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黃明志:堅持音樂自由 在台創作無拘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7日訊】馬來西亞藝人黃明志Namewee)上個月在網路平台上架新作品《玻璃心》,以幽默手法隱喻中共小粉紅到處出征,歌詞「要我跪下去 sorry 我不可以」唱出捍衛音樂自由的決心。短短一個月,點擊率突破3千萬人次。

黃明志10月15日新作品《玻璃心》收錄在他的第九張創作專輯「鬼才做音樂」,上架一個月點擊率突破3千萬人次;今年11月發行前,黃明志接受《大紀元時報》專訪,從新專輯談到影像創作,表示全球粉絲的支持與台灣無拘束的創作環境,讓他無所畏懼地堅持音樂自由之路。

多才多藝,身兼歌手、導演、網紅等身分的馬來西亞藝人黃明志。(龔安妮/大紀元)

藝術能跨越國家、文化、語言

黃明志(Namewee)今年38歲,身兼歌手、創作人、導演、演員、製作人、網紅、主持等身分,創作能量豐沛。

自2010年起,發行過8張專輯、一張同名EP、4個電影原聲帶,編導7部電影,曾6度提名金曲獎,創作電影《你是豬(Babi)》主題曲「Happy Family」入圍去年金馬最佳原創電影歌曲;同年,黃明志還獲大馬政府頒發「十大傑出青年」獎。

出生在多元文化匯流的馬來西亞,黃明志會說中文、台語、粵語、英語、馬來語與海南話等六種語言,黃明志認為,「天賦」人權,他願與民主自由站在一起,熱愛各國文化也包括中華文化,前七張「亞洲系列」專輯,內容充滿亞洲文化元素,目的就是想透過藝術傳達各國間和平共榮訊息。

中國人翻牆聽《玻璃心》嚮往自由世界

《玻璃心》看似粉紅泡泡浪漫情歌,整首歌沒點名具體國家或人名,不過提到「出征、不可分割、爬牆、脫貧」就引起中國大陸網友不滿並遭到封鎖。

對此,黃明志表示,這首歌就是演唱者與聽眾的互動,不同的人聽到,會有不同的解讀,「就像我們戴眼鏡,如果戴綠色眼睛,就看到綠色的人,戴粉紅色眼睛,就看到粉紅色的人」,無論是什麼原因來聽,聽了開心或不開心,「你都是我要找的人」。

根據YouTube後台數據分析「前三十個最多觀看次數的國家」,依序是台灣、香港、馬來西亞、美國、新加坡、越南、印尼、墨西哥、中國、巴西、俄羅斯、阿根廷、土耳其、德國等國家。對於歌曲擴散到南美、大洋洲等地,黃明志坦言「蠻意外的」,其中有很多海外華人,甚至「翻牆」的中國人來看,對他來說,這是最大的意義。

「音樂有翅膀,我把它創造出來之後,它會自己飛到世界各地」,共鳴越大代表「很多人已經覺醒」,很慶幸看到有那麼多嚮往自由世界的人們,黃明志說。

台灣是創作養分「不自由毋寧死」

談到創作靈感養分來源,黃明志說,第一個是生長在一個多元化的國家——馬來西亞,接著來到台灣,給了他無拘無束的自由創作環境,因此生活上的大小事都能變成創作靈感,不怕被限制,「當你這樣想的時候,你的靈魂就自由,就不會有任何靈感枯竭的狀態」。

在台灣近20年的歲月,黃明志笑稱「台灣是第二個家」,不管他到哪工作,一回台灣,就能好好休息;此外,台灣環境自由,讓創作人獲得更好的伸展空間,2019年他與台灣團體「大支」合作曲《鬼島》諷刺性十足,「如果在一些敏感國家,可能被封殺,可是台灣沒有(禁),甚至還入圍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黃明誌喜愛當背包客遊歷各國,其實「去看過這個世界,你會知道台灣是包容性多麼大、多麼好的一個地方」。

多才多藝,身兼歌手、導演、網紅等身分的馬來西亞藝人黃明志。(龔安妮/大紀元)

從國際局勢看「黃明志效應」:站著依然把錢賺了

近年來,中共「戰狼」形象惹怒全世界,各國公眾人物言行稍微不合小粉紅心意,就遭抵制報復、直至對方認錯道歉才善罷甘休,台灣藝人周子瑜、好萊塢明星約翰‧塞納(John Cena)都曾是「向中國道歉」的藝人。

「憑什麼你要我跪、我就跪?」黃明志站著把錢賺了,一路下來秉持「想唱什麼就唱,不該被任何東西局限」的態度。黃明志說,即便被特定政權對付,也要用自己的方式——音樂,捍衛心中嚮往的創作自由,「這是我們的責任」。

雖然《玻璃心》遭中共封殺,反而因為這首歌,黃明志「收入多了四五倍」,收到許多意外的工作邀約,有了更多的粉絲。他表示,不是「賺更多的錢」,而是思考如何運用「粉絲效應」影響更多人來反抗鐵拳。

黃明志認為,「當你對鐵拳默不吭聲,便等於在慫恿和助長,有一天,鐵拳遲早會打在你頭上,每個人都逃不掉。」他會持續運用藝術創作的能量,對抗腐敗權力、為弱小發聲。不過,他也強調,這不代表其他藝人就該跟他一樣,畢竟每個人的認知不同。

多才多藝,身兼歌手、導演、網紅等身分的馬來西亞藝人黃明志。(龔安妮/大紀元)

新專輯盡情表達自我想法

身為歌手與導演,黃明志的創作過程,腦中總是「先有MV,才有歌曲」,就像電影配樂,故事在心中走過,有了畫面,再為它做一首配樂。這次最新專輯「鬼才做音樂」首度回歸自己,盡情表達自我想法,專輯一共收錄15首歌,每首都是主題性很強的歌曲,像是為「金馬獎」而寫的《小鮮肉變男子漢》詮釋電影團隊的甘苦;以及關注孤兒、動保等公益議題的《走下去》,講述慈善團體辛苦,每首都是他從親身經歷中,擷取有感覺畫面所創作的歌曲,當作品完成時,主角就是故事本身。

黃明志出過9張專輯,曲風橫跨二三十種,跳脫外界給予的形象設定、音樂曲風框架,他以「創作人」定義自己,同時可以是嘻哈歌手,也可搖身一變成為情歌王子,「對我來說,曲風不是重點,它是我的工具,內容才是重點才是主角」。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