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和護士談拒絕疫苗強制令的後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9日訊】一些由於宗教信仰或健康原因而不能接種中共病毒(COVID-19)疫苗的醫護人員,正在面臨被解僱。他們所在的醫院強制要求其員工注射疫苗

各個州和醫院都發布了這種疫苗令,拜登-哈里斯政府也頒布了緊急命令,要求所有在提供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服務的設施中工作的醫護人員,在1月4日前全面接種中共病毒疫苗。聯邦政府還在相關的規定中明確指出,沒有每週做檢測的選項,也不承認「自然免疫」是這些一線工作人員的有效替代方案,儘管他們中許多人在病毒大流行的高峰期已被感染。

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高級科學主任、《大巴靈頓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的共同作者馬丁‧庫爾多夫博士(Dr. Martin Kulldorff)此前告訴英文大紀元,這種做法不符合既定的科學知識,從醫學角度來看也不合理。他認為,那些從COVID-19感染中恢復過來的人,比接種疫苗的人具有「更強、更持久的免疫力」,而且「最不可能感染」其他人。美國疾控與預防中心(CDC)也承認,目前還沒有自然免疫的人,感染他人的記錄。

英文大紀元從美國各地的醫護人員那裡收集了更多信息,了解他們拒絕注射疫苗的諸多原因。COVID-19疫苗被一些國家的大公司廣泛宣傳為「安全、有效」,包括大科技公司,它們在不同程度上審查或封殺任何對疫苗的所謂「負面言論」,將其標註為「醫療錯誤信息」,包括醫生和護士的事實性描述。

「沒有長期的安全數據」

托馬斯‧雷德伍德醫生(Dr. Thomas Redwood)因為沒有接種疫苗,而被皮埃蒙特醫療保健(Piedmont Healthcare)和衛星健康系統(WellStar Health System)解僱

雷德伍德對英文大紀元說:「是否注射目前提供的緊急使用授權疫苗,應該是個人的決定,其依據是對接受疫苗的風險-效益(risk-benefit)分析與疫苗所提供保護的疾病的風險相比較。」

「根據目前的流行病學數據······如果我感染了COVID,我有98-99%的生存概率。另一方面,疫苗不良事件報告系統(VAERS)已經記錄了18,000多例死亡案例和80多萬例不良反應事件······此外,在批準廣泛使用之前,我們沒有類似於其它疫苗所需的長期安全數據,更不用說建立疫苗授權了。除了安全問題之外,疫苗的效力在接種疫苗四到六個月之後,就會下降到50%以下。」雷德伍德繼續說。

「鑒於我們所知道的已接種疫苗的人免疫力下降,以及已接種疫苗的人與未接種疫苗的人一樣具有傳染性的能力,我看不出這種疫苗令的邏輯,因為它未能實現其既定目標」,他說,「更令人擔憂的是,通過強迫醫護人員在身體自主權或就業之間做出選擇,這很可能造成護士、醫生和其他維持醫院(正常)運行的人員短缺。」

「豁免請求被拒絕」

埃里克‧桑德斯(Eric Saunders)是一位資深醫生,遺憾的是,他最近被新澤西州里奇伍德(Ridgewood)的山谷醫院(Valley Hospital)解僱。

「我的宗教豁免和醫療豁免都被他們拒絕了」,桑德斯說,「由於我母親在懷我的時候服用了一種藥物,我出生時沒有腿。我的父母都是牧師。我對上帝的深刻信仰,幫助我克服了生活中的許多障礙,但被藥品傷害的心理創傷,以及知道COVID疫苗科學背後的潛在爭議,我無法接受它們。」

「我正在為反對這些強制規定而爭取權利和大聲疾呼,用我的故事希望能引起人們的註意,這樣才能扭轉局勢,讓人們擁有自由,這樣我們就能再次在和平與博愛中生存。」他說。

妮可‧范內利(Nicole Fanelli)在賓夕法尼亞州的克羅澤醫療公司(Crozer Health)工作了近21年,是一名乳房X光檢測師。

「我提交了宗教豁免(天主教)申請,但被拒絕了。然後我對此提出了上訴,但他們任用了與初審相同的小組來審查這些上訴」,范內利說,「我覺得受到歧視的原因是,他們給我了一個全面的聲明,基本上是說我的宗教信仰並不反對接種疫苗。我曾以書面形式向他們解釋了我真誠的信仰,並提供了公司所要求的、我的牧師的證明信。」

10月中旬,范內利被安排了兩週的無薪假期,到月底時,她被解僱了,沒有資格領取失業金。

「我也為這整個局勢感到極度焦慮。」范內利補充說。

「我的信仰很堅定」

妮可‧蒂博多(Nicole Thibodeau)一直在貝斯‧以色列‧拉希醫療公司(Beth Israel Lahey Health)擔任註冊護士長。該公司是馬薩諸塞州第二大的醫療保健組織。她說,她的雇主向「數以百計」的員工發出了拒絕宗教豁免申請的請求。

