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北京交易所開市 金融開放還是割韭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6日訊】北京交易所開市,金融開放還是割韭菜?雙十一銷售「靜悄悄」,中國人消費力大幅下降?| 方菲訪談 11/15/2021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1月15號星期一。習近平9份宣布成立北京證交所,兩個半月之後,就在今天北京證券交易所正式敲鐘開市,成為繼上海、深圳之後的中國第三個資本市場。首日有81家企業參與交易,其中10家新股大幅上漲。然而外界普遍擔心的是,這意味著中共權力進一步干預資本市場。那麼中共迅速推出北交所背後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呢?另一方面,今年的雙十一與往年相比,銷售大為降溫。

那麼這背後反映出中國經濟和社會什麼樣的現狀?今晚我們請來兩位嘉賓來討論這些熱點話題,兩位都線上,一位是時事評論員Jason 博士,Jason 博士您好。

Jason: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那麼還有一位是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教授,謝田教授您好。

謝田:方菲你好,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謝謝二位。好的,那我想先請兩位花幾分鐘很快談一下現在正在進行的拜習會,那我想先請Jason 博士來談一下。我們看到拜習會現在我們知道雙方的在席的人數,都是有什麼樣的人出席。拜登這邊我很快說一下,有布林肯、耶倫,然後坎貝爾,然後另外就是蘇立文。還有就是另外一兩個其他的官員。那麼在中共那邊,除了習近平之外,有丁薛祥,然後王毅、楊潔篪、謝峰。基本上是這樣的一個,兩邊是這樣的一個布局吧。那我想請Jason博士很快談一下,一個就是您認為雙方在一些棘手的問題上,比如說是臺灣問題、人權問題會如何交鋒?另外一個,您如何看白宮在事前力圖降低大家對這次會議的期待。

Jason:用交鋒是不準確的,用這個就是。

主持人:各說各話。

Jason:和好可能是一個比較合適的說法。因為美國一開始就把這個會議定調定得非常明確,它是準備用這個會來降低雙方將來發生意外衝突的可能性。換句話說,美國這邊它對於中共那邊的理解是中共是沒有惡意的,如果雙方有衝突,一定是意外,一定是大家哪方面沒小心。所以說基於這樣的一個概念,好像是我們多交流。實際上這個在美國現任政府,從一開始就是這樣的一個思路。

現任的這個美國國防部長一直求著中共那邊,跟它建立一個熱線電話來防止發生衝突。然後布林肯一直努力地去找中共那邊,國務院找,他自己在美國被罵了一頓,又派他的副國務卿到天津又被罵一頓。整個來說的話,拜登政府是主動的,一直是主動找中共那邊談。談的目的主要就是不希望跟中共發生任何所謂的意外的衝突。在這樣的情況下的話,我不認為這個談話會有任何的衝突的層面。

因為他的目的是要雙方重點談友誼,重點談對於比如說什麼環境啊,或者說是氣候了等等這樣的話題,然後求同存異的那種狀態來談這個話。在我看來的話,這次會談基本上是以強調合作那個角度來談的,而不是強調大國競爭那個角度來談。這個過程其實我想大家也不會有什麼特別驚訝的地方,因為一開始這就是整個目前美國政府在很多對華政策上的一個趨勢,雖然它一開始接到了川普政府的對華政策的那一系列,就是他承接了那樣的一個態度。但是它從來都不認為那個是它會持續的狀態,它一定會逐漸扭轉到現在這個狀態。

主持人:那您覺得這樣一個會議之後,人們會看到什麼樣的一個趨勢呢?因為雖然說你不管有沒有期待,但是這個會議肯定之後有兩個結果。要嘛美中越走越近,要嘛就是對抗越來越加劇。那您覺得會有什麼樣的?

