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拜習會未設「護欄」 美中對抗或加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8日訊】拜習會未設「護欄」,美中對抗或加劇;外交抵制北京冬奧隱然成形;黨媒發布「彭帥來信」被網協打臉,體育界掀抵制中共浪潮 | 唐靖遠 橫河 | 熱點互動 方菲 11/17/2021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1月17號星期三。拜習視頻峰會後,外界多認為雙方依然是各說各話,基本僵局和矛盾無解。不過中方聲明稱富有成效,美方則說沒有突破。而在最受關注的台灣問題上,雙方似乎火藥味頗濃。中共警告美國不要玩火,而美國方面則說,拜登總統直接指出北京的一些行為不利於台海和平與穩定。而拜習會剛落幕,就傳來了美國可能正式表態,外交抵制北京冬奧

那麼拜習會後,美中關係如何走向?另一方面,國際網壇聲援彭帥的聲音不斷,壓力下今天大外宣CGTN突然發布一封據稱是彭帥寫給WTA的信,然而WTA主席當天回應,中共官媒發出的這個聲明,反而讓我對彭帥的下落和安危更加擔心。那麼這件事情是否會進一步發酵?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一起來討論解讀這些最新的熱點事件。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方菲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那麼還有一位是線上跟我們連線的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先生,橫河先生您好。

橫河: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二位。那我們今天先來談一談拜習峰會,我先請現場唐靖遠先生解讀一下。唐靖遠先生我們看到說這個拜習峰會,確實雙方會後各自的表述不太一樣。中共方面是說富有成效,然後美國方面是說沒有突破。然後外界基本上的解讀也是覺得說好像還是各說各話,各自沒有改變任何立場。所以一個請您分析一下,為什麼事後中美雙方又是各自表述?另外一個,您怎麼看這次拜習峰會的成果呢?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我覺得就是它為什麼會出現這種中美各自表述不一樣的,而且差異非常大,我覺得它可以說是一種必然。第一個因素,它是我們看見在這次峰會之前,美方這邊其實就已經提前明確地表示,說我們這次這個峰會的目的就是在於給雙方這個競爭,設置一個護欄,並沒有期望會達成一個什麼具體的這麼一個成果、成效什麼的。所以你就可以看到它說明一個什麼問題,就是在這次峰會裡面,大家其實談的關鍵的問題在於管控這個分歧,管控競爭不要失控。

它的焦點是在於管控分歧,而不是在於我們要達成一種合作。所以那麼它必然就會形成一種,就是說你沒有什麼得到一個什麼具體的成果。第二個就是他在這個會談過程之中,就剛才其實你已經有提到了,它們各種報導是吧。雖然說在這個會談過程之中,大家都是各說各話,各自談各自的,並沒有形成一個真正的這種焦點。所以那麼它也就是必然帶來一個結果,就是在事後,這個會談結束以後,那麼大家也就是發表聲明,都是各自挑著自己的立場次,就是可以表達自己的這個重點的觀點的這樣的話去說,所以它的這種差異就會非常大,我覺得這是一個正常的。

還有第三個問題,第三個方面就是為什麼中共這邊它要這麼說,它說這是富有成效的,它為什麼會認為是一個富有成效?我認為這個裡面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就是中美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取得了一點緩和,就是說雙方不是在這次會談之前,就已經宣布說在關於互相派駐記者媒體站這個問題上取得了3三點共識嘛。那麼它的確從客觀上來說,對中美之間的這種緊張的狀態起到了一定的緩和作用。

這個對習近平他當前的這種外交困境其實是有利的,相對來說有利的。第二個我覺得它就是站在北京的立場,中共立場,它們認為這次的峰會給它們帶來的一個好處是什麼呢?就是讓中共和美國以一種對等的形式坐在一起。尤其是比如剛才提到那個3點共識是吧,雙方互派記者,它的措施基本上是對等的。其實我們可以看到這是中共一直以來都在追求著自己的這麼一個結果,它就是想讓國際社會開始承認這一點,就是現在的國際社會是中美兩國合起來,坐在一起商量。

主持人:平起平坐。

唐靖遠:平起平坐,才能說了算,它就是希望國際社會認同這樣的一個結果。所以現在這次這個峰會,它其實有點無形中給了中共這麼一個可以朝往這個方向去炒作的機會。所以它會覺得多多少少這是一種成效,我覺得這個是關鍵的原因之一。至於說對這次峰會本身它的這個成果,我是這麼來看的。我們可以看到美方,其實從當初謝爾曼到天津去訪問開始,到後來的蘇利文和克里。蘇利文和楊潔篪不是在瑞士也有一次會面嘛。

再到布林肯和王毅的會面,然後再到現在的最高級別的拜登。你可以看到,這多次以來,一直都是美國這一方是在比較積極主動的尋求給雙方的競爭設置一個護欄,不要發生衝突。那麼不要發生衝突什麼意思?不要發生衝突的意思就是不能夠動武,而不能夠動武它這個範圍的涵蓋是在所有的領域的,當然其中最關鍵的就是在台海這個領域。但是你可以看到這一次是明確的,因為我們看到這個峰會結束以後,美方這邊是明確地表示說,我們這次設置這個護欄並沒有獲得成功,對吧?是有這麼一個說法。

