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所羅門爆衝突華人遭搶劫 歐洲更強硬抗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27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11月25日(星期四),亞洲時間是11月26日(星期五)。

今天焦點:「紅綠燈」亮了,歐洲或更強硬抗共;所羅門爆衝突,華人成攻擊對象;國際挖角是禍因,撒幣外交製造分裂;回應網友來信:為何做道士?82年杳無音訊,二戰化石老人重逢。

60秒新聞

25日上午8點35分左右,俄羅斯西伯利亞一個煤礦礦坑起火並引發爆炸。目前已知至少11人死亡,45人受傷,還有46人被困在礦坑。因擔心可能還有爆炸風險,救難行動暫緩,受困人員情況不明。

《華爾街日報》25日報導,中國移動、中國建設銀行和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等至少9家國企,以安全問題為由,已要求員工在涉及工作內容時謹慎使用微信,並關閉微信工作群等功能。

國際刑警組織25日在推特宣布,阿聯酋將軍艾哈邁德‧納賽爾-萊西當選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任期四年。中共公安部國際合作局副局長胡彬郴當選亞洲地區執委,任期3年。

《悉尼先驅晨報》25日報導,在澳大利亞國會輿論的壓力下,政府正在考慮對北京冬奧會進行外交抵制,並傾向於和其它志同道合的國家協調行動。報導引述匿名消息表示,澳洲政府正等待美國的決定。

截止到美東時間11月25日下午1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人數68萬4,743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2億5,969萬9,497人;單日死亡8,896人,累積死亡總數是519萬1,762人。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

今天是感恩節,大家過得開心嗎?我有點不開心,因為YouTube的做法,太讓人無語了。最近一個階段,具體多長時間我不記得,但至少也有20天了。我們的節目只要上傳,不論什麼內容,統統黃標。這不僅影響我們的收入,也嚴重阻礙了人們接觸《新聞看點》。

我們一直從自身找原因,是不是觸及到了某些人的痛點,是不是涉及到了敏感話題,是不是踩到了禁區,反正我們是不斷找自己的問題。我們在努力迴避,但都於事無補。

我們問過一些自媒體朋友,發現談同樣的話題,只有《新聞看點》被黃標,別人都正常。這就讓我們不理解了,難道《新聞看點》被老大哥盯上了嗎?被魔鬼做了手腳嗎?

我們跟YouTube進行了電郵聯繫,想了解究竟原因是什麼。我們得到的回覆大概意思就是「遵守內容守則」之類的,非常冠冕堂皇。

可是我們遠的不說,就說昨天的節目,我們只有兩個內容。前面是美國邀請台灣參加民主峰會和中共的反應。後面是中國人口的問題和中共為了增加人口準備人工授孕。沒有任何敏感話題,也沒有敏感字符,但仍然被黃標。

另外還有一個現象,我們幾乎天天都申訴。但是YouTube反應都非常遲鈍,等我們的流量高峰過去了,才可能給變綠。我不明白,一個美國企業,為什麼做法越來越像中共?

我們一直都在強調一個問題,大量的事實證明,現在是天滅中共的時候。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喚醒一些看不清中共的人,希望他們遠離中共,遠離魔鬼。

說白了,我們就是在利用這個平台救人。不管通過什麼樣的方式,能接觸到《新聞看點》的人,我想都是有緣人,都是值得、也非常必要了解真相的人。我只想提醒思考一下,阻擋救人意味著什麼呢?

不多說了,在這個看似魔鬼當道、紛繁雜亂的世間,其實有一條主線從來沒有變過。至於這條主線是什麼,我在今天的節目結尾處,回應一位網友的來信,順便說出這條主線。

德國三黨政府強調抗共 對台戰略很強硬

今天(25日),中共又向德國新政府「警告」了。聲稱台灣、南海、新疆、香港等問題都是中共的「內部事務」,事關主權和領土完整。要求德國「恪守一中政策」,維護雙邊關係。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明年是中德建交50周年,希望德國新政府「延續務實的對華政策」,把精力放在推動雙方各領域的「務實合作」上。

趙立堅的這番喊話,是因為德國在經過近2個月的談判後,以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黨為首的3黨聯盟達成了籌組新政府的協議,將取代前總理默克爾所屬保守派聯盟領導的政府。