Jason:會,美國會做出更多的這種親中共那邊的姿態。你比如說吧,現在當然就是在貿易關稅這方面其實意義已經不大了。原來的關稅主要是想讓世界的製造業離開中國。用關稅作為一個經濟杠杆。但是現在整個全球貿易已經一塌糊塗了,中國對於美國的貿易順差拼命地上漲,因為整個關稅已經不起整個的調控作用。全球其他地方製造業都在減弱,中共那邊相對來說製造業在增加,在那邊生產,美國這邊有需求,你不管多少關稅它都要。

所以關稅這個概念已經不存在了。那麼很可能中方會要求美方允許,比如說中共黨員的家屬各方面能進入美國。以前當時美國官員去中國的時候,這也是中方給美國提出來的一些重要條例條款之一,還有就是一些敏感專業的中國留學生的問題。這些東西美國這方面都很可能會逐漸逐漸向中共那邊,按中共的要求給出一些妥協的新的措施。

主持人:好的,了解。那謝田教授您怎麼看這次會議啊?另外我想先很快問您一下,因為美國出席人員中有財政部長耶倫,我覺得挺好奇的。您覺得為什麼耶倫會在列啊?

謝田:對,首先這兩個雙方你看,談判的對話的人士完全不對等,完全不對等。基本上可以說這個是一種雞同鴨講的方式。美國方面也除了國務卿,再來就是耶倫。耶倫的存在,她參加我認為美國是想跟中共談一些關於順差,貿易順差的問題,匯率的問題。還有一個,美國現在不是這個左派政府推出了很多很多的一些,刺激經濟的一些大規模的支出嘛。現在估計應該給美國國債會增加至少大概3千億美元,所以他們需要讓中國可能繼續購買國債。

我想這可能是耶倫存在的目的,她參加的目的。其他那些,美國另外的4個人,全部都是NSC的,就是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4個人都是跟國家安全有關的。拜登也說過他要談人權和亞太地區的問題,我想這個就是臺灣問題。並且拜登的目的,他說要確保剛才Jason也談到確保避免雙方發生誤判,並導致意外的衝突。那就是說拜登的目的應該是施壓中共,然後讓它們不要對臺灣動武。

不要就是說搞解放臺灣或統一,或者是攻打東沙群島什麼之類的東西,我想這是主要的。而中方派出的人員,你看它除了丁薛祥,這是很奇怪的一個教授,這是這個習近平的大爺,大概是貼身心腹了,其他那些全部都是外交人員。按照中共的目的顯然它就是把這個當做一種引導,或者是就是說想指導美國怎麼做,怎麼處理外交事務的事情。其實你看它這個說辭就很怪。習近平說要美國和中國要各自辦好國內的事情,又承擔起應盡的國際責任。

你辦好各自內勤,中共事實上不是在干涉美國的內政了嗎?雖然是跟那個。

主持人:要指導全球了。

謝田:你要指導美國了,對,它還是對拜登,我覺得這是一個極盡羞辱之事。就是它要拜登,就是說它告訴拜登,你沒有,國內的事情也沒做好,你的國際責任也沒承擔起來。就是說,這就是中共說法。比如它要,它要就是說準備把美國,中美關係推向中共所說的正面的方向前進,這是為它出來的人詮釋的這些外交系統的。這個事實上就是要美國基本上來說,你不要再管我們要做的事情。

中共你不管是在顛覆美國,或者是推一下,把這個全人類推向毀滅,或者邁向它所謂的那些國際人類共同體。這些我要當這個國際老大,我要挑戰美國這些,你最好不要給我找麻煩,基本上就是這樣一個定調。所以這個雖然是雞同鴨講,但是雙方各自有各自的目的,也是肯定。

主持人:所以您覺得這個會議之後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呢?

謝田:會議的結果,我覺得拜登政府首先它視訊峰會的目的是要避免發生誤判,並導致意外。我覺得這一點上是一個非常,戰略上非常嚴重的錯誤。像是把美國這麼大一個強國,世界頭號強國置於一種就是說祈求中共不要讓我,不要讓我覺得不得不那個。

主持人:受制於人。

謝田:受制於人。基本上把美國的底線交給人家,或者就是一種屈膝的投降。

謝田:置於一種乞求中共不要讓我不得不…

主持人:受制於人。

謝田:基本上把那個美國的底線交給人家,或者就是一種屈膝的投降。而這個呢,這時候我認為,當然我們現在今天九點四十,會談還在進行,如果是按照這個調子結束的話,我認為這個拜登實際上是給中共吃了一個定心丸,讓它更加有膽氣,或者更加知道美國的弱點,知道美國的軟弱無能。然後呢,他可能會加深中共習近平在臺灣問題上冒險的這個可能性。