那麼也就是說它其實代表了中共在整個會談之中,中共並沒有說答應,沒有承諾說我們不會動武。它反過來其實它就帶來一個問題,就是很有可能中共他其實一直都在做著,要和美國進行發生一場戰爭的這種準備。我覺得這個對美國來說,其實反過來說也是一種警醒,我覺得這個可能是對美國這邊是最大的一個收穫。就是說你現在這麼著急的,你一而再再而三,甚至是三而四地急著要和中共去取得它的一個承諾,說不動武,其實並沒有太大意義。

首先中共到現在它都沒有答應你,已經到了最高級別,就是雙方的最高領導人的直接會面了,都沒有能夠達成這樣的一個共識,這是第一。第二你現在拜登這麼著急地去跟他進行會面,其實某種程度上,就有點像當初張伯倫去柏林去會見希特勒是一樣的,希特勒當時也是答應的很好,說我們不會動武的,結果就是到最後大家都發現它其實沒有任何的意義。中共是更加靠不住的,比納粹還要靠不住的對吧?

主持人:是,對,其實我覺得這個挺關鍵的,就是說很多人會覺得說,你如果是各說各話的話,那你為什麼還要非要去辦這樣一次峰會。但是我覺得剛才你提到的就是說,中共的態度其實是應該讓美國進一步警醒的。就是說在你這樣的坐下去談的時候,在這麼尖銳的台海問題上,美方公開承認說,我們沒有設置任何護欄,對吧?當然你說這不是我們會議的目的,問題是怎麼不是目的呢?你這個會議不就是要去設置護欄嗎?

但是我覺得另外一方面,說到中共稱這個會議富有成效,有沒有可能是拜登確實他在會議上提到了不支持台灣獨立,對吧?這句話中共官媒是提到的。那麼在美方後來的記者會上,美國記者問的時候,美國官員沒有直接回答,他只是說,哦,不支持台灣獨立一直是我們這個台灣關係法的一部分。但是如果說真的拜登在會上提到了這一點,你覺得是不是對中共的一種安撫,或者甚至說是讓步?

唐靖遠:我覺得這個事情,它分兩方面看。首先第一個我認為現在中共這個單方面的說法,說拜登在這個會議中是有明確地說是表這個態,說是不支持台獨,我覺得更傾向於是中共的一種延伸解讀。因為我們看見美國這邊官方自己公開表示,對這次峰會的描述是說拜登的說法,他只是說強調美國在對待台灣問題上,他一直堅持遵守台灣關係法,還有六項保證,在這個框架之內的一個中國政策,這一點是美國一直都沒有變。

他並沒有說提到任何的說不支持台獨這種說法,只不過在事後的,就是這個白宮的官員他在回答說,他說這一點,這個類似的這種觀點,我們在過去的白宮的這些以前的官員,其實已經有過多次的這種表述了,所以我們在這兒其實不用重複的,這個是一個層面。那麼第二個層面就是,我覺得拜登他,就是這個話並不是說拜登他不能說,拜登哪怕就是作為總統他公開地說我們不支持台獨,這個在過去的美國總統,其實也都有這麼公開表述過。

但是如果說他在這樣的一個場合,在這個雙方峰會,在習近平這麼很強硬的一種態度之下,逼著拜登你必須要當著我的面來表這麼一個態,那麼拜登他即使能說這個話,他也可能不一定會說。因為這個關係到,就是美國這麼一個第一強國這個大國的一個臉面的問題。所以他不是說不能說這個話,他是要注意的是他在什麼樣的場合,什麼樣的環境之下來說這話。所以我更傾向於這個是中共自己單方面這樣一個解讀。

當然從另外一個角度上講,如果說拜登他真的在這次會談之中,他有做出了這麼樣的一個表述,我覺得他其實很有可能會帶來一個結果,就是他會讓中共這邊產生一種誤會,為什麼呢?因為我們都知道美國過去的政策在台海關係中,它一直是保持模糊的。這種模糊其實包括就是不支持台獨,這句話本身我覺得它其實都是有模糊空間的,為什麼呢?因為我們都知道過去所指的那個不支持台獨,它是指的不支持台灣以台灣的名義,比如說台灣共和國或者以什麼樣的名義把它獨立出去。

它和那個就是不承認中華民國,它還不完全是同一個概念。因為過去美國是曾經是承認過中華民國的,只不過後來改換了承認的對象而已。那麼將來如果說這個環境發生了劇烈的大變化,我們就舉個很簡單的例子,比如說某種極端的情況。如果說中美真的是因為在台海,或者說在南海某個地方真的開始爆發戰爭,直接爆發戰爭開戰了。那美國和中共肯定是要切斷,要斷交的,切斷外交關係。