因為社民黨代表色是紅色,自民黨代表色是黃色,再加上綠黨,德國新政府被暱稱為「紅綠燈聯盟」。三黨聯盟組建政府,代表著默克爾領導16年的政府已經結束了,德國開啟了一個新時代。

昨天(24日)紅綠燈聯盟正式推出了執政協定。在9個章節中,提出了一系列核心施政目標。在對華政策方面,有12處涉及到中共,特別是在第七章「德國對於歐洲和世界的責任」中,多處都與中共有關。

尤其引人關注的是新政府對台灣問題的描述,「台灣海峽現狀只有通過和平方式及在兩岸都表示同意的情況下,才能得以改變。在歐盟一中政策的框架下,我們(德國)支持民主台灣參與國際組織」。

從這段強硬的描述中可以看到,新執政聯盟在日後的執政中將力挺台灣。台海如果有一方不同意改變,紅綠燈聯盟都可能出手干預。而且新聯盟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這比默克爾政府更強硬。

除了在台灣問題上有強硬描述,協定中也談到了新疆、香港和南海等問題。其中寫道,「將中國(中共)尤其在新疆地區的侵犯人權行為納入討論話題。在香港的一國兩制原則必須再次得到實施。」

在談到南中國海等與中國相關的地區主權爭議時,三黨聯盟表示,對中國(中共)的外交政策,德國期待中方「在與周邊國家的和平與穩定中扮演富有責任感的角色。德國致力於在國際海洋法基礎上解決南中國海及東中國海領土爭端」。

與此同時,紅綠燈聯盟還希望中共等核武國家在核裁軍和軍備控制議題上,扮演更積極的角色。

協定中還談到了對華關係的總體架構。三黨協定中指出,「我們(德國)希望並且在夥伴、競爭及體制對手3個層面建構對華關係。」

協定中寫道,「在人權和國際法基礎上,德國在任何可能的領域,尋求與中國展開合作。德國希望在與中國日益增加的競爭中,擁有公平的遊戲規則。」

協定中還寫道,「為了在於中國的制度性對手關係下實現德國的價值和利益,德國需要建立在一致的歐盟對華政策框架下的內容廣泛的中國戰略。」

協定中還特別強調,在對華政策方面,三黨聯盟「將和美國進行跨大西洋協調」,「與志同道合的國家進行合作,以求減少戰略依賴性」。

難怪三黨聯盟政府還沒有上路,中共就先著急了。因為這份協定已經透露出了紅綠燈政府未來4年的施政策略,很可能不再像默克爾政府那樣「小心翼翼避免與北京對抗」。

榮鼎集團中國業務總編諾亞‧巴金對《南華早報》表示,「關於中國(中共)的措辭,是德國聯盟協議中最強烈的措辭」,這表明執政聯盟願意「更公開地談論與北京的分歧」。

而且更重要的是,德國的態度很可能將影響整個歐洲,中共最擔心的就是這一點。

紅綠燈亮了 歐洲將更強硬抗共

在今天(25日)三黨聯合記者會上,下個月將出任總理的肖爾茨幽默地說,「紅綠燈亮了。」這位63歲的社民黨人表示,「作為總理,我對紅黃綠執政聯盟的要求就像紅綠燈一樣,這個聯合政府應為德國未來發展指明方向。」

據知情三黨談判的人士向《紐約時報》透露,組閣成功的一大關鍵讓步,是由自民黨黨魁林德納出掌財政部。林德納是財政保守派,排除了增稅的可能。

而綠黨拿到了兩個關鍵部會,一個是哈伯克將出任經濟能源部長一職,另一個是綠黨主席貝爾伯克將成為德國史上第一位女外長。

值得一提的是德國政壇的後起之秀貝爾伯克,今年只有40歲,她直言不諱的作風尤其受到了年輕選民的歡迎。貝爾伯克經常批評前總理默克爾對北京太軟弱,主張歐洲與中共的關係是「自由民主與獨裁之間的制度競爭」,支持美歐聯手制衡中共。