主持人:好,我們看一看明天這個對會議的有任何的這樣實質性的一個報導,或者是進展,我們再來更多的來解讀。好,那我想還是回到Jason博士,我們來談談今天的這個主題之一,就是一個就是北京證券交易所這個,證交所這個呢,是深圳和上海之後的第三個。所以其實當時習近平提出來的時候,九月份提出來的時候呢,我記得在那之前其實官方並沒有提到這個事情,所以他當時提出來多多少上有有些人有些驚訝,當然現在呢,有人說啊,這個是中國的這個什麼中國版的納斯達克啊,什麼什麼的,您首先就是您怎麼看,他第一天的這樣的一個似乎是還滿有這個人氣的,這樣的一個第一天的交易情況。另外一個呢,您怎麼看,為什麼中共要推出北交所

Jason:中國其實它不是個人氣的問題,中國的股市從來是政策,是政治式。而中國股民在研究股市的時候,它基本上不是特別多的研究這個企業的這個經濟面,整個社會的大環境的經濟面,它更多的是研究政策。就是說呢,這次呢上交所那就是最大的一個政策指向,那個習近平點名要開這個,然後開了。那一定都是漲,這是肯定的。那麼怎麼漲呢?81個股票,其中71個是老股票,老股票不好炒,因為呢,那些股票都有硬傷,大家都知道那些公司。那麼有10個新上市那就炒瘋了。平均漲了200%,就是其實它是一個,就是某種上講的話呢,就是一個覺得摸準了政策的那種啊,想賭一把,賺一筆那種心態。這是中國人炒股的一個根本的一個思路,而中國股市從來是個政治式,是政策式。那麼他只是抓住了一個政策,抓住了一個政治。

那10個公司真的值那麼多錢嗎?我有一個巨大的問號。因為呢,其實呢那些都是小公司,都是中小公司。而且呢,以前都沒有資格去進入,就是其他的這個股市,就是算那個新三版裡的那個一集精華版,那個都不夠那個資格。現在最近剛剛評到進入這個資格了,一下就能漲2倍、5倍的漲,這個其實都是不理智的,它只是一個賭的一個過程。只是我覺得我押對了,這個賭這個政策是太明顯不過,我往政治上押賭是沒問題。他是這樣的一個思路的一個展現。

那麼就是說呢,你第二個問題是談到就是說呢,為什麼要開第三個北京的這個交易所?當然它有一個就是官方的一個原因,其實就是我們知道了,這個北交所它是基於這個新三版這個概念的一個昇華版。新三版是中國的一個股市的一個概念,就是歷史上就是一些中小微企業,可能沒資格上市,就是給它在那個深圳和上海股市外頭搞一個這個交易平臺,它都不能公開交易,就像櫃檯交易一樣的,流量很小。它只是給這些小企業一個簡單的融資機會,同時訓練一下這些企業合規的一些辦法。那麼這是整個他18年做了一些的改革,讓這些公司上市容易一些,那麼習近平前一段時間提到了說要深化那個改革,換句話說呢,他是18年的思路的延伸,這個延伸到什麼程度呢?延伸到就是說讓這些公司,可以更快更便捷的上市。而且呢,上一個特殊的市。所以說呢,他就搞一個上到這個北京交易所這個市。他就是實際上針對新三版先這種股票的這種精華升級的這種概念。

當然了,你說在北京開,很多人說可能有歷史原因,因為這個新三版起家是起在那個就是北京的那些高科技公司。但事實上的話,我的感覺上,有政治的因素,特別是習近平他有意本人提出這樣的概念。是因為我們知道歷史上,北京是政治中心,上海是經濟中心。那麼我們這有一個基本概念,很多時候就是上海有交易所,北京有中央政府。但是習近平絕不滿足只是北京只管政治,經濟交給上海管。因為上海畢竟還隱藏著一個上海幫那個概念在裡頭,還有江澤民那個派系在裡頭。所以說呢,在他來看了,他希望所有的東西都在他的這個腳下,都有一份。那麼他希望在北京這個地方呢,也成長出一些金融的因素起來。那麼北交所就是一個非常非常好的一個這樣一個概念。所以說呢,而且他自己主動提出來,他直接背書這樣的行為,你可以看到就是說呢,他希望在北京引入這個金融這個因素,是一個非常強的意志。

