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之色變 張春橋在上海籠絡「特務組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6日訊】「文革」期間,張春橋曾在上海收羅和驅使反革命別動隊——「游雪濤小組」。這個當時在上海鼎鼎有名、令人談之色變的特務組織,專事跟蹤、綁架、抄家、監禁、秘密審訊和蒐集情報等活動,從1967年11月到1968年3月,共蒐集、編造中共華東局97名領導幹部的材料,繪製了「華東局黑線人物關係圖」,提供了100多萬字的情報,誣陷和迫害幹部達800多人,許多人被迫害致傷致殘,更有多人被迫害致死。

兩個小丑「一拍即合」

游雪濤,江蘇無錫人,原是上海《青年報》文藝組副組長。「文革」開始後,他在《青年報》社內成立了一個造反派組織,名叫「掃雷縱隊」,總部就設在他自己的家裡。由此,開始了一種專業的情報特務生涯。「掃雷縱隊」宣稱它的主要任務是掃除埋藏在「無產階級司令部」腳下的「地雷」。

開始,游雪濤的「掃雷縱隊」並未引起張春橋的注意。但僅隔了一週,他們通過向張春橋密告一些人策動「炮打」張春橋的事件而一下子受到張春橋的賞識。

1967年1月15日,上海街頭出現了「炮打張春橋」的大標語,游雪濤馬上召集「掃雷縱隊」成員佈置說:「這是炮打無產階級司令部的反動逆流,要摸清來源。」他派人鑽到各個造反組織中,收集各方面的情報,於1月27日報告了張春橋。1967年1月30日,游雪濤又向張春橋發出第二份情報,密告復旦大學、上海市電影局及團市委內一些人的「炮打」活動。而後,游雪濤等又通過徐景賢之手,陸續送出幾份情報給張春橋。

實際上,張春橋在看到游雪濤送來的第一份《掃雷簡報》後,便記住了這個人,他認為游雪濤的做法對實現他在上海全面站穩腳跟、進而影響全國的美夢確有幫助。隨後,張春橋即派人秘密調查了游雪濤等人的情況,知道他們大多出身平民、無複雜背景且又是造反派後,便決定使用游雪濤了。

1967年3月,張春橋對徐景賢說:「應當肯定他們前一段做了不少工作。比如像上海音樂學院『紅革會』和外地學生的一些『炮打』,我還是從《掃雷簡報》上看到的。」3月29日,張春橋又通過徐景賢傳話給游雪濤:「前一段時間,你們確實做了不少事情,做得很好,對領導起了一定的作用。」1967年5月,張春橋又一次表示對「掃雷縱隊」工作的賞識,說:「游雪濤還是不錯的,做了不少事情,從一月革命以前到現在,大方向一直是正確的。」他還「稱讚」游雪濤是「我們的福爾摩斯」。

受到張春橋的默許讚揚,游雪濤受寵若驚,便決定要放手大幹。從此,「掃雷縱隊」成了張春橋所直接指揮的一支反革命別動隊,犯下了數不清的罪行。

老奸巨猾的張春橋非常清楚「掃雷縱隊」幹的是特務勾當,一旦暴露,對他極為不利。於是,在1967年3月29日,他通過徐景賢傳話給游雪濤,「你們有點像情報系統組織,做的實際上是內務部的工作……人家攻起來,這是不得了的事,說『張春橋在上海搞了一個特務組織』,那問題大了。」

他要游雪濤改頭換面,取消「掃雷縱隊」的名稱,並又詭秘地說:「今後沒有一個組織了,有些情況還可以反映,同樣可以起耳目作用,但那已經不是作為一個組織在活動,人家要抓岔子也抓不到什麼。」

游雪濤根據張春橋的旨意,1967年4月,宣布撤銷「掃雷縱隊」。4月20日,張春橋指示徐景賢,把游雪濤安排到「市革會」群運組當副組長,以合法的身份掩護特務活動。

1967年8月,根據張春橋的旨意,游雪濤以原「掃雷縱隊」為班底,在上海市永福路244號成立了「游雪濤小組」。游雪濤嚴格挑選人馬,逐步發展他的組織。該小組人最多時達35人。

游雪濤小組名義上屬「市革會」辦公室,但是它直接聽命於張春橋。

罪惡纍纍的「游雪濤小組」

1967年下半年,張春橋指使「游雪濤小組」瞭解華東局機關的運動情況。游雪濤馬上派小組成員3人通過各種關係,混進華東局機關。經過一番折騰,游雪濤摸到了「重要情報」:華東局農辦主任劉瑞龍知道不少關於張春橋的歷史情況!

