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白邦瑞:應對中共威脅 美國需要覺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9日訊】(新唐人記者蒂芙尼·梅爾採訪報導/秋生編譯)最近中共進行了高超音速導彈試驗,這有多重要?白邦瑞表示:「我同意米利將軍的觀點。他說這幾乎相當於前蘇聯發射人造衛星的時刻。其他人說,這是一個改變遊戲規則的事件。」

為什麼說這是改變遊戲規則的事件呢?

白邦瑞說:「我們的空軍部長弗蘭克·肯德爾,大約兩週前解釋得很清楚。有一種東西叫做部分軌道轟炸系統。它的意思是你把核武器,或任何一種武器,發射到太空軌道上,然後它就會留在那裡,然後你讓它進來破壞什麼東西。

「你可以讓它從任何方向進來。所以導彈防禦或準備工作對它不起作用。事實上,幾乎沒有預警時間。它具有震懾價值,這是一種震懾武器。」

英文新唐人節目主持人蒂芙尼·梅爾:非常感謝你參與我們的節目,接受我們的採訪。

中國問題專家 白邦瑞:謝謝你!

高超音速導彈試驗給美國敲響警鐘

蒂芙尼·梅爾:你是否認為最近的高超音速導彈試驗給美國敲響了警鐘?因為你可以說在《百年馬拉松》一書中曾提到中國(中共)隱藏了它的長期戰略。那麼你覺得它會不會起到警鐘的作用呢?

白邦瑞:本應該會,但是不會,它的力度還不夠。

在《百年馬拉松》中我提到了一句中國的古老諺語,叫做「鼎之輕重,未可問也」。不問鼎的重量,「鼎之輕重,未可問也」。有一個諸侯國(楚國),有獨霸中國的野心,當時國王(楚莊王)問(周朝)皇帝的使者,「皇宮裡的那些鼎的重量是多少?」皇帝擁有九鼎,已承傳數代,所以問這個問題就等於說「我有稱霸世界的野心」。所以中國人非常非常聰明,總是低調行事,說「我們沒有這樣的野心。」

所以關於這次導彈試驗,中共發言人說,「不,這不是導彈,不是武器,那是一個航天器,有點像繞地球飛行的航天飛機,沒什麼大不了的。」許多美國人相信了這番話,他們不想招惹中國。所以說它起不到警鐘的作用,不會的。

蒂芙尼·梅爾:那麼,你認為需要怎樣才能讓美國真正覺醒,或者說改變對中共的立場?

白邦瑞:最主要的是發生類似於珍珠港的事件,當時有關日本的討論持續了好幾年,說日本是我們的朋友,說日本有一些溫和派。我們的駐日大使說他了解日本海軍,指揮官曾經就讀哈佛大學,曾是駐華盛頓的日本海軍武官,因此,他正在與溫和派合作,這位先生,他的名字叫山本,是海軍上將山本,他會偷偷提供消息。

其實他是偷襲珍珠港的戰爭策劃者,所以直到美國人在星期天意外地得知他們的軍艦在珍珠港被擊沉,3000名海軍陣亡,這才如夢方醒,看清了日本。於是,所有關於日本的討論都結束了,開戰了,持續了三年。

所以,如果中共直接攻擊了一艘美國航空母艦,那上面有5000名水手,那麼是的,那會是一個警鐘。但是中共知道這一點,他們不傻,他們知道要避免直接衝突,以免驚醒美國。

今天,我知道一些中國人告訴過我,他們認為30%的美國人是反中共的。現在這些民意調查顯示是70%,但他們其實不是將其視為敵人。實際上是「中國(中共)非常不友好,我不信任他們」,可是那些人仍然願意在中國投資,購買中國產品,所以說我們還遠沒有被叫醒。

如何認識中共是真正的威脅?

蒂芙尼·梅爾:那麼怎樣才能讓人們認識到真正的威脅?

