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能負擔得起軍備競賽嗎?

高科技和太空武器:現代軍備競賽成本高昂/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和美國正在進行一場技術軍備競賽,其花費之高令人難以置信,遠遠超出了艦船、飛機和導彈的成本。

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主席馬克‧米利(Mark Milley)將軍估計,按照目前的軍事集結速度,中共的火力能力將在幾年內超過美國和俄羅斯。與俄羅斯相比,他擔心中共從長遠來看會構成更大的威脅,因為中國的經濟比俄羅斯強,而北京方面也投入了大量資金來實現軍事現代化。

在2017年中國共產黨的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公布了中共到2035年實現中國人民解放軍現代化,到2049年成為世界級軍隊的計劃。中共正致力於建設三大能力,使軍隊擁有世界最頂尖的核武器、太空戰爭以及網絡和導彈技術,而所有這些都極其昂貴。

中共解放軍海軍(PLAN)現在是世界上最大的海軍,擁有355艘艦艇。雖然它們的成本差別很大,但美國海軍估計,平均每艘艦艇成本為8.7億美元。根據五角大樓的一份報告,中共正在發展反潛作戰能力、遠程打擊能力以及可以從海軍艦艇和船隻發射的陸上攻擊巡航導彈。一個綜合的機載或天基巡航導彈防禦雷達,也可以用來應對地對空導彈和戰鬥機,耗資約750億至1800億美元。

中共的新武器包括一種可空中加油的轟炸機。先進的轟炸機耗資約20億美元。中共軍隊還建造了一艘導彈驅逐艦,耗資約127億美元。除了改進常規武器外,中共還逐漸進入未來主義的、幾乎是科幻的領域:電磁軌道炮(每門炮5億美元)、高超音速滑翔飛行器、對陸攻擊和反艦超音速巡航導彈。美國的巡航導彈計劃耗資140億至160億美元。

中共解放軍最近進行了高超音速導彈的試驗,每次試驗費用為1.06億美元。美國方面,僅海軍就計劃在這些武器上花費70億美元。

中共政權一直在研製殺手衛星和太空激光武器。一種用於攻擊地面目標的天基激光武器將耗資1280億至1960億美元。用於防禦地面目標免受彈道導彈攻擊的天基激光其成本也大致相同。而用於炸毀敵方導彈的天基彈道動能導彈防禦攔截系統可能耗資290億至2900億美元。

在國防預算方面,美國的支出超過了中國,大約是五比一。而國防支出可能是決定誰贏得下一場戰爭的最關鍵因素。網絡戰、太空戰和現代戰爭的其它高科技方面將至關重要。

在一個完全依賴全球定位系統、電信和數字信息傳輸的世界中,摧毀衛星的能力可能是制勝之道。損失一顆衛星可能會使一支現代軍隊無法準確發射核導彈、導航艦艇、操作防禦系統或通信和協調攻擊。

中共1782億美元的國防開支與美國7405億美元的預算相比相形見絀。1989年,在美蘇冷戰的高峰期,克里姆林宮在國防上花費了1190億美元,美國花費了3210億美元。經通貨膨脹調整後,按今天的美元計算,蘇聯的開支為2654.4億美元,而美國為7160億美元。因此,美國的支出基本上與通脹保持同步,略有增長,而中共的支出尚未達到當時令蘇聯破產的水平。此外,中共比當年的蘇聯有錢得多。

然而,這些數字只是故事的一部分。許多高科技武器的資金來自其它預算。例如,2020年美國太空預算為480億美元,而中共僅為89億美元左右。

2017年,北京在人工智能(AI)上花費了120億美元,而且預計還會增加。中共的人工智能總支出超過了美國,但這個數字不僅包括軍事人工智能,還包括用於社交媒體和購物應用程序的民用人工智能。實際上,美國在國防相關的人工智能方面的支出超過了中共。

網絡攻擊能力在下一場戰爭中將非常重要,因為有針對性的黑客攻擊可能會癱瘓敵人的進攻和防禦系統。美國2019年網絡安全預算為150億美元,而中共約為21.9億美元。

半導體是太空戰爭和其它先進軍事技術的最關鍵投入之一。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表示,中共已誓言在發展半導體方面的投入「以幾乎50比1的比例超過美國」。拜登總統呼籲美國在微芯片技術上投入500億美元,英特爾宣布計劃再投資200億美元。相比之下,中國半導體企業在2020年籌集了約210億美元。

2020年,中國的GDP為14.7萬億美元,美國的GDP為20.7萬億美元,而美國的總人口約為中國的四分之一。這意味著美國有能力在軍備競賽上的花費比中國多得多。另一方面,如果中共試圖超過美國,它必須把更大比例的GDP用於國防。

中共的公共債務已經占GDP的300%以上。由於疫情期間採取的防疫措施,中國經濟出現下滑。由於習近平對各商業部門的限制,經濟進一步放緩。占GDP的很大比例的中國房地產業目前出現大規模違約。美國的關稅和制裁、全球供應鏈的中斷、以及糧食短缺和能源危機都大大增加了中國經濟的脆弱性。

現在不是中共試圖超過美國發展軍隊的最佳時機。

作者簡介:

安東尼奧‧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亞洲居住了二十多年。他畢業於上海體育學院,擁有上海交通大學的中國MBA學位。安東尼奧是一名經濟學教授和中國經濟分析師,為各種國際媒體撰稿。他的一些中國著作包括《超越一帶一路:中國的全球經濟擴張》(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國經濟簡明課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China Faces Food Security Issue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