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六中全會透露三個重大信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1月11日,中共六中全會閉幕。海內外媒體對六中全會有各種解讀。筆者認為,雖然六中全會公報充滿假話、大話、空話,但還是透露出三個實實在在的重大信息。

一,最後的頌歌

今年是中共成立百年。100年來,中共通過了三個歷史決議。

1945年4月20日,中共在延安召開六屆七中全會,通過《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對毛澤東之前的一些中共領導人,包括陳獨秀、瞿秋白、李立三、王明等的問題進行「清算」,承認中共犯過「右傾機會主義」、「左傾盲動主義」、「教條主義左傾」等錯誤。

由於陳獨秀與中共決裂後病逝,瞿秋白被槍殺,李立三長期靠邊站,這次全會重點是批判以王明為代表的從蘇聯回國的「國際派」。在隨後召開的中共七大上,王明、博古、張聞天等被逐出中共權力中心。

中共六屆七中全會及隨後的中共七大,確立了毛澤東在中共最高層的「核心」地位。

1981年6月27日,中共在北京召開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對毛澤東當政時的問題進行「清算」,重點總結「文化大革命」的教訓,將其定性為「由領導者(毛澤東)錯誤發動的」,「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認為毛澤東應為「這一全局性的、長時間的左傾嚴重錯誤」負主要責任。

這次全會上,毛澤東生前指定的接班人華國鋒,被迫辭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的職務。此前,華已被迫卸任國務院總理之職。至此,華擔任的中共黨政軍三個最高職務全部被剝奪。

全會選舉鄧小平為中央軍委主席。掌管「槍桿子」的鄧,從此成為中共第二代領導集體的「核心」。

2021年11月8-11日在北京召開的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長達7000多字的六中全會公報,沒有一句話談中共存在的問題,沒有一句話談中共應汲取的教訓,通篇充斥著對中共「偉大、光榮、正確」的頌揚。

其中,談到中共第三個歷史決議時,談的都是中共的「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既沒有「右傾錯誤」,也沒有「左傾錯誤」,更沒有極左極右的「嚴重錯誤」。

公報談到毛澤東是「好好好」,談到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是「好好好」,談到習近平也是「好好好」。

這些「假、大、空」的歌功頌德說明了什麼?說明中共已徹底喪失自我反省、自我革新能力。這些「好好好」,是當前中共內外交困、陷入全面危機之際的自我安慰,自我陶醉,甚至是自我麻醉,是百年中共已經走到歷史盡頭的重要標誌。

由於習在十八屆六中全會上就已成了「習核心」,十九屆六中全會對習「超常規地撥高」,與其說是為習在明年的中共二十大上「三連任」鋪路,不如說是把習架在火上烤。

二,習無接班人

這次全會結束前,關於習近平接班人的傳聞甚囂塵上,有各種說法。但是,這次全會沒有顯示出習近平有接班人的任何跡象。

六中全會公報給習近平戴了很多高帽子,稱習提出了一系列「原創性」的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習思想」是「二十一世紀馬克思主義」。黨確立了習的「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對「新時代」黨的事業發展「具有決定性意義」。

11月12日,介紹中共六中全會的記者會上,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江金權表示,六中全會公報確立習近平的核心地位,是「時代呼喚、歷史選擇、民心所向」。

既然如此,習在中共二十大上「三連任」,就應該是無可爭辯的了。

六中全會公報透露的這一信息,與此前某些外媒的看法完全一致,那就是,「習近平的接班人是習近平」。

中共「第一代領導核心」毛澤東當政時期,沒有解決接班人問題。

毛選定的第一個接班人劉少奇,在文革中,被當成「叛徒、內奸、工賊」整死了。毛選定的第二個接班人林彪,在毛準備打倒他前夕,在蒙古溫都爾汗墜機身亡。毛加在林彪身上的罪名有「資產階級野心家、陰謀家、反革命兩面派、叛徒、賣國賊」等。毛選定的第三個接班人王洪文,最後被中共認定犯了「領導反革命集團罪、陰謀顛覆政府罪、策動武裝叛亂罪、反革命傷人罪、誣告陷害罪」,判處無期徒刑。毛選定的第四個接班人華國鋒,最後被中共認定犯了「推行和遲遲不改正『兩個凡是』的錯誤方針」等「四宗罪」,被迫辭去中共黨政軍最高職務。

中共「第二代領導核心」鄧小平當政時期,沒有解決接班人問題。

鄧曾選胡耀邦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但在1986年,鄧以胡「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為藉口,把胡趕下台。之後,鄧選趙紫陽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但在1989年,鄧以趙「支持動亂、分裂黨」為藉口,把趙趕下台。再之後,鄧認可陳雲等中共元老選擇的江澤民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並親自冊封江為「江核心」。但江的表現令鄧非常失望。鄧一度想廢掉江,曾經警告江不改革就下台。只因擔心有人否定鄧1989年作出的出兵鎮壓「六四」學生民主運動的決策,鄧不得不放江一馬,但鄧還是不放心江,隔代指定胡錦濤為接班人。

江澤民當政或當「太上皇」時期,也沒有解決接班人問題。

江曾經想以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取代胡錦濤。2002年中共十六大後,曾慶紅成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黨校校長、國家副主席。這些職務都是胡錦濤接班前擔任過的。但是,由於曾慶紅名聲太臭,宋平等中共元老不買他的帳,2007年中共十七大後,曾被迫退休。江、曾退休後,成為中共「深層政府」的首腦,繼續在幕後操控中共重大人事安排。江、曾一度想讓十七屆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當接班人。但是,2012年3月15日,薄熙來被抓捕,後被習近平當局判處無期徒刑。江、曾也想讓十八屆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當接班人。但是,2017年7月14日,孫政才被抓捕,後被習近平當局判處無期徒刑。

