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農:中共的歷史決議就是大翻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歷史上有各種各樣的文件,但被稱為「歷史決議」的文件很少。這說明,被稱為「歷史決議」的文件非常重要。而每次通過這樣的歷史決議,都意味著大翻盤。從1981年那個「歷史決議」,到2021年的這次「歷史決議」,中共又經歷了兩次大翻盤。前面的那次是清算毛路線,走進共產黨資本主義;現在的這次是清算鄧江胡路線,開始了習近平時代。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大翻盤,本文試作初步的解析。

一、「歷史決議」是對大翻盤的強制追認

中共建黨開始到現在,一共有過3份「歷史決議」,分別是1945年中共6屆7中全會通過的《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1981年中共11屆6中全會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以及最近剛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

這幾個歷史決議都是對大翻盤的強制性追認,它並非昭示著大翻盤的開始,而是宣告大翻盤的完成;中共的每個歷史性決議都是大翻盤推動者的所謂「勝利宣言」。之所以說是強制性追認,因為中共通過這個決議告訴了所有中共官員,從此必須在「勝利者」面前低眉順眼,彎腰服從,不許說三道四,也別東想西想,乖乖地跟著上面的號令排好隊走,否則讓你和家人混不下去。

共產黨國家的黨內政治經常出現大翻盤,蘇聯有過,中共也如此。但大翻盤是有邊界的,共產黨內的大翻盤從來是為了鞏固統治,而不是推翻自己的統治,所以大翻盤不是大翻車。大翻盤主要發生在國內政治、經濟政策和國際關係這三個領域。

中共的經濟領域大翻盤,客觀上只有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這兩個選擇,大翻盤無非是在這兩個選擇當中翻盤。在其國內政治領域,大翻盤也有邊界,那就是會出現個人獨裁和集體領導這兩端之間的擺動,每次擺動都是一次翻盤。在國際關係領域,中共的大翻盤也是在中、美、蘇這三個大國之間重新組合關係,但只有兩個選擇:與美國友好,還是和美國翻臉。和美國翻臉的時候,中共一定巴結蘇聯,比如朝鮮戰爭;而與蘇聯翻臉的時候,必定巴結美國,這就是中美建交的原因;現在中共正準備與美國對抗,但拜登當局還不想翻臉。

但中共每次大翻盤之後,未必都通過什麼「歷史決議」;有些大翻盤是中共既不得不做,又不願意承認自己做過的這個事實,於是翻盤之後就稀裡糊塗地試圖掩蓋過去。我11月17日在《大紀元》網站上刊登的文章《換屆、獨裁和政變?》,提到了中共迴避其建立政權之後先後「兩個30年」的互相對立、互相否定。這「兩個30年」就是,先從資本主義大翻盤到社會主義,又從社會主義大翻盤到資本主義。另外,上個世紀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的中蘇交惡和中美「吊膀子」,也是一次在國際關係方面的大翻盤。

二、在山洞裡開始「毛澤東時代

中共1945年通過第一個「歷史決議」的時候,它還在延安的山洞裡躲著。當時第二次世界大戰還沒結束,中共雖然還打著抗日的旗號,其部隊已經基本上不和日軍打仗了,甚至在華東地區還與日寇彼此勾結合作。當時是蔣介石代表中國,與美英兩國在開羅開會討論,怎樣來結束對日戰爭。因此,1945年中共的那個「歷史決議」,表面上看起來,當時對全國沒什麼影響。

那個歷史決議是按照莫斯科的要求,在中共內部宣布,從此蘇聯支持的中共領袖為「土包子」毛澤東。對蘇聯的指示,作為蘇共隨從的中共親蘇派必須服從。這個決議也表明,以前那些蘇聯扶持的、在蘇聯受過訓練、甚至能講流利俄語的中共高幹,已經在克里姆林宮失寵了,毛澤東取代了他們。

此後,中共非常看重這個決議,認為它是中共的歷史轉折點,因為中共從此進入了毛澤東時代,雖然這個「時代」當時只不過是延安山洞裡的「天下」。到了1949年,中共在蘇聯的支持和軍火裝備的支援下,也得到了美國國務院內幾個親共外交官的支持,打贏了內戰。於是,中國進入了毛澤東時代;也就是說,進入了毛禍年代。

