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王朱棣承天命 知名相師袁廷玉預言準

文/劉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26日訊】明成祖朱棣果敢英武,又善於納諫,主張「用法當以寬」「待人當以誠」;他不僅注重守成,而且勵精圖治,使明朝在永樂年間進入了繁榮輝煌時期,並出現了「萬國來朝」的景象。

《明史》對成祖的評價是:「知人善任,表裡洞達,雄武之略,同符高祖。六師屢出,漠北塵清。至其季年,威德遐被,四方賓服,明命而入貢者殆三十國。幅員之廣,遠邁漢唐。成功駿烈,卓乎盛矣。」

顯然,朱棣又是一位秉承天命、振興明朝的皇帝,對此,早有善相術者和預言提前預測到。

袁廷玉相面 斷言燕王乃「異日太平天子」

明朝寧波人袁廷玉(1335年—1410年),名珙,字廷玉,號柳莊居士。他自幼喜歡看書,青年時即聰慧俊秀,好學能詩,通曉《周易》。他曾去東海上的普陀山遊玩,在山中遇見了一位僧人。僧人善相面,說他「眼光如電,法當以術顯」。在一番測試後,僧人傳與他相術之法,並說:「你將來的能力不在我之下,千萬不要對外泄露。」

袁廷玉學會後,開始給人相面,並成為當時知名的相師。有一個叫戴九靈的人曾為他作傳,說他相面從沒有說錯過。

明太祖洪武丁丑(1397)年間,當時還是燕王的朱棣派人請袁廷玉到自己的封地北平。朱棣之所以要延請他,還有一個小故事。

一天,袁廷玉辦事路過鄞縣一家酒肆時,看到一個手抱嬰兒的女子正在廊下哭泣,便問其緣故。女子說自己的丈夫要去北方戍邊,今天正在酒肆與眾人告別,之後就要走了。說罷,哭聲更加悲戚。

袁廷玉心生憐憫之情,就去見了她的丈夫金世忠。金世忠說自己平常靠卜卦維生,如今因戍邊的兄弟去世,他不得不去補戍。袁廷玉給他相面後道:「你他日當大貴,可以做到尚書,此行不用擔憂。」說罷,還資助他一些錢米。

圖爲清院本《清明上河圖》中的酒家。(公有領域)

金世忠果然一路順利,到了衛戍之地,他以算卦之能聞名軍中。朱棣聽說後,將他召至府邸,此後多用其謀策,後金世忠果至兵部尚書之職。期間,金世忠向朱棣推薦了袁廷玉。

袁廷玉到北平後,朱棣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就從護衛中選了九名與自己身高、鬍鬚長度近似之人,自己混在其中,然後請袁廷玉到酒肆中喝酒。袁廷玉進酒肆後,徑直走到護衛中的第三人,叩首稱「殿下」。眾人開玩笑說他認錯了人,袁廷玉卻堅持己見。

被認出後的朱棣隨即請袁廷玉到王府,請其相面。袁廷玉相面後說道:「王爺他日乃是太平天子。您龍形鳳姿,天廣地闊,額如圓璧,伏犀貫頂,日麗中天,五嶽附地,重瞳龍髯,五事分明。二肘若肉印狀,龍行虎步,聲如撞鐘,足底龜文,有雙黑痣,年交四十,髯過於臍,即登寶位。」

這裡的「伏犀貫頂」指的是人前額至髮際骨骼隆起,通達頭頂,是顯貴之相。

「五嶽附地」中的五嶽,在相術中也有說道,鼻子象徵中嶽,額頭象徵南嶽,地閣代表北嶽,左顴象徵東嶽,右顴比喻為西嶽。五嶽附地的意義就是鼻子、額頭、頦、雙顴像中嶽嵩山、南嶽衡山、北嶽恆山、東嶽泰山、西嶽華山,同樣是顯貴面相。

「五事分明」指朱棣貌恭、言從、視明、聽聰、思睿,這是上位者必備的修養。

1399年,朱棣被迫起兵,史書稱「靖難起事」,並很快攻克南京。1402年,朱棣即位,是為明成祖。即位後,朱棣下詔將袁廷玉召至朝廷,任命他為太常寺丞。袁廷玉曾給朱棣的嫡長子、嫡長孫相面。在看到嫡長子朱高熾時說:「後代人主。」朱高熾即是明成祖之後的明仁宗。在看到嫡長孫朱瞻基時,則說:「萬年天子。」朱瞻基是為明宣宗。

袁廷玉的兒子袁忠徹也習得了父親的相術,官至尚寶司少卿。

圖為明成祖坐像。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瘋道士預言「高飛上帝畿」與劉伯溫預言

據《明史‧五行志》記載,當時建文帝削藩期間,曾有一瘋道士在街頭唱道:「莫逐燕,逐燕日高飛,高飛上帝畿!」

事後人們終於知道「莫逐燕」,是指不要逼迫燕王,否則燕王必將高飛,最後做皇帝。這也就是「逐燕日高飛,高飛上帝畿」的意思。

明太祖時期很有名的大臣劉伯溫的預言《燒餅歌》中也有著對該事件的預測。「雖然太子是嫡裔,文星高拱日防西。此城御駕盡親征,一院河山永樂平。」意思是說建文帝即位後,雖有文官的擁戴,但需防備西方(指燕王)。「永樂」是朱棣登上皇位後所取的年號,「一院河山永樂平」指永樂時期社會安定。

其它預言

《推背圖》第二十八象對朱棣當皇帝做了如下的預言。圖中畫的是建文帝焚毀皇宮。讖文是「草頭火腳,宮闕灰飛。家中有鳥,郊外有尼」。「草頭火腳」指的是燕王朱棣;「宮闕灰飛」指建文帝在朱棣進攻下,將皇宮焚毀;後兩句的意思隱喻朱棣做了皇帝,而建文帝做了和尚。頌文是「羽滿高飛日,爭妍有李花。真龍游四海,方外是吾家」。前兩句指朱棣成為皇帝後,建文帝的大將李景隆歸附他;後兩句是說建文帝做了和尚,四海為家。

宋朝的《梅花詩》第四節中的第三句「飛來燕子尋常事」也預言了這一史實。「飛來燕子尋常事」是指雄踞北平的燕王朱棣最終登上帝位的歷史。燕王得天下,仔細想來也確為「尋常事」,順應天意,亦在情理之中。

人的命運天註定,誰當皇帝,自然也是上天早已安排好的。

參考資料:

《雙槐歲鈔》
《明史》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