那麼很有可能美國它一轉身,那我重新去承認中華民國,這種可能性雖然它比較渺茫,只是理論上的,但是它依然是存在的,這個就是一種模糊的地帶。所以我覺得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拜登他來公開地表述說我們不支持台獨,尤其是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之下,他其實等於是自己去抹殺掉了這種模糊的這一點點空間,我覺得並不一定是一種明智的做法。所以我認為這種情況應該更多的是中共自己的一種解讀。

主持人:但是我覺得也不排除拜登是說了,但是他也不是這個意思啊。因為後來會議後面他不是又說台灣是獨立的嘛,然後後來又被記者追問說你說獨立是什麼意思?他又趕快解釋說,我是說台灣可以自己做它的決定。

唐靖遠:對,就是拜登他,我們都知道他有些時候在講話過程之中,或者是由於口誤啊。

主持人:用詞不準確或者不清晰。

唐靖遠:對對,在這些方面可能存在著這樣的一些情況。

主持人:那你覺得這次的峰會對於緩和台海局勢有起到作用嗎?

唐靖遠:我覺得並沒有起到一個實質性的作用,最關鍵的原因就是在於現在台海的問題的升級的根本原因,其實不在美國這個問題的方面,也不在台灣方面,而是在於中共方面。什麼呢?就是我們看見美國和台灣的方面一直都是表示的,我們希望維持現狀,這是重點。但是恰恰是中共這邊是鐵了心地要打破現狀。這個就是因為跟習近平他的連任,包括他也是鐵了心的,他要實現那個所謂的復興是聯繫在一起的。

正是因為他一心要實現那個所謂的復興,那麼他把拿下台灣是作為他這個復興的一個必不可少的硬指標,而且是第一指標,甚至可以這麼說。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根源它是在中共的身上,才導致了整個台海的這種不穩定的出現。所以你在這種情況之下,就像我們剛才說的,如果說拜登你抱著一種想法,說我們要設置一個護欄,就是絕對不發生衝突。其實你就相當於變相地要求中共做出承諾不動武,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因為中共從頭到尾,從一開始到現在,從來都沒有放棄過對台灣動武的,就是我們放棄武力,從來都沒有放棄過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它是不可能做到的背景之下,那麼你要設置護欄,你的這種設想就基本上是一種空想。

主持人:對,是一廂情願的想法。那也請橫河先生分析一下,先請橫河先生談一下,您怎麼看這次拜習峰會的成果,還有雙方的這樣一個不同的表述。

橫河:我覺得這次他們這個高峰會談的話,應該是沒有必要的。就是說因為他們不可能解決任何問題,就是這兩個人,如果說讓他們來,想解決一個美中之間的一個重大問題的話,現在其實雙方都沒有需要這兩個人碰面解決的問題,就到最高層,需要最高層來解決的問題是在這種場合是解決不了的。你比如說台海問題,這就是解決不了的問題。所以說美方當然它一直強調了這次,你看事後的那個記者會上面,人家也問了是不是說緩解了兩者的這個緊張關係?回答非常清楚,就是這個會談本身就不是為了緩和緊張關係,只是說互相溝通,互相了解一下而已。

主持人:所以外界說溝而不通。

橫河:對,這個就不可能是溝,就通的問題了,這個就跟剛才講台海問題是一樣的。其實在所有的議題上,現在中共都是取一個進攻。就是說它在改變現狀,不僅改變台海現狀,也在改變世界格局的現狀。就像剛才唐靖遠先生講的那個一樣,就說你要知道對美關係,實際上到現在為止,還是中共在國內,就是哪一個派系能夠說是跟美國說得上話,能夠平起平坐,那他的地位就牢固很多。

所以當年你看鄧小平一上台第一件事情就是到美國來,這就是成了一個規矩了。那江澤民到美國來還要擺顯,我能夠到布什莊園裡面去吃烤肉。

橫河:他們都是到美國來,然後以美國總統,美國給他的待遇,作為在國內地位的一個象徵,就是我能做這件事情。所以說習近平當年不是也到海湖莊園嘛,但是問題就在於現在這次它由於疫情的關係,它造成了一個非常有利的形勢。就是不是誰到誰那邊去,就是他不需要到美國來,這樣的話在視頻上面就是對等的了,無形當中就造成了一個對等的這種局面。

所以這樣的話,其實中共雖然不需要和美國去談任何具體問題,但是它非常需要這個對等的局面,這個形式它非常需要。這就是為什麼現在中共的媒體宣傳的很厲害,但是美國的媒體就是正常報導。因為美國媒體是把這個當做一個事件來報導的,而中共是把它當做一個象徵來報導的,就是說終於達到了平起平坐,而且是美國來求我的這種局面了,這就是它報導的目標。

所以說至於它報導的這個裡面,就是選一些詞彙,選一些講過的話來把它誇張,或者片面地去解釋,這個我覺得中共歷來就是如此。關鍵問題這個是你給它這個機會。

主持人:對,所以您的意思就是說,其實對於中共來說,它其實並不想做出任何改變。但是它需要這樣一個會議的形式,來做這樣的一個象徵性的東西。那這樣的話,您覺得比如說像這次會議,如果說它的目的是要設護欄,但是它又沒有設任何護欄的話,而且在這個會議上,習近平就台海問題他還比較強硬,對吧?他說美國你不要玩火,就這意思吧。那這樣下去的話,這個會議之後,美中的這種對抗會不會反而升高呢?

