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強制接種疫苗的弊端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Wesley J. Smith撰文/信宇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卡通片中,人們經常會看到爆炸的雪茄,而這個形象正是對疫苗強制注射的絕妙隱喻。影片中有一個經典情節令人記憶猶新:有人給一隻肥貓點了一支大雪茄,肥貓抽了幾口之後,雪茄就爆炸了,菸灰一下子撒滿了這個倒楣蛋的臉上。

美國總統喬·拜登正在點燃一支全國性的雪茄。他計劃要求大型企業以及那些與政府存在業務往來的公司強迫員工接受強制性疫苗注射。顯而易見,這個措施絕對荒謬透頂。

澳大利亞等各國民眾大多接受了更為嚴厲的公共控制措施,而我們美國人民通常不會像綿羊般溫順盲從。我們崇尚獨立思考、自由行事,反對獨斷專行、亦步亦趨。

因此,儘管以失去工作為代價的威脅毫無疑問會促使一些「對是否注射疫苗猶豫不決」的人接受疫苗,然而在我看來,這些強制注射疫苗的規定正如雪茄爆炸般給廣大民眾帶來嚴重危險。

例如,空軍將失去12,000名訓練有素的預備役人員,原因只是他們不想接受強制性新冠疫苗接種。海軍、陸軍和海軍陸戰隊等軍種的疫苗注射規定要到今年晚些時候才會生效。如果他們都不可避免地步空軍的後塵,那麼可以預期,還有數萬名將士將面臨不得不離開軍隊的嚴峻考驗。

我明白,與普通民眾相比,軍隊服役人員享有的自由程度往往不夠高。然而現實狀況是,只有不到100名軍隊將士因感染新冠病毒離世,而且其中很大一部分屬於預備役軍人。在中共軍事威脅越來越大、且絕大多數軍人已經接種了新冠疫苗的情況下,頂著失去訓練有素的軍人和潛在的戰備成本等風險,強迫將士接種新冠疫苗,這樣做真的值得嗎?

我們先來看一下西南航空公司(Southwest Airlines)的境遇。該公司最近剛剛取消了一千多個週末航班,此舉嚴重損害了航空公司的可靠性聲譽。西南航空否認強制注射疫苗規定導致了這種混亂。然而,該公司剛剛放棄了讓所有未接種疫苗的人員無薪休假的計劃,這應該不是巧合。

同樣的事情可能也發生在美國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s)身上。該航空公司至今取消了數以千計的航班。這與疫苗規定之間存在聯繫嗎?美航公司明確作出否定。然而,在疫苗規定即將生效之際,航空旅行遇到了如此重大的動盪,個中關聯確實耐人尋味。

接下來我們遭遇了嚴重的供應鏈危機。倉促推出的強制注射疫苗規定,進一步擠壓了本已緊張的勞動力市場。目前尤其緊缺卡車司機,缺口達約8萬人,致使各大港口積壓的貨物堆積如山,無法正常運送出去。

基於這些因素,各大企業和工會遊說者正在向拜登政府施壓,要求將新冠疫苗強制規定推遲至聖誕節後。尤其令人擔憂的是,全國貨車運輸協會(The National Trucking Association)警告稱,「37%的司機」預計將拒絕對疫苗規定妥協,將「通過退休、辭職和跳槽到不受拜登疫苗規定桎梏的小型公司」。

這絕不僅僅是私營機構面臨的問題。紐約市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不久前剛興致勃勃地宣布了全市市政職員注射新冠疫苗的強制性規定。然而,此項政策推行進程並不順利。《紐約郵報》剛剛報導,「據憤怒的民選官員稱,由於新冠(COVID-19)疫苗接種任務造成人員嚴重短缺,紐約市消防局(FDNY)週六關閉了全市26家消防公司。民選官員們認為此舉『不合情理』,並警告稱可能帶來災難性後果。」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當城市官僚部門在審查各種醫療和宗教豁免申請時,同樣抵制強制疫苗注射的警察卻仍堅持在工作前線。然而,假如數以千計的警察決定保釋而不是服從疫苗規定,紐約的犯罪浪潮只會變得更加洶湧。還有數以千計的環衛工人,因為不願屈服於疫苗規定而面臨裁員,這意味著被譽為「大蘋果」(the Big Apple)的紐約全市可能很快就會成為「大垃圾場」(the Big Stinky)。

醫療保健業也正遭受著強制疫苗「炎」的侵蝕。成千上萬的醫療工作者由於不願接受強制性疫苗規定而遭到解僱,迫使一些醫院縮減服務範圍。尤其引人關注的是,曾經是推行新冠疫苗注射規定運動先鋒的醫院,最近已經開始退縮了,現在只有42%的醫院對員工提出了新冠疫苗接種要求。

