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中共的「天網」囚不住一個朝鮮特種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0月18日晚6時許,在中國吉林市監獄服刑的朝鮮籍男子朱賢健成功越獄了。當地的公安心急如焚,為了儘快抓到這名越獄者,將懸賞金一提再提。從最初的15萬一路猛漲到目前的50萬,然而一個月過去了,朱賢健卻依然「下落不明」。

相比其他越獄者,朱賢健令人稱奇之處就在於,他幾乎是在無數監控的眼皮子底下,被獄警眼睜睜看著逃離,且至今仍在逃亡路上若隱若現。

中共一直在吹噓,號稱自己打造了世界最大的「公安治安視頻監控系統」,又名「天網工程」。據牆內的網站介紹,「這是中央政法委牽頭,由公安部聯合工信部等多個部委共同發起建設的國家工程」;「目前許多城鎮,甚至農村,企業都加入其中」。中共央視還專門拍攝了紀錄片,自誇這個「天網」是「守護百姓的眼睛」,並聲稱2000多萬個攝像頭以及「GIS地圖、圖像採集、傳輸等技術」足以「讓犯罪分子無處遁形」。

這話或許不假,朱賢健從越獄到逃亡,似乎已多次被監控拍到。比如他越獄時,監獄的攝像頭清楚的拍到,他趁獄警不備,迅速的爬上與外面僅有一牆之隔的雨棚,然後沿著棚頂跑到牆邊的電網附近。僅用一根繩子拉拽電網,他就能使其斷電,然後一躍而過,翻到牆外。而電網附近的攝像頭也拍到,他當時跳到監獄外的地面上,躺了幾秒,又看了看周圍,就立刻起身逃走了。在逃亡過程中,他坐過順風車,一路從吉林跑到內蒙通遼。一些地方的攝像頭也拍到了他的蹤跡。

可那又怎樣呢?那麼多獄警、公安自始至終都只能隔著屏幕看著他,卻抓不到這個活生生的在逃者。此外,用GIS也能查到他的逃亡路線,但他具體是怎麼逃亡的以及目前藏身何處仍讓警方「不得而知」。

其實,他當時在中國被抓,也不是攝像頭的功勞,而是被公安搜到了他隨身攜帶的匕首。朱賢健畢竟是朝鮮人,他不了解中共國的奇葩規定。在「厲害國」,老百姓買菜刀都要實名制,而且到處都有安檢,誰又敢把刀具揣在身上?

儘管朱賢健是被逼逃亡的「脫北者」之一,但他多次搶劫、甚至用刀捅傷他人的行徑已對中國人的安全造成了威脅。如今,輪到以「治安防控和管理需要」為名的中共來「守護百姓」了,可它布下的「天網」在抓捕盜賊、凶徒、越獄者時卻不起作用,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麼!中共的「厲害國」向來不把「三胖」國放在眼裡,可人家來一個特種兵,就能讓你傾盡國庫打造的最大監控系統形同虛設。

就在今年3月,中共還加大監控力度,將「天網」升級為讓民眾互相監視、舉報的「銳眼」工程。到目前為止,中國各地安裝的各類監控設備已超過2億個,可人家朝鮮大兵依然是來無影去無蹤。

或許有人會說,人家是特種兵,受過專業訓練,非一般人能比。這話有些道理,但反之也不難發現,即使是普通人,只要受點專業訓練,就能在中共引以為傲的監控下成功脫逃。

要說起來,現代科技不僅很難掌握體力超常、意志力強大的特種兵的行蹤,甚至對普通人也有奈何不得的時候。大陸某公安局的領導就曾在私下透露,要想不被抓,其實也不難,只要呆在一個地方不挪窩(身上不攜帶電子設備)就行。

可見,中共已深知,高科技監控設備並非萬能,「天網」所能發揮的作用其實很有限。既如此,中共為何還要下血本布控,不停的對監控設備進行升級呢?

首先,對這個腐敗政權來說,打造以國家為名的工程,就能堂而皇之的從國庫中拿錢,這是它搜刮民脂民膏的最佳時機以及最冠冕堂皇的理由。從引進、利用技術到生產、安裝,每一個攝像頭、每一種監控設備都能讓中共官員有利可圖。

然而,要想不斷的、不受約束的謀取利益,就得掌控民心、讓老百姓無條件接受被宰割的命運。在中共看來,只要不服從它的鐵律,就是要被整肅、清除、消滅的對象。為了第一時間找出對政府盤剝、壓榨不滿的人,中共不惜耗盡財力、大搞科技監控。

如今一個朝鮮籍越獄者能從無所不在的攝像頭面前消失,就足以讓人發現,中共打造的「天網」根本不是用來對付亡命之徒或恐怖分子的,而是為了把老百姓關進籠子,讓極權政府不受制約。儘管中共打造的高科技很糊弄人,但它未經允許採集他人訊息,就是對國民赤裸裸的侵犯。

為了達到監控目地,中共還對老百姓洗腦說:「如果你沒什麼可隱藏的,你就沒什麼可害怕的。」但可笑的是,打造「防火牆」、阻擋民眾獲取牆外的資訊,打造「天網」、窺探老百姓的所思所想、一舉一動,這本身就是一種出於恐懼的極端做法。看來,中共更應該反思,自己到底在隱藏什麼、害怕什麼?連一人一票的選舉都沒有,是怕被自己的國民選下台嗎?

越是打造銅牆鐵壁,裡面的人就越想出去看看;越是禁言噤聲、加大管控力度,受壓迫民眾就越想擺脫桎梏、尋求所需的自由。這就是人的本能,也是民心所向。中共若要一條道走到黑,就只能給自己當掘墓人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