白邦瑞:他們可以讀《百年馬拉松》,可是即便是《百年馬拉松》,中共軍方把它譯成了中文,由中國的國防大學出版社出版,他們還在北京為我舉行了一個儀式。他們說:這是我們的翻譯。他字字句句都譯得很完美。他們有一位女上校,擁有博士學位,負責翻譯《百年馬拉松》一書。

他們對這本書的看法是,「嗯,只有一個美國人了解我們,但是大多數都不了解。」所以我相信這話是正確的,我相信這只是一小部分人,即使是這些少數人也只是想玩弄辭藻:中國不負責任。他們其實什麼行動都沒做。

現在有大約60項立法,60項針對中共的法案,甚至要求完成一份報告說明我們今天在多大程度上在幫助中共,但是很多其它的法案,你知道,參議院中大多數這些法案的共同提案人的數量。100位參議員組成了參議院。當我還是參議院工作人員的時候,我們都知道如何得到51或60名參議員,大多數,所有這些提案,所有的提案,只有5到6個共同提案人。

蒂芙尼,這意味著有95名參議員不會簽署支持這項法案。這非常糟糕,幾乎什麼都無法通過,而這卻真的是在抵制中國(中共)的崛起。甚至傳喚福奇博士和彼得·達扎克的想法(都無法通過)。

《華爾街日報》兩天前的一篇社論提到:傳票在哪呢?都是不了了之。所以我相信中國(中共)仍然在走向成功,除非他們犯了一個錯誤,就像珍珠港事件對日本來說是一個錯誤,他們現在意識到這是一個巨大的錯誤,他們原以為美國人會接受珍珠港襲擊。

除非中國(中共)犯了大錯。看看維吾爾人對種族滅絕的指控,川普說了,拜登也說了,這是種族滅絕!我們應該參加這種國家舉辦的奧運會嗎?我們將參加一個犯有種族滅絕罪的國家所舉辦的奧運會。可是沒人在乎。

美國如何阻止中共主導世界秩序?

蒂芙尼·梅爾:那麼,如果不是等著中國(中共)自己搞砸,美國能做些什麼來阻止它?

白邦瑞:美國可以做很多事情來阻止它。眾議院的共和黨人有一個中國問題特別工作組。他們做了一份報告,裡面有400條建議。眾議院的許多議員也挑出了其中的一部分,並將其作為立法提出。

結果怎麼樣?蒂芙尼,沒通過,獨立法案沒通過,其中很多,大部分甚至沒有舉行委員會聽證會。是的,總共有400條建議。三月份我來到奧蘭多和所有的共和黨議員講話,我鼓勵他們,他們同意,大家需要繼續努力,不要乾脆停止和放棄,試著看看未來能通過什麼。

但是我們沒有全國性(的支持),南希·佩洛西拒絕在這方面做任何事。她告訴所有民主黨人不要加入中國問題特別工作組。那麼,這是否意味著美國國會對中國威脅感到興奮呢?絕對不是。花言巧語?有啊!在電視上,絕對會說中國不好,是的。

但是有什麼東西真的能通過並成為法律嗎?正如《華爾街日報》幾天前說的,傳票在哪裡?給武漢實驗室提供錢是怎麼回事?已經有400萬人死亡。蒂芙尼,傳票在哪裡?人們甚至不知道武漢實驗室的這個項目。

在這本書裡,我描述了很多很多幫助中國(中共)的項目,我們仍然要去美國大使館的網站看看。

美國駐北京大使館有一個網站,據說這是世界上最大的大使館,因為我們對中國非常友好,據說大使館內有2300名官員,有50個政府機構正在幫助中共。

蒂芙尼·梅爾:這麼多年來,是什麼讓你改變了對共產黨的立場?

白邦瑞:因為中國(中共)取得了如此大的發展,我意識到美國的主導地位將被中共削弱。這是現實的結果,我們將面對一個由中國(中共)主導的世界秩序。現在有很多人發表了很多評論,說情況很糟糕。但是我認為,他們私下裡知道美國是不會採取行動阻止的。這令人震驚。

蒂芙尼·梅爾:謝謝你!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