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鑰】死前五天他翻轉人生 官至一品壽高八十

作者:泰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20日訊】窮書生中了解元,入京趕考。遇到的相士說他只有五天的生命。他忐忑登上歸船,結果遭遇到大風,船不能航行,解元反而轉變了自己的命運,再返考場,讓同學很驚訝,考試結果也出乎「預料」。他到底做了什麼?

窮解元 命在旦夕

清朝時期,有一書生家中非常貧窮,經常無米下鍋,但他依然努力勤讀,終於在鄉試中考中解元。鄉里中有位推算命運奇準的相士,說他命不過白露節氣。書生聽後忐忑不安。

一日,幾位同學來約他一齊赴京趕考。解元說:「不瞞學長們,相士推算小弟之命不久於人世,若去應考會試,也是徒勞了。」

此時,平日與他友好的王生,極力勸他同行,對他說:「看相算命的話不足信,如果擔心沒有路費,交給我來處理。」

王生家中富有而且重義氣,此時立刻拿出一錠十兩白銀,送給他,說道:「兄臺可以拿去做安家之用,行李和路上一切花費,皆由小弟來包辦,您不必擔心。」

解元感於朋友高貴的情誼,便答應一起前往,這時已經是立秋後幾天了(距離白露不到一個月了)。

他們一行人來到金陵(南京古稱)時,聽說當地承恩寺有位相士,看人凶吉禍福,十分準確,門庭若市。他們一行七人,一齊前去看相。相士先看了其他六人,一一說出每個人目前的身分和家中父母存亡等情況,都十分準確;至於此次考試,他說只有一個人可進副榜,其他人都考不中。

接著輪到解元時,相士問他:「哪方人士?家鄉離此地有多遠?」

接著屈指一算,又說:「你趕快回家,還可來得及!」一行人覺得十分詫異。

相士對他們說道:「此人相貌枯槁,精神虛浮,天庭上晦紋已經出現了,依此面相,五日後當死於非命。趕快歸家,不然恐怕會死在路上。」

七人都十分驚駭,說道:「先生能否再詳細看清楚,其中可有什麼解救辦法嗎?」

相士答說:「面前這生死大關,非有大陰德者不能回天,現在死期迫近,又有什麼辦法呢?從今日數起,六天之後如果這位先生還在人世的話,我以後就不再幫人看相算命了。」大家聽到相士斬釘截鐵的答話,心情黯然地離去。

臨死五日前的告別

回去旅館後,解元對同學說:「今天的相士所言,和以前鄉里相士所算的沒有差別,應當會應驗。人都會有死,死並非我所害怕的,然而死在此地,恐怕會連累諸位,不如速返家鄉,愚弟也希望能死在家裡。」一行人都默認這樣做是最好的選擇。

王生十分同情他,便為他僱了船,準備好行裝,又給他一錠銀子,說留作急用。解元領會他的好意,笑著道謝說:「兄臺幫愚弟我準備好喪葬費,愚弟不敢推辭;若人死後有知,愚弟一定會在冥司中保佑您高中來答謝厚賜。」於是告別大家,搭船離去。

江邊遭遇 積陰德

船在江上行走了十餘里,就遭逢大風無法前進,只得停靠江邊。豈知一停就是四天,而且風越颳越猛。解元心想,五日之期即將快到,自己命喪之日應要到了,然而返不了家,此時便一心等死,萬念皆空,便上了岸去。

他躑躅江邊,人生竟在此時此地來個翻轉。 (Pixabay)

漫無人跡的岸邊只有他一人躑躅漫步,忽然一個中年孕婦從遠方走過來,且邊走邊哭,哭聲悲切。看她左手抱一個,右手拖帶兩個幼小的孩兒,和他錯身而過,好像無視他的存在。解元警覺江岸四周無人,也無住家,那孕婦要去什麼地方哪?且她神色倉皇悲切,一定有隱情。他越想越不放心,連忙轉身趕上婦人追問究竟,但婦人不回應。解元只好仍然跟在她身後走。

