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孟宏偉之妻砸鍋中共 指中共政權是魔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9日訊】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11月18日(星期四),北京時間11月19日(星期五)。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秦鵬直播

今天焦點:中共爭奪國際刑警組織執委之際,孟宏偉之妻露面,指責中共政權是魔鬼;彭帥失蹤事件再發酵:網球巨星小威再度發聲,美國議員要求拜登向中共施壓。

Sydney:就在國際刑警組織大會召開之前,中共曾推選出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的妻子,首次露臉接受採訪,指責中共當局是魔鬼。這是怎麼回事?我們今天會來談談。

秦鵬:中國網球女將彭帥失蹤事件越演越烈,國際網球總會出面要求調查,世界網球排名第一的巨星小威廉斯也公開發聲。就在此時,拜登親口證實,考慮抵制北京冬奧。這件事,中共會如何收場呢?

國際刑警大會召開前 孟宏偉之妻:中共是魔鬼

Sydney:中共政權時常在國際社會努力地扮演負責任的大國形象,日益緊密地參與到國際組織和大大小小的國際事務中。在下週,國際刑警組織大會將召開大會,推選出新的亞洲執委。在這個關鍵時刻,中共曾推選出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的妻子,接受了美聯社的採訪,並且公開指責中共是吞噬自己孩子的魔鬼,是怪獸。

我們先來看一下視頻片段。

秦鵬:這是2020年孟宏偉被中共當局判刑13年半之後,他的妻子Grace Meng首次接受採訪。2018年,孟宏偉被中共當局祕密召回北京、逮捕之後,他的妻子曾經以不露臉的方式,向法國警方報案,並接受過媒體的採訪,聲稱孟宏偉是遭到了中共當局的政治迫害。

Sydney:Grace Meng的本名叫高歌,但是她說自己更願意被稱呼這個帶著丈夫姓氏的英文名字。她是在國際刑警組織總部所在地,法國的里昂市接受採訪的。她目前帶著一對雙胞胎兒子,向法國當局申請了庇護並獲得了批准,接受法國警方全天候保護,因為她認為中共特工企圖把她們一家綁架回中國。

採訪中,她說自己有責任露面,告訴全世界發生了什麼事。還說,過去3年,她學會了如何與魔鬼(中共)當局共存,就如同我們知道如何與COVID-19(中共病毒)共存一樣。

她說2018年至今,她的律師向中共當局發出多封信都未獲回應,她甚至不能確定丈夫是死是活,這對她的孩子來說是非常殘忍的。她流著淚說:「我不希望孩子沒有父親。每次他們聽到有人敲門,總是會盯著看。我知道他們希望進家門的人是他們的父親,但每次他們意識到不是的時候,都會默默地低下頭。他們是非常勇敢的。」

秦鵬:高歌還譴責國際刑警組織縱容了中共作惡,說該組織「一點忙都沒有幫」。2018年,孟宏偉失蹤之後,國際刑警組織甚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能向中共當局詢問孟宏偉的下落。而隨後,一封以孟宏偉為名的辭職信被發給了國際刑警組織,只有兩行字,卻沒有孟宏偉本人的簽名,就跟昨天到今天被熱炒的中國網球明星彭帥的所謂寫給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主席的信一樣。

高歌質問說:「一個被強行失蹤的人,可以照自己的意願寫辭職信嗎?一個警察組織能對這樣的典型犯罪行為視而不見嗎?」

Sydney:是。國際刑警組織被中共滲透的也是很厲害。不過,我們注意到,Grace Meng一直說自己的丈夫是因為政治被迫害,她說中共當局的腐敗程度極其嚴重,甚至無處不在。「對於如何解決腐敗問題,有兩種不同的意見。一種是現在使用的方法,另一種是走向憲政民主,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她說自己的丈夫屬於後者,結果被中共報復、抓捕。秦鵬,你認可這種說法嗎?

秦鵬:說實話我很難判斷,因為關於孟宏偉的案子信息非常少,從孟宏偉的罪名來看,確實比較奇怪,他被判刑之後,中國媒體報導說:「孟宏偉在擔任公安部黨委委員、副部長、中國海警局局長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企業經營、職務升遷等事項上謀取利益,或者利用本人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它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非法收受相關人員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446萬餘元。」

其實,中共官員幾乎無人不貪,這個金額在中共高官階層來說甚至可以說是比較清廉的了,如果純粹是貪腐,按理說,中共不至於冒著國際聲譽受損的地震,去綁架一個在任的國際刑警組織官員。