當然這個消息出來以後,對上海是一個非常負面的消息,整個就是確確實實出現交易中心,都有這種搶公司的這樣的做法,因為有限的好公司就是那些,交易量大的公司就是那些,那麼北京出現這樣的,那可能就是以前新三版能上上海股市的,現在可能就上了北京股市。然後政治上也有這樣的一個傾向。所以說呢,對於上海本身是一個負面消息。但是呢,這事實上是一個你可以看到是一個北京想進一步在金融方面更多的控制中國,有這樣一個思路在裡頭。

只是順著新三版這個所謂的改革深化這樣的一個概念,走到了讓他名正言順地對於中國的金融施加更大的控制。只有這樣的一個概念在。

主持人:對啊,因為所以是像您說的這個,如果說它只是新三版的話,也不是啊,因為你看你開始81家,71家都是老公司嘛,那這樣的話呢,他一旦開的這個新的證交所,必然會對現有的這個上海和深圳造成一定的衝擊。另外呢,就是現在外界呢…

Jason:當然這個其中那個71家老公司也是屬於那個新三版昇華版,就是呢,他其實也有那個新三版的那個出身,就是從這一點來說的話呢,他烘托這個新的股市,也不能說完全是錯。但是可能是從別的地方平移過來的,但是這個確確實實是對別的是有拆臺的作用在裡。

主持人:那麼問題是這71家,如果說他為什麼不能在深圳或者上海市上市嗎?他如果沒有北京,也可以在深圳或者上海上市啊。

Jason:是,這也就是剛才我剛才談的一個關鍵的一個問題,就是說呢,其實現在大家都是網上交易,地域概念已經幾乎不存在了。我可以在其他任何地方,我可以交易世界任何地方股票。其實整個這個特別是在上海和深圳,它還不是像跟香港,它還有一個制度性的差異。你上海和深圳幾乎已經是從各方面都是一個重複的概念,你現在又加一個北京,這個重複概念。所以說呢,從金融的角度來說,新加一個北京交易所,其實意義不大,他更多的是剛才我談到的那個,就是說呢,他想傳遞一個信息,就是說呢,我北京不光是政治中心,我也會是金融中心。以後所有的中國的事兒,都在我的控制之內,它實際上是有這樣的一個背後的一個因素在裡頭。那麼在這個情況下,大家就覺得這是一個政治導向,那麼我拚命地買這個股市的這個股票。也是順著這個政治導向再走。

主持人:是,好的。那謝田教授也請您很快分析一下,就是對於這個北交所,我看外界最大的一個擔心就是說,這是權力進一步干預資本的這樣的一個可能性,那剛才Jason博士提到了,其實也跟這個就是大致的意思就是類似的了。那問題是這個您能不能給我們進一步講一講,就是您怎麼看這個權力干預資本,這樣的一個描述?那它的具體表現有可能是什麼樣呢?

謝田:首先中國所有的資本市場,還有股票市場、房地產市場都是權力干預的。中共所謂的那個,我們說中共它想讓別的國家承認它是市場經濟,但事實上就是一個command economy指令經濟,指令經濟的意思就是政治、政權、權力干預經濟,干預市場。所以這個不是這個進一步的問題,一直是這樣的問題。回到這個北京交易所它成立的原因呢,新三版也好,或者是中小企業也好的話啊,中國確實,倒是確實需要一個納斯達克,比如別北京成為一個納斯達克。中國我覺得確實需要一個類似納斯達克這樣一個交易市場。電子交易平臺,因為中國的深圳和上海當然,上海是傳統歷史意義上的中國的金融中心、經濟中心,所以這個是很自然的。深圳當年實際上是有跟香港別苗頭,吸引香港資金的考慮在裡邊。當然現在香港已經是中國的一部分了。所以深圳實際上沒什麼必要存在的,我覺得一個上海股票交易市場,完全可以滿足中國所有一些大型的藍籌股,相當於藍籌股大公司的一些要求。那些中小公司,中國確實也需要一個納斯達克。這個納斯達克根本在什麼地方?沒有任何意義,完全可以仍然建在上海,就像美國的納斯達克也在紐約一樣。