毛禍不僅坑害了毛時代的中國,也坑害中國直到今天;事實上,毛禍不只是坑害中國,還坑害著世界。文革時期,毛澤東的造反理論對很多美國和歐洲的激進左派青年也構成了巨大魅力,這一代「毛粉」又影響了西方文明,以致於歐美國家如今左禍橫行。毛死後,他在中國的經濟制度遺產是部分地被大翻盤翻過去了;但在西方,他的影響依然存在,他在美國和歐洲的許多崇拜者如今或曾經都是領導人,比如美國民主黨的激進派領袖桑德斯等等。從這個意義上講,那個延安山洞裡的「歷史決議」,對後來的中國乃至世界一直產生著影響,直到今天。

 三、清算毛路線,走進共產黨資本主義

中共通過第二個「歷史決議」,也是對一次黨內政治大翻盤的確認。1976年毛死後,他指定的繼承人華國鋒想接替毛,繼續搞個人崇拜,從而鞏固自己的地位。但華國鋒的資歷太淺了,當時一大批毛同輩的元老不但還活著,而且想翻天,把自己在毛手裡失去的權力地位奪回來。經過幾年努力,這些元老最後把老毛的堅定追隨者都逼下了台,那些在毛晚年被冷落甚至流放的中共元老重新抓回了權力。1981年的這個歷史決議其實就是中共部分清算毛澤東時代、清算毛澤東政策的「勝利宣言」。經過那一輪大翻盤,中共走出了毛澤東時代,進入了鄧、江、胡時代。

鄧、江、胡這三個人的時代,其實也可以用另外一個概念來描述,那就是共產黨資本主義。這是我創造出來的一個概念,多年前發表過關於它的中英文文章,其中中文文章的標題是《中國模式:共產黨資本主義》,刊登在2016年6月22日的《中國人權雙週刊》上。它指的是,紅色政權與資本主義經濟制度「結婚」了,共產黨官員們堂而皇之地當上了資本家,從此產生了人類歷史上獨一無二的獨特政治經濟制度結構,既非社會主義,亦非民主資本主義,而是共產黨資本主義。中共運用這種制度,試圖鞏固其統治,但最後卻陷入了自己挖掘的陷阱。

改革開放以來,中共的共產黨資本主義走過了三個歷史階段。第一個階段是1997到2002年,中共的大批官員在國企的全面私有化過程中變成了資本家。第二個階段是2002年到2013年,紅色商人拚命地貪污腐敗,積累了巨額資產,再轉移到美國等地方,他們曾經非常努力地為掏空共產黨政權而奮鬥。而第三個階段是2013年到2021年,習近平上台後,了解的內情多了,發現那個共產黨經濟的「大酒桶」快被掏空了,官員們的親屬也快都變成外國人了,再這樣下去,這紅色政權早晚一天要岌岌可危。而習近平正好在高層權力鬥爭中發現,大批他的政敵都嚴重腐敗,於是他就用王岐山當槍,用反腐敗的名義,實行了高層和中層大清洗,結果就是,他鞏固了自己說一不二的地位。

四、共產黨的掘墓人是共產黨

馬克思有兩個重大錯誤,這兩個重大錯誤可以證明,馬克思主義純屬胡說八道;而這兩個錯誤都是中共對馬克思主義的「重大歷史貢獻」。

馬克思的第一個錯誤是,他以為世界上只有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這兩條完全對立的道路。這個世界共產黨的祖師爺完全錯了。歷史證明,中共的共產黨資本主義制度把這兩種對立的制度「嫁接」了,「合二而一」了。我曾經寫過,如果馬克思哪一天從墳墓裡爬出來,要麼被這個現實活活氣死,要麼「與時俱進」地宣布,他拒絕接受馬克思主義者這個來自中南海的封號。

馬克思的第二個錯誤是,他認為,共產黨是資本主義的掘墓人,而取代資本主義的必然是社會主義。但是,中共卻徹底顛覆了他的理論。中共貪官們用行動和貪腐「成果」證明,共產黨資本家們真正想依靠的,不是能挽留馬克思主義顏面的社會主義中國,而是美國的資本主義。因此,這些中國的紅色資本家們絕對不是資本主義的掘墓人;相反,他們會成為共產黨統治的掘墓人,也是他馬克思的掘墓人。中共現在可以「告慰」馬克思了:在共產黨政權下,其實真有一種制度掘墓人,他們肯定是共產黨員,而所挖掘的是葬送共產黨統治的陷阱。