婦女回頭罵他:「你跟著婦道人家做啥?你懂得禮貌嗎?」

解元說:「雖然咱們素不相識,但是看來大姊好像有了急難之事,如果願意告訴小弟,或許小弟能夠幫到你。」

婦女看解元一臉真誠,終於道出了委屈:「我不幸嫁給一個屠夫,他性情暴戾,經常無故地鞭打我,打得我體無完膚。我們家裡有兩條豬,他今天一早去市集,臨行前對我說:『如果有人來買豬,得出十兩白銀才可出售。』到中午時分,果然有人來買豬,拿出一錠十兩白銀。我怕是假銀,便同他一起到銀店評估。銀店人說是真的。誰知道,此人反悔,嫌豬價格太高,將銀子要回去不買了。後來又再找上門,說願以原銀成交,我看著銀子無異,心中不疑,就將豬給了他。西邊鄰居來我家,看到銀子說那是銅的!我急忙追出門去,但是買豬的人已不知去向。我再到銀店確認銀子的真假,跑了幾間銀店,都說是銅的。我驚呆了,遭此大騙,丈夫回來知道了,我肯定會在他狂怒的鞭打中死去。反正是死,與其痛苦死在鞭下,不如死在水中。」

這位解元聽到後,惻隱之情油然而起。拿過她的銀子一看,果然是銅的。這時他摸到王生贈送給自己的那錠銀子就在衣袖裡,心想自己將死了,留這銀子有何用呢?於是喑中將兩錠對調。

「大姊幾乎枉死了,這銀子是真的,誰說它是銅的?」解元大聲說。

婦女面色生怒,說:「幾間銀店都說它是銅的,先生何以欺騙我呢?」

解元回答:「是真銀!趕情銀店欺負女流之輩,若大姊同我一齊前往,他們必定不敢說是銅的;若果真是銅,那時大姊再尋死也未遲呀。」婦女聽從他的話,同行三四里路,跑了幾間店去問,都答說是銀子。

婦女轉悲為喜,說道:「幸虧遇到先生,不然幾乎鑄成大錯!」於是拿著銀子,再三叩謝而去。

無意中得知命運的安排

他的命運,已經發生了翻轉。 (Pixabay)

此時夕陽已經西下,暮色蒼茫,解元便急急往回返,走了一里多路,仍找不到船,迷失了方向,又無人可問。正在慌亂中,忽然看見前面有幾間屋,他走近一看,原來是一座荒涼破落的廟。他不得已棲身廟廊下,等待天明。心想在這曠野無人之夜,倘若狐狼野鬼等來侵襲,也就算我死期到了。由於幾天來的奔波疲累,他才一坐下便睡著了。

朦朧之中,他彷彿聽到有鳴鑼開道的聲音,睜眼一看,忽然見到廟裡大殿燈火通明,侍從兩旁森立,高堂上坐著一位王者模樣的人,看似關聖帝。忽然傳來話聲,果然是關聖帝,說道:「今日江邊有一人救了五條命,應該查清此人,給予福報。」

一紫衣官員手持文卷,上前啟奏:「剛剛得到土地神申報,是某縣一解元。」帝君又傳下查他的祿命和今科金榜是否登名?

一繡衣官員,上前奏道:「此人祿命俱絕,應當在今晚子時,在本廟廊下被塌牆壓死。」

帝君說:「如果這樣的話,怎麼能勸人為善呢?應該改註祿籍。昨天剛准許了文昌宮的呈報,本科江南解元,因為淫污婢女而被除名,就讓此人來補上。」

旁邊有官員說:「此解元的銀子是王生所贈,王生輕財尚義,助成這個善果,追本溯源,王生也應名登祿籍。」

帝君說:「好!」命人重新檢視祿籍。

繡衣官員上前請示:「本科五十三名某生,因為口過應罰停一科,要更換之人,文昌宮尚未定奪,請以王生來代替。」帝君稱可。

解元正在傾聽之間,忽然聽到有人大聲疾呼:「快出去!快出去!」大驚而醒。他發現自己依舊蜷縮在廊簷下,四周一片漆黑,但聽到牆上的泥簌簌往下落,於是急忙爬起身,快速往外跑,就在剛離開廊下,那道牆便轟然倒下,正壓在自己所坐的那地方。他就站在月下等待天亮。

