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選地方人大代表遭堵截 「全過程民主」被打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6日訊】2021年至2022年上半年,是中國全國各縣(區)鄉兩級人大代表的換屆選舉之年。近期,中共黨媒開始加大力度宣揚所謂「全過程人民民主」的論調。與此同時,包括北京在內的一些省市的獨立參選人卻遭到種種非法阻撓與打壓,甚至人身自由被限制,生命安全被威脅。

五年前,北京市退休工人金先生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曾坦言,人民代表應該是代表民意的人,但是在中國,民眾根本見不到人大代表,「你要想反映民情民意,代表是誰,基本你不知道」 。

五年後,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女士決定站出來行使公民的被選舉權,她想要做一個普通民眾都找得到的人大代表。然而,像其他所有自發站出來參選人大代表的獨立候選人一樣,她也遭受了來自官方的各種打壓。

11月5日,北京市舉行區縣人民代表大會換屆選舉投票。然而,在這次投票之前,被外界視為「全過程民主試金石」的北京市14名獨立參選人卻於11月1日發表了一份聯合聲明,宣布「停止獨立候選人的參選活動」 。聲明說,他們遭受了來自地方維穩系統的恐嚇和施壓,「為了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不得不作出停止參選的決定。李文足也是這14名無黨派獨立參選人中的一員。

這份聲明披露,自10月15日發表《獨立候選人參選宣言》以來,有10名獨立參選人被警察「死看死守」,有的參選人被限制活動範圍,不能離開其居住的小區,有的參選人被警察請到派出所「喝茶」,有的則在深夜被警察從家中帶走強制性去「旅遊」,還有人被鄉政府威脅要強拆其住宅;有的被警察威脅不許出門,「遛狗也不行」。

事實上,獨立參選人李海榮和郭啟增在北京十八里店鄉的住房,在11月12日已遭地政府派人強拆,手機被強拆人員搶走,最終兩人被迫宣布退選。

與此同時,上海、湖北、四川、福建等地的獨立參選人,也遭到地方當局不同程度的打壓。

據美國之音報導,福建省順昌縣下崗工人張德錦今年獲得18位選民推薦提名,成為該縣人大代表初步候選人,但是當地選委會根本就不沒有依法公告他成為初步候選人,而是直接剝奪了他的參選資格。

張德錦說,這幾天當地政府派人在他家周圍監視他,污衊他是「黑社會」、「流氓」,逼迫推薦他參選的人撤銷提名。

正在獨立參選的成都市青羊區訪民王蓉文也告訴美國之音,她10月末曾經被成都警察用汽車從北京大興機場拉回家中,然後被強制居家隔離14天,導致她雖然拿到了候選人推薦表卻無法跟推薦參選的選民見面徵求他們的簽名,而抓她並與她一同返回成都的幾名警察都有行動自由,無需隔離。

67歲的王蓉文曾被指控「尋釁滋事罪」坐牢兩年多。她想參選,結果她複印的推薦表和手機都被維穩人員搶奪,選舉投票的那一天還被人看守起來。「體現在我身上,確實沒有全過程民主,我就參與不了」, 王蓉文說,「根本都沒有(民主),都是騙人的鬼話。」

中國首位以無黨派個人身分自薦當選市級人大代表的湖北省潛江市公民姚立法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的憲法和相關法律規定是自相矛盾的。憲法上講什麼「人民當家作主」、「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但實際上「組織選舉的官方公然不擇手段地把這些希望成為人大代表的人統統打壓下去」,這說明中國選舉方面的法律在實施的過程中「不管用」。

姚立法說:「國家的法律沒有它的神聖性,可以被人來違背,而不受到追究。我認為這是一個很荒唐的事情。」

在紐約的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共同主席王軍濤則直言,在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受到嚴厲限制的中國,所謂「全過程人民民主」是個很虛假的概念。

他表示,真實的選舉,是允許每一個公民自由的投票給他們認同的候選人;而每一個願意擔任公職的公民,只要滿足一定的條件,都應該可以自由的參與競選,但在中國,這些都是不存在的。中共當局把「民主」這個意義清晰的名詞加個定語,改成所謂「全過程人民民主」,實際上是想給中共的一黨專制獨裁換個包裝,是在閹割真正的民主。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