「我的信仰很堅定,我永遠不會接種這種疫苗。他們對待我們(的方式)很糟糕,騷擾、拖延、缺乏溝通等等。我最近聽說,公司有4%的人沒有打疫苗,也就是1440人。他們正在給我們施加壓力,要求我們注射,否則就『自願』辭職。」蒂博多說。

來自紐約的特魯迪安‧埃德蒙森(Trudiann Edmondson)在諾斯維爾醫療公司(Northwell Health)工作,擔任遠程病人護理協調員。她於10月1日被解僱,因為她拒絕注射疫苗。

「在我被解僱時,我已經懷孕了大約5個月。由於多種原因的高風險,包括對孕婦(接種疫苗)的數據有限,以及我完全可以在家工作,因此,我要求暫時拒絕接種」,埃德蒙森繼續說,「我在懷孕初期就被診斷出有血塊,後來血塊溶解了。我正在服用小劑量的阿司匹林,我必須每天服用。我沒有其它選擇,我自己和其他一千多人被解僱了,原因是公司希望其員工全部接種疫苗。」

「我很感謝我的信仰,我知道我做出了正確的決定。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她補充說。

「違憲的法規不是法律」

艾倫‧湯普森(Allen Thompson)在北卡羅來納州藍十字藍盾協會(Blue Cross Blue Shield)工作了8年,於今年8月20日被解僱,原因是他決定不接種疫苗,儘管他每週都會出示COVID-19陰性測試證明。

該協會於8月16日向其員工發送了有關新規定的電子郵件,並表示新規定將於10月1日生效。

湯普森說:「當我在8月20日早上到達工作地點時,我被保安攔住了。他們告訴我,那天是我的最後一天,讓我交出徽章(badge),並給了我一封解僱信。我問他們,我是否可以在家工作,直到一切恢復正常。但他們說,『我們覺得這對你是最好的,今天是你的最後一天』。」

「我認為,違反憲法的法規不是法律,在任何情況下我都不會遵守。」湯普森補充說。

「發生在健康人身上的怪事」

洛尼‧塔爾海默(Loni Thalheimer)已經做了11年的護士。

「我為我現在的醫院工作了7年。在過去的6年裡,我做麻醉後護理護士的工作,並在科羅拉多州柯林斯堡(Fort Collins)普德雷山谷醫院(Poudre Valley)的附屬大學(UCHealth)裡,接管了週末護士長職位。」

「大約在社區完全接種疫苗的兩三個月後,我發現很多人因癲癇發作、偏頭痛、運動障礙、麻痹甚至昏迷等(不良反應),來做核磁共振檢查」,塔爾海默說,「我說,我們看到發生在健康人身上的奇怪、不正常的反應越來越多,而每個人都拒絕回答我(的疑慮)。如果我們是在進行臨床試驗,為什麽不要求我們收集數據?我感到很困惑。」

7月,她的雇主宣布,要求所有員工都必須接種疫苗,包括遠程工作者。「他們說我們可以申請宗教和醫療豁免,如果被批準,我們將被要求每週進行檢測」。

「他們在網上有一個特定的表格,你必須填寫,問一些可笑的問題,比如······你屬於什麽宗教?你過去是否接種過其它疫苗,它們有什麽不同?在表格的底部,它讓你勾選一個框來提交你的表格,說你同意UCHealth的所有關於COVID的疫苗政策」,塔爾海默接著說,「請允許我提醒你,他們把政策鎖定了,而且不會告知我們這些政策是什麽。」

「我有來自我的醫生的簽名信,說明我目前正在嘗試懷孕,而且我過去有重大的疫苗不良反應,不建議我注射這些疫苗。」然而,塔爾海默的豁免申請被拒絕了,之後的10月28日,她被解僱了。

「他們現在試圖拒絕『我被迫失業』的說法,說我是『自願』的······我沒有工作,沒有收入,健康保險也很糟糕,而且我懷孕了,還有另一個4歲的孩子」,她繼續說,「在我的經理和我署名的地方寫著『員工無法參加會議』,所以他們不必面對面解僱我。」

「我的合同被取消了」

希瑟‧波普(Heather Pope)是一名註冊護士,擁有俄克拉荷馬州的聯盟執照(compact license)。

「在整個病毒大流行期間,我在急診科擔任合同護士。因為我拒絕給病人注射強生疫苗,最終被取消了合同。我不得不放棄。」波普說。

至少還有10名在不同州被解僱的護士向英文大紀元求助。他們中的許多人認為,他們非常努力地工作,並在大流行病期間遵守了所有的規則。

他們中的一些人傷心欲絕,認為因身體自主權而被解雇,這是一種冒犯,給他們及其家人在精神和經濟上,都造成巨大壓力。

原文:Doctors and Nurses Speak on the Consequences of Rejecting Mandatory Vaccination 刊於英文大紀元網站。

(記者蕭靜編譯報導/責任編輯:林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