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中小學灌輸跨性別教育

大紀元專欄作家Betsy McCaughey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社交和情感學習(Social and Emotional Learning,縮寫為SEL)是你孩子學校裡的最新趨勢。SEL聽起來很有益,但這是一種偽裝。事實上,它向孩子們灌輸了許多父母不會容忍的極端主義思想。

11月22日,哈特福德地區報紙「the Hartford Courant」報導說,康涅狄格州西哈特福德(West Hartford)的小學家長們非常不滿。他們抱怨說,老師們把「非二元」這樣的詞寫在黑板上,並告訴孩子們(包括幼兒園的孩子)他們可以過著與出生時不同的性別生活。學校當局告訴家長,他們不能選擇讓自己的孩子不上這樣的課。

大多數美國人認為父母應該對學校教育的內容擁有最終決定權。從愛達荷州的寶藏谷(Treasure Valley)到康涅狄格州的格林威治(Greenwich),學校董事會候選人在本月早些時候的選舉中將SEL作為一個議題。

印第安納州總檢察長托德‧羅基塔(Todd Rokita)鼓勵家長們大聲疾呼,並警告說,SEL計劃將「教師的角色從教育工作者轉變為治療師」。

與SEL的鬥爭是一場艱苦的戰鬥,因為它不僅受到左傾教育官僚機構的青睞,而且也是一項大生意。「今天的SEL生態系統充斥著大量資金。」SEL行業顧問Tyton Partners說道。

數十億美元的聯邦新冠疫情(COVID)救濟資金用於學校購買SEL計劃並資助SEL教師。製作這些材料的倡導者和公司遊說國會和聯邦教育部,以確保立法的言辭與他們所銷售的內容完全匹配。

據《教育週刊》(Education Week)報導,在全國範圍內,SEL材料的銷售額在一年半內飆升45%,2021年達到了7.65億美元。

但父母的反對也洶湧澎湃。司法部長梅里克‧加蘭(Merrick Garland)要求聯邦調查局調查家長在學校董事會會議上抗議SEL等問題。他的女婿是全景教育(Panorama Education)的聯合創始人,該公司向學區銷售SEL材料,賺了數百萬美元。這其中難道沒有利益關係嗎?

民主黨的「重建更好」法案分配給兒童保育和學前教育的數十億美元呢?這筆錢會用來給更幼小的孩子洗腦嗎?很可能是的。包括紐約州在內的至少十幾個州已經採用了SEL學前教育標準。

至於小學,有性別焦慮的孩子只占學生總數的不到1%。我們當然應該保護他們免受欺凌和歧視。他們需要感到安全。但是,不要用片面的、重複的關於性別問題的教條來給其他的孩子洗腦。

據報導,西哈特福德(West Hartford)的每一個年級都有關於跨性別的讀物。從一本幼兒園級別的書開始,這本書講述了一隻泰迪熊,他心裡知道他是一個女孩泰迪熊,而不是一個男孩泰迪熊。然後是一本關於艾登的書,他知道自己出生時被分配的性別是「錯誤的」。然後是一本關於選擇稱呼代詞的書。另一本書講了一個名叫爵士(Jazz)的女孩改變了她的性別認同。孩子們在讀那麼多關於美國憲法的書嗎?

阿肯色州的一位父親反對他的五年級孩子的老師播放一段跨性別活動家演講的視頻。然後,老師穿著「保護跨性別者的生命」T恤,邀請全班同學參加「驕傲慶祝」活動:「我將從1點到6點開始『驕傲』慶祝!我希望在那裡見到你!」(註:「驕傲」是指同性戀和跨性別等人士宣稱他們為自己的身分感到驕傲。)

SEL最初是作為訓練孩子控制情緒,管理時間並做出良好的個人決定而實施的。教師們一直試圖灌輸這些生活技能。它們與200年前本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在自傳中傳教的美國價值觀相同。

但最近,SEL供應商,包括「學術性社交和情感學習協作組織」(the Collaborative for Academic, Social and Emotional Learning, CASEL)公開修改了他們的目標。CASEL倡導「變革性的SEL」,以促進「以正義為導向的公民參與」。其言外之意就是:讓你的孩子成為活動家。

兩年前,印第安納州南本德(South Bend)的一個學區採用了SEL來遏制藥物濫用和欺凌行為。現在,父母們認識到了這個項目在傳遞激進信息,所以家長要求實施更多的監督。

誰在負責你的孩子學到的東西?父母有權控制。這場與教育牟利者和左翼活動家的聯合力量的鬥爭並不輕鬆。但是,如果輸了的話代價太高,所以我們不能接受失敗。

作者簡介:

貝茜‧麥考伊(Betsy McCaughey)博士是一位政治評論員、憲法專家、聯合專欄作家,也是幾本書的作者,包括《奧巴馬健康法:它說什麼以及如何推翻它》(The Obama Health Law: What It Says and How to Overturn It)和《下一次瘟疫大流行》(The Next Pandemic)。她也是前紐約州副州長。

原文Social and Emotional Indoctrination in School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