21600元。包括工作人員,目前住了大概60人」。

當局要求,「隔離人員一人一間房,每人3餐費用100元/天。還有一大堆防疫物資的費用,一次性防護服價格是80元/套,一天都要用掉十幾套。還有一次性口罩、手套、鞋套、帽子、酒精等。另外還有核酸檢測費用,隔一天就做一次核酸,包括工作人員。每天酒店產生的垃圾,都得聯繫專門處理醫廢垃圾的環保公司來拖」。

網友指出,上面提到的「這些費用都是財政買單。政府出血,和領導有關係的相關供應商發點財。說白了還是納稅人的錢,當官的花著不心疼,還能得好處」。

從網友披露的這些,我已經看到了,中共當局把集中隔離當做了「搖錢樹」。利用集中隔離,從中為中共官員和他們的親朋好友謀取利益。表面上好像是有的財政買單,但羊毛出在羊身上,黨不會吃虧,它也不會創造財富,都是從老百姓身上搜刮的血汗錢。花得越多,老百姓被搜刮的就越厲害。

網友在郵件中寫道,「可能小粉紅會說,中共政府多負責,都是為了人民的生命健康才這樣嚴格管控。其實你要是真正瞭解了中共的內幕,你不會這樣認為,層層的中共官員首先考慮的是自己的烏紗帽。」

網友接著寫道,「為了不出事,管控要求越到下面越嚴,才會出現全國各地各種極端的管控措施。寧可錯殺一千,絕不放過一個,老百姓在它們眼裡就是牲口」。

網友最後寫道:「邪惡的政權統治造就了這個畸形的社會,期待中共邪黨早日倒臺」。

週末暖心一刻

週末了,最後說一個讓大家稍微放鬆心情的事。

今年8月,科州丹佛的兩位年輕人27歲的凱蒂·鮑爾和25歲的特洛伊·哈德森舉行了婚禮。新娘凱蒂9歲的弟弟古斯在婚禮現場向姐姐送上了祝福,古斯送祝福這一幕,打動了在場的每一個人。

視頻中可以看到,古斯左手拿著麥克風,右手拿著手機,對著姐姐凱蒂和姐夫哈德森。他說「我知道,我在這裡可能看起來有點悲傷,但這是快樂的眼淚。」當他說到「快樂的淚水」時,古斯看上去很激動,姐姐凱蒂也有些情不自禁。

古斯說:「凱蒂,我非常愛你。我非常開心,你給了我一個姐夫。」這時,古斯已經淚流滿面,現場的每個人都被這種情緒感染了。現場一片掌聲,夾雜著感嘆。

婚禮攝像師在社交平台分享了這段感人的視頻。有幾百萬人看過之後,都表示古斯的話很暖心,讓人的心都被融化了。

有人留言寫道,「這是我見過的最可愛的事情!」還有人說,「天哪!我不會因為社交媒體上的視頻而哭,但該死的,這讓我哭了。他是這樣一個了不起的演講者和可愛的靈魂。」

人性中,總有一些非常美妙的東西,就是我們一直強調的善。大家看過這段影片,是否也被感染了呢?

沐光四周年特別單元節目已經告一段落,謝謝大家對我們的主持,也歡迎大家留言,分您您最喜歡的單元。

另外為了感謝大家,我們還推出了感恩回饋禮的社群活動。只要大家將貼文點贊分享,並留言給一位朋友,說出什麼時候開始接觸到新聞看點,您就有機會得到我們的特殊禮物——沐陽的唐詩誦讀。

這個活動持續到美東時間11月25日中午,歡迎大家參與分心那個,一起走在傳遞真相的路上。

******************
她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被記錄於正史的相面大師,被稱為相術的祖奶奶。她曾預言劉邦必稱天子,一個普通女子會生龍子,貴極人臣的丞相會餓死,富可敵國的寵臣會一名不文。她的預言無不靈驗。

在今天的歷史看點,我們會聊一聊奇女子許負的故事。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

我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http://youlucky.biz,還有一個是http://muyangshow.com。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加入會員觀察獨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陽會員網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陽: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歡迎訂閱+按小鈴鐺: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費下載電子書】: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