需要明確聲明的是,我本人並不反對接種新冠疫苗。事實上,我在今年3月剛剛完成了兩針疫苗注射;根據醫生的建議,我計劃很快接受第三針。

然而,在現代的自由社會中,強制性規定必須是合情合理的;而此次全國性的新冠疫苗注射規定顯然沒有達到這個門檻。理據很多,茲舉數例如下:

• 此次全國範圍的疫苗注射規定並無先例可循。即使在歷史上天花和小兒麻痹症大流行期間,聯邦政府亦沒有對全體國民提出強制疫苗注射要求。

• 拜登政府正在濫用公司制。聯邦政府試圖通過私營機構對個人強制執行各項政策規定。這與自由社會的運行機制格格不入。

• 從新冠病毒感染中康復過來的人具有天然的抵抗力。既然如此,要求那些具備抗體的人非自願地將物質注入自己的身體是不合情理的。

• 測試已是一種行之有效的保障方式。假如我們能夠隨時獲得便捷的新冠病毒測試,那麼對疫苗的依賴和吹捧就會顯著降低,因為受到感染的人可以隨時進行隔離,有併發症的人可以確保與他們有關的每個密切接觸者都檢測為陰性,而且新的感染也能得到預防。但是目前的問題是缺少足夠的現成測試。那麼,何不通過「疫苗神速行動」來製造新冠病毒測試劑呢?

(譯註:疫苗神速行動(Operation Warp Speed),也譯為「曲速行動」,是川普政府為了研發抑制新冠病毒的疫苗而發起的全國性行動,採取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的方式進行,旨在加快疫苗的研發並且能夠大規模製造和銷售。該計劃於2020年5月15日由官方正式宣布,規模龐大,參與方包括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食品藥品管理局(FDA)、國防部、農業部、能源部和退伍軍人事務部等多個政府機構和部分私人企業,預算經費預估至少為100億美元。「曲速」是一種假象的超光速,經常出現於《星際迷航》(Star Trek)等科幻電影中,在曲速狀態下可以實現超光速飛行。)

• 疫苗的效力隨著時間的推移而不斷下降。這就是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為何敦促所有已經接種疫苗的人再打一針。如果疫苗提供的利好不斷減少,我們為何還要繼續用一個接一個的強行規定任務來攪亂整個國家?

• 接種疫苗行為本身可以傳播疾病。我們現在知道,接種疫苗的人員會被感染,也會傳播疾病。這對那些支持疫苗注射強制規定的人是一個直接的打臉。

• 選擇接種疫苗之外的方式預防病毒主要是自行承擔染疫風險,無關他人。注射疫苗只能減少遭遇嚴重疾病或死亡的機率,而不能完全消除。允許未接種疫苗的人員在知情的情況下自願面對增加的風險,比強迫他們接種疫苗侵犯他們的個人自主權,顯然會更加合情合理。

• 接種疫苗並不能保證脫離風險。注射疫苗帶來的風險是客觀存在的,無法完全避免。例如,少數年輕人在接種疫苗後出現了心肌炎和心包炎等,這些潛在的嚴重疾病會導致胸痛、呼吸急促、心跳顫動等。

在一個自由社會,道德上的反對意見值得重視。在民眾當中有數百萬人在道德上反對接種疫苗。我們的政府應該一意孤行強迫反對者接受疫苗注射嗎?不!這絕對不是美國的行事方式。

政府如何才能做到順應民心?敦促民眾接種疫苗,不厭其煩地向民眾解釋疫苗注射的意義和方式,而不要譏諷嘲笑,也不要使用像前總統醫療顧問安東尼‧福西(Anthony Fauci)這樣觀點善變、投機取巧的發言人。歡迎合理的不同意見,廣開言路,幫助民眾作出正確選擇。坦率承認我們的未知領域,尚有許多科學難題亟待探索,政府需要客觀公正地向民眾呈現事實。

一言以蔽之,我們是崇尚自由價值的美國人。自由價值不僅會促進互相之間的禮讓,而且我相信這也會使懷疑論者更有可能接受疫苗接種。我們達成了一個基本的共識:根本不存在全國範圍爆炸的雪茄。

原文:Vaccine Mandates Are an Exploding Cigar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韋斯利‧史密斯(Wesley J. Smith),獲獎作家,是「人性化」(Humanize)播客(Humanize.today)的主持人,發現研究所(the Discovery Institute)人類例外主義中心(Center on Human Exceptionalism)的主席,也是患者權利委員會(the Patients Rights Council)的顧問。他的最新著作是《死亡文化:「傷害」醫學的時代》(Culture of Death: The Age of 「Do Harm」 Medicine)。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