橫河:美中對抗的問題現在並不在於美國這邊,因為川普當時是做了一個反擊,等於是中共一直進攻一直進攻,他做了一個反擊戰。但現在等於是拜登政府又退回來了,又要去跟它談了,至少有合作的可能性,有合作的項目在,就是有某幾個問題是可以合作的。這一來的話等於就是又後退了,後退以後,問題是在中共在不斷侵蝕,不斷地在製造改變。不僅是改變台海之間的平衡,也在改變美中的關係當中的平衡,就說它是在進攻狀態當中的。

那麼這個時候,如果說你要制止中共的這個進攻,或者制止中共的這種擴張的話,它中共只聽這種實力,就是你一定要有實力,美國現在缺的不是實力,是意志。你必須讓中共看到你的意志,如果沒有看到你的意志的話,那麼中共就會馬上就趁虛而入。它在中共面前顯示出一點點軟弱,或者不夠強硬的話,中共就認為這是可乘之機,所以它就會加緊地擴展。因此對於美中關係來說的話,這個緊張局勢就只會升溫,不會降低了。

你要降低的話,就必須你想設護欄,或者是這個護欄覺得一定要設的,那你就必須要得設,而且你必須強硬地表現出來,儘管設不成,也得必須強硬地表現出來。所以說如果說提出來了,又不去做一個堅持,或者是有一套堅持的方法或者說法的話,那無疑就是鼓勵了中共。所以你只要沒有取得進展,沒有表現出你的意志,實際上就是在鼓勵中共打破這個平衡。所以我認為美中關係這次不會有正面的好作用,反而的話很可能會有使得雙方緊張局勢升溫。

這個升溫不是由美國引起的,就像台海局勢不是由台灣和美國那方引起的,要改變現狀的是中共,在中美關係上要改變現狀的也是中共。你就是只要一談,我覺得只要坐下來一談,就是在鼓勵中共。

主持人:您這個觀點跟今天蓬佩奧在推特上發的很像。他說拜登這種行為,其實是在試圖取悅於中共吧,就這意思。他說實際上這就是Appeasement,就是綏靖。而然後他說綏靖的話,我們看到從來都沒有好的結果,所以他也是這樣的一個看法。但是就是說現在拜習會剛剛落幕,又傳來另外一個消息,這是不是也意味著說美國方面也發現說,我該做的還得做,就是這個有關外交抵制冬奧會的這樣的一個消息。

那這個是美媒的記者先報出來的,美國方面政府還沒有公布。但是據說現在是內部已經在討論,並且是在挑一個時間要公佈說外交抵制。您覺得這個可能性有多大呢?

橫河:外交抵制的可能性其實非常大的,我一直持這個觀點,在這之前做的所有節目我都認為呢,這是唯一可行的途徑,而且也是必須做的。因為外交抵制呢它不傷害運動員,很多運動員呢他在參加,四年甚至八年才有一次機會,你取消了人家這次機會,實際上又不能解決什麼問題。但是外交抵制呢它非常實在,因為這些領導人他又不參加比賽,他就去做個秀,那麼何必去配合中共作秀呢,所以不去是對的,而且不損傷什麼東西。這點來說的話,所以我一直認為外交抵制是一個,非常可行而且是必須要做的事情,你必須表態。那麼對於拜登政府來說的話呢,這件事情也是必須做的,因為現在中共在很多方面取這個進攻態勢,美國現在能夠拿出來的,現在比較能夠強硬的呢,是在人權方面。相對來說,因為它還受國會的制約嘛。那麼在這方面呢如果說去參加奧運的話,那麼可就對中國,就是你在這之前所有提出來的,關於中國人權的,就是美國所剩的道德優勢已經不多了吧,像制度優勢啊什麼東西,中國現在根本就不買帳。那你現在還有一個就是在人權道義上還是有優勢的,但是如果說這時候佩洛西都這麼說了,就是如果說你去參加了北京冬奧的話呢,你最後這一點道德優勢都沒了。因此我覺得從拜登政府來說的話,因為他現在在國際上對在對中共的政策方面呢這是一個比較有優勢的地方,所以這個優勢呢他不會輕易放棄。因此現在這個華盛頓郵報把它傳出來這個消息,說美國政府正在考慮,白宮正在考慮,正在討論這個事情,我覺得不僅這個是真的,而且我覺得可行性非常大。

主持人:對,唐靖遠先生之前我們就是在做節目的時候談到說,在拜習會之前有傳聞說,習近平可能邀請拜登去什麼去參加北京冬奧,說可能會將拜登一軍,結果後來呢這個冬奧會這個題目呢,再出現都沒有出現。所以我覺得也有可能,是不是北京事先得知了美國政府的立場,所以也就不去討這個,不高興了,您覺得呢?這個消息到底真實性有多大?

