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認證虛擬資產 NFT成新投資趨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04日訊】這兩年,比特幣、以太幣等虛擬貨幣,成了讓人關注的投資產品,而現在,又有一個建立在區塊鏈技術上的NFT緊追其後,似乎也在成為新的投資趨勢。今年3月,美國數位藝術家Beeple的一幅NFT作品,就賣出了6900萬美元的天價,10月份,加密朋克(CryptoPunk)的一個圖標,又賣出了更誇張的5.3億美元的價格。

此外,因一首《玻璃心》而被中共封殺的馬來西亞歌手黃明志,11月份時,剛推出了99首《玻璃心》的NFT商品,結果在3小時內就被搶購一空,這讓黃明志足足賺了96萬美元。黃明志形容說,NFT和創作者之間的關係,不僅不必受到既有的影視共享平台對作品內容進行審查,就連各國政府也無法插手管控,中共政府也管不了。

那麼NFT到底是什麼?為什麼這麼受歡迎呢?今天我們就來聊聊NFT。

什麼是NFT?

NFT(Non-Fungible Token)的中文,叫做非同質化代幣,也叫做不可替代代幣,是一種來自區塊鏈技術的虛擬資產,它能夠以加密形式把特定的資訊存放在區塊鏈,用來代表該資訊的所有權,然後,再通過網上交易平台進行買賣。

什麼叫非同質化呢?比如,比特幣是一種同質化代幣,每一個比特幣都是一樣的,大家交換一下也沒什麼差別。而非同質化代幣則是每一個都不一樣,具有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獨一無二的特點。而這樣的特性,就讓NFT能夠和特定的資產相關聯,用於證明類似藝術作品、音樂等數位作品的所有權。

NFT的種類繁多,可以是數碼繪畫、圖像、影音、短片、動畫,還有遊戲的虛擬角色或者裝備,以及虛擬服裝、手袋等等,甚至是實物。

在現實世界裡,我們買一些重要的東西,會有兩個核心要素:一個是錢,另一個是憑證。就是用錢買憑證,比如買房子,怎麼證明這個房子屬於你?那就需要房產證。之前的虛擬世界裡,有虛擬貨幣但是沒有憑證,所以不能進行買賣,而NFT就是虛擬世界裡的所有權憑證,它的出現,就讓虛擬世界裡的買與賣可以成立。

現實世界中,房產證是政府機構發出的,是受國家保障的,但是,如果國家不存在了,比如戰爭,或者政權被暴力推翻,那這個憑證可能就會作廢了。就好像電影《幸福終點站》裡講的,一名東歐的旅行者,在旅行過程中,因為自己的國家發生了政變,他的護照和其它證件都因此作廢,不得不滯留在機場9個多月。而NFT是去中心化的,它和加密貨幣一樣,也是沒有國籍的。

我們剛才提到,每個NFT都是獨一無二,無法替代的。一件NFT一旦發行後就不可更改、刪除,作品的創作者和創作日期,會永遠紀錄在這個NFT中,交易紀錄也都是公開透明的,因此NFT無法輕易被假冒或仿製。

比如,一個藝術家要以NFT的形式出售個人藝術品,NFT就可以為其標記所有權,以及藝術家的加密簽名和作品的詳細資料,讓以後交易時,更加容易驗證藝術品的真偽和出處。

我們過去聽音樂都是用CD或者錄音帶,買下後放在家中,那就是你的資產,但現在已經很少有人用CD,而是在網路上通過串流平台聽歌,這樣更方便也更便宜。不過,這種付費買的是版權,而不是所有權,所以如果下線,或是帳號註銷了,這首歌就不再屬於你。

但現在有了NFT的標記識別技術,收藏者就會有機會真正擁有喜歡的音樂,甚至可以再次賣出,而且,有一點,不管轉手幾次,每一次出售時,最初的創作者都可以拿到轉售價格的一定百分比。

這不像傳統的銷售,比如一幅名畫,作者第一次賣出時拿到了一筆錢,以後這幅畫再賣更多錢都和他沒關係了,NFT不一樣,作品的創作者,可以設定版稅,比如說交易額的10%,這樣,作品每轉售一次,每筆交易額的10%,都會回到創作者的帳戶,這也讓知識產權有了最大效益。

所以,現在有些藝術家,已經決定不再把自己的作品放到拍賣會,因為拍賣會需要花很多人力、物力,還需要鑒定費用,如今,一個NFT就能保證作品是不是正品,不需要鑒定師了,交易成本也就大大的降低了。

有數據顯示,全世界一年會花費3,708億美元購買數位收藏品,包括遊戲、APP等平台上的虛擬資產,所以,數位收藏早就是一個龐大的市場了。而NFT的出現,讓這些虛擬資產的交易有了保障,因此吸引了大量買家和創作者投入。

今年,NFT融資公司已經超過了200家,融資總額達到了40億美元。在去年,NFT的總交易量大約是9500萬美元,而今年截至到9月,已經有超過130億美元的交易量,市場成長了136倍。

NFT 擺脫中共控制

目前,在虛擬型態中,最成熟的產業之一就是娛樂和藝術,現在,NFT識別技術的蓬勃發展,也讓創作者們看見了龐大商機。開頭我們提到,馬來西亞的創作歌手黃明志,因為創作的歌曲《玻璃心》,諷刺中共的意味很濃,也因此,所有作品都被大陸影音平台全面下架、禁播,新浪微博帳號也被取消。