Sydney:是,不過也證明中共內鬥很激烈,政治運動也是不斷發生。就跟這一次Grace Meng說的她的祖父,共產黨1949年統治中國後,她的祖父被剝奪了商業資產,後來遭囚禁在勞改營。而現在歷史在重演。

秦鵬:她還說,「今天中國許許多多的家庭都跟我面臨同樣的命運。」我個人很支持她為自己和丈夫發聲。中國只有真正步入中共解體,真正進入法治化,每一個人才可能是安全的,否則人人自危。

Sydney:我們也看到,國際刑警組織將在下週的11月23日—25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堡舉行大會,期間將選出新一屆兩名亞洲區執委。現在的三名候選人分別來自新加坡、印度及中國。中共再提名公安部國際合作局副局長胡彬彬競逐。這樣一來,恐怕要泡湯了。

秦鵬:對,其實,週一(15日)時,由世界主要國家議會組成的「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就公開表示過反對,稱50名來自全球四大洲17個國家和歐盟的國會議員已經向其所屬國家的相關部長發信,列舉中共如何濫用國際刑警組織的「紅色通緝令」去迫害流亡的維吾爾人,說一旦胡彬彬當選,國際刑警會變成「中共政府打壓政策的機器」。

Sydney:實際上,中共之前也確實利用紅色通緝令迫害政治對手或者中共反對者,1984—2014年的時候,中共通過國際刑警組織發出的紅通平均每年有26~33件,但是2015—2016年間就暴增,其中2016年的時候,恰恰是孟宏偉當選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時候。

秦鵬:所以,一句話,讓中共這個魔鬼參與到國際社會中,它一定會禍亂原有這些國際組織,把它變成實現中共政治野心或者人權迫害的工具。

彭帥事件再升溫

Sydney:再來看到,彭帥事件越演越烈,國際關注的目光並沒有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轉移,繼我們上次節目聊的,世界女子網球協會(WTA)聲援彭帥要求調查後,今天(11/18)國際網球總會(ITF)也打破沉默,支持調查彭帥的下落。

秦鵬:彭帥自從2日自己爆料被中共前副總理張高麗性侵,後來發展成不倫戀又被拋棄,被全網封殺後,就沒人再聽到她的消息。

很多球迷關心彭帥下落,跑到彭帥的前搭檔謝淑薇、小威廉斯(Serena Williams)、莎拉波娃(Maria Sharapova)等網球名將的微博留言「打卡」,希望他們能關注彭帥的事,會被封殺沒有講明,但大家都清楚。

Sydney:看來網友們的努力有了成效,小威廉斯(Serena Williams)今天(18日)發聲了,她推特標籤#whereispengshuai,並表示對這件事感到震驚,她要求調查,說不能對此保持沉默。

秦鵬:小威在網球界非常有名氣,這事將引起震動。

Sydney:不過,中共官媒出來闢謠了,18日凌晨突然公布一封信,宣稱是彭帥寫給世界女子網球協會(WTA)的英文電郵,信中「彭帥」說:「關於最近WTA官網發布的新聞稿,內容並未經我本人證實,也未經過我同意就發布,新聞稿中所提及關於性侵的指控,並非事實。我沒失蹤,也很安全,我只是在家休息,一切均好。」

彭帥本人出來闢謠,這事會不會就此平息?

秦鵬:不會。因為這一次的CGTN郵件門暴露出了四大疑點,即使彭帥自己現在出來也很難平息了:第一,本來最好的方式是彭帥本人出來闢謠,為什麼她不露面呢?

第二,信件裡面正文第二行的and處有一個鼠標的光標標誌,這是在類似Word上編輯的痕跡,顯然不是CGTN說的是寫給WTA主席的什麼email,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漏洞,中共當局在撒謊。

第三,從措辭看,刻意迴避了自己之前微博裡面說的張高麗強迫她發生關係,這種性侵犯的指控,卻簡單說這不是真的,如果那樣為什麼她要那麼說呢?此地無銀三百兩。

第四,裡面還有一些奇怪的避諱,比如不提張高麗名字,還說自己要促進中國網球等等,完全不像一個正常人寫的信,倒像是中共宣傳部門的刻意之作。

而且我們知道,這些年中共綁架了很多外國人,上中國的電視認罪,國際社會已經很難相信中共了。所以,即使彭帥下一次親自再露面,也只能證明是脅迫。

Sydney:世界女子網球協會(WTA)主席西蒙(Steve Simon)也對這封電郵的真實性表示懷疑,他說「很難相信」是彭帥自己寫的。

西蒙還發表了聲明,「中國官方媒體今天發布的關於彭帥的聲明,只讓我更擔憂她的安全與下落。WTA和全世界都需要獨立且可驗證的證據來證明她是安全的,我曾嘗試透過多種方式聯繫她,但都無濟於事。」

