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記錄反送中歷史 《時代革命》獲金馬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30日訊】《時代革命》獲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導演得獎感言表示將這部作品獻給有良知、有公義,曾為香港流過眼淚的香港人。評論認為,《時代革命》被世界關注,可以成為外國人了解中國和香港問題的參考教材。

「第58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得獎的是《時代革命》。」

11月27號,第58屆金馬獎在台灣國父紀念館舉行。當頒獎人說出《時代革命》四個字,台下的來賓一片歡呼,掌聲不斷。

典禮上,《時代革命》導演周冠威通過越洋連線發表得獎感言。他說,製作電影時他哭過好多次,他是靠著這部電影自我安慰,宣洩憤怒仇恨,和面對恐懼和創傷。

《時代革命》導演周冠威:「很多流亡海外的,或者現在在監獄裡面的朋友,縱使你們沒有機會看得到,但我很希望,我祈求天父,單單是這部電影的存在,都可以給予一份安慰,一份擁抱。」

《時代革命》是香港導演周冠威親自到最前線做拍攝,貼身記錄7名參與「反送中」的示威者,包括占領香港立法院、理大圍城等事件,周冠威深入拍攝了在衝突之下每個示威者激情、疲倦、傷痛等的不同面向。而片中受訪者,部分目前已經失聯或正在服刑,也有人流亡海外。

曾經擔任過金馬獎評審的台灣導演李惠仁表示,《時代革命》獲獎時,可以得到全場來賓長時間的鼓掌,再次證明民主自由普世價值的重要性。

台灣導演李惠仁:「如果在香港,香港的評審,當地的評審他可能會有壓力。我坦白說,因為他們受到《港版國安法》的一個限制。也許他在評審的過程裡講了一個什麼話,也許那個話就會讓他入罪。就如同台灣在早期的威權統治時期,在白色恐怖時期,怎麼可能有類似這樣的片子,更不要講說能夠參加比賽。台灣對於處理這樣的一個議題,我覺得是越來越成熟。」

2019年3月香港反送中運動,從運動初期的和平訴求,到中期運動團體出現「和理非」與「勇武」運動路線的抉擇。到後期香港政府放任警方使用武力,並且持續地以「暴動」定義此公民運動,讓警民衝突白熱化,甚至出現流血、死亡事件。

李惠仁:「我們看到香港遭遇到這麼大的苦難,然後這部片子它在香港甚至在很多的地方,中國更不要講了,根本沒有辦法播放。那唯有在一個有溫度,有心跳的地方的土地,才能夠去接納這部影片,然後它還能夠得獎,不管是對香港的朋友來講,甚至對中國大陸的朋友來講,乃至於自己對台灣的朋友,這都是一個很重大的意義。」

評論認為,《時代革命》會被世界關注,成為外國人了解中國和香港問題的參考教材。當政權不斷篡改香港歷史而香港人卻無法反抗時,這部紀錄片更顯得有意義。

澳洲競選議員莫熾韜:「這些影片獲獎是可以把真實的香港故事給外國的人看,還有讓真正香港的故事,有一個更大的關注。這些影片就是他們都有一種香港的那種打不死的精神,《時代革命》是一部紀錄片,當然就是最直接的說了香港的情況。這些影片不能在香港上映,在世界的各國也會有機會上映。

2019年開始拍攝《時代革命》期間和此後將近兩年的時間裡,拍片計劃一直沒有公開,導演周冠威無懼《香港國安法》帶來的潛在風險,把影片命名做《時代革命》。

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助理教授陳智廷向BBC表示,拍攝、放映、評論電影,應該是自由、免於恐懼的。

編輯/黃億美 採訪/駱亞 後製/李沛灵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