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真面目】日本華裔作家:社會主義制度是害人之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25日訊】日本華裔小說家楊逸在孩提時全家被下放到農村,經歷了悲慘的童年。她用親身經歷告訴中國人共產黨的邪惡。雖然文革結束了,但只要邪惡的中共制度還存在,對中國人的迫害就不會停止。

華裔小說家楊逸:「我媽媽就在那裡抹眼淚,我現在還記得那個場面;制度對人的迫害沒有結束,還一直在繼續,今天也在繼續。」

楊逸,出生於1964年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日本大學教授。1987年留學日本,2007年獲得文藝界新人獎;2008年獲得日本第139屆芥川獎;之後先後出版《金魚生活》《獻給你的歌》等多部著作,是日本首位用日語創作並獲得日本文學獎的外國人作家。

由於「出身不好」,文革中的一天,楊逸全家四口突然被強行拉到大巴上,流放到黑龍江省一個叫蘭西的農村,開始了她遙遙無期的流放生活。當時她才5歲半。

楊逸:「當時是70年過春節之前,一月份,是東北最冷最冷的時候,那時零下將近30度。」

在流放的途中天寒地凍,道路狀況極差,前方一輛大巴翻車致使道路堵塞,她們無奈原地等待救援,結果差點被凍死在路邊。

楊逸:「大人凍得都在下面直跳腳,媽媽把所有布,也是不布,是衣服,所有能蓋的都堆我身上取暖。」

5歲多的小楊逸又冷又困,在途中被媽媽保護著不安地睡著了。第二天,巴士終於到達了蘭西的農村,當她睜開眼睛時,映入眼簾的景象讓她大吃一驚。

楊逸:「好多年都無人住的破土坯房,窗戶和門都只剩框了。」

新年中國人都有吃年夜飯的習俗,楊逸的母親在嘗試蒸點饅頭給孩子們吃,誰知在那樣寒冷的環境裡,這也是無法實現的奢望。

楊逸:「她(媽媽)前一天的晚上發麵弄好了,放在炕頭上,那個面凍得非常硬,媽媽看著面就一個人在那抹眼淚,我現在都還記得那個場面,好難過啊。」

楊逸一家僅剩的一點希望,和被凍得梆梆硬的麵同時消逝了。關於自己「黑五類」的出身,楊逸說中共只要一搞政治運動,幾乎每次她家都逃不過被整治。在幼小孩童的心中,也烙上了無法治愈的創傷,知道了中共殘忍狠毒的本質。

楊逸:「所以這就是反人類反人性,它整個的作為。不是文革的問題,是整個共產黨制度的邪惡。」

楊逸:「制度對人的迫害沒有結束,還一直在繼續,今天也在繼續。」

楊逸同時講到,中共在災難來時同樣罔顧人命,比如2008年的四川大地震,慘烈狀況空前未有,政府不但救災不及時並剋扣救災物資,種種行徑令人心寒。而她在日本2011年311大地震後前往災區做義工時就親眼目睹了日本民眾和政府之間的信賴關係,這在中國是不可想象的。

楊逸:「日本人和日本政府的信賴關係,盒飯眼瞅著就要沒了,他們還是在那裡排著隊,為什麼?因為他們相信下一波盒飯肯定還會運來,他們相信政府不會看著你被餓死的。汶川大地震每一波救災的物資在路上就被劫走了,有些人運物資的時候讓他的親戚就搶走一波,然後其他人再搶走一波,到不了平民百姓的手中。那時候你不去搶的話你能不能活下來是沒有保障的。政府和人民之間是沒有信賴關係!」

楊逸:「現在國內又開始封城,制度存在的話,對人性的迫害永遠不會結束的!)」

她經過多年的感悟,將在中國的經歷凝聚成文字,並借六四題材寫下文學作品《時光浸染》,獲得日本文學獎——芥川獎。她認為從各種運動到如今疫情封城,都是捨棄人民的利益為求自保,中共對中國人的迫害會一直持續下去。

新唐人日本記者站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