不過,黃明志隨即就把《玻璃心》放在了NFT交易平台上出售,結果是,一覺醒來,就有了209個以太幣的進帳,大約是96萬美元。

可能有人會問,《玻璃心》在youtube上也能看到呀,為什麼要花錢去買呢?原因就是,這是限量的,只有99版,如果將來這首歌像其它的名畫或者是古董一樣不斷升值的話,那麼這首歌的NFT就會有更高的價值,因為它是認證後的限量版。

這種NFT的交易,可以讓藝術家有機會把自己的創作「變現」,讓藝術家有機會獲得市場的支持,獲得實際的收入,可以鼓勵藝術家進行更多的創作。而且,假如說馬斯克買走了一版NFT的《玻璃心》,如果他以後再轉賣,那這一版《玻璃心》因為被名人馬斯克收藏過,價值還可能會更高。

更重要的是,各國的政府根本管不到,所以,中共政府就沒辦法封殺。所以,黃明志才會說,做NFT、用虛擬貨幣交易,就是為了擺脫中介的控制、擺脫國家的控制,讓藝術商品可以不受限地自由交流與交易。

一直以來,很多國家政要、跨國企業、運動員等等,為了爭取中國的市場,獲得更多利益,被迫向中共低頭。那些在中國發展的娛樂明星更是不得不謹言慎行,因「辱華」而不得不道歉的人更是數不勝數。

同樣被中共封殺、有良知的香港演員黃秋生,最近還被記者問,怎麼看港台演藝圈經常被中共要求「選邊站」的問題,黃秋生馬上糾正記者說,不是站,而是「跪」。黃秋生這番話,也反映出了一些演藝界人的無奈。黃明志也曾經去中國發展,自然會清楚《玻璃心》這首歌會得罪中共、失去中國市場,但是,現在通過網絡和NFT的銷售,黃明志做到了「日進斗金」,這也能給其他人起到了示範作用,那就是,不靠「跪共」也能痛快的活下去。

此外,香港攝影師朝雲,也將自己在「反送中」期間拍攝的一張獅子山人鏈照片,放到了NFT銷售平台Opensea上出售,開始是以0.01個以太幣起價,最終是以1.05個以太幣賣出,大約是2.8萬港幣。

這幅照片,名為《我們的獅子山》,畫面中有香港市民在獅子山頂築起「人鏈」,山上有強光投射出的6個大字「願榮光歸香港」。

朝雲也在臉書發文說,「我們的人生與香港的未來,都會山窮水盡疑無路,但有人陪我們留下共度漫長的黑夜,並一起見證黎明來到。」朝雲還提到,拍賣所得的所有善款一定會捐出,希望這次嘗試能夠幫助到香港與同道。

可以看到,這個NFT讓一些藝術家,實現了通過數字科技,取得跨國的支持和資金援助,也可以讓作品能夠傳播。

不過,這種去中心化,也會讓一些人感到緊張。今年9月,中共政府發布了一個通知,要求「進一步防範和處置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稱虛擬貨幣相關業務屬於違法的金融活動,國家也不認可任何虛擬貨幣具有法律地位。

而NFT,就是用以太幣進行交易,按中共的法規,也就屬於違法行為,因此在中國大陸進行NFT交易,會存在法律風險。

控制與自由的博弈

不過,去中心化的NFT,還是有人管的。最近有消息說,兩大知名NFT交易平台OpenSea和Rarible,因為下架作品被創作者檢舉。

被強制下架的NFT商品是Flurks,創作者是美國知名的政治漫畫家Stonetoss。Stonetoss的漫畫,內容大多是具有爭議性的國際政治問題,不過,這種充滿諷刺的漫畫風格,也吸引了大量粉絲。

Stonetoss這次推出的漫畫,是一組風格上和著名的「無聊猿」、以及「加密貨幣朋克」NFT項目相似的生成藝術作品。這組作品在20分鐘內全部售完,獲得了420個以太幣,大約是180萬美元。隨即,漫畫在Opensea和Rarible的二級市場上出售,不過,6個小時後,這些作品突然被下架。

Stonetoss嘗試聯絡平台詢問下架的原因,但是始終沒有得到回覆,Stonetoss自己認為,在這次推出的某些NFT中,含有諷刺「愛國思想」的美國聯邦旗幟、代表「同志平權」的彩虹旗、以及代表「共產主義」的鐮刀斧頭的圖案,而這些含有政治涵義的特徵,有可能是造成下架的主因。

其實,我們都看到,這個社會中衝突無處不在,因為人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標準,你認為的好壞,可能不是別人認為的好壞,但是,誰更有權來擔任裁判呢?而一些掌握重要科技的公司或群體,它們的標準還可以延伸,甚至能夠代替國家權力或是法律。

如今,為了擺脫控制,擺脫審查,聰明人設計了加密貨幣、NFT等,但NFT的這個案例,不禁讓人懷疑,去中心化真的可以成功嗎?其實,說來說去,還是人心的問題,因為各種平台、工具、加密貨幣也好,未來的元宇宙也好,都是由人設計的,所以,人類社會中的各種衝突,也必然會投影到虛擬世界。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陳思雨
編輯: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訂閱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