秦鵬:是呀,彭帥為什麼不回覆大家的關心和聯繫?中共是一蠢再蠢,本來這個事情可以用所謂失蹤裝糊塗,現在中共最大的海外黨媒、大外宣出來造假,卻直接暴露了中共最高層的馬腳,這個丟人丟大了。反而讓這件事變得更大了,相當於把中共最高當局直接推到了綁架和迫害彭帥的前台。

Sydney:在西蒙的求助下,現在,連人權組織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都站出來了,要求中共證明彭帥是安全的。特赦組織研究員Lau說,「彭帥近期所謂的『一切均好』聲明不具備參考價值,因為中國官媒有脅迫個人發表聲明或憑空捏造的前科。」

秦鵬,這件事想必是讓中共很頭痛,這事會演變到何種程度啊?

拜登首談抵制中共冬奧會

秦鵬:我認為,國際社會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已經板上釘釘了,而且還會有很多運動員抵制北京冬奧。

連拜登也在今天首次表態,說正考慮外交抵制冬奧。這是今天的大新聞,媒體大肆報導,我幾個小時之前,就看到NBC白宮記者Peter Alexander發推特,說他問拜登是否支持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拜登回答說:「是我們正在考慮的事情。」

Sydney:是,拜登說的是(It’s) something we’re considering。拜登親口證實了《華盛頓郵報》放出的消息。在16日拜登和習近平舉行視頻會晤後,《華郵》馬上就援引多個知情人士,放出了拜登政府將對北京冬奧外交抵制的消息。

文章中說,拜登總統或任何美國政府官員不會出席北京冬奧會,但運動員仍將全面參加比賽。這種外交抵制的目的,是在不影響美國運動員的情況下,對中共當局的人權侵犯做出回應。拜登預計將在本月底前做出最終決定。你覺得拜登會做什麼決定?

秦鵬:毫無疑問,抵制無疑。這會讓外界進一步矚目中共的人權迫害、言論封殺,以及毫無法治的無法無天。

Sydney:我也認為拜登現在很難走回頭路了,包括國會兩黨議員都在要求抵制北京冬奧。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和史密斯(Chris Smith)在10月時寫信給國際奧委會,指出中共實施種族滅絕,應推遲奧運會並禁止中國參賽。

5月,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也在一次聽證會上,呼籲對北京奧運採取外交抵制。佩洛西當時說得非常有力,我們看一下這個片段。

美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考慮到中國正在發生的種族滅絕,如果一個國家元首去到中國,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時,真的有必要問這樣的問題:你下次還有什麼道德權威,就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權問題發言?」

秦鵬:是。我們其實當時就談過,佩洛西這個話一出口,美國一定會抵制中共的冬奧會。因為在民主黨內,佩洛西的地位和影響其實大於拜登。

Sydney:我們昨天節目聊歷史決議時講到,中共沒把江澤民發動對上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這個所謂政治遺產寫入歷史決議,是因為中共也知道國際譴責這件事。其實,昨天,17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正好發表了一個聲明,把中共列入「嚴重侵犯宗教自由」的黑名單。黑名單裡面有10個國家,俄羅斯今年被新加進去,中共早就在裡面了。

秦鵬:是,我昨天說中共本來如果做得對,它應該寫進歷史決議,就是因為當初修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上億人被大規模鎮壓、迫害,最高的年份,中共花費了政府開支的四分之一用來迫害法輪功。但是,顯然,中共覺得這樣邪惡的迫害見不得人、而且根本沒有成功,所以不敢寫進中共第三份歷史決議裡面。

不過,雖說如此,我們注意到,中共卻並沒有放鬆對法輪功的迫害。而且,現在,它又把迫害積累的經驗,先是運用到了新疆,後來又把中共迫害人民集邪惡之大成的新疆經驗,推廣到了香港等地,以及現在對地下基督教等信仰迫害上。

Sydney:是,活摘器官也是相同手法。我們昨天也講到了NBA職籃球星坎特(Enes Kanter)發文呼籲中共停止活摘法輪功學員、基督徒、藏人等等的器官。體育界已經開始發聲,不再沈默。

秦鵬:我預計還會有越來越多國家加入,特別是彭帥這樣的體育名將遭到中共打壓的大背景下。而且,中共現在對人權迫害的名單也在快速擴大,不同的宗教信仰者、維權律師、公民記者、維權人士、甚至講課的老師、房地產購房者、疫苗受害者和家屬等等,都不知在哪一天可能被中共迫害。

Sydney:是,在世界多雙眼睛的注視下,中共要如何收場?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