而北京,你不管從任何角度看,它都不具備建立,或者說來耗時股票交易市場的利用。首先,金融界的人才,北京沒有,然後北京已經非常擁擠。我們知道因為擁擠,因為房地房地產價格高漲。人們居然要從五環、六環以外開車進來上班。中共不是想搞雄安新區,就是為了要分解舒緩北京擁擠狀況。在這種情況下,把一個巨大的股票交易市場搬進來,你這不是背道而馳嗎?還有他的資金、人才資金也不在這裡,北京向來是中國的政治中心,也可以說有點文化中心,從來就不是一個經濟中心。中國經濟從來就沒有在北方,一直是在南方,所以你不管從金融、市場、人才各種各樣方面來看,北京根本不是一個合適的地方,從經濟商業角度來說。我覺得更合適的地方可以在上海,甚至是在杭州。因為你說那些新創的企業,中小企業的話,應該在江浙、廣東這些產生最多的中小企業,新興企業的地方,來就近為他們服務。

所以在北京辦證交所完全是一個怪胎,跟雄安新區一樣,就是一拍腦袋做決定的一種,中共很典型的這種決策方式。你說它宣布到開市,僅用了75天的時間,簡直開玩笑一樣的。剛才傑森也提到一點,它為什麼做?我認為是它是做的原因呢?只有一個原因,就是習近平要掌控對中國金融的主導權,在一個不適合開股票交易所的地方建立交易市場。你看現在70%股票,應該是從深圳和上海移過來的,再加上十個新生將近20個的。下一步,它一定會利用這個權利,把更多的公司要要他們移過來,並且以後肯定會突破所謂的新三板。因為它只有這樣,它可以在所謂天子腳下,在北京,它可以進一步插手金融市場。並且這一點也顯示出來,習近平他對上海和深圳金融市場,他顯然是插不進去,就是水插不進、刀槍不入,可能被中共其他派別的人,包括江澤民、曾慶紅,還有其他廣州原來那些人馬,被他們給牢牢的控制了,他插不進去。

所以在中共財政非常吃緊的情況下,你看現在只有上海的財政還是有盈餘的,在中國其他所有的省,所有的大省,全部都是虧空的情況下,這個資金流動都受到限制,對習近平來說,這一次19屆六中全會,我們也看到,他並沒有完全徹底掌控他的權力,下一屆,你不管是政治局常委,幾個人也好,我安插什麼人進去,他可能現在還不能做到完全控制。如果他沒有金錢上控制,財務上的控制的話,他沒辦法站穩腳跟,他要把槍桿子抓住,他現在要把錢抓住,錢抓住的話呢,他必須把金融市場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主持人:但是習近平,因為一直以來很多行動,讓外界覺得他是在向左轉。中共也經常說什麼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等等的。他為什麼現在要用一個這麼典型的一個資本市場的形式,來掌控金融?這個會不會有些矛盾呢?

謝田:不矛盾,中共實際上向來把股票市場也好,或者是債券市場也好,期貨市場,從來是把它作為一種補充的工具。你記得當年中共開始建設了深圳證交所的時候,曾經有這麼一句話。當時其他中共元老都非常反對,說這不是引進了資本主義的那些方式?萬一我們控制不了怎麼辦呀?控制不了以後,當時鄧小平就說了一句話,控制不了,我馬上就把它掐掉。哎,他就敢這樣講,你說現在美國總統說,我讓紐約證交所停止交易,這根本都不可想。哎,中共就是這樣做的。它就是把股票市場和證券交易作為一個,為中共政權服務和輸血的一個工具。它們需要輸血的時候,需要資金的時候,它會利用這個方式。它一旦覺得這可能威脅到它權力的時候,它就會把他它截斷了。現在實際上已經在做了,現在做的就是要把上海和深圳的財源接到北京來,這是它要做的。

主持人:我看媒體報導說,有什麼超過兩百萬,事先預約好的投資人、投資方,不管是個人還是機構,說你們這些人是可以去投投資的。我就在想,這個投資這個新的北交所的這些資本是來自何方?他們是在投機還是投資,您怎麼看呢?

