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強制疫苗令違背社會核心價值觀

強迫人們違背自己的良心 而服從國家規定是對社會核心價值觀的背叛/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作為一個從小就被教育說話要嚴謹的人,我已經受夠了(加拿大)總理把那些反對COVID疫苗的人稱為「反疫苗者」。在最近的競選活動中,他不斷地使用這個詞。當時他告訴公眾,他不會讓「反疫苗暴徒」影響他對COVID危機採取的措施。

賈斯汀‧特魯多(加拿大總理)的動機純粹是政治性的。在政壇上樹立一個攻擊的靶子總是有幫助的,替罪羊甚至更好。然而,他並非個例。其他政治人物,如駔勉誠(Jagmeet Singh,加拿大議員,新民主黨領袖)也追隨他的領導,並一再使用這個詞來阻礙對這類問題進行任何嚴肅的調查。

這個詞基本上是人格侮辱。特魯多先生和駔勉誠先生現在用這個詞來貶低和排斥那些反對強制接種疫苗的人。

我從開始就反對使用這個詞,認為它並不正確。絕大多數反對強制接種疫苗的人贊成使用疫苗。他們只是認為,它們應該在適當的情況下使用,比如當感染的風險大於疫苗的風險時。這是一個明智的立場,並符合臨床實踐。

問題的關鍵是新疫苗的風險。大多數媒體忽視了這種風險。

然而,特魯多的歪曲要糟糕得多,因為它描述的實際上是真正的狂熱分子正在做的。這些狂熱分子是那些支持製藥業的人,他們要求每個人都必須接種疫苗。你可以稱他們的立場為「全民疫苗」,「只認疫苗」,「疫苗包攬一切」,這是他們立場的絕對性質。這似乎是目前政治的反映,沒有中間立場。

問題是,推崇疫苗者不尊重謹慎原則,而這是首要原則。所有的疫苗都有風險。當我們把外來物質注入我們的身體時應該小心,特別是當它們是致病的或破壞免疫系統功能的。

在任何情況下,我們都必須確定疫苗的好處是否大於風險。這種決定是基於一種平衡,而這種平衡至關重要,因案而異。世界各地的許多醫生批評疫苗強制令,因為它忽視了這一方面,而創造了一種「一刀切」的方法,這不符合某些病人的特殊情況。

司法實踐是相似的。以色列猶太教法庭最近裁定,不應向兒童接種新疫苗,因為他們感染COVID的風險最小。與此同時,律師們對疫苗強制令對個人自由所帶來的威脅表示擔憂。

對許多人來說,疫苗帶來的風險大於其益處,這些新疫苗的長期影響是未知的,因此是不能接受的。

對於「只認疫苗」者來說,這些都不是問題。他們對於任何可能妨礙全民接種疫苗的平衡考慮都沒有真正的興趣。因此,他們抓住兒童可能感染我們其他人這一事實,並爭辯說——當我們把其堂皇的說辭剝去後,就會發現他們真正的意思——群體的利益高於個人的風險。因此,沒有真正的感染風險的5歲的孩子也應該接種疫苗,不是因為疫苗對他們有好處,而是因為它對我們有好處。

這裡的邏輯令人心寒。任何學過倫理學課程的人肯定都研讀過伊曼紐爾‧康德(Immanuel Kant,18世紀著名德意志哲學家)的著作,他教導我們,個人利益是我們行為的目標,而絕不能被當作達到目標的手段。這是教育的一部分內容。

倫理學還教導我們,為了某種更大利益而犧牲個人的健康和福祉,這種粗暴的功利性分析是站不住腳的。正是這種想法導致了優生學、強制絕育和歷史上一系列可疑的醫療實踐。(註:優生學的目的之一是淘汰「劣等」人種。它曾是納粹屠殺猶太人的理論基礎)

然而,疫苗強制令帶來的的更深層次問題是自主權。我們的道德共識是,個人,而不是國家,在這些問題上是至高無上的。根據普通法,個人有保護身體完整性的權利,以及決定往身體中放入什麼的權利。將這種決定交給一些匿名的官員,甚至在我們強烈反對的情況下,不僅僅是冒犯,而且是專制的。

從憲法的角度來看,目前的局勢最令人不安的方面是對不同意見的壓制。我們不同意個人做出的決定,這並不重要。在一個人人都必須表示同意的社會裡,自由是毫無意義的。

我不能在這裡討論憲法問題,但我向特魯多先生傳達的信息是,他利用一個虛構的反疫苗「稻草人」來攻擊那些反對強制接種疫苗的人是不合情理的。正在受他攻擊的那些人遵循道德規範做自己應該做的事,他們會誠實而真誠地決定自己是否應該接種疫苗。

說他們的想法輕率或毫無價值,這是侮辱性的。

我很清楚政治家們對這些問題的任何批評的輕率反應。因此,為了他們的利益,我應當補充一點。疫苗強制令引發了一系列道德問題,正如一位美國主教最近所說,在這種情況下,人們有義務拷問自己的良心並遵循它。我要告訴這些遲鈍的政治家的是,人們不僅有權在這些問題上做出自己的決定,他們還有責任這樣做。

更廣泛的問題是非常重要的。統治階層企圖強迫人們違背他們的良心,聽從國家的命令,這是對人的神聖性的攻擊,也背叛了我們社會的價值觀基石。

作者簡介:

保羅‧文森特‧格羅克(Paul Vincent Groarke)是一位退休律師和學者。他擁有哲學博士學位,並在普通法歷史、倫理學和哲學等領域著作頗豐。他最近在《規則體系》(The System of Rules)一書中評論了COVID危機。他在書中用任何人都能理解的語言討論了政治理論。

原文Most Who Object to Mandatory Vaccination Are Not 『Anti-Vaxxer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