綠燈本身就長年關注中國的西藏和新疆等人權問題,是歐洲政壇最關心中國人權的政黨。所以貝爾伯克就任後,德國的外交將會更主動,以制衡獨裁國家。

另外綠燈也力挺台灣,主張「兩岸統一」不能違反台灣人民的意願,支持與台灣擴大政治交往。貝爾伯克上個月還表示,為阻止中共攻打台灣,德國應傳遞清楚的訊號。

不難看出,貝爾伯克領導的外交領域應該對中共會更強硬。而外交是觀察一個國家戰略走向的窗口,因此不難得出結論,德國在對抗中共方面將會更直接、更強硬、更有力。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德國在整個歐洲的地位是舉足輕重的。肖爾茨昨天(24日)表示,「一個主權完整的歐洲是我們外交政策的關鍵。作為歐洲中心地區經濟實力最強、人口最多的國家,我們有責任讓這個主權歐洲成為可能,促進它並推進它。」

《紐約時報》指出,德國領導人實際上是整個歐洲的領導者。

也就是說,德國的施政戰略將極大地帶動歐洲其它國家。如果三黨聯盟政府在未來轉向更加親美、更加抗共,那麼我們很可能會看到,整個歐洲、至少是歐盟27國都將越來越反共抗共。這才是中共最擔心、最不願意發生的事情。

所羅門爆發衝突 華人成攻擊目標

接下來我們再關注一下南太平洋島國所羅門的局勢。今天(25日),澳大利亞已經派出了警力進入所羅門,幫助維持島內安全。澳洲總理莫里森表示,澳大利亞「無意干預所羅門群島內的內部事務」,只是應所羅門總理索加瓦雷的請求。

當地媒體《所羅門群島先驅報》昨天(24日)報導,所羅門首都霍尼亞拉爆發了大型示威遊行活動。在遊行活動後,抗議者在霍尼亞拉的中國城搶劫和燒毀、破壞了一些商店,並向中國(中共)大使館方向遊行。

報導表示,當地中共大使館也發布聲明,要求所羅門「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保護中國企業和人員安全及合法權益。同時也向在所羅門的中國公民發出警告,減少不必要的外出。警方向抗議群眾發射了催淚瓦斯,並實施了宵禁。

大家一定感到奇怪,所羅門群島的百姓抗議示威,為什麼會殃及到唐人街?為什麼華人又成為攻擊的目標呢?究其原因,還是中共造的孽。

事實上,中國城和華人在所羅門群島受衝擊,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早在2006年,霍尼亞拉的大部分中國城被夷為平地,據稱當時是因為與中共有關聯惡企業操縱了當地的選舉。

那麼這次華人成為攻擊目標,原因是什麼呢?

挖角台灣遺禍 撒幣外交製造仇恨

澳大利亞媒體ABC報導,抗爭群眾絕大多數來自所羅門群島最大省份馬萊塔省。示威遊行的最初理由是向政府表達不滿,抗議政府因為中共病毒疫情實施的封鎖措施。但遊行示威活動迅速升溫,百姓進而要求親共的總理索加瓦雷下台。

報導表示,馬萊塔省近兩年與所羅門群島中央政府之間的關係逐漸變得緊張了。主要原因是2019年,所羅門群島與台灣斷交、並與中共建交,但馬萊塔省政府拒絕承認中共,仍與台灣一直保持著密切聯繫。

所羅門群島1978年獨立,1983年與台灣建立外交關係。多年來,馬萊塔的許多居民與台灣有著密切關係,索加瓦雷要切斷與台灣的聯繫,民眾當然不滿。

我在早前的節目中曾分析過,中共為了在國際上打壓台灣,採取了各種暗黑手段,對台灣實施挖角孤立。其中中共最常使用的就是金錢收買,也就是大撒幣。

2019年,所羅門群島與中共建交時,中共承諾向所羅門提供價值約5億美元的財政援助。索加瓦雷當時曾表示,與中共建交「使所羅門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

索加瓦雷還對ABC說,「老實說,就經濟和政治而言,台灣對所羅門根本無用。」

中共向來承諾多、兌現少,我們不知道中共承諾的5億美金是否兌現了。如果兌現了,這5億美金用途是什麼?它的去向如何?有多少裝進了個人的腰包?