「必須封住劉瑞龍的口!」張春橋發出指令。

接到張春橋的密令,游雪濤小組四處活動。11月2日,劉瑞龍的種種「罪行」,被寫入了《關於劉瑞龍初步審查情況匯報》。

張春橋在這份材料上親自「批示」:「劉瑞龍是個大壞蛋,華東局機關造反派不應把這個人放在那裡不管。要認真地組織力量批倒批臭,並把問題搞清楚。」之後,劉瑞龍遭到無數次的殘酷毒打和批鬥。

游雪濤一夥人還炮製了一張《華東局黑線人物關係圖》,由游雪濤親筆寫信並附圖,直送張春橋。這張圖上掛中央,下聯市委,誣蔑華東局主要領導和局、處級105名幹部,並逐個扣上「叛徒」、「走資派」、「托匪」、「反革命」、「階級異己分子」等帽子,為「四人幫」陰謀打倒大批領導幹部提供「炮彈」。

在所謂的「二月逆流」之後,張春橋恨透了拍桌子大罵他的葉劍英。

1968年3月底,游雪濤聞風而動,向張春橋密報:鋼琴家劉詩昆之父劉嘯東在上海。當時,劉家是葉劍英的親家。顯然,從劉嘯東身上可以找到誣蔑、攻擊葉劍英的材料。

經過一番偵查,一份關於劉嘯東的材料送到了張春橋的手中。張春橋看後,指示:「拘留劉嘯東。」4月3日,劉嘯東即被拘留,由游雪濤親自審訊,妄圖拼湊誣陷葉劍英的材料,結果未能得逞。不久,葉劍英陪外賓到上海,竟成了游雪濤小組竊聽、監視、跟蹤的目標。那幾天,簡報不斷地送到張春橋的手中。

僅僅一年多時間裡,「游雪濤小組」在張春橋的指揮下,其觸角伸向各個方面,瘋狂地施展盯梢跟蹤、美人計、打入挖出、綁架抄家、秘密拘捕、刑訊逼供等法西斯手段,收集情報,誣陷和迫害廣大幹部和群眾,製造了一大批冤案。據不完全統計,他們製造的冤案有26件,受牽連的幹部和群眾達816人,其中183人遭到殘酷迫害,有5人被迫害致死,不少人致傷致殘。

歷史的懲罰

游雪濤有張春橋的支持,膽子越搞越大,胃口也越來越旺,結果,他將手伸進了軍隊,對南京軍區、上海警備區、空四軍也搞起了特務活動。

只是,游雪濤這次遇了個強手對頭——空四軍的政委王維國。王維國依仗他與林彪系統的密切關係,不僅不買游雪濤的賬,而且,他還對游雪濤來了個反特工反偵察活動,也蒐集了不少游雪濤搞特工的情況,準備報送中央軍委,這讓張春橋驚嚇了一陣。

另外,「游雪濤小組」的成員來自各個不同的單位,但是這些人在原單位很少露面,行動鬼鬼祟祟,到處刺探各種情報。日子久了,難免引起這些單位的懷疑。這些情況陸續傳到張春橋等人的耳朵裡,他們感到游雪濤等人鋒芒畢露,已露出了破綻。

更要命的是,「游雪濤小組」秉承張春橋旨意,經常收集王洪文及其小兄弟的情報,向張春橋打小報告。王洪文知道後大為不滿。一次,王洪文向張春橋表示了這種不滿,並請張春橋考慮「游雪濤小組」盡快收攤。同時,徐景賢也覺得游雪濤等人再繼續如此猖狂活動下去,於張春橋及其黨羽不利,也有意促使張春橋撤銷這一小組。

因此,張春橋雖然對游雪濤等人死心塌地為其「效忠」有「特殊的感情」,但也不得不在1968年9月下令撤銷「游雪濤小組」,全部人員撤出永福路244號。

「游雪濤小組」奉命「停止」活動後,游雪濤心裡憤憤不平,大有「狡兔死,走狗烹」的感覺。兩個月後,游雪濤向張春橋寫了一封長信,送去一份《一年工作總結》,向張春橋搖尾乞憐,邀功請賞:「過去的一年,是我『最幸福的一年』,時刻都感受得到領導的溫暖。」

張春橋看後,大筆一揮:「已閱,謝謝同志們。」隨後他設法把游雪濤塞進「市革會」專案辦公室擔任領導成員。不久,張春橋又一次接見游雪濤,表示慰問,並問:「你那些同志現在還經常來往吧?你覺得最近的運動怎麼樣?社會上有些什麼動向?」要游雪濤繼續刺探、蒐集情報。因此,游雪濤等人在小組撤銷後,在張春橋的支持、慫恿之下,依舊進行各種特務活動,直至1972年被隔離審查為止。

1972年1月21日,由徐景賢、王洪文兩人出面,以「隔離審查」的名義,將游雪濤、夏雲開等5人庇護起來,演出了一場假審查、真包庇的醜劇。當時,張春橋對於「審查」游雪濤有一個奇妙批示:對游雪濤「不要點什麼問題,心平氣和,講道理,使他感到不是打擊他,而是幫助他弄清問題。大家主動。」最後的一句「大家主動」,十分耐人尋味。

「四人幫」被粉碎以後,1977年4月29日,游雪濤等人被宣布正式逮捕,對「游雪濤小組」的反革命特務活動和罪行展開了全面清查、審理工作。游雪濤及其同夥終於站到了被告席上,受到了歷史的審判。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