唐靖遠:對,我基本上比較贊同就是橫河先生剛才的分析。就是說對於這個消息,它雖然只是華盛頓郵報的一個記者、一個專欄作家他給釋放出的,還不是官方的。但是我認為它的可信度相對是比較高的。最關鍵的原因,就是在於我們看到,就是拜登從他上任以來到現在為止,他在圍堵中共的這個過程之中,人權一直是他非常重要的一個武器,是吧,因為這個中共在新疆侵犯人權的原因,我們看到,就是無論是美國還有歐盟,還有甚至包括加拿大呀,這些都有對就是中共,甚至是都實施了制裁的,它也不是說是一般的譴責。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說是這個拜登他真的是不進行抵制他去出席了這個奧運會,他其實是相當於替中共去背書嘛。因為你只要去出席奧運會,你就無形中是在替中共的合法性,替中共侵犯人權這一行為去進行抹粉和背書,這個相當於就讓美國出現了一種雙重標準的行為,這種相當於,是無異於就是一種政治自殺行為,我覺得拜登他不太可能會去做這種事情的,這個是第一個。而且第二個呢就是我們可以看到,他所傳出來這個消息裡面,提到就是說,美國政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宣布說我們進行外交抵制,我們並沒有說去聯絡盟友來搞成一個統一集體的行動來進行抵制。就說美國呢它可能會去,通知通報一下各個盟友,哎我方是要抵制,至於說你們抵不抵制呢,你們自己去拿這個主意。我覺得這種分寸他也拿捏的是比較好的,它的可行度是比較高的。因為美國它這樣一做,它可以比較有效地避免,中共就攻擊說,你看你把這個體育政治化,你們串通一氣,反正就是說他可以避開這些攻擊。所以他的可行性他是也是存在的,我是這麼來看的。

主持人:對,那你覺得如果真的他,就是宣布外交抵制的話,不管他聯不聯絡其他的國家,你覺得在國際上這種外交抵制,會不會就,客觀上就是美國如果這麼做了,其他很多國家都會跟進。

唐靖遠:對,我相信是很有可能的。因為事實上在此之前,不是這個美國國務院的發言人普萊斯,他就已經曾經有一次他是公開的提到過了,就是說美國跟盟友之間,其實是在幾次在這種會議之中,都有提到過這個問題,大家是不是要協商一致的,來進行這種外交抵制。但是他們有提到結果,但是至少已經就是釋放出來一個訊息,就是說美國和盟友之間,對這個問題大家都是有過討論的,它還不是說是心照不宣的問題。如果說美國,當然畢竟是頭號強國嘛。美國是作為領頭羊,它真的在這個問題上面擺明了自己的態度。尤其是這一次,我看這個羅清他的文章裡面,就是報導這個消息的這個人,他說是有四個消息來源是吧。這個知情人都是來自於政府方面的這樣的知情人,給他釋放這樣的消息。所以我覺得甚至都不排除這就是拜登政府有意識的,通過這種方式在這次峰會結束以後。因為峰會之前,你放出來這樣會給習近平造成,就是有點太不給面子是吧,有點就是影響這個峰會的氣氛。那麼現在峰會已經結束了,既然這個峰會都沒有什麼、達成什麼結果,那大家該說什麼就繼續說,該做什麼也繼續做什麼,那我就把這個消息放出去。所以包括剛才妳提到,就是說習近平他們之前不是也有放出這種風聲,就是說有可能習近平會向拜登提出來邀請,這種風聲我基本可以斷定它應該是中共那邊放出來的。因為美國不可能說我們主動地去跟中共這邊透露,你們是不是來邀請我們的總統,去出席這奧運會,不太可能的事情。所以很有可能,就是中共那邊本身他們想要事先釋放出這麼一點風聲,試探一下看看美國的反應。但是這點風聲一出來,被一報導出來,一下發現這個媒體的這種,或者說是白宮方面,對美國方面的反應非常不理想。好,他肯定他就不再提,因為你提了就等於是自己找沒趣嘛,在這種時候他要保持自己的顏面,我是這麼看的。

主持人:對。其實說到冬奧,就是我覺得在政府層面的話,這個外交抵制這種趨勢已經儼然成型。而在運動員層面其實也是一樣的,現在這個運動,體育界這個抵制中共的這個似乎在掀起一個浪潮。以彭帥事件為代表,然後還有NBA球星坎特的。我們先說彭帥這個事件,因為現在最近,今天有了一個最新的進展,就是非常有意思的進展,就是中共黨媒這個大外宣星期天,他呢就是刊登了一個,據說是彭帥寫給這個國際女子網球協會主席的e-mail,然後呢這個說我沒事啊,怎麼怎麼樣啦,甚至包括性侵都不實啦什麼的。然後結果呢就在當天,這個WTA的主席就回應說:他還沒有說我收沒收到,他都不提這個e-mail本身,他是說中共黨媒的這個聲明,讓我對於彭帥本人的下落和安危更加擔心。所以您怎麼看就是這個事情,一個是這個事情會不會進一步發酵?另外一個,現在就是幾乎所有的什麼網協啦、大牌球星啦,包括德約科維奇這樣的國際巨星都在追問彭帥這個事情,這個下去會不會這個..,就是有更大的發酵啊?