這些都是值得關注的問題。所以當時曾有一群資深的政治人物發表公開信,譴責與中共建交的決策。他們認為與中共建立聯繫,恐怕「將使所羅門群島的土地權利、法治和文化遺產受到『損害』」。

公開信中寫道,「我們知道,許多包括南太平洋地區在內的國家,在屈服於中國(中共)的誘惑後,陷入了嚴重的債務危機。」

這封公開信並沒有勸阻索加瓦雷的行動,在2019年9月,所羅門外長馬內萊前往北京,與中共外長王毅簽署了建交協議。

上個月,所羅門群島首任總理的兒子、反對黨議員小凱尼洛拉對印度報紙《星期日衛報》表示,所羅門的外交政策「正在被中國(中共)侵擾」。

小凱尼洛拉說,「我認為最貼切的比喻是,作為太平洋群島的一分子,我們處在氣候變遷的前線。而作為所羅門群島的一分子,我們還處在來自中國共產黨的侵略前線。」他直言不諱地指出,「地緣政治的戰爭前線,就在我們所羅門群島這個小國內,甚至深入到所羅門群島的各個省內。」

對索加瓦雷政府斷交台灣的一意孤行,馬萊塔省省長、反對黨的蘇伊達尼也是始終感到不滿。在索加瓦雷政府與中共建交後,馬萊塔省在2020年宣布舉辦獨立公投,但索加瓦雷政府稱這項公投不合法。

儘管索加瓦雷政府反對,馬萊塔省與台灣之間至今仍保持著多種形式的聯繫。

南太平洋地緣政治研究院卡瓦諾向ABC表示,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間,台灣單獨向馬萊塔省提供了個人防護設備和食品等物資援助。今年5月馬萊塔省長蘇伊達尼還曾前往台灣,接受醫護治療。

在這場暴力活動發生後,蘇伊達尼對所羅門群島媒體表示,這場抗議活動是「國家政府不聽取人民意見的結果」。

我想大家應該聽明白了,所羅門群島民眾抗議延燒到中國城和華人,還是中共種下的禍根,是中共在所羅門群島製造出的仇恨。換句話說,當地的華人成了中共的犧牲品。

回應網友來信:為何做道士?

昨天(24日),一位大陸網友發來一封信。信中對我和《新聞看點》的評價很高,說我們的節目「向人們傳遞真相、希望和正義」。

這位朋友還把我比作電影《郵差》裡面的主角。他表示我們的每一次節目都有特殊意義,都像是一次面對面聚會的演講,認為我們的行為「十分可貴」。

不過我完整閱讀他的郵件後,絲毫沒有高興的感覺,他提到了兩件事。一個是現在的大學生活非常難過,「校黨支部書記天天搞宣傳」,變著法地給人「洗腦和控制輿論」。

另一件事更讓我吃驚。他表示在中共恐怖統治下,在中國已經沒人敢說真話,不敢表達自己的真實意圖。所以他「做了一個很大的決定」,要去「做一個道士」。

這位朋友表示,做這個決定是因為當下社會的原因,也有他本人的性情和家庭因素。他說「在大陸生活了18年,決定做一個真真正正的自己」,不是活在別人的教唆和被迫的選擇中。

中共對百姓洗腦控制,這是毋庸置疑的,也是中共實施統治的兩大手段之一。只要在中國生活,不管是在哪個環境,其實都是在中共謊言和暴力的控制之下,不僅僅是在大學。

如果說這是中國百姓的悲哀,最多也只是許多悲哀中的一種。在中共統治下,每個人的身上都在套著沉重的枷鎖。

我不知道這位朋友決定「做道士」,中國社會的因素究竟占比有多大。在我看來,其實不是特別必要。出家做道士,就一定會好嗎?我持懷疑態度。

在大陸的時候,我們一家曾跟團去泰國旅遊,旅行團中就有一個「道士」。據他自稱,在天津的某個道觀還比較有「名」。

我聲明一點,我對佛教、道教都沒有看法,不做任何評論。但是我遇到的那個「道士」,雖然他每天都穿著道袍,頭上挽著髮髻,但他的行為甚至不如一個普通人。

這個人去泰國,就是去買一些東西,然後回國高價賣給一些信徒。做買賣就不說了,主要這個人的生活作風很不檢點。他自己說,他的一個「師妹」就跟他生活在一起。而且在泰國期間,他還讓我們旅行團的女導遊跟他睡一個房間。

其實也不只是這個天津的「道士」是這樣,大家可以看看中國大陸的現狀。有多少寺廟的和尚、道觀裡的道士是在清修?可能還有,但現在的確比較少。

再有,這些晨鐘暮鼓、參禪悟道的地方,早已經被中共統治了。那些和尚、道士學的不是經文,而是在學習「習總書記」的講話,學習黨的文件。他們每天早晨踢正步,升中共的血旗,唱中共的紅歌。如果是這樣,跟在家又有什麼區別呢?