中共的貪官們從鄧時代到江時代,再到胡時代,鍥而不捨地用手、用腳「投票」,無比熱情地擁抱著美國資本主義。他們用手「投票」,是把幾萬億美金的資產轉往美國及離岸金融中心小島國;他們用腳「投票」,是為親屬在美國買房、辦綠卡。如果習近平不在上台後反腐敗,從2013年到現在,中共的貪官們可能都快把中共政權掏空了。貪官一點都不恨共產黨專制制度,但他們怕這個制度會清算,所以才擁抱美國資本主義。

中共的市場經濟是由當局操控的,凡是能插手經濟活動的官員,都會從中找到腐敗的機會。所以,全國大腐敗,全黨大腐敗,就是江胡時代的最大特點。中共官員的大部分當然希望中共的統治就這樣繼續下去;但這一批又一批、一代又一代的官員們在腐敗中前仆後繼,就必然組成一支中共的掘墓大軍。我曾經用一個裝酒的大木桶來形容中共統治的狀況,官員們就是酒桶的一塊塊木板,但每塊木板都自己生出無數的洞,讓桶裡的酒不停地往外流,流到國外去。

五、清算鄧江胡路線,習近平能救中共?

這次的第三個歷史決議當然也是政治大翻盤的產物,這個翻盤的結果就是習近平時代的開始。習近平剛上台的時候,還面臨江澤民時代留下來的高層各派系的壓力,特別是軍隊和警察(包括國家安全部的祕密警察)都有不滿,也不順從,甚至有反叛之心。所以習近平花了幾年時間,用反腐敗作手段,抓了一批,嚇倒了一批,改組了整個軍隊的指揮系統,又打擊了公安部和國家安全部,最後才在幾年前把大權抓到了自己手裡。

習近平上台的前10年,把從鄧小平到江、胡時代的官員們狠狠地清理了一番,至少表面上讓那些被整的官員跪下了。在這個過程中,鄧、江、胡時代的高層集體領導模式被終結了,中共高層統治者的「鐘擺」又擺回了個人獨裁,這回獨裁者換了個姓,改姓習了。只有到了這個時候,習近平能夠說一不二了,其他高層官員的一言一行已經全部掌控在他手心裡了,中共才進入了所謂的習近平時代,而中國也就進入了習近平時代。

習近平還需要通過各方面政策的調整,來長期鞏固自己的地位。國內政治方面,習近平要淡化對老毛錯誤的否定和批判,同時清算鄧江胡時代腐敗當道的政治和用人路線,用政治高壓作為基本手段,對黨內和民眾都實行老毛那種「黨指向哪裡,大家就沖向哪裡」的統治。經濟方面,面對經濟下行的大趨勢,收緊對私營企業的放縱,調動所有經濟資源,儘量減緩經濟的下滑速度,同時為擴軍備戰服務。

但是,共產黨統治的共產黨掘墓大軍就此消失了嗎?套用老毛的話,敵人就在黨內,他們「人還在,心不死」。但是,已經發了財的,留在海外的錢財摸不到了,因為護照都被沒收了,海關電腦裡也有限制出境的名單,跑不了了。還沒發財的,只好乖乖地「裝孫子」。但是,這兩類人都還在等待機會,這機會可能是暗中指望虛無飄渺的政變,也可能是指望習近平害病。

這就是習近平統治的政治「基礎」。面對這樣龐大的一支貪腐之心永遠蠢蠢欲動的幹部隊伍,習近平唯一的應對辦法就是政治高壓。然而,老毛「萬歲」不了,習近平同樣不能「萬歲」,這就是這支幹部隊伍的「指望」。習近平能救得了共產黨?說到底,都是被馬克思給騙了。共產黨按照馬克思的忽悠,打著無產階級的旗號奪取政權,可不是為了世世代代當無產階級;他們當中的大部分人都想當有產階級,但除了掏空共產黨政權之外,他們並沒有快速積累財富的途徑。這其中體現的歷史規律,習近平是理解不了了;共產黨最後的領導人裡,就算有人能理解,也不敢面對。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