再返試場

天亮後,他進入大殿內瞻仰,堂上果然是關聖帝君。他恭敬跪拜後,尋找原路返回船上,心中默想神所說的,一定會應驗。得知船家正要返回金陵,他搭上這趟航程,一路順風。

當他到達旅店時,六個同學再看到他都很驚喜。

解元說:「江上風大航行受阻,愚弟想起五日之期已過,所以又返回來了。」

大家問他:「這五日中是否有災難發生?」

解元不提自己的陰德,說道:「事情是有,昨天因為無聊,我上岸閒逛,越走越遠,走到黃昏迷了路,好幾次被岸邊蘆葦叢雜絆倒了,幾乎掉入江中,幸虧船主拿著燈籠來找,才得以返回船上。但衣袖裡的銀子掉了。」

王生笑著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江邊迷路,這也是考試合格的先兆!」於是就買酒為他祝賀。

第二天,同住在旅店的人鬧著上相士那去,揭一揭前說的謬誤。解元不願去,大家硬拉著他前去。到了那兒,相士正在和別人暢談,抬頭見到解元,驚訝地說:「你不就是我說過五天之內當死的那位嗎?」眾人異口同聲應說:「是啊!今天已經是第七天了,人還在這裡,你怎麼說呢?」

相士說:「現在不會死了,數日不見,他的骨相和之前大不相同,氣色甚佳,必定有非常的善舉,救了數條人命,才能改變造化的。」

解元笑著回答:「先生的話太荒謬了,我一貧如洗,又有什麼能力去救人呢?」

陰德福報

相士說:「你不要騙我,先前我不是說過嗎,沒有大陰德,是絕對不能有回天之力的。今天你滿面陰騭(音智,陰德之意),今科考試,必定能中頭榜,明年聯捷入翰林,以後官登一品,壽數增到八十。」

他又說,「這件事並非偶然」,這時相士說出了一段因由,「半月前有一秀才來看相,他面上明堂光彩殊常,我斷定他是今科榜首。昨天他又來看相,但額上生出破敗紋,面上光彩頓時隱去,他必定是做了見不得人的惡事,祿籍被削除了。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取代他的將是你。」

相士又指著旁邊的王生說道:「這位先生臉上也有陰騭,一定會和這位先生一同考中。」

王生笑說:「我的朋友怎麼樣,我不知道。至於說我本人,哪有做什麼善事呀!」相士說:「正是無所為而為,才叫陰騭!」眾人一齊起鬨,笑相士無話找話來搪塞。

解元笑著說:「說的人隨便說,聽的人隨便聽,都不必認真看待,大家不如早些回去吧。」

回到旅店後,解元私下對王生說:「那位相士真是位神相。他說的話一點不假!你今科該中第五十三名!」

王生一見解元返回時,就見他神采煥發,心裡就感到詫異,等聽了相士的話後,也猜想著他是將自己所贈的銀子拿去救了他人的性命,而藉口掉失了,因而細問事情的始末。解元便將全部經過一五一十告訴了他。

解元說道:「如果沒有恩兄所贈的十兩白銀,愚弟也無能為力;今日得神靈保佑,都是仁兄的恩惠呀!」

王生詫異地說:「兄臺如此大量,如果是這樣,小弟應該感謝兄臺才對。那位相士的相術,也真是夠神了!」

在這次科舉考試中,解元果然中了頭榜,王生也考中第五十三名,第二年,他們兩人同入翰林。一切都如同承恩寺的相士所預言的一般。

命中福祿壽的多寡都是天定的,怎麼定?依照人的行善行惡而定報應。報應也可能瞬間發生改變移轉:行善之人可以遽增福祿壽,行惡之人也會遽然削去福祿壽,就在須臾之間窮通轉變了,夭壽移轉了。「禍福無門,惟人自召」,開示人一把人生的鑰匙!眼前有善與惡兩扇門,打開哪一扇,決定權在自己手中。@*#

資料來源:《坐花志果》

─點閱【人生之鑰】系列─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