所以我覺得,關鍵不在於是不是做和尚、做道士,關鍵在於自己的這顆心。只要心是自由的,那就是真正的自由。

82年杳無音訊 「二戰化石」老人重逢

我給大家講一個最新的故事。就在本月5日,兩位都是91歲的老年婦女,在佛羅里達州聖彼得堡的一家酒店緊緊地擁抱在了一起。她們非常激動,非常開心,因為已經有八十多年沒有彼此的音訊,她們都不知道對方還在人世。

《華盛頓郵報》報導,這兩位老人,一位叫貝蒂‧格雷本斯基科夫,另一位叫安娜‧瑪麗亞‧瓦倫伯格。為了稱呼方便,我稱她們為貝蒂和安娜。

1939年,生活在柏林的貝蒂和安娜都只有9歲,她們是童年最好的朋友。但是那年春天,她們被迫跟隨家人逃離了柏林。一方面是逃避即將爆發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另一方面是逃避瘋狂屠殺的納粹。在逃離柏林前,貝蒂和安娜在校園裡,送給了對方一個含淚的擁抱。

從那以後,貝蒂和安娜就徹底失去了音訊。在那個年月,她們誰也不知道對方在什麼地方,也不知道彼此是否還活著,但她們都選擇了堅強的活著。

二戰過後,大屠殺的倖存者們一直都在相互尋找親人、朋友的下落,哪怕有一點點的可能,都不曾放棄。貝蒂和安娜也都做過各種嘗試和努力,但是她們沒有那麼幸運,原因是她們在後來的生活中,都改了名字。

直到去年,「南加州大學浩劫基金會」的工作人員注意到,貝蒂和安娜提供的證詞有不少相同之處,於是將這兩位老人聯繫在了一起。

去年11月,兩位世紀老人在家人的幫助下,通過視頻進行了第一次通話。貝蒂這才第一次了解到,她失散多年的最好的朋友還活在世上。1939年11月,安娜和家人一起,逃到了智利聖地亞哥,一直生活到今天。

兩位失散的姐妹使用了母語德語交談,並且發誓要親自見面。一年後,她們終於如願以償,有了82年後的再次擁抱。當她們82年後再次擁抱時,兩位靠拐杖才能行走的老人都非常激動。

安娜為貝蒂帶來了一個穿著智利服裝的芭比娃娃,還有一張她自己帶相框的照片以及一些珠寶。而貝蒂買了兩個心型的小雕塑,每人一個進行收藏。

整整4天的世間,兩位老人「粘」在了一起。她們一起吃飯、購物、聊天,尋找童年時快樂的時候。她們的家人都說,「她們笑得像9歲。」

在閱讀這個故事的時候,我被這兩位老人的堅韌和信心深深感染了。82年完全沒有任何音訊,但她們都沒有放棄,都在努力尋找童年的朋友。

這兩位可以稱作「二戰化石」的老人的故事,是否會引起我們的一番思考呢?

現在我來回應節目開頭提到的那個主線,這個主線就是天滅中共。無論國際還是國內,現在發生的每一件事,你都可以看到這條線。這裡不再多說了,經常看《新聞看點》的朋友,不難得出這個結論。

那麼我再回應那位網友的來信,我覺得不要悲觀。現在雖然中共看起來很瘋狂,但絕不會長久。它統治得越殘酷、越嚴厲,誰知道是不是「迴光返照」呢?古希臘作家希羅多德留下一句千古名言:上帝要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

******************
人類研究催眠術有著很長的歷史。在催眠狀態下,許多人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原因是有一種力量在起作用。

在今天的紅朝看點,我們聊一聊催眠狀態下,精神對人體的影響。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我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http://muyangshow.com,還有一個是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今天節目的內容,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加入會員觀察獨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陽會員網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陽: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歡迎訂閱+按小鈴鐺: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費下載電子書】: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