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世界網協槓上中共 要求調查張高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6日訊】 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11月15日(星期一),北京時間11月16日(星期二)。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秦鵬直播


今天焦點:世界女子網球協會(WTA)聲援彭帥,要求調查張高麗;中共封殺沒在怕,黃明志:「肯定要去(中國)!」《玻璃心》爆火後首次台灣演出。(秦鵬直播

Sydney:在中國著名網球選手彭帥爆出被中共前副總理張高麗強迫發生性關係之後,彭帥被全網封殺,沒有消息。世界女子網球協會(WTA)主席週日發布聲明,要求中共當局對此進行調查。表示要做對的事情,不在乎因此被中共切斷中國市場。

秦鵬:大馬華人歌手黃明志,週一舉辦發片記者會,和陳芳語一起獻唱《玻璃心》,慶祝YouTube突破3,000萬次點播。記者提問是否擔心被中共封殺,他回答很霸氣。他還透露很多大陸同行也讚歎他的新歌曲,讓他很驕傲。

世界網球協會聲援彭帥 要求調查張高麗

Sydney:中國女子網球名將彭帥,11月2日晚上在微博上發文,指控今年75歲的中共前常委、原副總理張高麗對她進行侵犯,還始亂終棄。隨後,她的這條微博被刪,她本人也失蹤十幾天,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外界懷疑她被中共軟禁。

秦鵬:彭帥的指控在大陸網上和國際上持續發酵,人們管中窺豹,對中共高官的普遍性的淫亂、無法無天有了更多了解。而中共的言論審查,也讓世界震驚:彭帥的微博在30分鐘後被撤下,她的名字在中國被屏蔽,「網球」一詞也一度被屏蔽。

Sydney:事件有了新進展,國際上的聲音出現了,要支援彭帥。11月14日,世界女子網球協會WTA主席西蒙(Steven Simon)發布了一份公開聲明,要求對張高麗進行調查。這是迄今為止國際社會對彭帥控訴張高麗事件最強硬的回應。

秦鵬:是的。史蒂夫‧西蒙的這份聲明的名字就叫「WTA尋求對前中國(共)領導人的性侵犯指控進行全面、公平和透明的調查」,副題是「WTA還呼籲結束對彭帥的審查」,表明對彭帥的支持。這樣的表態,對長期普遍實行「體育和政治脫鉤」規則的國際體育機構來說,非常罕見也非常大膽。

Sydney:西蒙的聲明說:「彭帥和所有女性都應該被聽到,而不是被審查。她對一名前中國領導人涉及性侵犯的行為的指控,必須得到最嚴肅的對待。在所有社會中,她聲稱發生的行為都需要得到調查,而不是被原諒或忽視。我們讚揚彭帥挺身而出的非凡勇氣和力量。世界各地的女性都在尋找自己的聲音,因此可以糾正不公正現象。

「我們希望這個問題得到妥善處理,這意味著必須對指控進行全面、公平、透明且沒有審查的調查。

「我們絕對且堅定不移的首要任務是球員的健康和安全。我們大聲疾呼,要伸張正義。」

秦鵬:彭帥失蹤之後,國際女子網球協會的工作人員和網球運動員,一直設法與她取得聯繫,但都杳無音信。網上甚至發起了尋找彭帥的推特活動,標籤#WhereIsPengShuai。

18次大滿貫得主克里斯‧埃弗特週日在推特上寫道:「這些指控非常令人不安。我從14歲就認識彭,我們都應該擔心,這很嚴重,她在哪?她安全嗎?有任何信息,我都不勝感激。」

Sydney:對WTA的聲明,法國網球運動員尼古拉斯‧馬胡特(Nicolas Mahut)呼應說:「彭帥失蹤的事實不僅僅是[世界網球協會]的問題。我們所有人都關心。」

而前一天,另一位法國網球選手科爾內(Alizé Cornet)也發布了帶有#WhereIsPengShuai(彭帥在哪裡)標籤的推文,說「讓我們不要沉默」。英國男子網球運動員布羅迪(Liam Broady)也發文說,「我無法相信這種事情會在二十一世紀發生。」國際的呼聲很強,尤其是來自於體育界。

秦鵬:真的很黑暗,一個世界聞名的網球名將,說不見就不見了,這讓國際社會感覺很害怕,換做其他人那麼更沒有安全感了。

Sydney:WTA主席西蒙說彭帥在將此事公之於眾時表現出了極大的勇氣,他說,「希望此事能進入全面和透明的調查階段。若非如此,那將不僅是對我們球員的侮辱,也是對所有女性的侮辱。」

WTA在過去幾天,因為未對彭帥的事件進行表態,遭到了外界的批評。但這一次,西蒙看起來已經準備好了要面對中共的審查和經濟制裁。因為WTA在中國有11站賽事,還簽下了一個在深圳舉辦年終總決賽的利潤豐厚的長期協議。

秦鵬:是。他還直接回應中共可能對WTA在中國禁賽:「我認為,大家都充分理解此事在許多不同層面上的利害關係。」「我想,從球員到董事會再到理事會,我們完全一致認為,唯一能夠接受的解決辦法就是做正確的事。」

彭帥至少是被軟禁 遭當局禁言

Sydney:《紐約時報》報導,西蒙從幾個信源得知,彭帥人在北京,目前是安全的,但是無法直接聯繫到她。秦鵬,對這個消息你是怎麼看的?

