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烏干達火大 非洲多國總統未給北京面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非合作論壇即將召開之際,東非國家烏干達獨立日報《每日觀察報》(Daily Monitor)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透露,烏干達正尋求修改2015年與中國簽署的一份貸款協議,以確保政府不會失去對該國唯一國際機場的控制權。然而,中方拒絕重新談判。

據報,這個貸款2億美元、期限為20年的用於擴建烏干達恩德培機場的協議將於明年到期,此時烏干達才發現了協議中有一些「有毒條款」,侵蝕烏干達主權。比如烏干達民航局(UCAA)的預算、總體和戰略計劃需交給北京的進出口銀行批准,而這通常是烏干達航空監管機構董事會的權力;還有雙方之間的任何爭端都必須由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解決,等等。

烏干達民航局發現漏洞後,曾派出一個11人代表團前往北京,要求重新就融資協議進行修改,但遭到四名中國進出口銀行高管的拒絕。

這是中共在非洲有意製造債務危機的又一典型例子。眾所周知,非洲國家大多十分貧窮,償債能力不高,因此國際上很少有機構敢於給些國家提供巨額貸款,除了中共的金融機構。中共的居心昭然若揭,那就是在非洲國家還不上債務時,要他們使用其他方式抵償,如換取當地自然資源的開採權和經營權,從而使非洲國家一個個淪為中共的傀儡,中共可以進而為自己謀求更大的經濟、政治利益。因此,有觀點認為這是「另類殖民」。

根據「全球發展中心」的報告,中東和非洲有17個國家與中共簽署了「一帶一路」協議,包括吉布提、埃及、埃塞俄比亞和肯尼亞等非洲國家。此前,擁有豐富礦產的幾內亞,就與中共簽署協議,以鋁礦權換取20年期限的200億美元的援助貸款。還有吉布提82%的外債都是對中共的外債,中共在吉布提建造軍用港口與此不無關聯。如今烏干達也意識到了問題。

被中共耍了的烏干達政府自然火大,而在中非論壇召開前將此事曝光,也並非是偶然。烏干達大概想藉此向北京施加一點壓力,以改變自己被動的局面。烏干達能達成所願嗎?

如果從習近平11月29日在中非論壇部長級會議開幕式上的講話看,或許有可能。處於內外交困下的北京,為了獲得非洲「朋友們」的支持,先是在會議前宣布免除15個非洲國家到2020年底的無息貸款,之後再次向非洲國家畫出大餅,提出三年規劃,九項工程。這九項工程涉及衛生健康、扶貧、貿易、投資、數字創新、綠色發展、培訓、人文交流、軍事援助等領域,中共一如既往向非洲國家給予了看似美好的承諾。不過,意識到中共包藏禍心的非洲國家,還會相信中共打著援助旗號背後,沒有一顆貪婪的心嗎?

或許,從此處論壇規模降級,出席國家領導人很少,就可以看出非洲國家的態度。中共官方報導顯示,在習近平進行視頻講話時,除了塞內加爾總統和53個非洲國家外長和負責對外經濟合作事務的部長或代表以及部分國際組織和地區組織代表外,以視頻方式出席的只有剛果總統齊塞克迪、埃及總統塞西、科摩羅總統阿扎利、南非總統拉馬福薩、非盟委員會主席法基和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以視頻方式與會。

如果對比2018年在北京召開的中非論壇,此次會議實在是過於低調了。彼時出席論壇的非洲國家元首比出席聯合國大會的還要多。對於當年去北京的52個國家領導人和夫人們而言,他們不僅享用了一眼望不到頭的豪華車隊,奢華的五星級賓館,金碧輝煌的宴會廳,色彩繽紛的各種美食,煞費苦心準備的節目等高規格的種種禮遇,還帶走了來自北京高層的慷慨禮物:向非洲提供的600億美元的無償援助、無息貸款、專項資金和投資以及債務的免除。

照理說,三年時間不足以讓非洲領導人們忘卻北京的熱情和慷慨,病毒變種在南非的出現也不影響領導人的視訊,至少在此次論壇上視頻出席開幕式,給北京個面子,也不足為過。然而,事實卻是在北京最高層講話時,只有五國非洲總統在線,其他四十多個國家的總統呢?不出席是不是也代表一種態度呢?

這兩年,在中共隱瞞疫情導致中共病毒肆虐全球之際,美歐對中共的脫鉤態度和全世界的反共態勢,非洲人自然也看在眼中,而他們中的債務危機之痛以及中企剝奪當地資源、使用廉價勞工的負面影響,也讓他們重新審視中共。

有批評者指出,中共企業在非洲發展時,忽略了當地環境和工人保障。今年9月日本《讀賣新聞》報導指出,中共的援助計劃不會改變當地人民的生活和經濟的獨立性。文章表示,在非洲,中國公司經常派遣來自本國的工人,他們沒有創造當地就業機會、因他們並不僱用本地人。而日本則非常重視提供高科技技術,以及細心培養當地的人才。

有意思的是,中共對此也不諱言。11月26日在中共發布的《新時代的中非合作》白皮書中,中共坦言疫情期間,有1100多個中非合作項目在運行,有近10萬中國技術和勞務工人在非洲堅守。這幾年發生的中國人在非洲被綁架、被殺害和非洲雇工抗議的背後,與中企的態度沒有關係嗎?

這樣的中共顯然讓非洲人感到了不安。幾天前,法國《世界報》在以「非洲與中國——幻滅時刻」為題的報導中,指出中共與非洲合作的盛宴已結束。

對雙方來說,都感到有些「幻想破滅」,每個人都意識到花錢並不足以激發發展。根據皮尤中心針對2013-2019長時段調查,南非對中國的滿意程度從48%減至46%,肯尼亞從78%減至58%,尼日利亞從76%減至70%。法國經濟學家和漢學家Hierry Pairault認為,「主要是非洲國家的態度改變,他們放下了幻想,明白也可以求助於其他合作夥伴。」這大概也是四十多國總統未參加論壇開幕式、不給北京面子的主因吧。或許,從此處論壇規模降級,即從元首級別降至部長級別,且開幕式出席國家領導人很少,就可以看出非洲國家的態度。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