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女性人權日 聆聽3位中國女人的故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01日訊】「北京女子監獄,它讓你活著生不如死。」這是北京畫家許那的自述。

祝耀輝從重慶女子監獄出獄時,家人說,她「長矮了」,人痴呆了。

寧夏殘疾人嚴英,2021年2月被綁架,9月在看守所被查出罹患乳腺癌。

許那、祝耀輝、嚴英,是三位遭中共迫害的女性法輪功學員。11月29日,是國際女性人權捍衛者日 ,讓我們傾聽她們的故事。

許那的遭遇

許那,曾在北京女子監獄經歷過11種酷刑,並記錄下了那段駭人的經歷。

她說,「我在那多日不許睡覺,被發現心律不齊。於是警察命令說『讓她睡一小時,休息一下』。」

「各種各樣隱蔽而精緻的酷刑被發明,比如:劈叉,將雙腿拉開成180度,命令三個犯人坐在雙腿及後背,反覆按壓。警察自豪於這個發明:『這個辦法好,因為疼痛難忍,但又不傷及骨頭。』」

許那畢業於中國傳媒大學。她說,「我受傳媒最深刻的教育,不是在大學課堂,而是在監獄。2003年電視台的節目主持人徐滔採訪北京女子監獄,我被隔離在警察辦公室。」

「四個犯人,以人肉銬子的形式箝住我,我可以清晰聽到不遠處採訪現場,對我施予酷刑的警察和犯人在宣講它們如何文明執法,而我不能發出一點聲音,我的嘴裡被堵上了毛巾。」

「徐滔是我大學同學,如今她是北京電視台的台長、全國人大代表。」

「這次採訪後不久,一名法輪功修煉者董翠被活活虐死在女監。最後稱她為病死,我因檢舉、控告她被虐死的事實,再次被投入小號折磨。」

如今,許那第三次入獄,現仍被關押。

許娜。(大紀元)

13年前,許那失去丈夫。

她的丈夫——北京音樂人於宙,也是一位法輪功學員。2008年北京奧運前的1月26日,於宙因車上搜出一本法輪功書籍《轉法輪》而被抓捕;十天之後,死在通州看守所。

於宙留下的絕唱《愛的箴言》,至今聽來,依然令人潸然淚下。

重慶獄中 退休幹部頭爛出洞

出獄前,祝耀輝的頭部爛了幾個洞,大的有一元硬幣大,小的有胡豆大。

明慧網報導,祝耀輝,中專文化,四川省華鎣市退休幹部;丈夫是公安警察。祝耀輝以前患有頭骨退質病變、心臟病、風濕病、月後寒等,常常被病痛折磨。修煉法輪功後,她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身心健康。

2017年,祝耀輝遭綁架,後冤判4年。

2018年9月5日,祝耀輝被非法送往重慶女子監獄,關押在一監區。監舍的床鋪原本鋪著兩條棉絮,祝耀輝剛來,一條被子就被撤掉,剩一條三斤重的被子。

監獄不准祝耀輝買冬天的衣褲,有時凌晨4點半才讓她上床睡覺,5點半就叫她起床,經常體罰她。她的內衣、內褲、襪子被獄警扔進垃圾桶裡。

長期以來,她被罰站在走道上吹冷風。有時巡夜的獄警看到她,說:「你這麼晚還在這裡,頭爛得大洞小洞的,穿得也薄。」

祝耀輝在走道上冷得發抖,整個人是恍惚的,臉色蒼白,眼睛看不清,牙掉了六顆,人變形了。

祝耀輝於2021年2月26日出獄。回家後她一直頭痛,走路吃力。

殘疾人嚴英的經歷

2021年2月10日。寧夏靈武市十幾個警察長驅直入,闖入嚴英的兒媳註冊開設的複印照相門店,找到嚴英。警察抄家近四小時,搶走了開店做生意用的電腦、打印、複印設備。

2月21日,警察再次闖入,綁架嚴英。

2月21日~23日三天,警察連續審問嚴英,但不給飯吃。辦案警察領導說:「煉法輪功的餓著也能抗。」

嚴英女士現年58歲,原患有嚴重小兒麻痹後遺症。1989年,產後得一怪病,手一沾涼水就麻木、痙攣抽搐。後來,又陸續患上風濕性心臟病、淺表性胃炎、附件炎、腹腔炎、過敏性鼻炎、三叉神經疼等疾病,四處求醫無效。1997年5月,嚴英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三個月後,折磨她多年的病痛症狀全部消失,她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

2021年2月被綁架後,嚴英9月14日被非法判刑兩年,勒索罰金五千元。

日前,嚴英被五六名警察和兩名便衣帶到吳忠市人民醫院。醫院診斷,嚴英患上乳腺癌。

認識嚴英的人說:「一個好人、一個殘疾人、一個好端端的人被公檢法司活生生地迫害至癌症晚期!」

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持續22年至今。這場迫害也在拷問每一個人的良知。

許那:每一件不公義 時刻拷問你我的良知

許那在自述中說,「多年的親身經歷使我覺醒,這個國家的每一件不公義都離我很近,我不能裝作看不見,它最後真的發生在我的身上。」

「這個世界每一件不公義,即使離你很遠,也與你息息相關,因為他時刻拷問著你的良知。」

資料來源:

許那:每一個被扭緊的螺絲釘都是有罪的

祝耀輝遭重慶女子監獄迫害 出獄前頭部爛了幾個洞

遭綁架枉判兩年 寧夏殘疾人嚴英被迫害致癌症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竺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