唐靖遠:我覺得首先這個事情,就是彭帥這個所謂的闢謠的這封信,這些天它已經在發酵了,現在你們看到各大媒體其實已經都在報導了。這封信我基本可以肯定它是屬於偽造的,有這麼幾個原因,三個原因吧。首先第一個,就是如果說按照闢謠的這種角度來講,你真的要真心讓這個彭帥表示她沒有受到任何威脅,一切都是安全的,很簡單,他出國來,自由地接受過一次採訪,就完全就可以做到了。你不需要採取這種就是只見一張紙是吧,不見其人、不見其面的這種方式,這是第一個非常就是可疑。第二,他在這封信的就是第三行,他這個被人發現,他在第三行的一個英文單字,就是and之間,居然還留有一個光標,那麼有一個光標,表示如果說,我們都知道凡是使用過電子郵件都知道,如果還有游標在上面,就說明這封郵件其實是沒有發送出去的狀態,還要被修改,對,是一種沒有發送出去的狀態。沒有發送出去的狀態的這麼一份郵件,怎麼會被你這個CGTN你這個外宣媒體,你就已經拿到了,但是你又說你是發送出來的這個郵件,你收到了這樣的一個郵件,然後你再把它給公布出來,你這不就是自相矛盾嗎?就是說他漏出了這麼一點馬腳,而且是一個非常致命的馬腳,也是比較低劣的。第三一點呢,就是你可以看到他整個這封信的內容,它的手法其實他是,我覺得它根本不是像彭帥這樣的人,她可以寫得出來的,這封信它雖然不長,但是它可以說是一個非常老練的,這種做宣傳長期做媒體這樣的人才能夠寫得出來的。你可以看到它整個這個文案啊,它沒有提到任何敏感的人和任何敏感的事情。非常的圓滑,它迴避了所有的關鍵的這些信息,然後到最後的時候還來得這麼一句這個,就是說啊什麼為網球事業這個做什麼貢獻之類的。因為我們都知道,你要按照很簡單,按照人之常理,如果說真是彭帥寫的,她要寫一封信來澄清一下這個事實,她一定首先第一句話,我覺得人之常情,她一定會這麼說,因為這個傳聞涉及到了我和某個這個,比如說這個官員,涉及到了張高麗,給張高麗這個總理帶來了這個巨大的困擾啊什麼的,我要對此表示一種歉意因為我而連累,既然你說不存在的,因為我而連累了他。這才是人之常情,但是你可以看到這封信,她把這些東西所有全部都迴避了。所以我們只能得出一個結論,要麼這封信根本就不是彭帥寫的,是有人代她寫的。要麼即便是彭帥在被迫的情況下寫了一個初稿,也是有這樣的很有經驗的人幫她修改了以後才把它給拿出的。它肯定都不是屬於彭帥的原文。所以我是基本是這麼來看這個事情。

主持人: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把它跟彭帥連起來啊,既沒有筆跡又沒有簽名,然後也沒有聲音也沒有圖像。當然那個光標,我不知道啊,如果說當我收到email的時候,我去看的時候是不是我的鼠標也可以在那email裡面有游頁。但不管怎麼說你如果作為一個媒體要報導一個email,你說在我還在Click的時候拍個擷圖,實在太不專業。所以我覺得現在這個事件是必然會發酵的,而且我覺得像現在這種大牌球星在發言,而且有球星已經說了說:現在在冬奧之前我們不應該知道彭帥的下落嗎?然後有評論甚至直接提到說:那些打算要去參加冬奧會的運動員,你們捫心自問,你們能夠這樣不言不語的、不出聲的就去參加嗎?當你們的同道還正在受到人權迫害。所以這個我覺得甚至在體育界,都可能形成對冬奧會的抵制。

唐靖遠:對,我覺得你剛才提到的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延伸出來有兩點,兩個層面來觀察它。首先第一個層面就是在過去我們知道尤其在兩年前NBA那次事件,大家都看到了。那個時候是對中共都是非常恐懼的,就是都要去向中共磕頭去低頭的。但是這一次出現了非常反常的一種現象,就是你可以看到這個網球協會不管是男子的還是女子的。甚至包括很多大牌的球星全部都集體的站出來,就是不再怕了。不怕中共了,也不怕報復了,不怕你的什麼代言、你的什麼…

