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在柬中國人:我被賣了三家公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9日訊】「我從2020年9月到柬埔寨後,被賣了三家公司。」來自廣西桂林、在柬埔寨打工廖明(化名)說。

廖明大學畢業後本在國內工作,但因工資不高,結婚生子後,每個月的工資只夠生活開支。之後,他看到一位老鄉在柬埔寨開餐館賺錢,他就想跟著過來學習一下。

不過,到了柬埔寨後工資仍然沒有那麼理想。「每月800至900美金(約合6,000元人民幣),包吃包住,工作還可以,但只能夠補貼家用」。然而今年6、7月份,因家裡有事,他的妻子孩子想讓他回國。可是由於疫情的原因,「國內機票現在已經漲到1萬美金,加上疫情隔離之類的,至少要10萬人民幣,根本就沒辦法回去。」他說。

當時店裡有個平時聊得來的常客給他介紹了一份西港的工作,這名常客說:「過到這邊(西港)的話,兩個月就可以賺夠回國的機票和隔離費。」廖明因此決定到西港上班。

「10月1號結算完飯店所有的工資後,2號我就到了西港。結果到了這邊,公司的人才跟我說,那個人(飯店常客)是中介,他把我賣了。」

據廖明11月9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第一家公司是一家投資詐騙公司。在柬埔寨,很多中國人老闆的公司與當地官員勾結,買地建園區,買賣中國人以至外國人為公司詐騙。並且,這些人到了「公司」裡面之後,有進無出,有的還受到人身威脅,甚至被打死。

他說,「我第二天就報警了。我先聯繫國內的(派出所),他們說不行,要本人去。然後沒辦法,我就發郵件給大使館,大使館給了我一個報警電話,說他們沒有執法權,叫我自己去聯繫。但我撥打大使館給我的電話報警後,就被那個公司知道了。」

「我之前就知道他們肯定是串通的。然後,他們沒辦法,把我賣到別的公司。」「他們並跟我說,因為你報警了,他們需要錢去打點警察局,這所有的錢都要算在你的頭上,所以你現在的賠付是1.7萬美金,然後他就以1.7萬美金把我賣到了第二家公司,並把我拉到第二家公司,直接用現金跟他們做了交易。」

據廖明介紹,第二家公司是假扮高富帥,專門找國內的單身有錢的女青年,跟她們聊感情,感情聊好了之後,再哄騙對方一起做投資。公司裡面有兩層樓,至少一兩百號人,有一個辦公室,辦公室裡邊全是電腦和手機,每個人都配有很多部手機和一台電腦,公司門口並有十幾到二十個保安把守著,不讓裡面的人出去。人一旦進去之後,吃住全都在裡面。

廖明只在第二家公司待了一天,第二天凌晨就被該公司的人送到西港的一個娛樂城,一個賭場(第三家公司),賣了1.8萬美金,因為他們得知「我曾報警」。

第三家公司則利用社交通訊軟件欺騙一些外國投資者進行投資。廖明說,「我發了很多求助信息,包括大使館、總理等。最後,10月12號上午8點鐘左右,移民局局長帶著移民局的人,才把我救了出來。」

他說,他在第三家公司挨了一頓揍,因為他回頭看,就被說偷懶。但他說,他還算運氣比較好的,因為西港這邊被打斷腿的、被逼著跳樓的、在街上被綁架上車的,非常多。

「經常被威脅 電棍每天滋滋響」

西港網投(網絡投資)公司逃出來的王志和(化名)也向大紀元表示,在裡面天天被逼做詐騙工作,每天10點上班,不到凌晨2點不讓下班,並隨時有被關小黑屋的風險,經常被威脅、被恐嚇,電棍天天滋滋響。

王志和是去年11月份到柬埔寨的,今年10月被人騙進去後,一個月後逃了出來。

他說,「我們進去之後發現是搞詐騙,並被威脅如果不做,就把我們以西港最好的身價賣掉。因為沒有辦法就逃跑,有一次被發現了,直接被關起來用手銬銬起來打,並安排保安看守,後來沒有辦法我們先妥協了,才被放出去。

「後來在網上看到有人向當地長官求助,我們也跟著發出求助,被公司發現了,但他們沒有查出來是誰報的警,然後第二天我們就成功地被解救出來了。」接受採訪時,王志和剛被救出來一個星期。

柬埔寨西港的網投公司基本上都已園區化

另一位在柬埔寨打工的蔡齊(化名)表示,西港的這些公司大多數都跟網投有關係,並且現在基本上都已園區化了。

他說,大概有七八個園區,一個小區裡面蓋了十來棟樓,一間一間的跟公寓一樣,裡面有飯店、診所等,整個園區就像國內的一個小區一樣,吃喝拉撒所有的東西都有了。外面的人進不去,裡面的人出不來。保安拿著槍、電警棍在門口把守。

蔡齊還說,園區裡面有中國人、越南人、馬來西亞人、印尼人、泰國人,哪兒的都有,但老闆全部都是中國人。大一點的園區裡面萬八千人,小一點的也有兩三千人。

他說,有的中國人不是來幹網投的,是幹其它工作的。但被朋友叫過來吃頓飯,就直接給他弄暈,並連夜送到西港去賣掉,這種事情太多了。

蔡齊並表示,雖然有的人在國內來的時候就知道來這兒幹什麼,但他也不知道這個地方的人命還不如一隻雞的命。「比如說你有業績最起碼你不會死,你沒有業績,你不去騙錢,他們花那麼多錢把你買過來,那真的就打呀,逼著他去做業績,去騙錢」。

廖明也表示,從十七八歲到三十歲,甚至還有兩個未成年的小女孩,連護照都還沒辦,身分證都還沒有辦的,就被他們拉到這邊來賣給詐騙公司。他說,「到這裡最少兩三個月,多的六七個月、一年的都有,都被困在裡面出不來。」

廖明斥責,「這些人簡直是沒有人性。但政府卻說,柬埔寨現在沒有網投,從2019年8月18日已經取消了。然而這個利益鏈這麼深,怎麼能取消得掉,從最基層的警察到憲兵,再到政府哪個都有股份,怎麼會取消?!」

他說,這個地方腐敗很嚴重,人家都講在柬埔寨你要拿美金說話,腐敗嚴重那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

「死兩個人太正常了」

蔡齊表示,「這地方死兩個人太正常了。中國城的那一片前段時間早上死一個,中午死一個,都是被打死的。有的女的在路上爬,都走不了了,在路上爬,還要挨一槍。」並且,很多情況找警察都沒用。「上次跑出來一個姓張的,給警察打電話,然後第二天公司就知道了,警察也沒來救他。然後這家公司看他報警,就把他賣掉了」。

王志和說,「現在就等著回國,啥也不想了,這種事情說多了對自己也不好,涉及到太多人的利益。」

有網友在柬單網發表文章這樣寫著:很多人拋家棄口,背井離鄉,只是為了謀一碗飯吃,謀一份小生意,但是最終命喪異鄉,骨灰難回。還有一部分人,因為疫情,身患重疾,有家難回,在家裡的父母兒女,眼含熱淚,卻無能為力。

網友表示,「我們沒有經歷過戰爭,但是柬埔寨的這幾年的經歷,對有些人來說,不亞於一場戰爭,對有些人的傷害甚至大於戰爭,偌大的一個世界,卻容不下一個個生命,眼看著一個個生命的消失。」

受訪者也向記者表示,很多人被關在裡面求助無門,希望國際社會或者人權組織能夠關注他們這一群體。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