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危機 波蘭稱白俄分散移民改採多點越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22日訊】波蘭政府20日表示,試圖從白俄羅斯越境進入波蘭的移民人數19日再度減少,白俄已經改變策略,轉為引導規模較小的移民群,分別從歐洲聯盟(EU)東部邊界的多個地點越境。由於當地環境惡劣,大約2000名移民在冰冷條件下露營,他們的營地被邊防人員清理後,在一個物流中心過夜。

路透社報導,波蘭邊境防衛隊在推特(Twitter)發文表示,試圖越境的人數從17日的501人下降到18日的250人,19日再降至195人。

另據波蘭邊境防衛隊(Polish Border Guard)回報,有數個移民群再度試圖越境,每群大多數十人,但其中一群多達200人,這群人朝防衛隊投擲石塊與催淚彈。

2021年11月19日,波蘭執法人員在白俄羅斯-波蘭邊境的布魯茲吉-庫茲尼察邊境口岸確保邊境安全。(MAXIM GUCHEK/BELTA/AFP via Getty Images)

這場移民之亂看似出現緩解跡象,但波蘭國防部長布拉查克(Mariusz Blaszczak)20日向商業電台RMF FM表示:「我們要做好準備,這個問題實際上還會持續幾個月,我毫不懷疑事態會朝這個方向發展。」

布拉查克還說,移民和白俄羅斯現在似乎採取稍微不同的新手段,「規模較小的人群正試圖從多個地點跨越邊界」。

他補充道:「毫無疑問,這些攻擊行動是由白俄羅斯的單位指揮。」

伊拉克庫德人寧死不退

中央社報導,白俄羅斯當局允許數以千計想要進入歐洲聯盟的中東移民入境,但是波蘭派軍隊嚴防,移民因此受困在白俄羅斯和波蘭邊境,引爆歐洲新難民危機。

歐盟指控白俄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故意放任移民入境製造問題,以報復歐洲對白俄制裁。

盧卡申科19日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訪問時說,他的軍隊「絕對有可能」曾協助移民越境進入歐盟,但他否認安排這類行動。

2021年11月11日,警察和邊防人員在哈伊諾卡附近扣留難民時,看到醫護人員正將一名來自伊拉克的受傷難民送上救護車。(WOJTEK RADWANSKI/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11月11日,在哈伊諾卡附近,警察和邊防人員扣留難民時,醫護人員將一名受傷的難民送往救護車。(WOJTEK RADWANSKI/AFP via Getty Images)

報導中東新聞的Al-Monitor網站指出,來自伊拉克庫德自治區而受困那處邊境的人特別多,當地難民也包括伊拉克少數民族亞茲迪人(Yazidis)。他們有的是為了逃離貧窮,也有人害怕伊斯蘭國(IS)重啟爐灶。

伊拉克庫德斯坦自治區諸多旅行社據報推出了前往白俄首都明斯克的行程,再讓到了當地的伊拉克人支付數千英鎊,由人蛇設法把他們弄進歐洲。

庫德族自治政府總理巴薩尼(Masrour Barzani)日前推文稱,當地人「遭到人蛇欺騙,被外國網絡利用」。

伊拉克開始撤離滯留白俄羅斯—波蘭邊境的自家難民,首架班機18日從白俄首都明斯克國家機場(Minsk National Airport)起飛。俄羅斯國際傳真社(Interfax)報導,飛往巴格達,中停伊北庫德斯坦自治區政府(KRG)首府阿比爾(Erbil)的伊拉克航空公司(Iraqi Airways)航班共搭載431人。

獨立新聞媒體「中東之眼」(Middle East Eye)報導,也受困那處邊境的伊拉克庫德族詩人和社運人士阿邁德(Umed Ahmed)沒有登機。

阿邁德透過通訊軟體WhatsApp態度堅決地告訴中東之眼:「讓我死在這兒,我不回伊拉克。」

波蘭國防部18日表示,已經羈押逾100位移民。

中東之眼報導,對阿邁德和許多人而言,真正的剝削其實發生在老家那頭。高失業率、貪腐成風和政治打壓讓他們覺得「是可忍,孰不可忍」。

白俄羅斯—波蘭邊境危機已經造成至少11位移民喪生,包括兩名兒童。即使天寒地凍而且面臨遭到驅回的命運,為數眾多伊拉克庫德族人仍要設法挺進歐洲,這不正凸顯出庫德斯坦自治區生活困頓?