主持人:市場啊。

唐靖遠:對,就包括女子網球協會在那份聲明裡面是明確的有提出來說:我們甚至都考慮如果說沒有得到一個滿意的一個結果的話,我們可以考慮就是放棄中國市場。

主持人:退出中國市場。

唐靖遠:這麼有骨氣的回答,這個在兩年前其實是不太能夠想像的,是吧。包括你剛才提的NBA,現在出現坎特這個球星他也是非常突然、非常強硬的、非常高調的出來,就是反對中共侵犯人權的種種的這樣的行為。你就發現跟兩年前是完全不一樣的。我覺得它可以延伸出來我們得出一個結論,就是現在整體的國際大環境,其實已經悄悄發生了一個扭轉。這個環境的扭轉是什麼呢?就意味整個不管是從政界到經濟界,甚至包括體育界、甚至包括我們看到黃明志寫的…

主持人:歌曲。

唐靖遠:「玻璃心」到娛樂界到音樂界。大家都對中共這種戰狼外交、對小粉紅的這種動不動就要出征的,動不動就你傷害我感情的這種做派,已經都非常厭倦了。所以最後就演變成了現在這麼一個狀態,大家就不怕得罪你了。我覺得這個是大環境的一個轉變是第一個,那麼另外一個就是你剛才提到了,它有可能這件事情本身它在發酵之後,它已經從單純的網球界開始蔓延到了其他的體育界。就是說它現在變成這個性質在發生變化,本來他只是彭帥作為一個網球運動員,可能她自己單純地遭受一個性侵。就是她的人權遭受踐踏的這麼一個行為,但是它現在已經逐漸開始擴散到很多體育界的名人、很多的體育組織,他們現在會留下一個印象,就是這些體育運動員她有可能在中共這種體制下,成為中共高官的玩物。這個可就不是一個個別現象,它會成為一個體制問題。那麼也就是說你既然是這麼一種非常流氓的體制,你都可以把運動員肆意地作為一種玩物來這樣欺壓這樣…

主持人:而且事後就消失了。

唐靖遠:對,來凌辱、來踐踏她的人權,你適合來舉辦奧運會嗎?你的這種體制的這種行為和奧運會所主張的那個理念,最基本的那個普世的價值是完全相反的,是相矛盾的。那麼你很顯然是不太適合的,所以我們就可以看到它很有可能會出現這麼一種結果。就是在運動員自己個人之間,他可能也許會發起一種抵制奧運會的。剛才我們說的美國它是政府層面,政府抵制、外交抵制,那是政府層面的。但是彭帥這件事情無意中它這樣發酵下去,就有可能變成是運動員這個層面,大家自發地對奧運會出現了一個抵制。我覺得這有可能的。

主持人:是,橫河先生,您怎麼看就是彭帥這個事件,現在這樣一個最新的發展和它有可能發酵成什麼樣?

橫河:這個事情跟NBA的事情還是有點區別的。區別在哪裡呢?就是籃球啊像這種球、大球,它是屬於一種集體活動。它有一個隊,有養著這個隊的老闆。所以說中共非常容易針對性地去施加壓力、施加影響力,它也很容易收買。但是網球相對來說是一個個人體育,就是說你最多打打雙打,它沒有一個很大的隊,它如果有利益的話也是個人利益。那麼對於個人來說的話,他很容易的決定我是以道義為準的,還是以我自己的價值觀為準,還是以利益為準。他每個人可以做出選擇,相對來說在事情爆發的時候,出來發聲的人考慮中共因素的要小很多。不像一個隊,一個隊他只能一個人發言,那整個隊特別隊的老闆,他會擔心會施加壓力。而這個就相對少一些,所以敢出來說話的人就多。這也就是說在沒有了中共的壓力的情況下,實際上大部分人是應該有識別的,非常清楚中共是什麼東西,也願意為中國的人權發聲。說明了這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是這個和經濟多少有點關係。因為過去一年多,將近兩年整個全球像體育賽事,相對來說…

主持人:沒辦法舉辦。

橫河:就慢下來。慢下來以後很多中共曾經承諾的,比如說在哪裡建體育館啊或者是幫助他們的網球在中國推廣,這一方面可能它很多承諾都沒有辦法實現。這樣的話就是有兩年的時間,國際上的網球界並沒有得到中共的什麼好處。所以這一點使得他們就忘記掉了這裡頭有利益衝突的問題,對於這個組織者來說。就是這個女子網球協會或者是這個國際網球協會,他們就是沒有確實的體會。因為有兩年沒有從中國拿錢了,而沒有得到收入了,再一個網球相對來說在中國的市場相對要小一些。所以網球界現在是逐步在打開中國市場的時候,還沒有說被它困住的時候。那麼當然還有一個,就是過去這兩年發生了很多很多事情,包括新疆迫害人權這種事情。那麼這種事情被曝光出來以後,就是很多個人對中共現在的認識已經轉變了。就是不會再那麼害怕中共了,因為大環境已經形成了。就是說在體育界不僅在體育界了,在各個領域都是這樣的。所以多種因素放在一起,我相信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兩年前,網球界還是有人會來譴責的,這跟籃球不一樣。但是可能不會有這麼大的規模,而且媒體報導不會這麼廣泛,不會在媒體當中就是發生這麼大的事情。那另外一個就中共實際上是推波助瀾,它就是偽造了一個信,偽造的也…