謝田:它是用投資的方式,也在投機了。我看中國現在不光房地產市場和股票市場,都是一個巨大投機性的市場,風險非常之大。我們知道有些房市,我們知道這麼大。你說兩百萬個,這個我想可能這些人可能就是中共的權貴。現在其實中國老百姓,小的投資股民來說,他們已經沒有太多的錢可以投,很多已經丟在股市裡邊,已經丟去了很多很多了,剩下的錢可能也套在房市裡面。而現在還有些錢可以交易的話,可能就是這些中共權貴的,最高的五百個家族或者幾百萬個投資者,包括他們自己,他們動用的一些白手套,恐怕就是這些人才有希望,才去經營投資的。

主持人:好像也有海外的投資者。

謝田:海外的錢,中國的海外投資也不一定是真實的,我們知道很多,其實中共權貴,是假借,它轉手以後,在海外把錢轉一圈,洗乾淨了以後,再作為外資再投入,很多都是假的外資。

主持人:傑森博士也很快問您一下,您怎麼看習近平?當時有人認為習近平做出這樣一個姿態是表示,我還是走在改革開放的路上,我還是金融開放的。但實際上他很多行為顯示說,他其實對於資本他是非常不放心的,甚至是進一步向左轉的一種方式。他有什麼必要,要辦一個北交所,用來在顯示好像我還在金融開放呢?

Jason:第一,他是把這個東西搬到他的腳下,他容易控制。另外,中小微企業,它主要是針對中小微企業,中小微企業融資非常非常難,風險非常大。大的企業就是九條命,一個領域黃了,還有另外領域可以撐著,你看華為就是這樣。小的企業,就一個主要的產品,一個產品不行就完了,好了能暴漲,差了就立刻完。所以一般銀行是不願意給中小微企業貸款的。而中共又說要發展中小微企業,那麼資金怎麼解決?股市就是一個讓大家把錢投進去的一個好辦法,這是一般誰都願意,就是股民嘛,你就是願賭服輸。你投進去了,賠了,就是你的問題。這一次他好像是對於個人投資者有一個入門的門檻是五十萬人民幣,這個意味著啥呢?意味著一般特別窮的,就是屬於那種家裡特沒錢的人,他不讓你投,因為啥呢?風險太大。他怕你將來上吊,怕你跳樓,因為很多公司一賠,就可能賠光了,所以它就是說,讓有錢一點的人來投,這樣你就是虧了幾十萬,你也不至於不要命了。因為富人這個命貴,所以整個來說各方面你可以感覺到就是說它是一舉多得的。一方面他能展現出自己的這個深化改革的這種姿態,他特意在這裡頭提到了,這一次北交所是深化新三版的改革。所以說他還又提到了這樣的一個概念,另外他又在他腳下辦這個事兒。再有的話,解決了一個給這種很危險的中小微企業融資這樣的問題。所以說在我看來他這麼做確確實實是對他是有各方面都有好處的,就是應該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主持人:所以怪不得網民說這個好像可能最終又變成了另一種割韭菜的方式?

Jason:一定是割韭菜。

主持人:怎麼聽來聽去最終都是。

Jason:對,因為本身來說當然一旦跨入到投資領域、跨到股市,那就是願賭服輸了。你在很多其他的方向上你可以上訪,我看還沒有多少中國股民在股市上虧了一大堆的人去上訪的。因為股市你用什麼說的?是你自己去拿錢買的。這個過程就使得中共可以有機會讓很多中小微企業融到很多錢。

主持人:對,我覺得大家要謹慎,對中共推出了任何的現政都要謹慎。那再來談一談今年的雙11,我覺得也是挺有意思的一個。因為雙11今年就是一下子就是給人感覺好像就是冷清了不少。據說阿里巴巴旗下那個天貓往年的增幅是20%幾,去年是80%幾,今年一下子只是8%。它的增幅大幅減少。當然我看到網上也有人列出了很多的不同的品牌,它今年的11月11日跟去年相比,它是60%、70%這樣的下降,交易額和訪客人數。對這樣一個現象,您有什麼樣的想法?您覺得背後什麼樣的因素?

