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從彭帥案件看北京的控制機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24日訊】就在北京準備舉辦冬奧會之際,中國網球明星彭帥的性侵指控及後續發展,讓全球關注到中國大陸這樣的現實,即中共如何利用審查機制屏蔽領導層的醜聞。

彭帥自從披露前中共副總理張高麗性侵後,從公眾視野消失了近3個星期。外國政府和體育界掀起了尋找彭帥的浪潮,並要求中共證明彭帥的安全。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甚至表示,如果問題不解決,會撤出中國市場。

國際上的怒火雖令北京尷尬,但專家們說,北京的優先考量是避免讓共產黨和習近平在國內陷入尷尬,即使即將舉辦冬奧會,中共也可能堅持目前的做法。

路透社援引已退休的中國人民大學前政治學教授張鳴(Zhang Ming)的話說:「這些年來,中國對全球負面關注的反應是,要麼給出一個沒有說服力的解釋,要麼假裝批評不存在。」

彭帥11月2日在微博貼文指控張高麗性侵後,審查人員很快刪文,並在社媒上展開了廣泛的言論審查,企圖使指控事件消聲匿跡。現在中國網絡上仍禁止直接討論這個話題,迫使網友玩起文字遊戲來繞過審查。

儘管北京的言論審查機制讓這起醜聞在中國網絡上被壓了下來。但中共試圖控制這起事件的說辭已經激怒了海外人士。彭帥事件引發人權團體與一些國家的政治人物更強力呼籲抵制北京冬奧會。

中共官媒記者在推特上為緩解國際擔憂所做的努力,包括發布據稱來自彭帥的一封電子郵件,她的照片和視頻。這些舉動均被國際網球界和人權組織批評為沒有說服力。

專家:中共控制審查彭帥指控 令「講好中國故事」破產

路透社援引香港研究組織「中國傳媒研究計劃」(China Media Project)成員班志遠(David Bandurski)的話表示,中國(中共)官員常說,中國如何必須在世界舞台上「講好中國故事」,但彭帥案一下子就暴露了這些野心的破產。

儘管美國、英國和法國都已對彭帥事件表達擔憂,但中共外交部面對記者提問時堅持說這並非外交問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11月23日表示,彭帥事件不應「被政治化」,還要求「某些人停止惡意炒作此事」。

路透社報導,儘管中共政府對彭帥的指控一直保持沉默,但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的總編輯胡錫進卻持續在推特上評論本案,他實際上擔任了北京對外傳聲的角色。

值得關注的是,胡錫進在評論中從未提過張高麗的名字,只用「人們討論的事情」來帶過。北京在香港的政策和對新疆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早已引發人權團體呼籲抵制北京冬奧會,而彭帥這一事件正加劇這一呼籲。拜登總統近日表示,美國正在考慮對北京冬奧會進行外交抵制。如果決定抵制,將沒有美國官員出席冬奧會開幕式。

中國曾在2018年興起「#我也是」(#MeToo)反性侵與性騷擾運動,並蔓延至大學、非政府組織(NGO)、媒體和其它行業,但很多都被當局壓制下來,且牽涉的任何官員都未曾達到張高麗的級別。

彭帥案凸顯了中共統治精英層的極度保密性

路透社表示,高官們的個人生活細節很少被外界所知。張高麗到目前未對這一指控進行任何回應。

面對來自國際社會越來越大的壓力,中共官方上週末頻繁讓彭帥「現身」,並利用各種渠道放出信號稱,彭帥安全無恙,企圖讓這一事件在國際社會平息下來。

但WTA表示,這些所謂的「現身」不足以化解外界對彭帥狀況的疑慮。法國外長讓-伊夫‧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說,中國(中共)當局必須允許彭帥自己說話,如果她被禁止這樣做,法國將不得不(對中共)施加一些外交後果。

WTA首席執行官史蒂夫‧西蒙(Steve Simon)在致中共駐美國大使秦剛的一封信中,重申了WTA的立場。他表示,如果他不能保證中國網球運動員的安全,WTA將無法繼續在中國舉辦九項賽事,包括定於2028年在深圳舉行的著名巡迴賽總決賽。

西蒙希望,中共當局能允許彭帥離開中國,或在沒有其他人在場的情況下通過現場視頻語音直接與他通話。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