主持人:您就直接定性它偽造了,是吧。

橫河:這肯定是偽造。因為你剛才講的,你收到了email那光標不是這樣的,那個是在編輯的時候才是那樣的。也就是說你要寄出的話,你必須是reply,回他的email的時候,這時候它給你在那個email裡面成為這個email的一個部分的時候,你才可能用光標去編輯。你收到的時候是不能編輯的呀!所以這不可能是收到以後拍的一張照,一定是在編輯的時候就是沒有發出去的時候拍的一張照。那麼就是剛才那個問題了,就所有的人都在質問這個光標是怎麼回事。那當然它也沒有頭也沒有尾,寫作方式就肯定不像了。因為彭帥的信為什麼大家相信呢?是因為她那封公開信寫出來的時候,她的真正的情緒的表達和這封信就完全不一樣。這絕對不是一個人寫出來的,就是連他們的性格都相差非常非常遠。如果說你是按照彭帥的這個性格,就是第一封信的這個性格寫的話,那麼是完全另外一種格式跟這個完全不一樣。而大家為什麼接受了她第一封信,認為是真正的?是因為我想網球界的人很多跟她打過交道的人也知道,就是很符合她的性格。所有的人看了以後都認為那封是真的,而現在所有的人包括西方,我看所有在下面留言的人沒有人相信這封信是彭帥寫的,是真的。

主持人:但是問題是它現在這個東西不是很愚蠢嗎?把這個事情反而弄的更進一步的發酵了。

橫河:對,所以說有的時候是這樣的,你看國際上很多事情就是弄得國外有一些親中共的人想幫忙都幫不上。因為到時候它一定要做件事情把這件事情做砸了。這不是從現在開始,其實長期以來都是這樣的。就是推動現在國際上對中共反感的,各國民調對中共的反感,所有的事情都是中共做出來的。沒有說是西方的媒體、西方政府宣傳了什麼東西,全是中共做出來的。中共真的是在不斷地推動全世界人民對它的反感。

主持人:對,就是偽造這麼一個email,其實真的是非常愚蠢也非常低極,所以很多西方人都覺得不可思議。那其實我覺得現在還不只是網球界,因為剛才說到NBA那個球星坎特。他也是這些天一直不斷的很高調的去站出來揭露中共的人權迫害,包括最近他剛發了一個他那個球鞋上就是揭露中共活摘器官。有器官還有這種帶血的這個東西,也是把這個活摘器官這個事情非常尖銳地提出來了。當然他現在還是只是一個人在發聲了,但是我就覺得說這個事情有可能就是超出網球界。NBA也好還是其他的這個也好,運動員之間…特別是馬上冬奧要到了,他都會形成這樣的一種效應吧。就說是不是真的會形成運動員界對於冬奧會的抵制?

橫河:這個抵制,因為運動員個人抵制不是一個國家性質抵制,所以在多大程度上會影響?但是我覺得這是一個很重要的過程。我真正對這個結果倒不是怎麼看重,但這個過程非常重要。也就是說這是一個非常大的領域,而且它有很多觀眾,特別在西方它體育是民間的,不像在中國。中國它作為一種民族主義,就是中共的一種教育或者是它的一個工具在使用。但世界各國它每個球星他都有自己的粉絲群,所以說這個推動的過程就是讓更多的運動員來瞭解:你將去的是一個什麼國家,你將去參加的這個運動會將會被中共來作為宣傳。所以很多人就會去考慮,而中共這時候又會去用各種事情來加強這種印象。你比如說訓練的時候,已經開放訓練了結果卻沒有把欄板拿起來。

主持人:對,在冬奧會的事故。

橫河:冰道上面,結果就使這個運動員的腿就折斷了。那這種就是說是一個事故,這種事故倒不見得能夠避免,但是使得人家就在想:這麼一個政權下面開這麼一個運動會,又是做宣傳,準備工作又沒做好。就使得很多人就會更多的瞭解,所以我更是看重的是這個過程。就是在運動員這是一個本來並不是非常政治化的一個團體,但是由於幾次上次就NBA球星和這次,這個事情就累加起來以後它會使大家在這個非常大的一個領域裡面,就是在西方社會裡面是個非常大的領域,又一次能讓更多的人來看清中共的這個面目。我覺得這個過程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是,確實是像您說的是過程很重要,而且現在NBA球星坎特發言,我看NBA沒什麼反應,可能NBA本身也在變化。那行,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精彩點評,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收看。今天節目時間又到了,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嘉賓: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訂閱優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關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