Jason:這一次雙11冷清是真實的,當然了它最後總數還給你算了個8%的增長。其實這是一個巨大的問號,很多人都知道中國人玩啥玩不出5年就能把這個東西玩死。就是整個雙11的這個熱鬧勁兒,基本上中國人已經快玩死了,多少貓膩在裡頭。你到了網上去看自己在那兒買自己的貨,然後各方面的…就是說那個數字已經不真實了。而事實上有實際的,就是網上我看到有一些視頻就比如說發貨的,那就是說以前的雙11貨就是堆滿了傳送帶上往這發過來。現在就是一群人站在那兒,一會兒過來一個箱子一會兒過來一個箱子,那就完全沒有一個任何雙11的概念。大家都會知道今年的雙11是極其慘淡的雙11,沒有任何的像以前就是各個機構大報數字等等這樣的因素都沒有了。其實有多種因素,主要的一個因素就是中國人沒錢。中國其實從這個疫情以來,失業人數是一個國家機密,但是最近網上確確實實有人分析出來中國的失業情況是非常可怕的。在全球找不到人上班的情況下,美國這邊空缺的職位比申請工作的人多出幾百萬。就連越南那個地方都已經是工作人都找不著的情況下,中國那邊就業卻確確實實是出現了大的問題。上海有官方的失業領取就是發放這個失業金的,就是失業保險金的人數,上半年就已經達到了57萬人。按這樣的一個比例,全年是超過100萬的。而2年前2019年,同樣官方數據只有11萬。所以說整個2年上海的領失業保險的人漲了十倍,這是什麼概念呢?領失業保險的人還是工作不錯的,你爛工作是沒有失業保險這個概念在裡頭的。上海是全國經濟最好的,剛才謝田也談到了,就是說整個全國政府還能有正的收入的就是上海。這是上海的數字,其他地方根本不報這樣的數字。整個中國其實現在疫情都是此起彼伏,多少人沒有工作。前兩天網上報出來,很多小業主就自殺了。所以說在我看來的話沒錢這是一個關鍵的問題,當然了還有一些其他的一些次要的問題。你比如說中國現在剛才我談到了,整個因為以前平臺給賣方資助一些,就是平臺降價是好的,就是賣方降價也可以賺。現在的話的平臺根本不資助了,平臺現在其實也要賺錢給中共交它的罰款,不管是阿里巴巴還是啥的。但是在這樣的過程中,很多他就轉用別的不是靠雙11來加流量,他可能平時靠直播帶貨等等這樣的方式。你可以看到整個中國其他的這種交易,就是新的這種賣的這種方式也在分流這個概念。當然還有其他的,就是很多其他的因素。綜合來說最關鍵是中國人沒錢,第二就是消費整個營銷多元化使得雙11的概念在下降。當然了剛才我也談到,就說雙11這個概念也被中國人自己快玩死了。

主持人:那您覺得就是中共對互聯網高科技企業近期來的這種打壓什麼的,會不會影響?就是至少會影響這些企業他們就很低調,我覺得,然後可能也不會去過分的去推銷自己的東西或者是怎麼樣。有沒有這個因素呢?

Jason:剛才我談到了可能有這個因素,因為剛才那些互聯網公司它就叫平臺,你比如說天貓或者啥了的,這都是平臺。它上面有多少的那個商家,它歷史上為了雙11這個數字好看,它實際上是給商家一些優惠的。但是現在的話,據說今年很多平臺是沒有給商家優惠,那麼商家因此在這一天特殊降價的這個理由也失落了很多。雙11為什麼大家買呢?是因為雙11有大量的降價歷史上。那麼大家是圖便宜來雙11買,如果你沒有大量的降價或者說平時你用其他的方式比如直播帶貨,你已經有很低的價格了,那麼這個時候大家在雙11買貨的這種願望也會降低很多。所以說在我看來的話,對於平臺他們低調是有一個因素在裡頭的。

主持人:對,沒錯,本來這個概念也是被炒起來的,現在它如果不炒作了可能也會整體上有影響。謝田教授,您怎麼看今年雙11的這樣的一個比較可以說慘淡的一個情況?