阿邁德說:「庫德斯坦長達30年以來被兩個黑手黨、邪惡賊人家族把持。」伊拉克庫德區自1991年以來猶如巴薩尼家族(Barzani)、塔拉巴尼家族(Talabani)禁臠。

已因政治立場而兩度被捕的他覺得自己如果回去「只有死路一條」。阿邁德說:「我跟在這裡的許多人談過,我們不回去,拚老命也要到一個會把我們當人看待的國家。」

長期以來,庫德斯坦自治區一直讓外界以為它是伊拉克境內穩定與容忍的象徵。數十年來,伊拉克第一、2大城巴格達、巴斯拉(Basrah)籠罩在宗派暴力、恐怖攻擊、破敗基礎建設的陰影下,投資人則蜂湧進入阿比爾蓋起摩天大樓,當地甚至吸引有限度的旅遊活動。

然而,對真正居住當地的人而言,以上種種掩蓋了普遍存在的問題。整體而言,伊拉克去年失業率接近14%,中共病毒(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加深本已惡化的貧窮問題。

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伊拉克庫德族裔研究員法吉爾(Shivan Fazil)指出,儘管政治相對穩定、經濟相對繁榮,當地卻普遍存在著貪腐、不平等和政治停擺等問題,正是這些情況助長了正在上演的移民問題。

法吉爾表示,當地年輕人口占2/3,沒有工作、前途黯淡,引發不滿。這使得他們的人生被困在成年之前那個階段,無法前進。儘管當地經濟上和文化上發展快速,許多人卻有強烈的社會疏離感。

當權者無能卻權力穩固,經濟惡化導致伊拉克庫德區各地去年底爆發示威,有關的事件至少造成8人喪命。庫德民主黨(Kurdistan Democratic Party)與庫德愛國聯盟(Patriotic Union of Kurdistan)的辦公室都遭人縱火,當局逮捕數十人,將他們押入大牢。後續還有許多異議記者被捕,反對派媒體機構遭到鎮壓。

伊拉克庫德族分析家喬瑪尼(Kamal Chomani)表示,自從1991年達成事實上的自治以來,當地人不滿情緒日積月累,「獨裁者站在阿比爾山丘上決定一切,對人民的意志沒有回應,體制讓人感覺自己只是有別於統治精英的次等公民」。

喬瑪尼強調:「這是為何人們嚮往更美好未來,即使不為自己,至少也要為下一代。」

白俄羅斯—波蘭邊境環境惡劣,而且因歐盟國家極力抗拒移民入境,他們成功的機會渺茫。儘管如此,許多伊拉克庫德族人仍不願回頭。

難民卡德(Bahadeen Muhsin Qader)受訪表示:「叫我回去,門都沒有。先叫伊拉克搞好生活,人自然就會回去。」

許多人還是決定繼續向歐洲推進,包括阿邁德。

「我的下一步:離開白俄羅斯,前往一個和平國度,一個會尊重我的國家。這裡環境惡劣,但是回國只有逮捕和殺戮在等著。」他說:「只希望儘快前往可以讓我活出生命價值的國家。」

2021年11月19日,移民們呆在格羅德諾地區白俄羅斯-波蘭邊境的布魯茲吉邊境點附近的運輸和物流中心。(MAXIM GUCHEK/BELTA/AFP via Getty Images)

19日,在德國總理墨克爾與盧卡申科兩次通電話後,最近幾天,這場移民危機似乎稍有緩解。

主要是伊拉克庫德族的約2000人頂著低溫,被困在布魯茲基(Brouzgui)過境點附近樹林裡的一個營地數週,並希望越界進入歐盟成員國波蘭。

國家新聞機構Belta於11月19日表示,大約2000名移民在白俄羅斯與波蘭邊境的冰冷條件下露營,在他們的營地被邊防人員清理後,在一個物流中心過夜。

2021年11月19日,移民們呆在格羅德諾地區白俄羅斯-波蘭邊境的布魯茲吉邊境點附近的運輸和物流中心。(MAXIM GUCHEK/BELTA/AFP via Getty Images)

(責任編輯:盧勇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