秦鵬:我表示懷疑,她至少是被軟禁的,遭到當局禁言。否則正常是可以給外面的朋友報個平安的。而且,從彭帥的微博看,有分析認為,她實際上懷孕了,為了給孩子爭一個名分,所以才和張高麗發生了激烈的爭執。我認為這個推斷很合理,因為她有錢、有名氣,和張高麗發生爭執,肯定不是為了錢之類的事情。而要想轉正,沒有前提是不可能的,似乎只有懷孕才能解釋。

那麼,這種情況下,中共當局會允許彭帥把孩子生下來、作為未來進一步指控張高麗的證據嗎?我高度懷疑,我認為中共不會的,因為它會擔心多出一件事讓中共不可掌控。所以現在西蒙得到的說她平安的消息,我認為,恐怕也是中共當局有意釋放出來的消息。

Sydney:是。西蒙說是取得了「包括中國網球協會在內的多個消息來源的確認,她是安全的,沒有受到任何人身威脅」。但是中國網球協會是在中共體制下,應該也不敢擅自發聲,因此西蒙的消息來源還是不能完全採信。

秦鵬:對。

改變「體育和政治脫鉤」?

Sydney:那麼,外界也關注,這一次世界女子網球協會公開發聲,會不會引發其它的體育機構跟風,改變長久以來「體育和政治脫鉤」的做法?

前幾天,公開譴責中共在對新疆、西藏、香港人的一位NBA球星埃內斯‧坎特(Enes Kanter)透露了一個驚人消息,他告訴CNN,說他曾經和NBA高層與聯盟總裁蕭華(Adam Silver)會面,蕭華表示支持言論自由。他說他這麼做是獲得了球團高層和聯盟總裁的肯定,「他們鼓勵球員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秦鵬:坎特的這個說法我相信是真的。中共過去這些年的做法不得人心,NBA當然為了市場,雖然不敢公開反對中共,但是私下裡也肯定是對中共不滿。而且,NBA畢竟誕生在自由社會,在美國言論自由的法律之下,所以也必須這麼表態支持自由表達。

不過,這做得還不夠,就像坎特說的那樣:「如果他們真的支持我,他們會在那裡發表一些東西。他們會發表某種聲明。」

Sydney:是的。坎特還說,「人們認為我在搞政治,我不搞政治。我做人權。」

當然,彭帥這件事中共會如何回應,又對北京冬奧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呢?我們還會繼續觀察和及時地為我們的觀眾朋友們進行分析。

秦鵬:是。我對結果不樂觀,因為一個懷孕的女孩可能不是中共那麼好控制的,所以中共不會輕易放她出來。而因為這件事,以及香港、新疆等人權事件,也一定會讓中共頭疼不已,不僅擔心很多國家領導人和組織抵制冬奧會,也一定會擔心哪一個運動員可能在電視直播的時候,做一些讓中共害怕的抗議舉動,所以中共當局為了迎接即將到來的冬奧會一定會採取一系列防範的方法。這也是很中共特色的東西,別的國家的體育盛事都開得像一個巨大的歡樂Party,中共每一次都搞得草木皆兵。

當然,這方面我們會繼續觀察。

中共封殺沒在怕 歌手黃明志:要去中國!

Sydney:《玻璃心》這個諷刺中共和中共制度下小粉紅的歌,在YouTube上點閱已經突破三千萬了。上週(12日),黃明志再推新歌《牆外》,歌曲三天就突破350萬觀看數,這首歌還居然看哭牆裡和牆外的人,我們週五的節目有介紹過。

週一(15日),黃明志舉辦發片記者會,與陳芳語合唱《玻璃心》,兩人在台上砸碎玻璃杯後,還當場掃了起來,畫面感很強,我們來看一下。

秦鵬:黃明志在記者會上說近來商演邀約暴增,多了約15場,很多廠商要求他穿著粉紅色的衣服演出。他說,《玻璃心》這首歌在中南美洲、非洲、北亞的華人圈引起這麼大的討論,進了四十幾個國家的排行榜,是他沒有預料到的驚喜,他當初認為會有話題性,「但沒想過會到這麼大範圍」。

Sydney:這就代表他唱出了許多人的心聲,大家不敢講的,他唱出來了。

秦鵬:是,也表示海外華人圈對中共的作為忍無可忍。

Sydney:黃明志的兩首歌,《玻璃心》和《牆外》,歌詞都有暗諷中共的意味,想當然耳,歌曲在中國被禁,他本人的微博等等也都被關。

去海南島,清明要祭祖

這次記者會上,記者問他,未來是否還敢去中國,黃明志表示:「肯定要去,我的祖先在海南島,清明要祭祖!」我們來看一下這段。

聽到他這麼說,秦鵬,你有什麼感覺?