謝田:對,這個雙11中國的雙11就是炒起來的,你可以說是一個市場營銷上的一個噱頭。它事實上是從美國的Black Friday黑色星期五這個概念抄過來的。我們知道美國大概在十幾年前2005年左右,當時就是說…

主持人:你說黑色星期五立刻就做出回應。

謝田:對,因為美國傳統有個銷售季節就是從感恩節第二天開始。當然隨著感恩節第二天開始星期天、星期五、禮拜六很多店就開始提前開門,越來越早、越來越早、越來越早,後來最後鬧到星期四感恩節的晚上過了零點以後就開始銷售。這個商家為了搶客戶紛紛在零點的時候推出一些特別降價的東西,也很多人吃完了感恩節大餐以後到Outlets mall旁邊等著了。這是美國當時10幾年16年前Black Friday黑色星期五的開始。

到現在慢慢已經沒有太大價值了。因為首先現在很多東西都在網上買,並且當年美國這樣做的時候,美國商家可以壓低價格,很多東西、產品都是從中國來的。它可以壓低中國那個進口商的價格,中國製造商的價格。那現在這個價格已經壓下來了,然後變成人們可以全年常年都可以買。所以現在美國黑色星期五已經開始淡化了。而現在出現更多的是下面的一個星期一還是星期二叫做Cyber Monday。

主持人:對、對、對,Cyber Monday。但是中國情況不太一樣,我覺得。

謝田:對,中國實際上它是從這個概念過來的,事實上是一個很成功的它用了11月11日,比美國這個還早一點。但是這個從開始這裡面就有造假的因素在裡面,它當時做的這些、搞這些平臺、搞這些雙11的時候,也貼補這些商家也做什麼流量傾斜,求這些品牌上去給它降價。現在這些平臺這些補貼都補不出來了,沒有錢去補貼了,許多人也不願意去加了。對這些品牌的商品來說,這個價值也沒有了,所以它實際上已經…我們知道之前推出不久,它已經有大量的造假,就是說刷單,所謂的刷單就是造假的訂單問題存在。當然中國這些商家,馬雲他們確實把這個弄的非常轟動,大屏幕顯示那個劇烈跳動的數字來做。但是實際上這個做法在中國去年就已經不行了,本來應該是雙11一天的促銷,從去年已經改為至22天的持久戰。那這實際上已經失去了原來的意義。

主持人:那今年因為比較突然,就是跟去年相比跟前兩年相比都大幅下降。所以剛才Jason博士提到了一個我覺得比較關鍵,就是說它是不是確實反映了中國人消費能力的下降?如果真的是沒錢了、買不起了、消費力下降,這個是個嚴重的一個經濟問題。您怎麼看呢?

謝田:不光是消費力的下降,一個是消費價錢,還有一個實際上是中國人的債務增加。在這些中共渲染的中國經濟還是一直在增長的時候,大家都不太在乎。你只要經濟在增長,工資在增加,大家有錢賺,他就可以繼續消費。我們知道現在這個很多這些雙11的主要參與者,這些年輕人、白領、金領這些人,現在實際上都高度的負債。他們藉著通過這些網上一些借貸平臺也好,他們現在都債務累累、債務沉重。這些實際上都跟這些過去的10幾年這種網上不負責任地推銷來回搶購有關,這件事情可以說就是一場瘋狂的一種狂歡。那狂歡之後,現在開始大家突然一下開始冷靜下來了,發現經濟不景氣了、失業開始增加了,還有一些疫情的問題。再加上我想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中共對這些互聯網電商,尤其是網上電商和金服、金融企業的打壓有關。因為雙11跟馬雲是離不開的,它是搞他們開始的。現在馬雲本身自己都灰溜溜的,螞蟻金服也被打壓、公司也被打壓。其他那些公司從馬雲到馬化騰哥哥大家不得不大量的捐款,連工資資金流出現問題。所以這個都會造成他們整體的經濟環境的不景氣,再加上疫情,會導致現在的問題。

主持人:是,所以也是從這個流行的話語都可以看出來,什麼內卷、躺平,那現在又什麼反對消費主義。其實它反映了很多深層的比較嚴重的中國經濟的問題,那當然今天節目的時間也只能先到這兒,沒時間繼續討論。我們感謝謝謝田教授和Jason博士給我們做的精彩點評,也感謝觀眾朋友收看,我們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嘉賓:

時事評論員:傑森

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

=========

訂閱優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0YwmjPbErBQx

訂閱 Youtube 頻道:https://bit.ly/fangfeitalk

支持方菲:https://donorbox.org/rdhd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