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善聰女扮男裝經商 嚴守節操

劉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7日訊】中國傳統社會男女有別,七歲男女就不同席,女子在婚前除了學習女紅外,有條件的人家還要教導學習女德,成婚後也通常是「男主外,女主內」的格局。不過,受生活所迫,古代也有少部分女子為了謀生,不得不邁出家門,而為了行走方便,選擇女扮男裝。她們又是如何行事的呢?

明代南京有個叫黃善聰的女孩子,父親是名在廬州、鳳陽等地販賣線香的商人。十二歲時母親去世,她唯一的姐姐也嫁與他人。父親不忍留她一個人在家,就將黃善聰裝扮成了男孩子的模樣,讓她跟隨自己行商。

跟隨著父親行走在各地,聰明伶俐的黃善聰也懂得了經商的門道,積累了不少經驗。幾年後,父親過世,黃善聰繼續從事著販賣線香的生意,為了避免麻煩,還將名字改叫張勝。

在獨自經商的過程中,黃善聰認識了同行也是老鄉的李英,兩人十分談得來,便結為同伴,一起販香。在外行走,兩人住店時難免要同寢共食,但黃善聰常常以自己有病為由,不脫衣襪。如廁洗漱時,也常常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幾年下來,李英都沒有察覺黃善聰是名女子。

1501年,黃善聰與李英一同返回南京,此時黃善聰已經二十歲了。她穿著男裝前去看望姐姐。她的姐姐好久沒見她了,不知她是女扮男裝,以為是有人冒充的,便道:「我沒有弟弟,只有一個妹妹跟父親在外經商,你不要胡說。」

黃善聰笑著說:「姐姐,我就是善聰啊。」隨即哭著將父親去世、自己如何在外經商之事一一告訴姐姐。姐姐聽說她與男子同寢共食,心中不喜,責備說:「男女同處,何以自明?你讓我們家蒙受了羞辱。」因此不打算認她和讓她留在自己家中。

看到姐姐如此,黃善聰不勝其憤地說:「妹妹如今倒要個說法,如果妹妹清白不在,到時再死不遲。」姐姐遂找了個穩婆查驗,黃善聰果然仍是處子,姐姐對錯怪了妹妹感到羞愧,摟住妹妹大哭。黃善聰遂重回女子打扮。

過了三天,李英來看望黃善聰,看到女子裝扮的她大吃一驚。回家後,怏怏不樂,似有所失,茶不思飯也吃的不多。李英的母親得知緣由後,知道兒子動了感情,就想兒子未娶,可以娶黃善聰為妻。於是找了媒婆去提親。

可誰想到,黃善聰卻堅決不同意,理由是:「我如果嫁給了李英,外人會怎麼看我?」她的姐姐和鄰居都勸說她,但她哭著仍堅辭不願。在她眼中,貞節和名聲更為重要。

很快,黃善聰女扮男裝經商、堅守節操之事傳到了有司衙門,衙門罕見地管起了這件「閑事」,不僅幫李英出聘禮,還讓他們結為夫婦。

成婚之日,有人讚曰「木蘭復見於今日」。花木蘭,南北朝時期為替父從軍而女扮男裝的奇女子。黃善聰亦可算得上奇女子吧。反觀當代道德下滑後的男女,有幾人能坐懷不亂,嚴守節操呢?

參考資料:《雙槐歲鈔》

《明史・列女傳》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