秦鵬:他適合去當外交官,說的滴水不漏,他說那些都是大家的解讀。另外,感覺他那一本正經的樣子,讓我想笑,他說這首歌是要教大家愛小動物,可是他提到蝙蝠的意味很明顯,大家都知道用意,很聰明的人。

Sydney:他跟一些舔共藝人,或是不敢表態的藝人形成了明顯對比,我們之前也討論過,他是一個典範,證明了不用跪著,站著也是一樣能賺錢的。

他說預計明年疫情沒那麼嚴重的話也會去海南島祭祖,是不是很多人要擔心他的安危了……

秦鵬:我懷疑他業餘的運動是足球。因為他擅長踢球。他說是馬來西亞人,如果中共拒簽會變成國際新聞,導致中共在國際社會丟人現眼,而他說祭祖、又表達對中國祖先的愛,當然又不是愛中共,所以中共如果拒絕他又會顯得沒有人性。但是呢,如果中共放他進去,也很麻煩,怕他說出什麼來。所以,我覺得中共這一次要頭疼了。

Sydney:他自己的祖先來自中國,也因此他創作這些歌並不是因為仇視中國,而是他看不慣現在共產黨的很多做法。

秦鵬:是。《牆外》這首歌出來之後,網友就讚揚特別多,讚揚他用童真的手,展現了所有人類嚮往自由和美好的天性,說感受到了他對牆內人的那種深沉的愛,給了大家體諒和安慰。所以,牆內的很多人也看哭了。

Sydney:他在記者會上說,3年前為了拍MV才去過中國,不知道他講的是不是和王力宏合唱的《漂向北方》,2017年MV上傳到YouTube,這首歌也是廣為人知,點擊已經破億了。

不過,對於現在被封殺這件事,他說,過去在馬來西亞作品就常被阻撓,但「創作本來就應該自由,我希望不管什麼國家都好,可以更自己發揮自己的作品,這是一個普世價值」。

秦鵬:黃明志還接受了台灣中央社專訪。他講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就是有大陸的同行對他的《玻璃心》也大加讚揚。

他說,MV上架後,不只有網友留言,也有許多人私訊給他。「有一些大陸的工作夥伴會寫說:『你那首不能打名字的歌,那首歌真的很棒。』」他笑稱這是最真實的稱讚,「被同行稱讚很驕傲,就像被美女稱讚美女才是真的。」

Sydney:是,這首歌其實很多大陸人在聽。他在專訪中還讚揚台灣的包容力,說,「像我以前寫的《鬼島》是諷刺某些台灣現象,但這樣的歌在某某國家可能被罵死、被嚇到或是被禁,但金曲獎甚至讓這首歌入圍年度歌曲獎,台灣就是有這樣的包容力。」

秦鵬:是,他的那首《鬼島》其實是用反諷的方式,講述了台灣社會的自由和包容。我覺得有幾段很有趣:

「選政府竟然用投票 不爽他還可以換掉,國會像地理頻道 有吞球的也有黑道」
「這裡的民主人權根本大逆不道(娜魯灣)這裡的言論自由根本褻瀆領導」

說的我很想去台灣。

Sydney:其實「鬼島」一般都是台灣人自己對台灣不滿的時候會用的詞。這首歌我想也是用一種反諷的方式告訴台灣人,要好好珍惜這塊寶島吧,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像歌詞中「每個週末都有抗議遊行,那叫沒紀律」、「網路上言論都沒監控,根本精神有問題」等等,聽起來像在罵,但其實是展現出了台灣在言論和思想上很自由,沒有任何來自政府的打壓,其實是在讚揚台灣的民主和自由。

台灣網友聽了以後留言說,「我愛鬼島,我愛我的國家,我台灣人我驕傲。」也有網友說,「句句看似諷刺,其實句句透漏對台灣這塊土地的愛。」有網友更是深刻解讀,「懂的人知道歌在反諷那些活在台灣,享受各種自由的人,卻只會批評台灣,幹著投共賣台的行為。」

秦鵬:是,黃明志這些歌曲,都能夠體現出他看似放蕩不羈,但是實際上有一顆熱愛自由、也熱愛他人包括普通的中國人的心。

另外,他能夠獲得這麼多人的喜愛,真的是一件很意外、但是又在情理之中的事,因為現在世界變了,絕大部分人都認識到了中共的邪惡,所以,才有那麼多的人聽了他的歌曲之後,深受觸動,反反覆覆地聽,也傳播給了那麼多人。

Sydney:嗯,還沒有聽過這幾首歌曲的朋友,可以去YouTube聽一下,不但好聽也很有內涵。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