習近平上台至今九年,一直沒有選定接班人。

習現在最關心的事,不是誰接他的班,而是他本人能否在中共二十大上實現「三連任」。

百年中共沒有解決依法、有序實現最高領導人權力更迭問題,這是中共「一黨專制」固有的內在的不可克服的矛盾決定的。

近年來,常有人講,習近平是最後一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從百年中共已喪失自我反省、自我更新能力,習上台九年沒有確定接班人來看,這個說法或許成真。

三,「鐵帽子王」是重大威脅

中共六中全會公報肯定了毛澤東,也肯定了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充分肯定了習近平。從表面看,習與毛、鄧、江、胡,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一派和諧景象。

實際情況果真如此嗎?非也。

11月8日,中共六中全會召開的第一天,新華社播發長達12500多字的「重磅文章」《不可逆轉的歷史進程》,「習近平」出現77次,「毛澤東」出現6次,「鄧小平」出現2次,「江澤民」出現0次。

11月8日,中共六中全會召開的第一天,《人民日報》頭版發表一篇述評,一篇本報評論員文章。述評稱:「黨內從來沒有『丹書鐵券』,誰也當不成『鐵帽子王』」。

本報評論員文章稱:「任何人都不能心存僥倖,都不能指望法外施恩,沒有免罪的『丹書鐵券』,也沒有『鐵帽子王』」。

11月9日,《人民網》發表文章再次談到,「反腐敗鬥爭中,誰也沒有免罪的『丹書鐵券』,誰也不是『鐵帽子王』。正如習近平所說:『哪有動不了的人?!』」

習近平2013年1月發動反腐打虎戰役,至2021年的今天,共查處542名副省軍級及以上高官,以及其他中管幹部,包括160多名將軍,還有一些高官或將領跳樓、上吊、服毒自殺,其中,大多數都是江澤民、曾慶紅提拔重用的。

習抓捕的數百名包括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武警司令、部長副部長、省長副省長、省委書記副書記、省政法委書記副書記等充分證明:江澤民、曾慶紅是中共黨政軍最高層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

在習發起反腐打虎之後,關於「鐵帽子王」的說法,最早出現在2015年1月15日發表的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中,其中寫道:「腐敗沒有『鐵帽子王』,反腐敗絕不封頂設限」。

在中共黨內,在腐敗問題上,誰最有資格被稱為「鐵帽子王」呢?毫無疑問,江澤民、曾慶紅是也。

習上台九年來,抓捕了江、曾及其親信提拔重用的從中央到地方的一批黨政軍高官,直接觸犯了「江、曾利益集團」的切身利益。這些「老虎」及其背後的「老虎兒子」、「老虎孫子」、「老老虎」、「老虎王」,個個對習恨之入骨,都想把習趕下台,有的甚至可能想置習一家老小於死地。

江、曾的重要親信周永康、郭伯雄、薄熙來等「老虎」,現在仍被關在秦城監獄裡。江、曾派系的「金融大鱷」——原華融集團董事長賴小民,已被執行死刑。

江、曾派系的「金融大鱷」——明天集團掌門人肖建華案,原華信集團董事長葉簡明案等,仍在查辦中。江、曾派系的政治打手「孫力軍團伙」仍在清洗中。

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擔心被習清算,已將其掌控的圈錢公司——博裕資本,從香港遷往新加坡。曾慶紅的侄女曾寶寶的公司花樣年,現在借不到錢,還不起債,陷入「至暗時刻」。

還有與江、曾有密切利害關係的螞蟻集團、阿里巴巴、滴滴出行、趙薇夫婦的公司、董卿丈夫密春雷的公司、海航、恆大、上海電氣、國家開發銀行等,都在整肅中。

六中全會前夕,江、曾的重要親信,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突然被曝出性侵網球名將彭帥的大醜聞。

諸如此類的大事,還可以列舉很多。

這些「你死我活」、「真金白銀」的較量,不是六中全會公報中「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假話、大話、空話能夠掩蓋得了的。

中共六中全會召開的第一天、第二天,中共喉舌《人民日報》、《人民網》,三次敲打「鐵帽子王」表明,六中全會後,中共二十大前,習與「鐵帽子王」江、曾之間的內鬥肯定會繼續下去。

結語

11月5日,六中全會召開前三天,原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被逮捕。

從中紀委的通報和公安部長趙克志的講話看,「孫力軍政治團伙」的問題相當嚴重,可能涉「謀反」與「政變」陰謀。其最大的後台老闆就是江澤民、曾慶紅。

從2020年1月17-18日習近平訪問緬甸,至2021年11月13日的今天,習已有將近22個月沒有出國訪問了。

期間,國外,從今年1月28日美國大西洋理事會發表旨在「換掉習近平」的《更長的電報》,到8月13日、30日,9月8日,國際金融巨頭索羅斯三批習近平,反習浪潮一波接一波。國內,習當局反覆提張國燾「分裂黨、另立中央」,王明「不聽黨中央指揮」,以及周永康等「野心家」、「陰謀家」等。

這些情況表明,擔心國內外反習勢力聯手通過「政變」搞掉習,可能是習22個月不敢邁出國門最重要的原因。

江、曾作為中共黨政軍最高層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是中共最黑惡勢力的總代表。雖然其勢力已遭到重挫,但是,江、曾給習製造的危機,使習如同坐在火山口。習近平一日不抓捕江、曾,江、曾及其親信就一定會折騰下去,讓習沒有一天好日子過。

中共六中全會後,解決「政變」威脅,可能是習的頭等大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